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蜂引蝶

--此情原來本是傻,也能變化得成癡

 

週末,準備赴朋友的婚宴,坐在梳衕i前,攬鏡自憐起來,只見一張"黃臉婆"似的臉,失去了原有的光采與輪廓,自然地打開抽屜,找出眉筆、口紅與粉餅,想用它們鉤繪出一幅"維納斯"般的神韻,不知怎麼地,小公主的話又再度重播起來:

"媽,好可惜哦!這些花都不香,蝴蝶蜜蜂會不會飛來跳舞呢?……"

又記起了自己曾誇下的海口,手中正拿著粉撲要替自己偽裝起來,就這麼一個姿態,又觸發了我的暇想,我即刻打開化妝品的抽屜,從那堆陳舊了的化妝品中,找到了一個精緻的盒子,這個盒子娷疆酗賒茪p巧的小桶,桶上各有一個蓋子,蓋上標明了玫瑰、茉莉、桂花、七里香、薔薇等標籤。一個個打開來,堶惇O氣味不同而香味撲鼻的油膏,這是我多年前朋友送的一樣生日禮物,因自己身份不合,又嫌它氣味太濃,而很少使用。

如今,我把它抹在我的盆花上,是再適時不過的了,而且聽送禮物的朋友說,這個香氣,塗上了不去洗它就不會消失。

於是,我像發現奇跡般興奮,拋開了週末的約會,竟很巧妙的把每盆花上,都抹上了香油膏,癡心妄想引蝴蝶、蜜蜂的注意。可是,繼之一想,每朵花上沒有花粉,叫蝴蝶怎麼個傳法呢!於是,我又求救起自己多出的那根"筋",希望能替這些現代花朵造些人工花粉。

果然,很快的又想出了一步絕招來。你瞧!我挪用了小公主洗澡後抹用的痱子粉,大方的和了一些名牌香水,然後,趁它濕濕的,就用牙籤醮了把它一一塗在每朵花的花蕊上,等這一著真真假假的佈局,大工告成時,我不由得想起那聰明絕世,代表智慧的所羅門王來了。而目前,我自認比那搶別人兒子的母親還聰明呢!並自信這回我的花可真能招蜂引蝶了呢!

第二天一早,天還未亮,女兒跟我都睡不著了,我們搬了小板凳,坐在廊前,死死地盯著跟前的花,那濃濃的香氣,蝴蝶還沒被引了來,而我們母女倒被熏得有點昏頭,快轉向了。

可是,我們還是不死心的坐在那媯央A屋堛漕k主人,卻用報紙擋著臉開始說話啦! "我看哪,蝴蝶和蜜蜂都被請去喝喜酒去囉!來不了啦!"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見他那麼一副冷漠的調調,我恨恨的說。

"該塗在自己臉上的,竟大方的送給花,又要蝴蝶、蜜蜂來採、來擦,說不定它們昨晚就在花上過夜啦!現在正興高采烈的躲在一個地方唱牠們的'春之歌',跳牠們的'春之舞'呢!"

"他們還沒來,我知道,沒那麼早!"我自覺這是一件很壯重的事,沒閒情跟他磨牙。

"媽!來了!來了!好漂亮的一隻蝴蝶哦!"小公主從椅子上霍地跳起來,我忙把她一把按下,並示意她不要叫。

果然,一隻花蝴蝶,在我們的花叢中翩翩起舞起來,接著,又飛來了一隻同色的蝴蝶,竟在這朵花芯停停,那朵花芯息息,果真像在傳花粉的樣兒,我興奮的說:

"怎麼樣,假戲成真了吧!好美的一對情侶唷!我這紅娘可真沒白當!"

"……" "你!你看!蝴蝶好喜歡傳我們做的花粉耶!"小公主也得意的逗著她的爸。

"花間一雙癡情侶,花旁一對傻母女,唔!別動,我來替你們拍張照!"說著,說著,他的靈感也大發起來,急忙去拿照相機。

這時候,小公主又發現了什麼似的指著說:"來了,來了!好多蜜蜂,好多蜜蜂!"就在這一剎那,那個曾譏諷過我們母女的人,替我們攝取了珍貴的鏡頭。

一九八0 民國六十九年元旦

 

 

--良朋益友 * 點石成金--

每晚,我在走廊上"先睡"--屋堣蚍騿A腦中就回蕩著你的"東西"。學常在你的筆下活靈活現,可愛極了!

省立高雄女中

熊建勤(國文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