第十八次網上讀書寫作分享討論會

邀請函與閱讀討論文章

MSN網上的和<書香門第>的朋友們:大家好!

 

1111日本星期六的晚上8:00 QQ MSN 同時舉行讀書寫作分享討論會! 期盼您撥空來參與分享討論

這次我們請到遠在四川阿壩熱衷於寫作的子君女士來跟我們分享他的許多動人心弦的文章, 以及他創作的心路歷程! 他的作品已有許多, 例如:

<偷書的女子>

<八月的天堂>

<2006年那個中秋的月亮>

<印象上海三部曲>

http://www.videal.org/03/3-1405.htm

以及正在<九寨時空論壇>進行徵文競賽首選排行榜得第一的一篇<夏夜> 等作品! 她的作品受到了廣大群眾的喜愛與看好!

子君 正名 - 韓玲! 是藏族人 四川省阿壩州金川縣進修學校工作 是希望工程培訓班裡最優秀的學員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他過去的讀書寫作簡短介紹以及他努力向上的簡短歷程

我在中學時就看完中國的四大名著,外國名著也看了<飄><基督山伯爵><茶花女><安娜.卡列尼娜><茶花女>等,其實,阿壩地方雖偏遠也是屬世界的,只是相對滯後一點,就我們鄰縣的一個藏族青年,他寫的<塵埃落定>獲矛盾文學獎,美國買了他的英語版權,並被改編成電視劇.我想任何一個地方都有先進的一面.

我在輟學回家以後,一邊在學校代課一邊自學,九三年參加考試被一所中師錄取,在學校同時自學完了小學師資專業專科的全部內容,參加工作以後,我報考了漢語言本科專業,並在二OO二年考完全部課程,取得了漢語言本科文憑,一直讀書的日子很苦,但也充滿了希望,我們的日子雖然過得清貧,但我們清貧卻快樂!

現在我們先來讀兩篇她的作品< 夏夜 >< 偷書的女子! >暖暖身! 等到他親自上場時再來討論並分享其他的作品吧!

主持人 : 陳紅雨 韓玲 敬邀

2006.11.8

夏夜

  一、月夜

穢P圍很靜,靜得寂然,風從林梢刮過,捎過一些空曠的寂寞,月懸在空中,像一張魔化的明鏡,散發著旖旎的光,波光便在這銀銀的月色中躍動起來鱗片一樣柔柔地律動著,一波一波慢慢地向岸邊輕湧,拍打著岸上青石麻木地渴望。

藏h揣一簾幽夢,浸在這山這水這月堙A任風清涼地撫過額頭,撩起那些年少的情懷蜜一般的在心中漫延。山水相依,相看兩不厭的執著時不時被靈動的波光和月亮輕快的攪動。攪起心河中歡快的水花漫延,那匍匐在文字堛漱葅F,不再把世界當成一個傳說。

穡漕ン楊鉬暑揭a從臉上拂過,涼涼地,像孩子淘氣的小手,躺在沙灘上的叢林中,仰望。聽濤聲從耳邊一點一點的漫過。心,安靜著,像一朵悄悄盛開的花兒。

禮A在輕輕訴說,你的煩惱,你的擔心,還有一些歎息。可是,我多想讓風兒把它們都帶走,只留下一個安靜的你,一個安靜的我,在這靜美的夜晚。

瞻˙☆靰漁伬唌A就這樣躺在草地上感受大地為床天為被的愜意,就這樣讓我們的眼睛穿過樹林去看些美麗的星星,看她們在閃爍,跳躍著,一顆一顆,輕輕的動著,悄無聲息。那麼靜,那麼美,有了星星的夜晚,夜原來是可以這樣的美麗。

穢]色漸濃,月在心中蓮步輕移,耳邊的濤聲有了蘭舟催發的急促,一波還未退卻一波又來侵襲的纏綿還在河與石之間輕漫,月亮卻已地悄悄藏進了雲層中。石還在原地,浪卻又匆匆地向前了。

二、雨夜

夏雨在很多時候都是暴烈的,很少有秋雨的纏綿,常在有雨的夏夜看那雨在季節堭i揚,它劈劈叭叭媞V打著門窗,你追我趕地毫不示弱,在廣袤的天地間瘋狂著,傾瀉著,似有滿腹委屈找到了出口,於是任性的狂起來,燥起來,地動山搖地不管不顧,把個炎夏的驕橫肆無忌憚地踩在腳下,濺起簇簇張揚著得意的水花。

竄B夜中,那些生靈,在遭遇了狂熱的驕陽後又慘遭暴雨的蹂,一冷一熱之間便失卻了原本的樣子,張惶失措的東搖西擺,努力地想把自己鎮定起來卻有無可奈何花落去的遺憾,即便是那泊在雨中的車仿佛是遊走在驚濤駭浪中的小小船兒,隨時都有被風浪吞噬的可能。

藐J雨漸歇,雨聲漸小,空氣堛d土的腥味夾雜著潮熱撲面而來,漸至於涼。三兩陣急雨像孩子撒嬌似的還抽抽咽咽的不肯甘休。把頭伸出窗外,雨滴涼涼地浸在臉上,霎時就擁有了一身的清清爽爽。終於擠乾了眼淚的老天像個頑皮的孩子又莫名的綻開了笑顏,雲遮霧掩之際還時不時羞羞答答的露出一隻微微的笑眼,偷偷地看那兩棵盤根錯節的老柳樹,笑她們不是青春年少,卻還將彼此的歲月愛成花樣年華

簡蚳s要停的雨像是一個放逐了所有的期待的深閨怨婦,不再欺欺艾艾,波瀾既過,平靜與起伏竟然能在極短的時間娷k復,就像一場戲,開場與收場只在帷幕的拉開與關閉之間。

三、夏夜

    夏是一個燃燒著激情,澎湃著青春的季節,因其熱烈與燃燒有了距離的美妙,因其無常的變化又多了一些精彩。杜甫詩《夏夜歎》更有仲夏苦夜短,開軒納微涼。的感歎。夏夜因其短暫而倍受珍愛。
      

喜歡夏夜,喜歡在夏天的夜晚一個人遙望星空,看月光把背影拖得長長的,心卻在天宇中搜索那些縈繞於腦中的美麗的傳說。  喜歡夏夜,喜歡在夏天的夜晚赤腳擁吻腳下的熱土,聽地熱嫋嫋地從身體堿y過。喜歡夏夜,喜歡在美麗的夏夜媟n一扇涼風,聽蟬唱蛙鳴,枕一席思念,在淩晨退卻的溫度堿雓腄I

 

偷書的女子

韓玲  

 

我對寫作的喜愛緣於一部小說。記得是小學的時候,瓊瑤的小說風靡一時,連閉塞的山村也能找出輾轉多人的皺巴巴的小說,有一部名叫《穿紫衣的女人》悄悄走進了我的書包,那是我從媽媽的床頭偷出來的。

當老師在課堂上講得口乾舌燥之時,我窩在桌下看得淚花滾滾,以至於老師站在了面前渾然不覺,以至於全班同學隨著老師的腳步一起轉向我,轉向最後一桌的我,我依然毫不所動,還在瓊瑤的故事媊髜齱A直到感覺耳朵生痛,手中的書落在了老師的手上,直到聽到老師慍怒地聲音:“起來,愛哭站後面哭個夠吧。”我的書,被老師放進講臺上的小木桌的抽屜堙A然後鎖上,我眼淚汪汪的站在了教室的後邊,心思卻全在那本書上,下午,下午如果不把書拿回家,媽媽會很著急的,那本書是她從別人那堶阞滿C

上課時間,我被罰站在教室的最後,像個流淚的木瓜,直到數學課上完也沒有得到老師的赦免,我站的頭昏眼花,心堨R滿了怨恨,以至於在以後的數學課堙A我每天睜著大而空洞的眼睛,只盯著老師不思不想,向來優秀的數學在畢業時只考了38分,因為我只做了四道應用題和一道計算題,其他全是白板,這都是後話。

這節課是語文課,語文老師是班主任,他讓我坐回了位子,我趴在桌上傷心的哭泣。一邊想我怎麼才能把書偷回家,自從父親離開以後,母親白天辛苦的勞作,晚上總是要就著昏暗的煤油燈看一會兒書,母親看的書除了父親的教材,其他的都是借來的,而母親又是一個十分講信用的人,說還的時間即使沒有看完,也會準時還給人家。我趴在桌上哭得涕淚交加,直到放學的哨子吹響。

放學後的學校很安靜,我巧妙地躲過守校老頭的眼睛,從窗戶上翻進教室,意外地發現那個抽屜竟然沒有上鎖(我至今都不知道是不是班主任老師善意的遺忘),我興奮地從抽屜堮野X書,逃也似的離開了學校,回到家堨擦佹晲S有回家,我扔下書包跑到屋後的竹林堙A枕著竹葉看書,直到暮色降臨。母親從地埵^來,外婆已經燒好了飯菜,我悄悄地把書放回了母親的床頭。

過了多年,早已記不清那本書的內容,而對紫色的喜愛卻近乎狂熱,用一份記憶的紫色的固守著以為的優雅和美麗。我用紫色的衣物妝扮自己,深紫,淺紫,粉紫……紫色的手袋,紫色的耳墜,紫色的背包……甚至喜歡那些紫色的生靈,一到春天就肆意地盛開的紫色苜蓿,淺紫的豌豆花……那千姿百態的紫滋潤著我們乾涸的眼睛,讓睛睛也跟著春天的小雨溫潤而飽滿起來。

我愛看書的行為並沒有因為老師的懲罰而結束。

尤其在離縣城八公里左右的鄉下,雖然不遠,可是想去一趟縣城看看新華書店的願望並不是很容易實現的,可以說算是一種奢望吧。那時我的書包堨u有兩本書,語文和數學教材,遠遠滿足不了當時的需要,沒有電視沒有玩具,年少渴求不是那兩本教材就能滿足的。課後除了完成老師佈置的少得可憐的幾道題,就是玩捏泥人,抓石頭,而對這些遊戲我又是那麼地不屑。想看書,想通過書本瞭解外面的精彩,卻又不得書,於是,無論走到哪一戶人家,看人家家中是否有書,怎麼樣才能把書偷出來,便成了我當唯一的想法,怎樣偷也讓我絞盡腦汁。雖然每一次看完都總是悄悄地還回去了,雖然總以為自己做得不露聲色,但那些都是自欺欺人。

有一天下午放學回家,母親坐在門口,眼睛紅紅的,好像哭過,那天她對我說了很多很多,我只記得一句“娃,偷是可恥的,是賊你知道嗎?大人不借給你書媽是知道的,但你也不難偷啊,況且那些書有的並不適合你讀,以後媽媽會給你一點零用錢買書。”只記得我當時答應得很快,也許是因為通過“偷”得到了一個艱辛的承諾吧。

 天一亮我就從家埵V縣城進軍,八公里路,我和外婆大概只用了一個時左右的時間,就到了。縣城畢竟是縣城,那麼早就有很多人了,新華書店的門還沒有開,外婆拉著我去別的地方轉,我偏不去,急得她直跺腳也沒有辦法。只好讓我不要亂走,自己買東西去了,太陽出來的時候,我看見一個梳著大辯子的姐姐開了門。一腳踏進新華書店的大門,立刻被排列整齊地書吸引了過去,我翻開了《作文大全》,《少年文藝》,太多太多的書令人愛不釋手,一頭紮進書堆堙A任外婆不停地催,直到下午,忍無可忍的外婆向我舉起了皮條,我才戀戀不捨的抱起一大抱書走向收銀台,售書員姐姐親切友好地問道:“要買這麼多嗎?”然後逐一加了書價,我才發現我的兩塊錢最多只能買其中的三本還差一點,拿起這本,捨不得放下。拿起那本也捨不得放下。最終買了四本書還要外婆把用手帕包著一層一層的角票拿了出來作了一些補貼。

我凝視著油墨香氣的書,我捨不得把它們翻開,捨不得再讀。睡在床上,我幾次點亮煤油燈,又幾次把它熄滅,我知道,這些書來之不易,是媽媽親苦省下來的,我得省著讀,省著。

有一次,老師佈置了一個作文,《我的理想》,我幾乎是不加思索的就一氣呵成,我很清楚的記得我在文章中這樣寫道

“理想是一個人的精神之柱,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我的理想是當一名圖書管理員……”洋洋灑灑寫了好幾篇,老師把它當範文念,還把它貼在學校的壁報上。

 我小學畢業後等待中學錄取通知書的漫長假期,我在鄰居的小孩那裡買得了幾本小冊子,記得其中一本是《暴風驟雨》,其他都記不起來了,好像是五角錢買了三本吧,看完後,我習慣性的看書的標價,我沒有在書上發現我熟悉的藍色印章。(那時買書只能在新華書店裡買,當你付過錢後,售書的人總會在你的書上蓋上一個藍色的印章,或許是證明書的來路很正當吧。)

等上了中學以後,課業漸重,讀課外書的時間也漸漸少了。我考取的學校有了定時向學生開放的圖書館,我的偷書歲月也結束了。但是嗜讀依然是我不變的愛好,也是遺傳或者說是環境影響吧,我跟母親一樣養成了無書不成眠的習慣。

 多年以後再回憶這段令人不恥的偷書歲月,卻充滿了泥土的香味,我在回憶裡跌落,跌落在茅草齊腰的放牛的歲月,跌落在遍地收獲的麥收時節,甚至跌落一個人坐在廟頂吹風的日子。我在逝去的花樣年華跌得粉骨碎身卻依然把自己感動的熱淚盈盈。獨自枕著歲月,懷念日子裡流水般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