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早點

 

--幸福使生活平淡,崎嶇的過程回顧才有光彩。

 

習慣性的醒來,伸頭望望指南山麓,才微微露出晨曦。

猛想起今天是星期天,便又倒頭安心的睡了過去。

等一個香甜的回籠覺醒轉來,老爺子正從門外丟進來兩份報紙說:

"太太,看報!" "唔!謝--" 誰也比不上我讀報的快速,兩份報紙,要不了三、五分鐘就掃射了一遍,根本不必戴什麼老花眼鏡,這樣生活實在平淡得掀不起精神來詳讀內容。

"老爺子呀!今兒吃什麼?"我仍懶洋洋的打著哈欠。

"隨便,要是不太麻煩,吃稀飯最好!"

"想吃就煮嘛!幹嘛那麼客氣。吃稀飯就吃稀飯,起來,我來做給你們吃!"

我從床上一躍而起,跟自己打著強心針。

開開冰箱,哇!糟了,什麼小菜都沒,除了小半隻胡羅蔔,和兩根乾蔥之外,幾乎在唱"空城計"了,連從不缺少的蛋,也都沒剩半個。心想這回可得動動腦筋了,變它一桌"早點"出來,給全家人個新鮮,吃頓難忘的早餐吧!

於是,我一邊洗米下鍋,一邊就做起搜查的工作來了。打開廚房的各櫥門看看有沒有剩餘物資。哦!還有近一飯碗的麵粉、半碗太白粉,好極,攤點油餅出來給大家嚐嚐。做主婦的就怕沒有機會嶄露自己的真功夫。

於是我又繼續搜查,心媟t自打算利用這個機會出清陳貨,老爺子必定最高興不過了。

我開開每個抽屜,竟又被我找到了一些老人麥片;心媊控o"遣忘"有時也有好處。

果然,在抽屜的最堶惜ㄙ黎偵糪伬埬x藏了一罐味全花瓜,我像發現寶藏似的幾乎要叫了出來。

我把麵粉倒進一個大碗堙A又加半碗太白粉,覺得粉量仍太少,不夠全家飽腹的。於是,我又大膽的把僅剩的大半碗麥片也摻加進去。繼之一想,老爺子同老二、老三平時吃東西很挑嘴又偏食,吃餅要吃甜的,鹹的一口也不沾,而我跟老大又偏愛吃鹹的,對甜的很厭惡,而這點材料還得分兩份才行。

於是,我只得把它和了一下,分成兩碗,準備各配作料,調其美味,起先想到,鹹餅放鹽是不可缺的,但要讓人人愛吃又開胃,必得要再研究了。唔!有了,灑點胡椒吧!再澆三滴醬油進去,味道會比較鮮美些;可是……可是……這樣的調料,似乎營養還不夠嘛!對!加點胡蘿蔔絲丁,再灑上細碎蔥花兒,紅紅綠綠,不是色香俱全了嗎?

這一設計,倒也自得,於是,我加上水,和拌起來。 想起甜的是三人份,材料似乎又不夠了,再用什麼可代替麵粉呢?哦!對!奶粉!奶粉不是又營養又屬粉狀物嗎?有什麼不可和在一起呢?必定煎出來的油餅會又香又鮮,於是我挖了兩大匙的克寧奶粉,跟麵粉、太白粉拌將起來,心媞w咕著,如果有兩個黃橙橙的蛋黃加進去,那該多美又營養了!可是,沒蛋又怎能變它出來呢?我往櫥臺上東張西望起來,看見有一小袋黃黃的咖喱粉調料等在那兒。

嘿!好主意,這下包君滿意,我把它拿下來,灑在甜餅的材料堙A就跟灑胡椒粉一樣。然後又舀了小半碗的白糖。加上溫開水泡成了糖水,正準確澆在甜餅的材料堙A卻又異想天開起來,覺得甜餅埵酗籅G味兒不是更美好嗎? 如果有半個蘋果就好了,我走到客廳來視察,發現水果籃媔有一條香蕉躺在那堙C於是我欣喜的把糖、香蕉、溫開水一齊倒進果汁機,打了一分鐘,成了流汁香蕉,然後又把它倒進有奶粉的材料堙A一起攪和起來,等兩種面餅材料準備齊全,我開始用平鍋煎出了一張張香氣四溢的餅來。

餐桌上兩盤不同色彩的面餅,一碟烏黑黑的醬瓜,五碗白稠稠的稀飯,如此黑、黃、綠、白、紅、各色俱全,心媊控o倒是頂有色調的嘛!

當老爺子發現桌上僅放了一碟醬瓜,大喊: "太太,這怎麼吃?連花生米也沒準備呀?"

"今天我們不吃那俗氣的東西。"我不想說實話,一心想製造氣氛,好好推銷我的新產品,我很詩意的說。

"這是什麼?"他這才注意到兩大盤的麵餅。

"一盤是'餐桌上的月亮',一盤是'心花兒點點紅'。"

"呵!這麼好聽,又好看,不知道好不好吃?"他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嚐嚐就知道了嘛!"老爺子做出無多大興趣的樣兒,勉強揀了一片"心花兒點點紅"放進嘴堬茞蚅Z起來。

"唔!好!好!那堥茠滿H"從他眼神便知道難得他滿意了,何況她償的是鹹的。我如同獲得"釋放令"的又跳又叫說:

"孩子們,快喲!快來喲!快來吃魔術早點!"

"魔術早點?"三個孩子同時從各房間鑽了出來。

"對!我替你們變出新鮮早點來了。"

 

一九八O 民國六十九年九月廿八日

原載--"中央日報"生活

 

 

 

--但願心心契*千里共友情--

談!自從你投稿這一年,我都在病中,"魔術早點"還是我看見你作品的第一篇呢?沒想到,它已排到"四十出頭"了。談!我真感動又驚喜呀!

左營 趙瑤涵

 

 

我喜歡你這樣的小品,讀來有情趣,會讓人有也想一試的欲念。

臺北 范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