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炭的人

談衛那 著

--你得了非份利益;一定有人替你付出代價。

 

唐守一帶著身邊五千年的積蓄--十萬塊,敲了馬公館的大門。

他這是第二次進這個家,拜見馬家的主人。

想起第一次,心奡N一陣抽痛,又一陣的驚悸。

那一切的不幸,都由於馬公公的仁慈而替自己轉了運。終於懸崖勒馬,又能繼續讀完大學。

目前的一切成就,都是馬公公所賜。使自己不再自卑,不再傍徨,不再迷失,而能大步挺胸,抬頭的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雖然已有十年未見馬公公了,但是只要一想到,他已這大把年紀,正應該是回報的時候了。只是不知他是否還健在無恙啊! 他的敲門聲,也跟過去大不相同了,他發現自己敲得急迫又有力量,不像上一次,膽怯又猶豫,真不像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所應有的態度。

因而,唐守一笑了,那個笑是感恩中帶著信念,樂觀中夾著進取,連自己都感受得到,自己已屬於青年才俊行列的一員了。

開門的還是那個矮小又瘦弱的馬婆婆。可是,馬婆婆似乎已記不得他了,這也難怪,十年前那種落迫又無依的神情,加上那邪門的、不信任任何人的頑劣樣兒,根本把自己的相貌扭曲了,怎能同現在的自己連貫起來呢!

唐守一見了她就又聯想起自己的母親,如果母親在世的話,如果還能找得到誰是自己親生母親的話,一定要帶她來認識這一對老夫婦,他們老來喪子,真不知道這麼多年是怎麼度過的?他們一定寂寞的掉進了思兒的日子堙A苦戀著那追不回的往日。

總算自己又站在馬公公的身旁了。他竟半身不遂的坐在輪椅堙A是他事先未料的。不過,見他的精神仍那麼地健旺,那股果斷的、能激勵人向上、奮發的神采,仍未遭到歲月與病魔所搶劫。

唐守一跪在馬公公的輪椅前,奉上了他那張十萬塊的支票。

馬公公拿起那十萬塊的支票,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翻過來又翻過去的細細端詳起這張支票來,仿佛要從這張支票上去連貫上面前青年的模樣,而嘴堣@直在咀嚼著:唐守一--唐守一……這個名字。

唐守一始終不肯離開馬公公的表情,他緊盯著他的反應,希望他能突然地睜大了眼睛說: "哦!我知道了,你原來就是十年前的唐守一呀!"  但是……但是唐守一失望了,這位老人雖殘廢了半身,似乎連他的記憶也失靈了。

馬公公終於還是搖著快僵硬了的頭說: "真對不起,對不起,我實在記不得了。"說著,馬公公又仔細地打量了跪在他面前的孩子,並用一隻手去扶起唐守一,流露出一股長者的關懷:

"唐先生這麼年輕有為,真是難得,難得,這筆數目正好作為你發展事業,施展抱負的資金,拿回去吧!"唐守一見馬公公拒收這筆款子,著急的又跪了下來,並激昂又真摯的說: "馬公公,馬婆婆,你們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沒有您們,我哪有今天?所以,這筆錢我一定要還,而且這筆錢是我親手賺來的,請您們一定要收下來!"

"我們從來沒有想到要你的回報!我同馬婆婆只是希望把兒子平時寄給我們的錢,替他做些更有意義的事。用他在國外靠勞力辛苦得來的一點錢, 去創造更多的新生命;換取更多的奇跡,這就夠了!夠了……"馬公公平和又語重心長的說。

"不!馬公公,就因為我用的是您公子的血汗錢,就因為您能替他創造新生,所以,我這筆錢更應該還您!

"唐守一這時又把十萬塊的支票塞進馬公公的口袋堙A馬公公又把它拿在手中說:

"我想,這份情你是不必回報了!如果要達成報恩的心願,我倒建議你,用這十萬塊作為你的為善基金,去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吧!"馬公公又把這張支票交回到唐守一的手中。

唐守一對馬公公的話和舉動感到意外,尤其是唐守一見到這對老夫婦完全生活在相依為命的小天地堙A在這個風燭殘年,身旁竟無兒無女,更難享受到天倫之樂了,唐守一此時激動得淚流滿面的說:

"馬公公,馬婆婆,你們助人不讓人知的大愛,是我要向您們學習的!但是,我又怎能忘記您們的恩情呢?請答應我吧!讓我來照顧你們,讓我代您們的兒子盡一番孝心!請接受我的懇求啊!

" 馬公公這時,拍拍唐守一的肩膀,笑著說: "孩子!孩子……這是不合理的要求啊!你根本沒有義務要這麼做,我們雖沒有兒孫承歡膝下,但是我們生活並不寂寞,在我們的精神生活堙A我們還有愛待我們散播出去;在現實的生活堙A馬婆婆有花草,有我這老伴兒,夠她忙碌的了。而我,有滿屋子的書,也夠我享受的了,我們很滿足,很充實啊……"

"可是,可是……照顧您們是我的責任,馬……"

"唐先生!你還年輕,還有遠大的前途,不要再回顧了,向前去吧!"馬婆婆這時也肯定又堅決的說,並扶起了唐守一。

就這樣,唐守一仍帶著十萬塊的支票走出馬家大門。

這時,他已不像上次走出馬家大門時那般沉重的心情了,他已完全感受了這對老夫婦的生命追求,以及領悟了報恩的真諦,他一路想著: 我真正要報答他們的,也是他們真正要給我的,並不是那十萬塊的回報,他們的恩情,那堿O這區區十萬塊就能回報得完的呢?

倒是馬公公、馬婆婆的那份報恩的新觀念,才是這對老夫婦最大的產業。我應該照著馬公公的話去做,用這些錢再去創造新生,用錢去幫助別人。把這原本俗氣的錢變成"愛"的源流去生生不息,把這份"恩情",向下延伸出去,使他們的那顆博愛之心,傳美人間,穿過百世,永遠地綿延下去。

唐守一打定主意, 走向市立銀行,用這十萬塊開了一個戶頭,戶名是"樂善基金會"。

從此,他在自己生活所及之處,時時觀察留意。他總是在別人最需要--錢的時候,即時的以"馬孝先"為名,彙上一筆款項,雪中送炭的救了對方的"急",或面臨病危邊緣的人。

當然,他也從未忘記自己生長的那個小院落,以及整日為他們生活而奔波的院長。他知道,這些幼小的弟妹們,缺少的不但是食物,更需要健全的人生觀。所以,唐守一每逢假日,他都回到那小院落去,散播愛的種子,他要那些弟妹們用自己最缺的"愛",也是最需要的"愛",用積極行動去回報讓他開心又鼓勵過他的人。堅強的把不幸的命運去創造出奇跡。教他們如何為善不讓人知,鼓勵他們日行一善,在小小年紀就能貢獻社會。 雖然他們的力量薄弱,他們放出的光如一根火柴般微不足道,但是,這些小小本無根的小生命,卻真正的紮根在這個真實的社會。

從此,建立了自信,創造了奇跡,也培養了一棵棵新的健康幼苗。

唐守一始終是這樣默默的做著,他認為這才是他真正該做的一切。他沒有再去探望過馬公公、馬婆婆,因為他知道,在他們的生活中,並不缺少他的關懷,也不需要他的同情與回報。

如今他所能做的,就是,以他們唯一已故的兒子之名,替社會解決更急待解決的問題。

許多人都知道"馬孝先"的"炭"最溫暖,但沒有人知道真正送炭的人是誰?

 

一九八O 民國六十九年二月八日

原載--"大華晚報" 淡水河

--送炭新意--

他有一雙亮在人們, 又人人稱頌的手; 你的手卻滿布著"炭灰"、總放在身背後。

摘自 談衛那 "她和你"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