嚮往余光中的天空

飛往希臘找希臘

海! 不夠希臘;

天! 不算希臘;

人! 希臘不起來;

樹! 也只是希希臘臘

余光中不是早替 愛情海洋劃開了愛情嗎?

不是為希臘的新家打過亮光臘?  瞧!

 詩中的雅典美人  穿上了典雅,

山坡上的橄藍樹  灑上點點碧綠黃花,

期待我們去禮讚,

是誰故意蒙上了灰塵,

在我們的異象堙A

在我的廣角鏡前—

失色?    噢!

希臘、希臘!

您可是隨著八月的潮流往海外

渡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