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你的電話

--女人喜歡打電話,跟男人抽煙一樣,找個機會動動嘴而已。

 

在全家人的熱盼中,家婺豸F一台電話。

剛開始,只要是電話鈴聲一響,我們兄弟都會像小雞搶蟲吃一般跑過去搶接電話,可是,幾乎每次都是媽媽的電話。

雖然接的不是自己的電話,還是覺得接電話蠻有趣的。

漸漸的,這個遊戲玩多了,大家的興趣也跟著減退了,儘管電話鈴聲大作,大家都沒有反應,非要等媽大聲喊:"接電話!"我們才慢慢的走過去接。

有時我去接了,看見弟弟就坐在電話機旁全神的看他的"老夫子",我會狠狠的踢他一腳;有時,電話響了,我去接,卻看見妹妹仍坐在電話機旁彈她的"鋼琴",裝著一付聽而不聞的樣子,我就會走過去捶她一下,狠狠的喊:

"彈什麼彈!電話響了你聽不見哪!" 真的,電話響了,沒人接,已變成了家常便飯,每回電話來了,我們各人仍忙各人的,媽媽總在廚房堣j喊:

"寬寬!快接電話!"起初我總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接,可是等我慢慢發現,家中接電話變成我一個人的事時,我就火冒三丈了。心想:哼!我一定要使出做大哥的威風來,你們等著瞧吧!

第二天晚飯前,媽媽正在忙著廚房的事,電話鈴聲又響了,媽媽也已經成了理所當然的直接反應:

"寬寬,接電話!"我這回可是有備而來,故意來個不聞不理,電話鈴繼續響了五、六下,媽媽又在喊:"寬寬!你是怎麼回事嘛!怎不接電話呢?"我心想:媽!你真偏心,於是我也學媽的口氣喊:

" 宏宏! 怎麼不接電話?"弟弟頭也不抬,還在研究他的"老夫子",而且自然順口的向妹妹喊:

"可可!接電話!"可可正在彈"獻給愛麗絲",聽到有人喊她,她手在琴上用力"咚"一聲,氣呼呼的喊:"叫什麼叫,你自己不會去接呀?為什麼一定要我去接?我才不接呢!"

我忍無可忍了,每個人都想用聲音來壓過對方,我當然也不甘示弱,拿出大哥的威風,揍了弟弟,又打了妹妹;結果我們吵成一堆、打成一團,電話鈴聲仍在響,這時媽媽急急的走過來,還沒來得及生氣就先拿電話,這時電話鈴聲正好停了。

媽媽始終把電話當做她的"生命線",媽媽平時總靠它擴大生活圈子;靠它獲得寫作資料;靠它幫助朋友、瞭解朋友……。媽媽的生活中如果沒有電話,就好像魚沒有水,媽媽一天不打電話給朋友,像是一件大事沒做完似的難過;媽媽一天沒接到電話,心奡N會悶悶不樂。

她需要電話鈴聲,勝過妹妹的琴聲,弟弟的書聲,和我的歌聲……這時只見媽媽拿起切斷了的電話,還急急的在"喂!喂!喂……"直到她認為完全無望的時候,才慢慢的放下電話。

這時媽媽並沒有回過頭來,她把雙手按在電話上,頭垂得低低的。好久好久,她既不回頭也不說話……這時,我後悔了!我知道是我錯了,當初只要我忍一忍接了電話,一切都不會發生,一切都會那麼美好,我可以聽見媽媽接電話時爽朗的笑聲,妹妹動聽的琴聲,弟弟……,這都是我的錯,我真的後悔了!

再回想媽媽每天這麼辛苦,我卻連替她接個電話都那麼心不甘、情不願的,而她為什麼就有毫無怨言的替我們洗衣、做飯、做菜……做那些誰也不愛做的家務事?。 媽媽終於回過頭來了,我們用驚恐的眼神望著她,她不說一句話,也不看我們的走回廚房,繼續她爐上的工作,好像一切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我們愧疚的偷看她,她的臉上沒有怒容、也沒有笑容,我們三個怯怯地,默不作聲地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鈴……"電話又響了,我即刻起身沖出房門,只見妹妹也打住琴聲跑了過來,弟弟也丟下書本竄了過來,我們三個人從不同的角落沖到電話機旁,似乎又回復到過去,小雞搶小蟲般地做了"搶電話"的遊戲。

這一次是可哥搶先一步,拿起電話筒:"喂!請問您找哪位?哦!是爸爸呀好!請等一下!" 我們兄妹三人都同時大聲喊:

"媽,你的電話!"

 

一九七九 民國六十八年廿四日

原載--"大華晚報"甜蜜的家庭

 

 

 

;;;;;;;;;;;;;;;;;;;;;;;;;;;;;;;;;雪中送炭*心坎兒知音;;;;;;;;;;;;;;;;;;;;;;;;;;;;;;;

有朋友讀了您的初稿,就衝動的要替您投稿嗎?我遇上了知音人--徐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