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蛋的故事

談衛那 著

 

--鼓勵、讚美可以塑造一個孩子;貶抑、壓抑也可塑造一個孩子。

 

這是一位已故老師教學生涯中的一段真實故事,由我摘錄下來,藉以反映一個時代的教育,供讀者參考、深思。

孩子們都回家了,我獨自坐在教室堭M注的改著作業。

不知過了多久,猛一抬頭,發現窗外有人影兒在晃動,我問:

"誰?"

"老師,是我們!"

聽聲音,斷定不是現在教的一年級學生,這是大孩子的聲音嘛!而且有男生,也有女生哩!

"進來呀!"我有點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是誰?

立刻,門口站出了三個青年來,異口同聲的向我問好,並行了個童子軍禮。

"哇!原來是你們,梅欣、楊怡、小童,快進來,快進來!"我興奮無比的說。

"我們約好一起來看老師!"梅欣先開口。

"好,好!你們三個都是我當年最得意的'高跟鞋'呀!"

他們一聽,我仍是把"高足"說成"高跟鞋"都勾起了什麼似的笑開了。

"老師,我們今天來,一方面是來看老師,一方面也是想跟您商量,商量我們選組考大學的問題"。梅欣開門見山的說。

"哦!好快,你們明年就考大學了啊!你們瞧,老師是越教越'小',你們卻是越讀越'大'啊!老師已趕不上你們了呀!那還能替你們出什麼意見呢!……"我有感的說著心底的話。

"那堙A老師不但是我們的老師,還是我們的朋友!"一向深沉的楊怡,竟脫口而出。

"老師,我想考乙組新聞系,將來當女記者,可是我爸爸要我考丁組,說學商女孩子最適合,找工作也容易……"梅欣很激動的把自己要說的話全抖了出來。

"老師,我准備考丙組生物系"。楊怡接著說出自己的志願。 "

老師,我決定考師大藝術系!"小童也表示了自己的主張,讓我吃了一驚。

"哦?小童!你……你決定考藝術系?你……你媽答應了嗎?"

"她不反對了!"

"不反對就是贊成,太好了,太好了。"

眼看面前三個有為的青年,說著自己未來的打算,讓我不得不相信這是真的了。

@ @

那一片片難以抹去的往事又重回心頭…… 七年前,我新接了五年愛班導師的職務。

開學的第一天,小童就給我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象。

暑假中,我讀了鹿橋先生寫的"未央歌",對書中的"小童",有著一股莫名的喜愛,他的影像一直就回繞在心頭。

直到開學那天,看見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間,有一個矮小,又滿含氣質的男孩,一直望著我發楞,似乎對我產生了一種奇怪的聯想似的。

當我點名時,又發現他對"任小童",我竟很自然的把"未央歌"堣p童的印象,套在這小男兒的身上,我幾乎認為,他就是小童的再版。

誰知,在我還未來得及真正認識他的第三天中午,小童的媽媽突然出現在我教室門口,手中提著一盒禮物,見了我似大雨傾盆的說:

"老師啊!我們家小童,頑皮搗蛋,毛病可真多呢!要請你多多的管教。你不知道啊!他在三四年級的時候,給老師找好多的麻煩,這都不得了,最讓我傷腦筋的,還是他的數學,你不知道他的數學有多有效期,真糟糕啊!你是新來的,大概還沒聽說過我曾做的測驗吧?

告訴你,我有三個兒子,在他們滿三周歲的那天,我都做了一個相同的測驗,我拿三個雞蛋,把它打在碗堙A然後問我的孩子,有幾個蛋?我的大兒子馬上說: '三個!'我同我先生高興得很,斷定他將來的數學一定是頂瓜瓜的,結果,靈得很,從他上幼稚園開始,就是穩拿一百分。

等到老二就是小童滿三歲那天,我們也給他做了相同的測驗,你猜,他怎麼說?你可真想不到我會生出這樣一個沒數字觀念的笨兒子吧!他呀!他嘴婸﹛F '八個!'手卻伸出五個手指頭來,你看,糟糕不糟糕呀!在他三歲那天,我就斷定他沒有數理的頭腦,果不出所料,他數學總是考不及格。

所幸的是,在老三滿三周歲時,倒沒讓我失望,他不但說出'三個',還伸出三個手指頭來呢!所以呀!我最頭疼,最操心的是老二了,數學不好,將來怎麼能進好班?進不了好班,准上不了大學,這不就完了嗎?所以,我想了又想,為了他的前途,我決定讓他'加強'數學。

聽說,你對兒童文學很有研究,今後我們家小童在語文方面就不成問題了。只有數學我不放心,所以……所以我已跟他哥哥的老師說好了,每天中午去他家'加強'數學,為了這孩子的前途,我不得不這麼做,我想你不會反對吧!"

在我沒有一點心理準備,又對小童沒作全盤瞭解以前,我被小童的母親在我面前,一口氣倒出了這麼一堆讓人吃驚的事,真是前所未見,今所未聞。

事後我相信她這堆熟得能背誦的話,一定已不止在我面前演過,而且說這些話時,也不懂得該回避孩子們的耳目,以致她兒子在母親面前,看來好似一根被捏摘過的黃豆芽,一點勁兒也沒有了。

當然,我拒收她的禮品。既然她拿"孩子的前途"為由,我怎能不放他去"加強"數學呢?可是內心對這件事的屈辱,一直在責備自己的懦弱,為自己是個沒主見,沒魄力的窩囊老師,眼看這麼一個可愛的孩子,怎麼不真正拿出"愛心"來救救他呢?

於是,我翻開小童的學籍資料卡出來,發現他的父母竟都是服務於教育界呢!心堣ㄔ拲o感喟起來,覺得許多老師教起別人的孩子來,都那麼的理智與冷靜,偏偏自己孩子碰上問題時,就把一切教育理論、教育心理……都給拋去了。

繼之一想,又覺得可憐天下父母心啊!誰不望子成龍呢!? 難道當了老師就能超然?就不怕環境和社會的壓力了嗎?誰又能保定當老師的孩子,一定是個品學兼優的龍子龍女呢?

想到此,我心軟的同情起這位母親的苦心來了。 記得新接這班的一開始,我就用"不要用舊的尺寸去裁新的衣裳"這句話來勉勵我的學生。所以當我發現小童的學習、操行記錄卡上,數學總在及格邊緣,操行四年來沒得過"甲",導師們給他的評語,也都不外乎:頑皮、粗心、好玩、數學欠佳、上課不專心、花樣多等,其中沒見有一句是讚美與鼓舞的話時,我實在可依此紀錄來斷定這個孩子已不可救藥了。

可是我一向喜歡用自己的眼睛去判斷,不時用新的尺寸去衡量他的能力和進度,想挖掘他們內在的潛能。

因為我除了把他當成"未央歌"堛漱p童是我的偏見和偏愛以外,我要來仔細觀察他,看看他是不是真如他母親說的那麼糟。

上了幾個星期的課以後,奇怪的是,我並沒有發現小童對數學有什麼不如人的地方。他按時做作業,雖考不到滿分,但也並沒有不及格的現象,只是他常常會粗心在計算上;不過他的思考與判斷能力並不落後,他往往會發出一些令人意外的想法與做法,他喜歡創新,問些奇怪又想不通的問題,不喜歡依老師的教法做數學,我不但欣賞他提出來的一些問題,還特別看重有思想、肯用頭腦的孩子,我給他機會帶領班上,啟發同學們的心智,我不以為老師就該是權威的,教師的一切是絕對的真理,我總覺得孩子們的思路往往是活潑又創新的,最起碼,我能確定小童在我的手中"活"了過來。

於是有一天,我用無比興奮的心情,拿起電話,撥著小童家的號碼,想告訴他媽媽,我的新發現,可是再一想,難道我是在向小童媽媽邀功嗎?那不是在自取其辱?他媽媽很可以說這是"加強"的後果呀! 接著我逐漸發現,小童的真正興趣,不在數學上是有原因的。

平時見他只是盡心盡力的去做數學,不讓父母和老師再失望罷了。而他真正有興趣的,還是美勞課。我發現他的畫畫有著一種獨特的風格,而且不需模仿就能隨手畫出心媟Q的,尤其是在"新時代兒童創作",以及指導兒童製作自己作品成書的課程堙A他成了童話的插圖設計師了。同學們個個要找他幫忙,而我見他把一幅昆蟲的運動大會畫得惟妙惟肖,又傳神極了,這才發現他是一個平日對事物能觀察入微的孩子。他尤其喜愛小動物,接著從同學們口中得知,小童養了不少的生物,有:白老鼠,各種熱帶魚、小鳥,還養了一對貓呢!

不難預料,他在自然科學的課堂上,受到自然老師的刮目相看。尤其是每一次的科學實驗,他的報告最新穎又有內容,每逢在研究討論中,他的推理正確,見解突出,引得自然老師一再在我面前,激動的說:

"快告訴他爸媽,這孩子不是未來的愛迪生,就是達爾文!" 奇怪的是,小童的音樂"細胞"不知從什麼時候也冒了出來,又受到音樂老師的刮目相看,也在我面前豎大拇指說: "這個孩子,音色之美比過維也納合唱團的孩子,將來如不走聲樂的路就太可惜了!"

最不可思議的,是在五年級國語課本中,有幾篇兒童詩寫得特別讓我的學生們喜愛,加上我正在實驗研究兒童詩的教學法,因此試擬了我的"假設",用他們作實驗,找來一些具有詩情畫意的圖片,啟發他們的想像。為了幫助他們獲得觸景生情的能力,也常設計一些觸景生情的遊戲,培養他們創作的興趣。

不料其中表現最優異的,竟是小童,我看他每次上課簡直如得水的"魚",活躍在班級堙A他那豐富的想像力感染了同學們,很快的,這一班成為全校知名的"小詩人"班了。

在我的教書生涯堙A發現了奇跡,也不在少數了。但是,這個奇跡卻是我萬萬未預知的。這是一班具有演戲天才的班級,個個喜歡演戲。每到星期三,開完級會後的團體活動,就是他們的演戲時間。我一向自認是個善於編導的人,他們喜歡演戲,那正合我興趣, 可以替他們寫一些新劇本,擔任大導演了。

誰知我卻英雄無用武之地,他們一切都自己來,所演的每一場戲都是我從沒看過的,竟能把人生百態,刻畫得入木三分。他們演的是無劇本的劇,演時全靠彼此心靈的默契,他們不需用太多時間作準備,只需給他們一兩分鐘的商量,就能演出一台精彩絕頂的戲來,而在戲中所應有的道具,不必我操心就一應俱全,完全是急就章,我常見他們把掃把當成了鋤頭、扁擔,用飯盒代替了金磚、寶盒;用水壺象徵酒壺……在他們的心堙A沒有解決不了的困難,也不要花費什麼,就讓全班生龍活虎,又能各盡表演才能。以致我只有坐在一旁目瞪口呆,拍案叫絕的分。

我真的完全被這君孩子們的演戲熱所感動了,我像發現寶藏似的,在心底堻蛣菕G

"這才是我要發現的文學鑽石啊!難怪他們數目不清,難怪他們不能專注的去做好精確的數學,因為他們滿腦子的思想太豐富了,太感性了啊!數學,數學,為了數學差點埋沒了這些孩子的天分和快樂!這世界要沒有如此有想像力的文學種子,文學創作又怎能開花結果呢?"

而我發現這些突出的表現,自始至終,小童是其中的編導主要人物之一,不得不使我相信,他的確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孩子。

由於有這麼多的發現,以及目睹了許多孩子的天賦與才能,讓我想到一班學生在老師手中,就好似握有"一副橋牌",只要老師會調用他們,有慧眼認識他們,有膽識去重用他們,每一張牌都可以當王牌。

只是,人們往往只看重的是那手中的"A"和"人頭",而忽略了每類、每張"牌"的特色與力量,是很遺憾的啊!

@ @

梅欣,就曾公認是我手中一張"王牌",她是班上最活躍又有領袖慾的女生。人常說肥胖的孩子動作會遲緩些,智慧會差些。但是她卻是個例外,她不但動作輕巧,聰明又有魄力,而且文思特別出類拔萃。

起初我發覺這孩子的鋒芒太露,好表現又喜歡控制別人,她是屬於一個喜歡施展權威的女孩,心智都比別的孩子成熟得早。我考慮到心智早熟的孩子,在班級不一定是福,如沒有用心去教育他,將來在社會上不一定會合群呢!

所以我覺得培養她的耐力是最重要的,因此凡是別人能做的,就先叫別人做,凡是別人會說的,先給別人機會說,最後才讓她發表。不致於因她的能力過人而喪失了更多人的學習機會。

而且我也常想,與其讓她將來在社會上遭到旁人嫉妒,受到挫折,倒不如現在讓她養成一點忍耐與謙虛的態度,可是我的這份用心,似乎沒得到支持。梅欣不習慣被冷落在人後,所以回家常向父母訴苦。父母覺得孩子一向在班級都是頂尖的,就拿"班長"來說,自己孩子在班級媟矰F三年的班長,怎麼一升五年級就僅是個文化股長罷了。覺得自己女兒不被老師重視,心奡N不是味道,接著又發現孩子的數學也退步了,第一次月考還考一百分,第二次月考竟考了九十分,又聽說小童每天中午,都在別的老師那"加強"數學,於是,梅欣的父母也要梅欣去,梅欣同我說: "老師,我爸爸說,要我也到小童的老師那堨h'加強'數學,說我數學退步了,只考九十分!" 起初我異常的驚訝,心緒久久不能平和下來,我不得不克制自己說:

"你的成績還不錯嘛!我倒覺得你沒有這個必要再'加強'了,只要上課用心的聽講也就夠了!"

"我爸爸說,你教數學沒經驗!"這一句話讓我明白過來,毛病出在家長盲目的對老師不信任,以至在班級堣w經有了"傳染病"的跡象了。

"好!你去吧!"我忍辱地也答應了她,我知道不答應,她會更反感、好奇,而引出不良後果來。

然而問題仍是存在著,接二連三的,有學生來跟我說,也要參加"加強"的陣容,理由都是數學退步了。

的確,那段時光連我自己也失去了信心。一直讓我費解的是,眼看學生們上課的情緒高昂,反應激烈,作業也都能按時做,為什麼說成績退步呢?難道家長們只看重考試的分數嗎?尤其是最先對我失去信心的學生與家長,竟都是成績不錯的孩子,怎不讓人心灰意冷呢?

直到兩三個星期過去,一天中午,奇怪的是教室堛瑣ル肵S別"客滿",我仔細觀察,個個學生都在座位上午睡靜息,我跑過去偷偷問梅欣: "怎麼?今天不去了?"

"我們決定都不去了!"

"哦?連小童在內?"

"對!小童罵我們是傻瓜,他是逼不得已才去,我們幹嘛也跟著去受罪!我們想想也對,所以決定不去了。"

想不到,梅欣的突變又能再變回來,完全出於自發自動,我很安慰,不知小童是用什麼方法讓他母親答應不再去的?我不想追問,孩子們肯如此的肯定自己,又信賴於我,這就夠了。

而我該積極做的是,我要如何讓他們的成績真正進步,家長看不見自己孩子的心智成長,看得見的卻是分數,分數最現實了。

為了提高他們的成績,我在教法上更加求新求變,希望他們對數學一直發生興趣。

當然,在作業上我也不得不開始多給他們增加一些負擔。

一天,學生都去上體育課了,我在教室堨膨M心改他們的作文,突然一群女學生從門外跑回座位。喜歡傳話的陳亞珍,走到我面前,在我耳邊說:

"老師,楊怡說'我們最恨上數學課了'"。

"哦?'我們'?她真的這樣說的嗎?"我簡直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抬頭望過去,看見楊怡正用一對求助的眼神望著我,這才明白亞珍沒造謠,我放下手中的筆,壓制自己的激動,走了過去,坐在她的旁邊很溫和的問:

"楊怡,你的數學是全班最好的,總是考一百分,為什麼你也會討厭上數學呢?說說看!"

"老師!真的,我們是真的討厭上數學,而且一想到上數學就害怕"。

我覺得這孩子說得很坦誠,我一向心底非常喜歡這個聰慧卻含蓄,沉靜又有內涵的孩子。

我不但喜愛她,而且一直還有一種尊重她的情意。她在班上人緣極好,無論男孩女孩都喜歡跟她接近。尤其是小童跟她之間,令人覺得兩人情同姐弟。我常聽他們在一起討論養白老鼠、養魚、養烏龜的經驗,提供彼此的心得。

他們在一起是屬於求學問的人,不由得讓我聯想到"未央歌"堛漱k主角伍寶笙來。

因此我總以為她是班上最不成問題的健康孩子,誰知在她的心靈堙A對數學竟發生了畏懼又逃避的心理呢!

"楊怡,你倒說實話,為什麼你討厭上數學課?以我的瞭解,你平時並沒有表現出厭惡的舉止來呀!"

"老師,真的,不只是我討厭,我們全班都討厭上數學課呢!"她又特別加重了"我們"兩個字。

這回一大堆女生都圍過來說: "對!老師,我們都怕上數學課!" 究意什麼原因呢?起初大家都忸怩作態的不敢講,推來推去的,結果還是楊怡提起勇氣說出了真相。

"我們在三四年級的時候,下課好喜歡玩,打球、跳橡皮筋……,可是老師怕我們數學不好,總是不讓我們下課,每天要做好多好多的數學習題,每次班上考不好,老師就加倍的出數學功課,而且把上國語課的時間也用來上數學,回家的數學功課占去了我們所有的時間,所以……所以……"

"所以你們一提到上數學課,多出一點數學功課,就又害怕又頭大?"我如同從夢中驚醒。

"對!我們開始發現老師現在出的數學功課越來越多了,我們好怕你也會像我們三四年級時那樣逼我們做數學。老師,說真的,數學越做越粗心呀!"

哦!我可憐的孩子,原來癥結在這堙C難怪他們那麼喜愛上我的國語課,難怪他們想演戲來放鬆自己,每次要他們多做一點數學就跟我討價還價。原來曾有這一段"談虎色變"的秘史啊!……但是這又能怪誰呢?在這個升學壓力的時代,為了家長給予老師的壓力,為了班級的榮譽,哪一個要強的老師不是無條件的在"加強"呢?哪一位老師願意把自己學生的數學平均分數落在別班之下呢!這是老師的錯嗎?最起碼他還有一股要好的心理,給學生多做練習的機會。

像這樣認真的老師,在今天的教育界比比皆是,縱然在小學階段幸運的沒碰上,上國中未必就能僥倖啊!所以我該如何的讓孩子們樂觀面對過去,又能把他們心中存的"數學陰影"給剔除呢?

"哦!我懂了!原來你們有著這樣的一段過去。難免,難免,我想,等男生們回來,我們一起來研究、研究,怎樣讓你們不會再談數學色變!好嗎?"我此刻把他們當作受到委屈的小動物似的,一個個給他們親切的摸了摸頭。

經過冷靜的深思熟慮,我決定帶領全班,在面對數學的問題上,好好的上一課,扭轉他們的觀念。我說:

"今天,能聽見你們坦誠的心聲,我很感動,最起碼,你們把心堛爾僈‘X來了。我也很同情你們,尤其是在你們這種想玩的年齡,每天要做許多的數學。侵佔了你們的時間,讓你們很不快樂。

我可以告訴你們,我也有你們一樣的童年,每天有做不完的功課,沒有時間做自己想做、想玩的事,所以時間都被老師給支配和控制。所以我從小就想當老師,想當一個能給小朋友快樂的老師。

如果今天你們沒勇氣告訴我,很可能在無意間也犯了相同的錯誤,讓你們今後再失去童年的歡笑。不過話又要說回來,我們是很難改變別人的,也不能說,不懂得你們需要的老師,就是不愛你們的老師。尤其是老師和父母,往往因愛之深,要求就加深,標準也提高了。

所以做一個現代的孩子,我們最好能面對現實,用另一種眼光或想法去接受本來不能接受的人和事情。如果你們這樣想;中年級時,幸虧有這麼一位熱心又好強的老師替我們'加強'過數學,有了根基,現在才能比較輕鬆愉快的學習。或許過去老師不大瞭解你們的心堙A但是他們的出發點是善的,我們就要試著去接受,就像我們無法選擇父母是一樣的,不但如此,今後當我們再遇到這樣的老師,我們就不會大驚小怪了,而是很快就能適應他的教法,瞭解他的苦心,何況像我這樣的教導你們,也一樣有很多的缺點,我很不希望,有一天,當我不教你們時,你們也向新的老師說許多對我不滿的地方……所以我希望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我們抱定一個想法,什麼老師教我們,都可以獲得知識與能力,我們多吸取老師的長處,寬諒他們的缺點,這不但要對老師如此, 對我們的親人、朋友,也都該如此。這樣我們才能擁有個快樂的、健康的人生……"

自從我跟孩子們交換過心聲以後,似乎更拉進了彼此的距離,尤其是楊怡,她的"領悟力"已完全接受了我以上的話語。自此她對數學不再表示厭倦,而且還幫我當起了數學的助教來了呢!

遺憾的是,第二年我因病需要調養而辭職,沒能將這一班帶畢業,心堳傸控o虧欠,直到楊怡初中畢業,考取了北一女,梅欣上了中山女中,小童讀了中正高中後,我們曾會過面。看見這三個孩子已變成彬彬有禮,說起話來更是有思想、有見解,我感到無比的欣慰。

今年,這三個孩子又來看我,跟我討論他們就要選組的問題,梅欣的困擾,也正是我一直擔心的,因為她有愛她, 但是並不瞭解她的父母親。

楊怡考生物系,這倒是很早就發現的,也是她父母支持,被老師看好的。唯有小童要考藝術系,讓我驚訝又欣喜。小童竟然有勇氣選自己的路,把一向喜歡為孩子鋪路又有偏見的父母給說服了。

我對過去他母親加給我的……還有什麼不可拋開的呢!

我對梅欣說: "梅欣,還記得過去你們突然拒絕'加強'數學的事嗎?由此可 見,凡事的關鍵還是在自己,如果當記者是你未來的生命,無論你受到多少挫折和阻撓,你卻能用智慧去克服,終會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來。縱然你比別人多走幾年,或晚了幾步,也是值得的啊!我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說動父母支持你,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吧?"

最後,我握著小童的手,拍拍他挺拔的肩說: "好!小童 !以你文學、音樂、科學的根基,加上你敏銳的觀察力,和豐富的想像力,老師相信,你在藝術上,一定能登峰造極,突破創新,老師等著分享你的成就!"

誰知,這"三個蛋的故事"還沒結束,這位小朋友的大朋友,孩子們的忘年交,為教育理想奮鬥的老師,竟依依不捨的離開人世。

她的"三個高足"有沒有像他們各人的心願考取了自己的志願?我一直因朋友的去世而跟她的學生們失去了聯絡。或許這故事還得要由她的三個"高足"來寫續集呢!

不過不可否認的,這三個孩子已傳承了老師的熱情與生命。尤其是,在她留給我的一些資料中,發現了許多她替學生們保留下來的珍貴作品,在這些作品堙A可以讀出他們共同的生命。

附上他們各人的一件作品,供大家欣賞。

 

一九八O 民國六十九年十月十八日

原載--"國語日報"家庭版連載八日

 

一、內海

小童

被無情的大地拘禁著

可憐得低低哭泣

沒有美麗的白浪

只有油污與垃圾在玩耍

二、外海

過著自由豪放的生活

天天炫耀白色的輕紗

好吸引人們的注意

知道她的熱情

 

三、死海

永遠永遠的安睡著

停滯著

它看來一副"死相"

仍然使人們害怕。

找春天

梅欣

春天來了

天氣還是冷

媽媽,還是板著臉

爸爸,脾氣還是壞,

我想說幾句 心堛爾隉A

媽媽會說:"沒時間",

爸爸會說:"還不是老套?"

大姐會說:"用不著你來教訓我"。

 

在學校 處處是春天,

老師是春天的太陽,

同學是春天的花朵和蝴蝶

在家堙A處處是冬天。

為什麼北風老往我家--吹?

為什麼東風不到我家--來?

只因為……只因為 只因為每個人的--心

太窄。

 

無名的太陽

楊怡(十一歲)

 

風的多嘴,

往往造成了海與岩石的誤會,

發動了戰爭,

破壞了感情,

雙方刀尖相抵觸時,

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

閃出白花花的光芒,

千方百計引走了風,

從戰爭中撿回了--和平。

 

--何處是知音*知音把信箱--

……當我一口氣讀完了以後,心埵酗@種很溫暖的感覺,尤其是看到篇尾的"找春天",我又忍不住想哭……我和楊怡一直把老師當成我們的好朋友,深感"惑而無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最後,我向您保證,老師永遠不死,我和楊怡、小童或更多人,都會傳承她的熱情和生命!

梅欣 1980年十月二十五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