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心箭 >>>>>>>>

談衛那 著

 

代序

程學常

 

內子談衛那曾從事幼稚教育多年,為了活潑教學內容起見,也是為了配合環境的特色,喜歡自寫自編許多幼兒教材、兒歌、及兒童謎語等。

二十多年以來,甚多教材,已被本省眾多幼稚園老師所採用。

日久,寫作的經驗誘導她創作的興趣。

從民國六十八年九月至六十九年十二月的一年半中,在各報刊的作品甚多。

她的作品有兩大特色:

(一)寫作內容絕大部分是個人體驗及生活的片段,所以能給人既真實又生動之印象

(二)無一絲一毫涉及黃色、灰色、黑色的不良成份。所以深受海內外眾多讀者的喜愛。朋友及

師長們都勸她r結集並精選在報上刊登過,且有重複閱讀價值的文章,發行專集,以享讀者。

內子對發行及銷售這一檔事一點經驗都沒有,不敢貿然從事,還是經內行人一再指導後,才鼓起勇氣一試。 寫了一陣子,我的臉紅了,我好像正在替自己人吹噓嘛!

修了半天,還是決定保留初稿,因為這些才是我真實的感受。

 

程學常

民國六十九年除夕

*********************************

筆耕

記敘衛那失落的一段創作歷程

熊建勤

 

民國六十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夜,接到衛那的電話,叫我看臺灣時報,上面有一篇她寫的詩。

她並不是告訴我她的大名見報了,而是特別提到詩題--"誰能挑大樑?"在美中建交的"寒風日"堙A這首詩的確激起了我們全家--挑大樑的豪情。

同時,這篇詩的刊登,對衛那的寫作前途,真如一道曙光、一串祝賀鞭炮。從此,我就不斷從各報看到衛那的作品。

你聽-- "哇!媽!你來看!鳥語花香,年年有魚--"在看國語日報的麟兒一字一頓,清楚地報導著。不用看了,我就知道是什麼了。 又過了幾天,我的老爺子也在嚷嚷:"太太,來看看,這是中央日報的--""哈--" "我已經看過了,牛肉面與鋼琴,談衛那,對不對" "對了,媽,前幾天我在青年戰士報上也看到談阿姨的文章耶!"老大龍兒在房間堣]大聲的向我報告。

這就是談衛那,她一出場,我們全都不約而同的眼前一亮,而這父子三人卻又不忘向我轉播不為別的,只因為"談阿姨是媽媽三十年的老朋友"。

民國四十年,我和衛那同是省立高雄女中初一的學生,我記得當時我們都是自覺比較有"文學修養"的人,當時的國文老師又是"才子書生"型的張絃老師,所以特別輔導我們國學的基礎,從唐詩五、七絕背起;四書從孟子讀起;外加看一部曾文正公家書、家訓、日記。

直到現在,我仍認為這是很好的國文基礎教材,可惜,當時只是斷斷續續的。卻又不容否認,是有那麼一撮種子,已經種在我們的心堙C

那種子發芽在初中畢業後,衛那進了省立高雄女師,我留在本校高中。我對住校的衛那心常牽掛,友情難忘,當時女師辦學極嚴,外出、會客,規格繁多,我常在放學後,流連在女師門外,在堶惜瓿V而望,妄想能夠正巧碰上衛那。

然而,衛那的新生活太忙了,想要訴說的又是-- 於是,我們一本本厚厚的、如信如日記式的劄記,就記敘起來了。堶採倦繭蛦\多"少年不知愁滋味,愛心層樓"的情感河流。

這些"寶貝"是我們共有的,過一段日子,我一到女師去"申請會客"交換我們的成果。猶記得,那共有的的第一本記錄,我們題名叫"小雨點"衛那把封面畫了一泓小溪,溪邊一株老榕,天空飄著雨絲,如小珍珠落在溪面,彙聚成了我倆珍貴的"友情"。 我們初三的導師--危昭文老師,知道我們用劄記方式互通生活訊息,常問我寫得怎樣了? 我說:

"寫得起勁,但是好像沒有價值,都是一些生活上的小事。"

"那沒關係,生活就是真實,真實就有生命。"

"生活就是--真實,真實就有--生命。"多年來這幾句話一直縈繞耳際。

高中畢業,我進了成大中文系,衛那她卻為了要瞭解生命的第一階段,她要從教育的第一步做起,毅然決然地到左營煉油廠的公忠幼稚園任教。

衛那在公忠的日子是忙碌而充實的,她灌溉的心芽往上滋長了。這個時期,她致力於幼兒歌謠、歌曲、歌劇……的創作,在她的辦公桌上、抽屜堙B教室堙A到處都有她的劄記,小紙片,處處嗅得到她創作的氣息,每當我們見面時她一定暢談她的構想,展示她的初稿,她靈巧、雋永、不落窠臼的創作風格,在她的作品塈馴的顯露出來。

大四的那個寒假,在我們之間出現一位貴客,操著南京口音、英雄老實的程學常,就是今日衛好筆下的老爺子。

民國五十年元旦,我伴著她,把她送到了"地動的那端",成了程家媳婦。他們擁有著和樂美滿的家庭,我當然是這小家庭的常客啦! 接著,衛那懷中坐著寬寬,她忙著餵奶,換尿布,口中卻仍訴說不完她的美夢,她的創意。不久,懷奡咫F宏宏,寬寬在她肩上、背後,爬上爬下,她更忙了,每當我抽空去探望她,她仍然向我展示更多的作品。

隔了兩年,她說:"我要一個女兒"於是,我再見她時,她懷裡擁有可如,寬寬宏宏宏圍著我,前前後後的追逐,衛那不時的哄著孩子:"別吵,別吵,聽媽媽跟阿姨說話"。

我在孩子們吵昏了頭之下;聆聽她神采飛揚的訴說著一個一個的夢,我心底喊:"我的天,衛那,真服了,服了!這種本事叫人歎為觀止。"

能不服嗎?這廿十四年來,她都走在我們的前面。直到今天,懷中的可如已是亭亭少女,寬寬宏宏都學有所專,老爺子和她鶼鰈情深,令人嫉羨;她那支滿含童心的筆似乎動得更勤,她的心中勿須充電,就滿紙的熱情、愛心。

如今她要把"它們"鑄造成一支一支的愛心箭,一一射向你我的心中,我在此預祝她知音滿天下。

 

熊建勤- 賀 -衛那的

第一季豐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