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生死線上

 

住在都市里的人生活總是匆匆忙忙的雖然擁有一對明亮又能透視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卻往往只是眼前的、直線式的。

 

在分秒必爭、時間就是金錢的情況下,沒有閒情去看那上下左右的事物;也無逸致與分析、探討過去、現在與未來,更難有機會去串連起古、今、名、外的一些美好事物,人人匆匆地趕路,似乎勇往直前趕向生命的終點。

聽住在松山松石園附近的好友說,從她家的後山可以看到一個很稀奇的景觀,是我們這些凡婦俗子都沒見過的。

就這樣,一大群好奇的娘子軍們,被她騙到山上去舉行“爬山”的活動。

女主人走在最前面,看他健步如飛,而我們還沒爬幾步就已笨重如“蝸牛”、氣喘如“黃牛”了。

不知“爬”了多久,大家才開始東張西望起來,女主人突然停住在一個地方,遠遠地向我們比手劃腳。好奇心迫使我們打起精神向前移去,才剛站定在那個“點”上,哇!呈現在眼前的恰是一幅稀有的景觀,從我們的右手望去,有好大的一片墳墓山!密密麻麻、擁擁擠擠的,乍看之下,可真是“座無虛席”呢!

再向左看,喝!整個臺北的高樓大廈、各色車輛,行人都被一層半透明、半混濁,似煙又似霧的紗籠罩住了。我們停立在這生死線上,左右張望著如鐘擺,逐漸地……逐漸地,我們已分辨不出那邊是生?那邊是死?大家你一言,她一句地關心起生死的問題來。

“唔!看來這個世界,生與死都很忙啊……”

“我覺得墳墓山這邊才是生,臺北市那頭卻是死……”

“生生死死,本來就似一場夢嘛!夢埵章琚A醒來又會死去,死去又會再醒來!所以,死是不足惜的啊……”

“你們瞧!死的世界也在大暴滿呢!將來我們死了,又該葬在何處好呢?……”

“我看啊!如果我死了,還是擠到墳墓山 來比較好!住進墳墓公寓,大家也有個照應,有致於變不成孤魂野鬼……”

“對!我也不喜歡一個人孤零零的葬在荒山野外,那樣太寂寞了。我們現在已經習慣住公寓,死也還是住公寓比較熱鬧些、方便些。

“啊——”一聲尖叫,把大家嚇得幾乎斷了魂,原來是一隻肉麻兮兮又刺眼的毛毛蟲爬上了一位娘子的手臂,大家即刻幫她把毛毛蟲用力摔開……

“不知道毛毛蟲活著時,知不知道自己將來會變蝴蝶?如果知道自己只要熬過一段苦悶的、孤獨的黑暗的日子。它就會復活,變成人見人愛的蝴蝶,那毛毛蟲一定會安心地自閉才得快樂又踏實;它或許也就不在乎目前人們嫌它又醜又怪,而排斥它,因累而大驚小怪了。”

“我倒懷疑,毛毛蟲是不是已把它復活的世界當天堂?如果它的天堂只是花園、樹木、高山倒也自由,美滿,如果它知道在未來的天堂媮晹陷膨ぜ膝早怴B妒嫉它們、厭惡它們的人,那毛毛蟲兌變的世界不就更悲慘了嗎?……”

“有理!如果我死了,當我發現天堂堣斯M有好人跟壞人,那跟在地上又有什麼兩樣呢?” “如果我說,這座墳墓山就是人們未來的天堂。你會相信嗎?還是覺得天堂可能就躲在整個熱鬧的都市里呢?”

“我想,有的人生前受到無數災難,感情上受到無盡的痛苦之折磨,這種人在人間也如同生活在地獄,倒不如死後再超生,在陰間也許反而解脫了一切的煎熬,如同在天堂一般,如果我們活在人間,處處都表現出人性的光輝,散發愛的光芒,幸運地看不見人性醜惡的一面,敢於接受‘黑暗’的來臨,那我們雖生在人間,過的卻是天堂的生活。”

“相反的,如果我們處處鑽牛角尖,時時挑剔別人的差錯,總懷疑別人對自己的忠貞,從不相信其他的人、事、物的價值……我們如永遠抱定如此的人生觀,雖然住進了天堂,不會得到幸福與快樂,雖然在天堂,不就等於是住在地獄堙H……”

“對!有的人生前活得好苦、好累、好煩哪!感覺生不如死;也有人活得好甜、好有希望,好充實啊,過的是真正人的生活。其實這都是靠自己的一念之間選擇的生或死”。

“就像我們眼前的景象,到底那一邊才是死?那一邊才是生?真還是個謎!不過,我相信,在生的世界媟|有不少早已‘死’了的人!但是,我更相信,在已死的世界堙A仍有許多未曾泯滅、未曾真正消失的生命,他們始終在我們的四周繁衍呢……”

“我同意:就像是永垂不朽的生命,留芳千古的生命,就像孔子,我們根本沒見過他,沒有跟他說過話,他已死了兩三千年了。但是,不可否認,他的思想卻影響了我們每一個中國人,我們延續了他的思想的生命;又如愛迪生,離我們好遙遠好遙遠,他原來也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凡人,可是,今天把全世界從黑暗堙弗洁戎X來的,卻是他,帶給全人類一個更新、更光明的世界……他的智慧永遠在人間生生不息!”

“依我的想法,生與死對某些人,都是一個開始,對某些人又都是一一種結束。”

此時,天空有一群白鴿圍著墳墓山繞圈子,一遍又一遍,一回又一回地,不知是什麼吸引了它們?

“奇怪!這群鴿子不來我們頭上繞,偏偏對死人有興趣又好奇!”

“說不定他們每繞一圈就能拯救一個靈魂哩!說不定它們是天堂派來的巡撫天使,特來解決一些陰間的糾紛!再說不定,它們是幫上帝傳達資訊,要提升哪一位靈魂去天國!”

“也許宇宙的一切奧秘,都保守在鳥群們的嘴堙A只可惜沒有人去研究鳥語!所以,那些鳥兒們整天在吱吱喳喳的罵我們大笨瓜、大笨瓜、大笨瓜……” 我們人類就因為自以為是萬物之靈,所以,一切總覺得該得天獨厚,當我們發現鳥類比人類多了一對翅膀,多了一度空間時,就妒嫉地向它們舉起了槍,卻不知上帝雖然讓獅子、老虎稱帥,也會體貼又用情地給兔子一對很機靈的長耳朵呢!“

沒想到,待在生死線的一個下午,倒讓我們這群娘子軍悟出了一番生命的智慧來。

我們的結論是: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應該分成三部分,也就是一個人有三種生命:

第一種生命是思相(智慧),

第二種生命是靈魂(心靈);

第三種生命是肉身(凡人)。

一個重思想的人當他的肉身死亡後,他的心靈也可能耗盡,但他的思想卻能留傳下來,留在世上,活在別人的思想堙C

一個重心靈的人看重精神生活,長久過著屬靈的日子,注意自己的心靈的成長,當他肉體死亡時,心靈的電才能與肉身脫離,擴散在整個宇宙間,這個“電' 應該能與他生前最親密的人通訊息,如同我們現在只要擁有對方的電話號碼,無論千山萬水,遠隔重洋,我們都能即刻與對方通話,心靈也是一種電,用科學來解析,應該合適,以宗教的觀點它就是“靈魂”;用迷信的觀點,這個“電”就是“鬼”了。

一個生前重肉身享受,只追求物質生活的人,往往在思想上與心靈上都很欠缺; 當他的肉體死亡時,他的思想與靈魂也跟著死亡。

所以,這種的人生就如同在世上點了火沒煮“東西”一樣白活了。

所以,生,我們當愛它,使它茁壯,生生不息,是我們做人的責任。

死,也不足惜,惜的是生前有無為這個世界留下些什麼?有沒有用自己的火燒過什麼?

如果有的話,死的只是我們微不足道的肉身啊!

 

一九八O 民國六十九年八月日

原載——婦女雜誌

--------------------------迴 響-------------------------------

“你訂婦女雜誌啊?”

“訂啊!“

”有一篇“站在生死線上'’你看了嗎”

“什麼“!那是你寫的,我心堨罹_怪,婦女雜誌怎麼會有宗教色彩的文章?但是,它的確是一篇很有啟迪生活意義的好文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