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下的新女性

——多言有害;靜聽獲益。

 

一個接一個的電話,今天真忙啊!剛放下電話,鈴聲又響了。

“喂!我是談——” “談衛那!你是怎麼搞的嘛!我的電話真難打,我撥了幾十通,這才接通。

你聽著:我馬上來看你,你不要出去,什麼都不必準備,我們吃稀飯,你現在就用電鍋煮,準備幾碟小菜,一會兒見!” 就這樣掛斷了電話,一切用命令又支配人的口吻,沒等人反應過來,她已把話說完了,交代得一清二楚,只等你照辦了,這就是怡清的個性與特色,一個不被生活支配而能支配生活;在小事上講求效率;在大事上冷靜又果斷;沒有一點客套與做作的新時代的女性。

誰知我的稀飯還沒上鍋呢,她已從南京東路來到了木柵——我家,一進門,她就說:

“去年開校友會時,你不是很喜歡我這件紅洋裝嗎?我把它帶來了!給你穿!

”我還沒來得及說謝謝,她又開門見山的說:

“中午在你家吃稀飯,下午三點我要去姨媽家。今天是中元節,我知道她們要拜拜,所以,三點去可以幫幫他們忙,也不會太打擾,太麻煩他們。

晚上的一餐,一定很豐富,營養足夠了,所以,中午我們吃吃稀飯,配配小菜不就行了嗎?越簡單,越省時越好。”

她大概不會想到,我家連小菜也得到菜場去買,一早冰箱堸菑F“空城計”,原想今天要回娘家去過節,就省了這趟菜場“熱”吧!

誰知一個電話改變了我原有的打算。只好趕緊的跑了一趟菜場,抓了幾個鹹蛋、皮蛋和一些柴魚、花生、肉鬆、醬瓜之類的小菜;再買一斤糯米回來,想想,她老遠的跑來看我,只請她喝稀飯,真不是待客之道呀!

但是抗命不如從命,還是遵照她指示去辦比較好;不過,用糯米米熬稀飯,總比較像稀飯,就這樣,在菜場也轉了好幾轉,回到家才剛坐下來想涼快涼快,她已登門拜訪了。

怡清看我笨手笨腳的,開始用瓦斯熬稀飯,她一口肯定的說:

“我不是告訴你了嗎?煮稀飯要用電鍋煮,既省時又省事,你丟進電鍋就不必去管它,你看你,不接受我的意見,不是自找麻煩嗎?” 我強辨說:

“稀飯要慢慢熬才好吃,還是用瓦斯比較方便!”說完,心中一股不服的自尊湧上心頭,為了要讓她看見,我也是一個講求效率的人,於是爐上煮著稀飯,手奡N開始把小菜一一拿出來,一碟碟盛好;這時她伸出頭去看我家堆滿了雜物的後走廊,她搖搖頭:

“你看你,把這麼多東西堆在那媟F嘛?用的機會太少了,告訴你,只有一個辦法,丟!丟!丟!”

她看我默不作聲,自認已看穿了我的心思: “不要捨不得丟,丟了才乾淨俐落,而且你越捨得丟,捨得送掉舊東西,你就會越有新東西……”

“難怪你家那麼乾淨又井然有序,從沒有看見雜七雜八的東西。”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治家之道,想起去她家時,她曾打開衣櫥給我看,衣櫥堨u掛了七、八套衣服,而這七、八套衣服的質料都很好,而且已經包括了春、夏、秋、冬四季可搭配著穿的款式了,記得她對我說:

“我上街絕不隨便買衣服,要買,一定先想好,買怎樣顏色的上衣才能配合原有的裙子、長褲?不配不調和的,不買不合自己身份的;那一件我不喜歡穿了,我就先把它送掉,我才再添一件新的。我絕不到地攤上去撿小便宜。所以,我的衣櫥堨羶楔ㄦ|多一件,也不少一件;掛腰帶是掛腰帶的架子,放內衣褲是放內衣褲的抽屜,我都事先設計好,一點也不會亂……”

當時,我對她用科學管理的方式來處理家堻攽c雜的衣櫥,我不得不服從;又不得不向她看齊了。

可是,這種有規律的習慣,總在我的手中亂了起來;我想丟的衣物丟了出去,結果想想捨不得,又把它抱回來,心媮`是想:也許有一天又流行回來了呢!這麼好看的花布還可以改給女兒穿的呀!也許會遇上一位身段跟我相似的送給她呢!留著吧!留著吧!……

就這樣,衣櫥媔V堆越多,不分四季的塞滿了整個衣櫥,要找一件像樣的,又合身份、場合穿的衣服,就東拼西湊的配個半天,穿在身上還是不倫不類的……我真羡慕她的辦法,但是我學不會呀!

她每每走過地攤,瞧也不瞧一下;而我每見地攤上的便宜衣物,總是“鐵人”般被“磁鐵”給吸了去;而我總是喜歡用最少的錢去買最多的衣物,為了滿足自己的購買欲,享受貪點小便宜的快樂,想著,想著…… “啊呀!糟了!稀飯溢得到處都是,忘了攪和攪和,鍋底也糊了……

怡清走過來見我把稀飯燒成這副德性,笑著指著我的鼻子說: “你看你,不聽我的話吧,別動!別動!別再把糊味搞上來了!”

“沒關係!我的老爺子最愛吃糊稀飯了,下面的留給他吃吧!”我尷尬的替自己的笨拙、粗心解圍。

“哇!你煮這麼一大鍋啊!怎麼吃得了?

”我心媟t暗在嘀咕著她,剛才不說,現在再來評判,什麼意思嘛?我理直的白了她一眼?

“不怕多,只怕少呀!吃到一半,不夠那多不好意思呀!”

我解釋自己的善意,心想,這下她沒話挑剔了吧! “可是我跟你的做法不一樣,我一定先算好,有幾個人,最多不會超過多少,最起碼不能少多少,然後我就折衷的準備,這樣每天都剛剛好,多了就是浪費……”

說著,說著,她主動的替我擰乾水池堛漫晱活A一邊幫我擦抹櫥臺上溢 出來的米漿,一邊說:

“我總是一邊做菜,一邊就處理廢物,清理櫥台,不讓自己的手有一分一秒的停頓,反正這個時候,我只能在廚房娷遄A所以就認真的做廚房事;這樣,我家的廚房總是乾乾淨淨的……”

這時候我的臉紅了,因為我常是心不在焉的做著家事,貪心的遨遊在那些自認為值得去思想的事物上,以致手邊的小事,總是不經心又懶散、又不屑的拖延著,往往就這樣地脫了常軌。

如今我的櫥臺上的油污已積有寸厚,要掩飾早已來不及了啦!

“來吧!我們吃飯吧!”我趕快去擺碗筷,裝瞎、裝聾的來個全沒看見,也沒聽見。

好了,我倆總算坐下來了!吃著,談著。她總是處處講求規律與效率;她時時打著最經濟又最省時、省事的算盤。

但是,我知道她並不是個吝嗇的“小氣鬼”,該花的,覺得有意義的、有貢獻的,她一定毫不考慮的慷慨解囊;喜歡為別人的事忙得不亦樂乎;替別人安排生活方式與環境,她都願去嘗試,新奇的去接觸,她敢把自己開放在任何環境堙A她都能適應,又得心應手,並能把握原則,不誤入歧途,她有一種強烈的駕馭別人的魄力與能量,必然會使你到頭來非得聽她的,又不得不跟著她去。

我們邊聊邊吃,竟把五、六碟的小菜都吃得精光,我還沒數就已喝下了三碗稀飯,她卻說:

“我每天吃飯一定定量,吃多少就吃多少,絕不多吃,所以,我的身材能保持原狀。”

“哦!難怪我的體重一下減得恐怖,一下又增加得驚人,原來跟食不定量有關啦!好哇,我這下可得到一個減肥的妙方啦!打從明天開始,一定照你的原則確實去做到!”我堅決又肯定的說。

“明天!為什麼要等明天?你現在就別再喝了,記住,今天是中元節,晚上別又忘了你的減肥誓言,動搖了原則吃得沒了底哦!”

“是!是!是!”我已拜倒在她所謂的原則之下,服了她的積極,更對她冷靜、大膽、節儉、好義的德行,由衷的敬佩起來,而我的一切缺點,都在她的面前暴露了出來,但不知今日她把“家庭效率化”的新觀念、新作法,已帶進了我的家庭,明日,我是否會因她的這些新觀念,而真能改掉我這“老牛化” “感情型”的主婦作風?

“現在三點正!我走啦!下次我們再聚吧!不過,你不必替我找太多同學,三兩個談得來的就好!這樣才會談得投機啦!

一聽!她無意間又在支配我的意志了!

“是!我的姑奶奶!”我朝她深深的鞠了一個大躬,不由得相對著哈哈大笑起來。

 

一九七九 民國六十八年十一月廿三日

原載——“臺灣時報”副刊

——良朋益友*點石成金——

我覺得你的文章越來越活了,起初我還不以為然呢?覺得這些話誰不會寫?但是,當我提起筆來,才發現把生活裝進白話堿O那麼的“不得其門而入”呀!

孫崇英(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