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謝知音

(3)

閉著眼睛聽音樂

 

桃園風

 

2007-03-08 03:05

 

  今天,東籬山人發話了“還有誰想聽,我還可以彈一小時呢 ”。我說:“ 哈哈!我想聽

001Marie  說:“我 ”東籬山人 “好,我試試 ”。我們在網上通過語音連接,001Marie  好像沒有成功,我成功了。她說,要演奏的是《漁舟唱晚》,她要給我解說一下,我說:“不用,你演奏完了再解說吧!”從天山深處傳來的古箏悠揚的樂曲聲。讓我漸入夢境,我閉上了眼睛。

       《漁舟唱晚》就這樂曲的標題,我就想到了《騰王閣序》中的那個山原曠其盈視的美好意境。她說:昨天她彈琴的位置不對,擋了她的胳膊,現在調換了一個地方,不知道效果如何,她要試試音。只聽到他抹琴流水一般的聲音,我對著耳買說:未成曲調先有情阿!我昨晚聽過她彈奏《高山流水》,當時,談老師要我評價,我就用了“湯湯乎流水,巍巍乎高山”來形容感受,談老師很高興我的評價,告訴我,她很不容易找到這個山人,她是這樣稱呼他的。於是用語音單獨對我講述她結識山人的經過。談老師到重慶來尋根,順長江而下來到武漢,參加了一個旅遊社的一日遊,遇到了三個女孩。他們來到了鍾子期的故鄉,有個賣古琴的商店外,一個男人在彈琴逗賣自己的樂器,這三個女孩中的一個說,這琴彈得真難聽.談老師聽了這話,就極力鼓勵這個女孩去演奏,並拍下了一張演奏古箏的照片。談老師把照片發給了我。談老師回加拿大以後,多次聯繫這個女子,很不容易把她請到了群堙A並演奏了《高山流水》。

       她演奏結束以後,她喊我的時候,我還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中。我回過神來告訴她,音樂太美妙了。我喜歡古箏每個樂句最後一個音節:那迴旋深沉的韻味兒的。我感受《漁舟唱晚》而頭腦中展示出層巒聳翠下臨無地的高山和有鶴汀鳧渚的湖泊。那夕陽西下,湖水泛金,歸雁帶著霞光飛翔的情景。東籬山人說她還可以演奏半個小時,因為,十一點就不

能彈琴了,會影響鄰居休息。她問我彈什麼呢?我說彈你最拿手的樂曲吧。她於是說:我演奏《漢宮秋月》。我一聽名字就高興,就說:好!於是他就開始撫琴。她的琴聲總是讓我看到這樣一個情景:那明朗的琴聲展現出天上懸著一彎月亮。琴聲反復著這一音樂的主題,那是情感的牽掛,是人心嚮往?穿插入低沉的旋律.我看到了紅磚碧瓦下的陰森和寧靜.那變化的旋律,誰說不是窗戶堸{耀的燭光呢?那垂淚的紅燭要訴說什麼呢?東籬山人向我直接解說了其中表現的意境.

       這是東籬山人單獨給我一個人演奏的,我覺得太奢侈了,正好談老師要進來,於是,她把談老師拉了進來,與我共同享受《胡笳十八拍》,演奏前,東籬山人向我們介紹了樂曲的來歷何表現的意境,我對這個曲子的名稱早已如雷關貫耳,或許是我聽了這個曲子,有點失望,不是她演奏的不好,而是樂曲太簡單,“胡與漢兮異域殊風,天與地隔兮子西母東。苦我怨氣兮浩于長空,六合雖廣兮受之不容”*(《胡笳十八拍》蔡琰)的矛盾心理並沒有深刻的感受。據東籬山人介紹,這個曲子是他人改編的,原來不是古箏曲,我想也不可能是蔡文姬的作品吧。這時候,東籬山人告訴我,談老師也要她重新編寫一首表現蔡文姬生活的古箏曲,不僅要表現出那種金戈鐵馬的戰爭場景,還要表現出一個才女,在被胡人擄掠倍受屈辱、思念家鄉的寂寞、離別骨肉無耐和回中原時百感交集。我也極力鼓勵她重新寫,她高興的答應了。

         她要下了,向談老師道別的時候,談老師告訴他:星期六晚上一定來群堸悒[讀書討論會,評論高行鍵的《靈山》,我也是為了參加這次討論會開始看這部作品的,並且也搜集了相關資料來看,最大的收穫是,我也想用這種遊記的手法,來敍述一段我聽母親在世的時候,講訴三四十年代她家鄉發生的一個個悲壯的故事。

                                 寫於2007年3月8日3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