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敲篇

一、 四把鑰匙

當我們寫文章時,最擔心的是不知自己要寫什麽,久久都寫不出一個字來,寫詩更是這樣,尤其是寫詩的,

必需把許多的意思,濃縮成幾句精美的句子,其中包含了你所「看到」的,「聽見」的,「感覺」的,?/p>

赶氲健沟摹H绻↘華茏龅剑@首詩必然是個完整的好詩了,原來,一個寫文章或寫詩的人,他心中一定

藏有四把鑰匙,用它們來開啓寫作的園地

,開拓寫作的材料,而這四把鑰匙是什麽?就是我們常常聽見說的:看、聽、感、想。

你有了它們,就不必擔心沒有東西可寫的了。現在,讓我們再來欣賞這首滿含著四把鑰匙的「春曉」與「靜

夜思」吧!

春曉 

孟浩然

春眠不覺曉,--
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
花落知多少?--
靜夜思  李白作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當然,不是每首詩都像「春曉」這麽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像李白的「靜夜思」這一首,就少了「聽

」的詩句,做詩,一定要講求「自然」,但是,一開始,你還得先從「做」開始呀!有了「做詩」的經驗,

摸到了詩的竅門,就自然寫出好詩來了,並不是一定要照著「看、聽、感、想」的順序寫,有時可以自行變

換,先感後想,先聽再看,更有的光是「想」都可成詩呢!只看我們怎麽個安排和運用罷了。

當我們擁有這四把鑰匙以後,我們讀詩時,就試著去找出每句詩是屬那一把鑰匙?或許一把也不是呢!讀來

也一樣的有味兒!那麽,你就等於發現了另外的寶藏了!先恭喜你!

 

三、四根骨架

朋友!你看過蓋房子嗎?無論是蓋平房,蓋樓房,要使房子不會倒塌,你就得注意你打的地基劄實不劄實以

外,最重要的是要看看有沒有四根牢固的柱子?這四根柱子,是架起一棟房子的最重要支柱,如果少了一根

或是柱子不牢,都會有倒塌的危險。寫文章、做詩也不例外,它也有四根柱子。這四根柱子,可以任你的意

思作不同的排列,只是這四根支柱,在文章、在詩中就是它們重要的骨架子,先有了骨架,再以每根骨架來

增加內容,

就是一篇完整無缺的文章了,但是做詩,不是需要精煉嗎?難道也需要骨架嗎?是的,詩的那四根骨架,必

需寫得相當的有味道,有內容,骨架外雖沒有內容敘寫,而在每根架堳o有深度、有寓意、有情感,這樣雖

然只有四根骨架,啃起來卻讓人覺得津津有味不肯丟掉。那麽,這四根骨架是什麽呢?那就是「起」「承」

「轉」「合」。

當然,我們也可以跟前面的四把鑰題一樣,任意排列先後,不一定只有「起、承、轉、合」這種順序。現在

,我舉另一首詩,我們來看看它是不是有四根骨架?

少小離家老大回,--起(一開始的目的)
鄉音無改鬢毛催,--承(敍述經過情形)
兒童相見不相識,--轉(令人覺得意外)
笑問客從何處來?--合(結果)

當一個人很小就離開家鄉,一直到老了才回家。回鄉的人有兩種人:

一種是有了

很高的成就才回鄉,希望

人人都認識他;一種是失意了才回鄉,希望沒人認識他才好,你想想,這首詩的作者,究竟是很「得意」

回鄉呢?還是「失意」回鄉?

 

三、「我」的天空

在學校媦g作文的學生,從來不會忘記寫「我」,也就都是說用「我」的立場、觀點來寫作文。這是很自

然的現象,誰不關心自己呢?尤其寫文章就是要「表自己的情」、「達自己的意」呀!
不過,有時寫「我」寫多了,有人會覺得缺少變化,沒啥新鮮的,會失去寫作的興趣,怎麽辦?那麽,我

建議你用「我們」的口氣寫吧!等「我們」也寫煩了,我想你就得把「自己」先放掉,假想「我已變成一

棵樹」,從樹的經驗來說,就成了

「小松樹的自述」了,也就是請你用擬人化的口氣替「小松樹」說它的故事,而你「自己」呢?可以變成

配角,當種松樹的小主人啦!這種的

「我」會引你進入一個新的寫作世界,而且這個世界是千變萬化的,永無止境的,你可以替任何的人、事?/p>

⑽镎f話,請想想,那多有趣呢!
不過別的人或物說話,就必需先得真正瞭解它(他)們的特性,以及比別人會懂它(它)們的喜、怒、哀

、樂和需要,你才能替它(它)們說話呀!不可以胡扯一通。所以,爲了使我們有更多的寫作材料,就必

需有豐富的常識,正如你要替一隻

螞蟻說話,用「我」的口氣來寫螞蟻的故事,那麽,你如不知道螞蟻是個怎樣的昆蟲?它住在那堙H天天過

怎樣的生活?它跟我們人有什麽地

方一樣和不一樣?它遇到困難時,會怎麽樣?它的群居生活,是怎樣分工合作的?如果你全然不知道,或只

知道一點點是不夠的,你最好先把有關介紹螞蟻的書借來看看,瞭解了再用「我」來替「它」說話,那麽你

的作品就有深度了。
你想,「我」的世界是那樣無邊無際,不是像在太空一樣了嗎?

 

四、詩的臉兒

從前有人寫詩,常常是一種偶然的感覺,所以,用「無題」作爲詩的題目。

可是,現在人寫詩,就很少用「無題」了,其實,詩,不該沒有題目的,如果一本很好的故事書,你寫一個

「無題」作題目,我相信,沒有人會去讀它,因爲連題目都沒有的故事,還能算是故事嗎?

尤其,一個題目,就等於是一張臉,我們看一個人,總是先看到臉,臉如果不好看,我們常常就會覺得這個

人醜,就不會有很大的興趣跟他交朋友,這是很不公平的呀!但是,事實上是這樣!所以愛美的人,重視穿

著,注重儀錶;更有人因外表

長得比較醜,努力使自己內在充實而散發出美來,讓別人注意自己,欣賞自己。

臉,長得美或醜,這是天生的,我們沒有辦法去改變它,但是,詩的題目並不是天生的,我們何必要他醜呢

?我們爲何不給他一張美麗的「臉」呢?所以,我們千萬不可以隨便的給詩定題目。題目,一定要有詩意,

也要吸引讀者想看他,而且題目最好要保持詩堶悸滲垢絲P,不要讓人一猜就猜到詩堶n寫些什麽。

如果你喜歡讀我的「詩話」,或許你已發現,我每一個題目都是經過巧妙的安排和設計的,像「饅頭與包子

」、「詩的外衣」、「我的天空」,「我們寫我們」,「詩眼兒長在哪兒」……在你沒看以前,一定會有份

好奇,不知寫的是什麽?等你看完以後,才會恍然大悟,又覺有趣,再回過頭來看看題目,你很可能會大喊

「絕!」「妙!」「好!」

 

五、詩的小天使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穿衣服,而且喜歡穿漂亮的衣服,這也是理所當然,總不會有人說:「我最喜歡穿破衣服

了!」或者說「衣服越難看越要穿!」
當我們讀完一首好詩,我們也會說:「詩今天像個小天使!穿了一件很漂亮的新衣裳。」當我們把一首首好

詩從口中讀出,就好像眼前有好多穿上不同款式服裝的小孩子,天真、活潑、大方的,一個個從我眼前走過

似的,真是太精彩了!
你知道,詩的外衣需要什麽質料來剪裁嗎?一首沒有用到「想像」的詩,就等於一個不知用花布來當衣服的

孩子,是沒有什麽可看的!所以,一首詩,沒有「想像」來化裝打扮,就像一塊白粗布做衣服,是見不得?/p>

说模釵h變不成小天使的!如果我們懂得用想像來寫詩,這首詩就多采起來,會更加吸引人。
那麽,什麽是想像呢?一個三歲的孩子,他看見媽媽的鼻子說:「媽媽,你的鼻子是隧道!」看見媽媽在洗

衣服,他說:「媽媽!你幫衣服洗澡澡啊!水不要太燙燙哦!」這都是幼兒用自己的經驗從甲物聯想到乙物

;從甲事聯想到自己的經驗,其中充滿了想像力。
又如:老虎不凶時,就像是一隻剛睡醒的貓,老虎兇惡時,正像是一隻饑餓的野貓,在垃圾堆上跟野狗打架

,只是老虎大,貓小!沒見過老虎的人聽了,就可以借著大家熟悉的貓來瞭解老虎的樣子了。再如校園堛

一棵大榕樹,像一個有愛心的老師,自己不向上長高,卻全心替學生們打「傘」!把大榕樹想像成老師,把

樹蔭當成傘,榕樹的氣根又長又高,

也表示愛心分給了很多的學生。你瞭解「想像」有多美、多動人、多有用嗎?「想像」真是詩的小天使。

 

六、詩的外交官

一首詩的完成,除了得穿上美麗、合身、動人的衣服外,如果能懂得選用適當的「外交官」來幫忙完成這首

詩,必然會更豐富得多。
寫詩時,一般人最怕的是材料不夠,寫寫就沒什麽可寫的了,因此,許多詩都因只有一個頭,沒有尾,或材

料欠缺而夭折了,非常可惜。
其實,寫詩最怕內容太多而不怕少才對;少了就可以請出我們的外交官--「聯想先生」來幫我們做外交,採

購一些材料回來。怎麽說呢?如果我們要寫「橡皮」這樣東西,「橡皮」有什麽好寫的呢?內容太少了嗎?

其實不然,你如請「聯想先生」幫你找資料,「聯想先生」會把你過去的經驗,以及跟「橡皮」有關係的東

西都搬來刺激你,你就可從那些東西中得到靈感,選好你

要寫的內容,也許你曾經有遺失像皮又找回的經驗,非常的離奇、生動,你就可以寫它呀!或者,你寫鉛筆

跟橡皮之間的友誼,勝過了跟原子筆在一起的時光,或是聯想到鉛筆

、鉛筆盒、書名,或是跟橡皮主人之間的一些趣事,這些都是寫作的好材料。

寫詩,更需要靠「聯想」來豐富詩的內含,有時同時從一個點,聯想成面;有時也可從許多點回到一個點上

來。這樣寫出來的詩,有時會更有深度,有時會有意想不到的情趣,尤其是當我們把「橡皮」聯想到一般人

都覺得不可能有關係的東西、人或事上去,竟能組合起來成一首詩,一篇文,那種突破、創新的感覺會讓你

一輩子難忘。不信你試試!

 

七、愛漂亮的詩

在我們的童年生活中,生活往往是多采多姿的,所以我們稱它是「彩色的童年」。

每個人都喜歡看彩色的電視,看一首詩,如果也能感覺它是彩色的,那真是一種享受了。

但是,不是每首詩都一定有彩色。而是看詩的內容需不需要用彩色來增加氣氛,表達你的感情?例如我們寫

風景,自然會有顔色的描寫,如果寫一件事,往往很難表達出它的色彩來。怎麽辦?那麽你就要先瞭解這是

一件快樂的事,還是悲傷的事?再選適合的代表顔色。那主是一種意象的表現。

不過在詩中,最主要還是在表現你的心情,你的心情是快樂的,那麽,你所重視的,寫到的色彩應是鮮豔的

,例如:紅、黃、橙,如果你的心情是失望、痛苦、害怕的,你要選黑、白、灰、深藍爲主,用它們來表現

出你的不快樂。這種在寫作上稱「烘托」--用色彩來表達心情。

所以,我們先要認識色彩代表的感情,不能隨便塗色的,而且,我們對每種顔色,有那些相似的字,更應該

多加注意,搜藏在腦海中,作爲你以後寫作的材料。

例如:

黃色月亮--蛋黃色的月亮:

菊色的月亮;一個大柳丁;黑夜堛漱@盞天燈。

黑夜--烏漆漆的夜;墨鏡堿搕恁F天暗了下去;天被自己的影子遮了起來。

紅紅的花--朱紅的花;赤色的花葉,花醉了。一朵朵的像一個個漂亮的小新娘,一片火海。

你說:詩,是不是很愛漂亮?

 

八、「我」可以不當主角嗎?

在一出戲堙A有主角、配角之分。一般人都以爲當主角才好,當主角才是重要的人物,大家都會看你。當配

角多沒意思!其實,不一定,我們常常會喜歡一個小角色,他因爲演來比主角生動鮮活,或是因當配角而能

自由的發揮他內在的天份,使我們很難忘記他。所以,當不當主角不重要,重要在我們是不是找到適合自己

的角色,在表演時是否用心,這才是一個表演者的成敗原因。

寫作也是,我們如果抱著每一個角度均可當主角,來寫這個故事,這個故事一定精采。例如:龜兔賽跑是人

人熟悉的,我們可以重新選角度來寫,「我」不一定是人,是兔子;或許用烏龜的口氣來寫;又或用一棵樹

的角度來敍述這個故事;故事中「我」,可以選故事中任何一個角度來當說故事的主角,所以,文章中的

「我」,不必一定就是自己。

尤其在寫詩的時候,可以把小小的「我」放得好大,好大,「我」可以代表一個國家、一個宇宙……。但是

,也可以縮好小,好小,「我」變成一隻螞蟻、細菌都可以。那時的「我」,不是自己,別的當了「我」的

替身,也等於「我」的外面可包任何東西,代表任何事,模仿任何人。有時,在全篇詩文中,「我」已完全

的不存在了,好像「我」被漏掉了似的,讓人覺得只有你,只有他,沒有「我自己」,那麽,這該說是篇很

成功的作品了。

如果你永遠想當主角,不肯把主角讓給別人當,你也不喜歡扮演別人,只喜歡自己,那麽我想你比較適合當

政治家,不適合當演,更不適合做詩人了。

 

九、詩要道具嗎?

道具是什麽?那該是表演時,跟表演的人有關的東西,就拿「兔寶寶的自白」這首詩來說,有沒有用到道具

呢?想想看,如果你仔細的想想,一定會說已用到道具了。紅眼睛、白皮襖、長耳朵、魚、骨頭、紅蘿蔔?/p>

覛朢@些都可算是詩堛犒D具呀!


寫一首兔子詩時,我們不可能光寫兔子自己,一定會聯想到兔子有關聯的人、事、物上去,而「物」就可稱

它道具了,所以,紅蘿蔔、魚、骨頭、皮襖都可稱它是道具。沒有用到道具的詩,讀起來,表演或朗讀起來

,都會覺得很單調,沒什麽情趣,所以,只要跟主角扯得上關係,又處理得很特別,或美妙的,都是一首詩

的好道具。

當然,我們並不一定要讓那些讀詩的人,同時也把這些道具搬上臺出去展示出來,而是如加入這些文字,?/p>

使一首詩更加生動、突出,就像是雕刻過的一樣。當然,如果能一邊明讀一邊表演動作,代表道具的意義,

例如:骨頭、魚,都可以用動作來表達出來的,那是受歡迎的,如果又配上一點音樂來朗讀,這音樂如果有

股寂寞的氣氛,就可表現兔子的孤獨來了。
除此之外,也可以請另外兩個人表演貓狗,這就是活的道具了。如果說,貓狗總是在一起玩、一起吃、一起

跳,而兔寶寶總是沒聲的躲在一邊啃蘿蔔,而這首詩是從麥克風中朗讀郵來,替兔寶寶表達心聲,那不是更

加的動人,又給觀衆感覺那種被冷落一旁的滋味了嗎?

 

十、詩的隊伍

現代詩與過去的詩已有了很大的差別。過去的詩有一定的字句,又有韻,難以改變它原來的形式。而現代詩

呢!現代詩是活潑的,自由的,不受限制,只求內容滿含詩意,有詩味兒就行了。
不過,它們也有一些共同的,那就是現代詩和古詩都要排「詩的隊伍」。這個隊伍,是分行的,只是,現代

的詩比古詩分得起勁兒一點罷了,往往把七個字的一句詩,分成了兩三行或三四行,看需要而定,沒有一定

的分發,看作者怎樣表達都可以,所以,我們常常看見每一行的最後沒有標點符號,有時,句尾又是一句詩

的頭呢。怎樣排,全靠作者的安排,只需讀來順口,有感情

,能達意就是好的排列方式了。好比古代詩人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鳥飛絕,

萬徑人蹤滅,

孤舟簑笠翁,

獨釣寒江雪。

你覺得現代詩的隊伍有趣呢?還是古時的詩隊伍有趣?

 

十一、紅花綠葉

當我們看見一片花海,看不見一片綠葉時,我們會突然懷疑,不知道這些花是真花還是假花?

當我們在畫圖時,老師常常看我們畫的太簡單了,常要我們把空白的部份用另一種顔色塗起來。

在寫詩的路上,紅花要有綠葉來相襯,更能顯出花的美麗;這種說法看起來是很簡單,但是,也是寫詩的人

,不可忽略的一個技巧。

主角要有配角來相襯托,使主角更凸出,讓人有深刻印象。

當我們要畫光明的面,必需先畫出它的黑暗面,它的陰影部份,才使光明面更明亮。

也就是說一種對比,好人一定要由壞人來陪襯,把壞人演活了,才表現得出好人的好,光說好人怎麽好,一

定沒有用壞人的壞來表現好人受壞人欺負來得好。這是強烈的對比。

我這麽說,你心奡N明白了吧!當我們要寫什麽時,可以想一想,有沒有可以跟它相陪襯的事物,寫下來一

定能使原來的事物更生動、活動又傳神。

不過,當我們畫一張悲哀的圖,我們可能用黑色、白色、灰色烘托悲傷,不能爲了烘托悲哀而底色著上鮮紅

的顔色。那種悲哀氣氛就會完全的扭曲了。同樣的,我們寫詩也要

注意這一點。有時,是可以相陪襯的,有時是不合適的,

完全要看你表達的是什麽。如果說你想表達「冷」,你形容發抖,嘴呼熱氣;你描寫冬夜,家家門窗緊閉,

窗外刮著北風來襯托冷,還覺得不夠味兒!冬天的太陽,暖爐、

圍巾、火鍋之類的詞句,都可以增加「冷」

的感覺,才對比出「冷」的意味兒。

 

十二、畫龍點晴

「畫龍點晴」的故事,你聽過嗎?在這堨i以說,當你寫了一首詩給老師看,老師一讀,覺得非常好,只是

覺得好像還有一點兒不合適,替你把其中的一個字、一句話改了

一下,結果,全首詩就像一條龍長了眼睛似的活了起來,這就是「畫龍點晴」之妙啊!

我們自己的作品,如果由自己「畫龍點晴」一定比別人來點有意義得多。常常把自己的作品讀了又讀,自己

聽自己的作品,找出不合適的平淡的部份,因自己的一修改,而

成爲生動又有內容的作品,這種情形可能嗎?這是可能的。一首詩,常常因更動一個字,有時改一個標點符

號,就能大大的改觀呢!

例如我寫的一首:

滴滴答答,

答答滴滴窗外下著雨?

天的臉色很難看露不出一張笑臉兒,爲什麽哭泣?

他好像什麽也沒說只是滴滴答答,

答答滴滴流著眼淚!

滴!

 

滴!答!答!……答!答!滴!滴!……
這首詩你覺得夠味兒了嗎?需不需要改一改?換一換或加一句呢?我如果在最後面加上一句:

「哦!我知道了!」你想,是否有「畫龍點晴」之妙?你心堛器D什麽?並沒有說出,卻把這種神秘留給每個

讀者去猜想,這首詩不就既活又動起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