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車之變

 

--唯"有心人"才能從變化中獲得樂趣與啟示

 

我的太太最喜歡心血來潮的買一些新奇的東西了。

有一天,她上燙髮院洗髮,發現店婺侗v夾、發卷、梳子等的三層活動推車,引起了她的興趣,啟發了她的靈感;試想用它來作為餐車一定不錯,也很有情調!於是馬上設法買了一個回來。

看她把散在廚房、餐廳各角落的醬油、醋、糖罐子等五味調味品,放在第一層堙F然後,第二層上放置的是她每天要孩子們不要忘記吃的魚肝油、維他命、及其他一些營養補品;又特為這餐車的第三層裝潢,去福利中心添購了大批果醬、奶油、辣椒醬、辣羅蔔、豆腐乳……之類的瓶裝小菜。

她的理由是--唯有這樣,才能使這些瓶瓶缸缸的東西歸類,以免廚房、餐廳經常是一片零亂,而且可以養成孩子物歸原位的好習慣,同時,也節省了一些整理的時間。

太太的創意與心思真不賴,設想也很新穎、細緻,我不得不佩服她在粗枝大葉下,還有開出"小花兒"的雅致;在她一向不愛理家的特性堙A竟也還有想改善、改變這個家的美意,我怎能不支持她?不鼓勵她?怎敢嫌她浪費?怪她只有五分鐘的熱度呢!

就這樣,在我家的客廳與餐廳堙A又增添了一輛活動的小餐車。的確給全家增添了不少的情趣,尤其在孩子吃吐司麵包、喝牛奶時;我喝稀飯吃小菜時,餐車就會圍著我們轉,車上的東西就有拿出來、放進去的使用價值了。

孩子們都一致認為他們的媽媽真聰明;替他們想出這麼個又美妙、又偷懶的好辦法!真是好"鮮"啊! 可是,日子一久,有輪的餐車變成了無輪的餐車了!它似乎總被固定在那個角落堙C分層安放的瓶瓶罐罐,竟變成雜亂無章,上下不分的餐車了。它已失去了當時的那種新鮮感,孩子們對物歸原位的習慣已不耐煩,又恢復了他們的老毛病。於是,它在家庭中的重要性已漸漸消失;它在全家人的心目中,已成為多餘的、沒意思的、礙手礙腳的東西;因此,就像被打入了冷宮的宮女一般,被罰站的孤立在餐廳的角落堙F那付狼狽十足像是"灰姑娘"再世。

自從放了暑假,太太的"進修癮"又大犯了起來。每一間屋子堻ㄕ釵o攤在桌上的書籍、稿紙、廢紙、廢筆……這個家始終因太太愛好文藝與寫作而紊亂,我每次想替她買張像樣的書桌,可是只要一想到她的"亂"和"雜",我就小氣的想:還是免了吧!女人要什麼書桌呢!

我有時又會想:乾脆在寬大的走廊上,替她加蓋個小書房,讓她一個人"亂"去;但是她又一再捨不得,怕破壞了我們廊前、面對指南山的"遠山含笑"那種舒坦開闊景觀;又怕影響了室內的空氣調節……等語氣,我也就理直氣壯的吝嗇起來。

於是,總見她一會兒坐在臥室的梳衕i前看書;一會兒又跑到餐桌前寫作;一會兒又躲進我那間小書房兼音響的斗室去;又一會兒進了女兒房間;她像是一隻勤勞的蜜蜂,不停的穿梭在"家"的每間"屋"堙A於是凡是她到過的地方,就攤下一堆"垃圾"似的東西,我每每見此災情,總想冒火,尤其是,每當她擾亂了我井然有序的書房時,就等於破壞了我的寧靜。

她看我臉色難看,知道我的火山要爆發了,便用一付無奈又值同情的口吻說: "老爺子呀!沒法子啦!我在躲太陽嘛!我在找涼快嘛!"她見我不吭聲,使又接著說: "老爺子呀!沒辦法啊!我要邊洗衣服,邊看書嘛!我想邊聽音樂,邊寫文章嘛!……"她說了一大堆歪理,就是不提缺少書桌、書房的事,我也就漸漸的熄了心中要冒出的火花。

下班的路上,心堣@直有種預感,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一進家門,嘩!果然大有不同,家堨X奇的乾淨,我不信的走到各間屋子去看看,唔!不錯,真是一塵不染,那一堆堆的"垃圾"不見了,心想:我的好太太一定已知悔改,放下"筆桿"立地成佛的專心一意當主婦了,心堨翱O得意又有些歉然時,太太從走廊突然地"亮"了出來,手堻滷懇菬瑤瓥Q冷落了好久、好久的餐車,又堆著滿臉的笑意說:

"老爺子啊!你來瞧瞧!我這個活動的書車可真棒!我用它來放我每天要讀的書,要寫的稿;你再也不必擔心我會弄亂這個家了!你看!我無論走到那一間屋子,它就能跟我到那一間去!有了它,免蓋書房啦!……" 我驚異的走過去,只見她的書車上,第一層放的有:聖經、荒漠甘泉、國語日報辭典、英文字典、以及孫如陵先生的"投稿與寫作",我領悟到她心靈的寂寞與對生命的追求;第二層放的是有關"詩""散文""小說"以及四書讀本與古今文選合訂本等書;第三層是她自暑假以來所寫的文稿,滿滿的一大籮筐,成績相當驚人哩!

我有這麼一位"鮮"的太太,真不知是憂?還是喜?她始終是那樣酷愛文學,迷戀寫作,她總是樂觀、積極、進取;我總見她在時間的縫縫堙A找時間,撿時間來鑽研、閱讀、寫作;自強不息的追求她的夢想,始終是我們這個家的精神支柱。

您想,縱然她只有五分鐘的整齊,我還忍心向她發什麼脾氣呢?

 

一九七九 民國六十八年九月二日

原載-"中央日報"中央副刊

 

 

;;;;;;;;;;;;;;;;;;;;;;;;;;;;;;;;;;海外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談先生:您好!

讀了您的大作'餐車之變'已將近兩個多月了,仍擺在書桌上,捨不得丟掉;我很喜歡您這篇短文,它非常生動的描述了您可愛的夫人……不知尊夫人可否和我做個朋友……

"嘻!妙哉!我是用我老爺子的角度來寫自己的那段寫作的日子

美國洛杉磯 齊周其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