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層天堂

--"痛苦"得來的果實和"不勞而獲"的滋味絕不一樣

一、人物

1、上帝:是權威與公正的象徵。全劇不露真面目,用聖樂代表神聖、莊嚴;用宏亮、穩重的聲音代表權威。

2、瞎少年:是文弱、拘謹、孤癖的代表。雙目失明,全靠手、耳來瞭解外界事物。

3、聾啞青年:是熱情、善良、衝動的代表。會手語、會看口形,臉上的表情特多,眼睛特別靈敏。

4、跛腳軍官:在戰場上立過大功,受過傷,跛了一隻腳,英俊又氣慨不凡。

5、美女子:未婚,長得美貌如花似玉,是走到那都被人注意又愛慕的女子。

6、君子:五十歲的男士,是飽經世故的人。

二、佈景:

1、臺上正中央掛著"十八層天堂"的大匾。

2、用燈光(七彩)的特別效果,促使單調的舞臺變得富麗堂皇。

3、臺上右方有一棵會唱歌又佈滿燈光的樹(用音樂鏡掛在樹上)並用聖誕燈點綴著樹。

4、台的左方有一棵結了仙果的果樹。

5、台前圍著數盆芬芳又鮮豔的盆花。

6、在樹下各放一把比較精緻的桌椅。 (可由各人的想像來佈置十八層天堂的美景,越與人間不同越好)

三、啟幕--

舞臺上全黑 莊嚴的、神聖的聖樂響起,漸漸大聲。 各色的燈從四處投射在各點上,然後開始如探照燈般的交錯、流轉,使整個臺上有天堂的氣氛。

外聲報幕者:(用坦誠又慈祥的口氣)

天國的十八層天堂

專為殘廢的人們裝璜。

特選高級材料建宮殿

專用自然光彩做廳堂。

庭院中結有長生不老的果子

一盆盆的幸福花朵開放了。

慰勞著--在人間受疾苦的人們

上帝的大恩哪!

正期待著,正期待著 他們的--腳步。

 

瞎子少年用手摸索著,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 臉上佈滿尤豫、駭怕的精神,摸索的走到會唱歌的樹下。 漸漸地聽到了樹在唱歌的聲音,面上也漸露了笑容。 此時樹上的彩燈全亮了起來,可是瞎子卻沒有感覺到。

瞎子:唔!好好聽的音樂啊!這堛瑤T是一個好地方,我可以不再擔尤自己會受惡人的虐待,也不怕房東會趕我了。

( 瞎子摸著走到長生果樹下,發現有椅子,就坐了下來。 瞎子嗅到樹上有特別的香味,便沿著樹上的香味用手摸去,踩到了一個大仙果。放在鼻邊聞聞。 )

瞎子:唔!好香!這一定是仙人果,聽說吃了會長生不老的!

(瞎子竟大口大口的吃起來,吃了幾口,又想起什麼似的。)

瞎子:哎!沒想到我死後,竟會到這麼一個好地方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瞎子:唔!好香的花呀!一定開得好美,好美……(走到花盆前來)可惜……可惜……我竟那還是瞎子,看不見上帝為我安排的一切啊!

(面露失望神情的走回椅子上,繼續吃著仙果。 播放較輕鬆、活潑的音樂)。

聾子(也是啞巴): (從台後直跨出臺來!一眼就看見了瞎子,高興得像老朋友似的,上前去握瞎子的手,瞎子卻陌生地退縮著。)

瞎子:你是誰?不要碰我!( 聾子想介紹自己,告訴他自己是誰? 比手劃腳起來。可是聾子看不見只好抓抓頭,聳聳肩膀。)

聾子:你忘了嗎?我們不是在同一個工廠堸竣u的嗎? 那個欺壓我們的"秦始皇",看你是瞎子,給你住漏雨的房子,吃餿了的菜飯,最後又把你的工資扣留,逼得你只好跳河自殺……?

( 幕後用快速的語音, 聾子手語動作加快誇張。 聾子向四周觀望,滿意的露出幸福的笑容,他好奇的走到唱歌樹下,看著聖誕燈在變換的閃爍著,覺得新奇。 此時音樂樹上有動聽的歌聲,聾子卻一句也聽不見。 聾子又走到長生果樹下,也採了一個仙果,邊吃邊跳跳蹦蹦的,用手語表示著:

聾子:OS我太快樂了,我想大喊:這麼美麗的地方;這麼美麗的地方啊!就是我嚮往的天堂,嚮往的天堂啊! (再咬一口仙果後,激情漸漸平息下來,面部變得失落的樣子。)

聾子:OS可是……可是我還是什麼都聽不見、發不出聲音來啊!

( 帶著失望的神情走到唱歌樹下,坐了下來。 雄壯的軍樂聲響聲。 篤篤的拐杖聲由遠漸近。 一位獨腳軍官蹣跚的走出來,一股威武的,不屈的氣慨充塞到四周來。 他一邊走,一邊舉頭四周張望,對這堛漱@切,都滿意的點著頭。 雄壯的軍樂漸弱。軍官面露不解的表情。)

軍官:奇怪!上帝接我到這麼美好的地方來做什麼?這堿O天堂,那來的戰爭?那來的惡魔、匪徒,難道……難道……?

( 軍官的眼睛轉向門口去。)

軍官:難道要我來替天堂站崗不成? 軍官低頭看看自己的腳。

軍官:可是……可是……我只有一隻腳--總是不夠威武吧! (自從軍官出現後,聾子就發現了他,一直盯著軍官,並從口形中看懂軍官說的話,並主動的走到軍官面前,用鼓勵又敬佩的眼神向軍官敬了個大禮。 熱切歡迎的握著軍官的手,並用手語表示著。

聾子:OS

您是國軍大英雄

為國犧牲真光榮

上帝接您到這

跟我同享歡迎宮

軍官:謝謝你!雖然我沒有完全看懂你的意思!我已看見你心中的熱情在燃燒著啊!

( 軍官熱忱的握握聾子的手,表示感謝與友好。 軍官又從四處打量中,發現仙果樹下的瞎子,走了過去。 瞎子膽怯又敏感的移動位子。)

軍官:唔!原來你什麼也看不見啊!怪不得! 摸摸瞎子的頭,拍拍瞎子的肩。

軍官:別怕!別擔心了!勇敢點!有我在,誰也別想欺負你了。

( 這時從遠處傳來女子哭泣聲,軍官敏感的找尋著泣聲的來源。 一位貌美的女子,邊泣邊回頭的從外急急地走來。坐在會唱歌的樹下。 軍官、聾子一見女子,都驚異萬分,軍官用不信的眼光,揉揉自己的眼睛,搖搖自己的腦袋。)

軍官:(衝動地走到女子面前去,用懷疑的口吻)小姐!你大概走錯地方了吧?我看你真是個十全十美的化身嘛!怎麼會到殘廢人的天堂來呢? 聾子也激動的走過去,拍拍女子的肩,指指"十八層天堂"的大匾,女子跟著抬起頭來望了一望,更加的哭泣起來。

聾子:OS唔!(抓抓)大概她跟我一樣是個啞巴聾子吧!

瞎子:(聽到軍官的問話,心中也好奇的站起來,自言自語的說)唔!我想,這女人一定同我一樣,是個睜眼看不見的瞎子吧!

女子:(激動地又淚汪汪地)不!我既不是瞎子!又不是聾子,我也沒有走錯!只是……只是……嗚--

(迅速抬頭看了一眼天堂的全景,和面前的人,又開始哭泣起來。 )

女子:我雖然有一個完美的外表,可是……可是……我卻是個最沒"良心"的女人啊!

軍官:(異口同聲的)真的?

女子:是的!我的心,總是充滿著猜忌、仇恨、妒嫉、邪惡!我對我的朋友,做了許多見不得的醜事,我是一個真正沒有"良心"的人。我的"心"早已殘廢了啊! (又哭)

瞎子:唉!好遺憾哪!原來你的心是醜陋的啊!

女子:我知道!我知道!我是一個該下地獄的殘廢人哪!可是!可是!上帝為什麼要提升我呢?我不配!我不配啊!我的罪孽深重!我罪該萬死!我沒臉見上帝啊!

( 外面突然傳來了陣陣的狂笑聲,越來越大了,越來越接近十八層天堂了。 瞎子第一個感覺到那笑聲,刺耳又熟悉,因而恐怖又慌亂了起來,想躲到樹背後去。)

瞎子:什麼!他……他……他也到天堂來了?(用最絕望的聲音?喊)

哦!上帝喲-- (瞎子雙腿跪了下來,失望、無助、又畏懼萬分的樣子,發著抖。 從幕後走出一個五十出頭的男子,滿臉自行地在自說自話,像喝醉酒的人,狂妄無拘的胡言亂語似的走到台前。)

(可用方言來說效果更佳)

君子:嘿嘿!上帝可真有眼啊!在所有的好人中間,只有我……我……被提升到十八層……的天堂來,他……他……他們都下……下……下十八層地獄去啦!嘿!替我取了一個叫……叫……叫什麼……活……活菩薩的名字。嘿嘿!說真格的,我尤其對那些耳朵聽不見的啞子;眼睛看不見的瞎子……一向都愛護他們,當他們是自己的兒子一樣的照顧,所以上帝是公平的哪!這下我可在天堂埵n好地享……享……享福

(君子一進來未好好看看天堂的佈置,和在場的人,猛一抬頭,發現一對憤怒萬分的眼睛和一雙握緊拳頭的手,這才驚慌又心虛的向全場瞄視了一秒鐘,也就在同時,他發現了瞎少年和聾青年,他萬分意外的驚叫!)

君子:什麼!原來你們兩個也在這兒哪!( 聾子激動又憤怒的上前,一把抓著君子的胸口,君子回頭想逃。 聾子活動得睜大了眼睛、嘴和手在不停的、快速的動作,有一股衝力逼使聾子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聾子:好哇!人間的偽君子,你……你怎麼有資格上天堂來?你欺負瞎子,專騙取聾子的錢財,你在人間的殘忍作為還不夠?害得我們這群殘廢的人受到最悲慘的命運;就因你的虐待狂使我們在人間是痛苦呻吟……不絕啊!( 聾子突然發現自己會說話了!手!手摀著嘴,驚異,激奮的表情充分的表現出來)

(偽君子也意外,驚訝的睜大眼睛看著他。 瞎子一直揉著眼睛,想證明這是事實,並站起來急急摸到偽君子面前去,也用激動的口吻。 偽君子見瞎子也逼迫過來,又後退了幾步。)

瞎子:你……你……人間的"秦始皇"啊!我恨你!你欺壓我們還不夠嗎?你為何還要跟蹤我們到這堙H

( 瞎子發出更大更憤怒的吼聲,並又絕望的直跪下來,作痛苦的呻吟,並向上帝哀求。)

瞎子:哦!上帝啊!上帝啊!你要作公平的審判啊!

( 緊接著莊嚴的對樂響起!上帝來了!一步步穩重的腳步聲,由遠至近,由上至下傳來,瞎子聽了,驚異萬分,更從眼前看見了一道光,越來越近!越來越亮,漸舉足輕重的,他看清了面前的一切。 瞎子即刻大驚的看看東,看看西,而興奮得跳了起來。)

上帝:OS好了!好了!這下好了!我已使瞎子能看見,我也使聾子、啞巴能聽見,又會開口說話了!

(莊嚴的)我說過!你們在地上受罪,必定在天堂堥仴痋F你們在人世有欠缺,我必定在天堂婺劦v給你們。

(此時那美女子聽見是上帝的福音,也看見剛才發生的奇跡,對自己過去做的事,羞愧、不安的想躲,因而躲過來,躲過去!都仍覺躲不過上帝,就邊哭邊往外逃!)

(那軍官原一直關注地守在她身邊,見女子往外逃,也追了過去,追沒一會兒,只見軍官心急的丟下拐杖,向前直追而拉回了女子,這時全體都注意到軍官的腳。)

聾子:(大跳大叫)腳!腳!你的腳!

瞎子:(指指聾子和軍官)你會說話了!我看見他的腳復原了啊!奇跡!奇跡!真是奇跡!

女子:(哭泣的,恐懼的跪在上帝傳福音的地方)上帝啊!請你讓我下地獄吧!我知道我是個罪孽深重的人啊!我不配在天堂國堥仴眥琚I我不配啊--

上帝:OS有罪的人哪!到我這堥荂A只要肯徹底的認罪,知道悔改,你那顆殘廢了的心哪!已用你那懺悔的淚水洗淨了,也一樣替你補好了!

( 女子聽到上帝之福音駕臨自己身上,感到更加的意外與驚喜。)

瞎子:啊!恭喜你!你真的是"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了新的了"。

聾子:啊!你現在真是完美的化身了啊!

軍官:(過去握著女子的手,彼此都脈脈含情的注視著)我們一切從頭開始吧!

(女子樂意又微筆的點點頭)。

(這下全體才回過頭來,找尋那位幾乎被大家遺忘了的偽君子,而這位偽君子站在一旁目睹了這一切奇跡的出現,因而徹悟了上帝的大能與公平的審判,已是後悔莫及,竟目瞪口呆,又一臉尷尬的神情,佇立在那堙A一動也不動。)

聾子:(走過去,用手在偽群子眼前恍動,偽君子眼睛不會轉動了!)

(聾子從他身邊繞了幾圈,用力拍拍他的肩膀並在他耳邊大跳大叫,竟毫無動靜)

啊!人間的劊子手竟變成啞巴聾子,沒有感覺了。

軍官:(走過來!左看!右看!覺得方向不對!推他一把,動也不動!便要大家齊力的把君子推轉到台前,面對觀眾!才覺得滿意!)

唔!不錯!我們這十八層天堂的大門前,正好需要像你這樣的一個人替我們守衛站崗!

女子:(女子過去聽聽君子的心)啊!好可憐哦!他變成有眼看不見,有耳聽不到,有嘴不能辨,有腳不能逃!有心不能活的石像啦!

全體;啊呀!那不是成了一個完完全全殘廢的人嗎?

(全體停止五秒鐘,然後,集體下跪,雙手舉起,仰望著天堂。 )

全體:哦!上帝啊!

(燈光全亮,在哈利路亞的聖樂聲中落幕。)

全劇終

一九七九 民國六十八年七月 創作于--耕華文教院 暑期寫作班 --

一日為師-*終生師-

它是一個適合在"聖誕夜"演出的劇本,全劇可由各角色自由加對白,使全劇演來更生動,楊昌年教授對本劇的評語是--

對白好--細密 設計鮮活 寓意說教稍濃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