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主婦追尋自我的歷程

——如果要看不到陰影,自己得先變成發光體。

 

壁上的鍾敲打了四下,我就睡不著了。

敏感的婆婆聽到我蟋蟋嗦嗦 穿衣聲音,也霍地掀開溫暖的被窩,說要給我煮個熱呼呼的糖心蛋吃了再走,又說要替我捏兩個飯團,可以讓我在火車上吃。

婆婆的好意,我當然順著。

就這樣,我們婆媳倆在這黎明之前,做好一切準備工作,正要出門,我的麼兒子竟在夢中爬了起來,光著腳丫子急急地跑過來,拉著我的衣角撒嬌的說:

“媽媽!你不要走嘛!你不要離開我嘛!……我要天天看到你嘛!我好想……好想你……哦……你不要走好不好嘛……”我見那稚嫩的小心靈堙A已經領受到沒有媽媽陪伴的寂寞了! 雖然有阿媽照顧著,到底孩子最需要的還是自己的媽呀!

一想到此,我的心為之一抽,不由得摟緊了他,吻著他那仍睡眼惺松惹人憐愛的臉頰,喃喃的說:

“平平!乖!媽媽是不得已要暫時離開你啊!平平要聽阿媽的話,不要吵,要乖啊……”

這時婆婆把平平接了過去說:

“時間不早了,你快去趕車吧!”我趕緊提著手提袋,不敢回頭,直往樓下跑,卻隱隱約約地聽到婆婆在對他的孫兒說:

“平平哪!你看,你媽媽為了賺錢,真甘苦,真甘苦喲!……你要卡乖咯!媽媽下次回來,一定買好多好多糖給你吃……”

坐在開往瑞芳的第一班火車上,逐漸地看見太陽像“推土機”似的從海平線上駛來,剷除了大地的黑暗,剎那間,變成了燦爛無比的早晨。

此時,我似乎才真的鬆了口氣,再一次地穩定自己的情緒,面對那從黑夜媃p出的萬丈光芒,讓我驚覺得自言自語起來,朝陰不就象徵著我的現在嗎?

而那一段段往事,竟又重回心頭來了!

@ @

十二年前,外子考取了自費留學,我怕他在外半工半讀太辛苦,主動的放棄了教書的生涯,自願跟著他去了國外,由我打工作,讓他能專心讀書,並且把剛生下來不久的兒子,交給婆婆照顧。

國外六年的艱苦歲月,在沒有白天和晚上的忙碌生活中熬過了,他終於順利的畢業,拿到了他想要的學位,我們又一同回國,重建我們的家園。

他為了感激我多年的辛勞與協助,堅持不再讓我出外工作。就在那個時候 , 我又有了老二。

老大也已六歲了,我把他從婆婆身邊帶回來時,意外的是他見了我們就躲,更有一種陌生的感覺,讓我的心在絞痛,因而不再有出外工作的意願了。 也許是這些年在國外,一直抱著未來的遠景和美夢而勤苦自持慣了。

如今我和外子想起當年在窮困中奮鬥、掙紮所做的“夢”已實現了,有一個像樣又安定的家;外子也有了理想的,合乎自己興趣的工作,在擁有輝煌成就的親朋戚友中,我們也不再有自卑的感覺。

公公;因此而誇讚兒子的毅力,婆婆知道從此 和子能賺更多一點錢而逢人被誇自己的兒子。同時婆婆也明白我在國外辛苦賺錢幫她兒子完成學業,又把她兒子照顧得周周到到、無微不至,雖然心堣]有一點妒意,但是還是認為我這媳婦是一個肯吃苦耐勞,又能賺錢的乖媳婦,所以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可是奇怪的是,在我心深處卻又像失落了什麼!那份失落卻又似乎總是吊在心中,尤其是這些年來在國外的生活,已把我練成了一個快手快腳的主婦,家中的一切事物,始終能保持井然有序又一塵不染,而我有太多的空閒不知道該如何消磨。發現丈夫的事業卻蒸蒸日上,整日為理想而忙碌著。

大兒子又一向習慣了獨立的生活,我只有把愛心和希望全部都寄託在麼兒子的身上,也唯有她能解除一些我內心的失落與空虛,因此,平平成為我日夜形影不離的良伴了。

可是,這種平凡而又平淡的生活,有時會迫得我想發瘋,連自己都覺得意外,這不是我曾坐在日本的兩個榻榻米上的斗室、一心想追求的幸福生活嗎?為什麼現在得到了卻又覺得空虛了呢?我到底要的是什麼?我究意在追求些什麼?

直到有一天,我的小姑來我家小聚,她見我的麼兒子竟如此的跟著我,一步也不放鬆,尤其看見我跟小姑在說話,他就在我面前吵鬧個不停,一下要我抱抱他,一下子又吵著要喝水,一會兒又要撒尿。小姑看在眼底,向我示意,這樣下去,會把平平寵壞了,而且從小沒有獨立的能力……應該設法補救。

聽了小姑的警言,我才從兒子的身上拉回了視線,細細的端詳起面前的小姑來。我發現從她的眼神堙A嘴角邊流露出一股子脫俗的笑容,從她那張不化妝、不修飾的純樸臉龐和衣著上,我卻看到了“快樂”、“充實”、“滿足”、“熱忱”、“美麗”、“智慧”等許多的語詞,領悟了它們真正的含義,我不由得問她:

“你為什麼那樣快樂?”她未經考慮的說:

“我啊!因為我整天跟我學生在一起”,我聽了心中猛兒在抽,好像那吊在心頭的“失落”在心靈中突然的響了起來,我急忙問:

心靈之歌

蘊藏廿年底謳歌,

感懷那追求的心路歷程,

我把它彙集成塔,

一一獻給您,

或許,它們真沒什麼意思,

卻象徵著生命成長中的——一個“逗點”,

一個從黑夜追向黎明的——“貴陽”,

在屬“愛底世界”,如此平實又真誠的生活著為了生命不斷成長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