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孤兒院

--我愛有智慧的人;我更愛仁慈的人。

做父母的管教孩子,當然要有原則。我和外子曾不准孩子們養小動物,現在我們自己竟不堅守原則,開了先例,孩子也自然會得寸進尺進來。

尤其是宏宏,為了養鳥、餵魚,竟搜遍了臺北各大書店,買了些有關這類參考書籍。他養的狗似乎跟他更有不解之緣,凡是他走過的地方,都會很敏感的聽到可憐的小狗叫聲,有時是一隻,有時竟是一窩兒,他的愛狗癖似乎傳染了整棟公寓堛澈臚l們。

一天他又抱回來一隻小狗,被我罵著逼他扔掉,他在我面前假裝送走了,其實他已偷偷地把狗傳交給了鄰居的孩子,鄰居的孩子們也怕自己父母反對,於是他們就預謀好一個隱秘之處,把小狗藏了起來。藏在那兒呢?

原來他們在四樓頂的蓄水池上,發現了一個巨大且破了的塑膠水缸。於是他們就利用那個大水缸改裝成了一所狗的孤兒院,成為這棟公寓堣C八個孩子的共同秘密了。 直到有一天,這群孩子個個逃了學,他們的秘密才被大人們揭穿。

這才發現孩子們原先是輪流著照顧餵養牠們,以致一隻只似乎都受寒生病了,一直在哼叫個不停。而這群善良的孩子們,個個手忙腳亂起來,每顆同情、尤慮的心,都不忍把小狗們棄之不顧,更擔心在他們上學的時候,小狗會突然的死亡。所以他們背著一股責任心,偷偷地溜回四樓頂來,各人想出各種辦法來挽回牠們的小生命。

有的找破布、舊衣服來為它們加蓋著取暖,有的找來了感冒特效藥,權充狗醫生,有的捐出了自己的"便當",有的把自己早晨沒喝的牛奶拿來,灌進小狗的喉嚨堙C他們個個手忙腳亂,又心慌慌的看顧小狗娃娃們的病,真是費盡心力,毫無怨言。

他們都因為怕我們大人的反對,不敢把小狗帶進屋來,或擺在樓梯間,以致這一群被這些善良孩子們所抱回來的領養的小生命,在短短的幾天中,都一個個先後被凍死或病死在那高高在上的破缸堙C

孩子們個個哭喪著臉,排著傷心的隊伍,到樓下為小狗們舉行隆重的葬禮。這時的老二成為這群孩子的王,他們在他的指揮下,做著追思禮拜似的進行各種儀式。這時公寓堛漱j人們,一個個都從各家的走廊上往下觀看,此情此景,縱然是鐵石心腸的人,也都為之感動不已。

老爺子竟先感喟地說: "原來人性的光輝是發自兒童的心靈!"

我也不由得心酸酸又喃喃的說: "這個世界,如果交給兒童來領導,說不定還真是一個祥和溫情的世界呢!"

我們都知道,兒童的心靈是不能傷害的; 在他們的心目中,原來對 "萬物皆生命"都有一份仁愛的天性和執著。然而在這現實的世界堙A有多少的大人,為了生活的壓力與自我的尊嚴,而抹殺了孩子們的仁愛之心,用權威來吹熄他們的心靈的燈呢?

一九八O 民國六十九年四月二日

原載--"國語日報"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