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箭

--"母愛"如同陽光,天天被照耀,沒什麼特別;

一旦陰雨、風雪…… 那期待陽光之情,如同期盼母愛一般。

 

世界上,大概不會有誰的母親會像我媽那樣-- 她給我們的愛,就像那甜甜的、蜜蜜的,盛滿了親情的"糖罐子"。把我們當"螞蟻",要我們永不缺糖,要我們嘗不到什麼是苦!

可是,凡是進到這"糖罐子"堛漕鄐k,沒有誰再想掉進去,因為她的孩子不可能一輩子只當"螞蟻",這就是媽對兒女及孫兒們癡迷不悟的地方。

她永遠相信孩子就是孩子,是孩子就都會需要她,她希望我們永遠住在她那最甜蜜的"糖罐子"堙I 幾十年了,媽的老習慣始終改不了,大概是她根本不願意改吧!這或許就是她生活的目的,覺得唯有這樣才是真正的家庭主婦、盡責的母親,也可能是她治家的妙方,又或許是每位做母親的一種天性與本能,必需用如此的"愛"才覺得自己的存在,才感覺大家需要她。

她總讓我們覺得她是廚房中的"女王",今天全家吃什麼?都得以她的主張為意見。她不放心、又移交不下那把跟定她已幾十年的"刀與砧"給她的乖媳婦與笨女兒,只好一切自己動手,自己操勞了。因為,該忙碌的人閑著,該閑的人卻整天忙上忙下,忙埵ㄔ~。

爸在媽面前,成了英雄無用武之地的人;媳婦在她面前,似乎變成挑不起"家"擔子的嬌媳婦;好在爸還掌握了經濟大權;媳婦還會賺錢貼補家用。 媽最熱衷的事,就是喜歡替我們安排一切,無論是過年、過節,或是誰過生日,又或是什麼特別紀念日,她很少會疏忽,她總是用自己的愛心,和傳統的方式去替我們設計好;她會為孫兒訂制霜淇淋蛋糕,她會替全家人安排節目,總是分配我們、提醒我們要送那些禮物……諸如此類的細節瑣事,她都會一一的替我們事先設想周全,不要我們動腦筋,只要一切照她的計畫安排去做,以致全家福的大團圓總是回家來舉行,永遠吃媽燒的拿手菜,讓局外人會覺得,當全家都在享用佳餚時,總是媽一人還在忙。

你瞧!今年除夕的大團圓桌上,擠得滿滿的,三代的兒女都開始吃年夜飯了,就只有媽還在廚房堛ㄢo、煎那的。你們一定看不順眼了吧!怎麼自己的媽還沒上桌,個個竟大膽的吃喝起來了呢?這成何體統?難道長幼有序都給忘了嗎?可是,不行呀!我們幫不上忙啦!我們這些乖媳婦和笨女兒在她那萬能的手下,可真難有表現的機會啊!你聽!我媽來了!

她正揮動她那只具有權威性的手,對我們說:"吃啊!不要停筷子!大家都吃,統統吃光最好……" 我們慚愧的趕快把她"搶"過來敬酒,媽勉強喝了一口汽水,也不肯挾一口菜,就又縮回廚房堭i羅去啦!嘴堳o說:"別管我!你們愛吃,我就高興啦!……" 好吧!恭敬不如從命,孝就得先順著點呀!總算她廚房的大"大手筆"已告一段落,十幾對眼睛像是首次看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時的專注般,期待她安穩的降落在她那把女主人的寶坐上,好好吃這頓團圓飯吧!

於是,又是一陣敬酒加慚愧之聲,想借一杯酒來掩蓋我們不孝之罪,接著,各人又品嘗著面前自認可口的菜肴,都儘量的挑一些讚美之詞vu;3

取悅她,這時,媽聽到兒孫的選美之聲,樂得霍地從座位上站起,習慣的開始射她的"愛心箭"--筷子;口中還盡挑風趣的說著她的一一心願,表達她對每個兒孫的關切,於是-- 媽挑揀了一塊炸排骨,"射"在嫂嫂的碗堙A用最親切的口吻說:

"這塊排骨又酥又香,你吃了一定開心又開胃……。"

一下又從蒸盤奡z了一顆雪亮又晶瑩的珍珠丸,準確又不失誤的"射"進女婿的碟子堙A用最疼愛的口吻說:

"我曉得!你最愛吃的就是這個,多吃一個會財源滾滾來!"

然而又很快,戮起了八寶鴨的鴨尾,逗著爸說:

"哪!老頭子,你心愛的在這堙I今天我做頭,你做尾啦!"

說得滿屋子的笑聲,媽才有心又知心的鴨尾放進爸的碗堙C接著,媽又繼續的在雞湯堙A用大湯匙舀起兩隻雞爪子來,放在我的飯上,用誇大又渲染的口吻說:

"你們瞧!喜歡舞文弄墨的作家,最愛吃的'五爪金龍'不在這兒嗎?"

繼之,媽又像是飛翔在"海上"的"海鷗",從天空迅速的直降下來,不到一秒鐘,就用她的"愛心箭"從大湯碗堨o起一個小小小小的雞心,很自然的把它塞進了她小孫兒的嘴婸﹛G

"唔!乖!吃了雞心 ,讀書有記性!……"

她一個個不勝其煩的替全家人一邊挾著,一面還選好聽的,有意義的說著、說著……最後竟然漏了她的外孫女,外孫女有種迫不及待又認認真真的說:

"婆婆!我最喜歡吃蜜汁火腿了!你不挾給我,我可不可以再吃一片呢?

"你們看!我媽的愛雖說細緻,卻仍有疏漏的地方。我們都因她外孫女的這句頂正經的話,而把剛才那股逼得透不氣來的氣氛給笑開了。

可是,這時爸的妒意,似乎跟他的耐力一樣的支持不住了,那一對惱人的眼神,始終盯著媽不放,終於自認有理的打著岔說:

"喂!老太婆!你煩不煩哪?"

媽這才自覺熱情過火而靦典的坐下來,端起飯碗要專人吃時,大家這時才發現,不知是誰的快手快箭?當媽在全心愛著別人時,竟把媽的碗上也"射"滿了親情的--愛心菜。

 

一九七九 民國六十八年十月廿二日

原載--"中華日報"家庭生活

 

 

 

:::::::::::::::::::::::::::::名家一句話 * 靈感如泉:::::::::::::::::::::::::::::

我願替談女士說-- 談女士是個熱愛生命的人,她在文章堨峇F相當的技巧,使文章能保持語言的鮮活性。

沈謙(文學評論家)于耕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