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愛情

 

—只有讀書人、音樂家、糊塗鬼,才想美化愛情;而愛情是創造起生命的外衣罷了。

 

丈夫快下班了,廚房婸D出了辣味,聞得左右鄰居直打噴嚏,喊——過癮!

這是妻子想用濃濃的愛情,來替在外辛苦工作的丈夫,準備的一道慰勞小菜。

餐桌上,妻子陪笑地端上了這碟辣椒小菜,寄望他能吃得津津有味,說出一堆堆讚美的甜言蜜語,於是,妻子目不轉睛的凝望著,等待著對面的他。

只見他邊吃邊皺起他那濃黑的眉頭。 “怎樣!好不好?”

妻子迫不及待的想聽到感謝的話;而丈夫的臉上卻無一絲的笑容。竟挑剔的說:

“既不辣,又不鹹,真沒味!”妻子乍聽之下,失望的白了丈夫一眼,那份失落感,就如同秤錘落下,砸了自己的腳趾般心痛。

第二天妻子忍著心中的失落,又特地買了一堆火辣辣的紅辣椒回來,又加切了一些肉絲兒,非常愛心的炒了一大盤辣椒肉絲兒,並想像他一定會吃得眉飛色舞起來,而高呼著:“太太萬歲!”

太太每想到此,嘴角上不由得掛滿了春天。

當丈夫疲倦萬分的回家來,妻子體貼入微地把飯菜盛上了桌,為了製造餐桌上的情調與羅曼蒂克的氣氛,妻子一邊哼著“你儂我 儂”,一邊放射著她一對像“開礦燈”似的眼睛,想直直地透進丈夫的心坎兒堨h。心埵b喊:

不錯吧!這次你可滿意了吧!

誰知當丈夫嘗了一口後,那不滿意的表情即刻又從他的臉上讀了出來,繼之,丈夫像個大法官在審判案件似的說:

“炒辣椒就是炒辣椒,放肉幹嘛!炒這麼一大盤,真是多餘又浪費!”

妻子這時心中正升起的一把愛情火炬,就霍地成了“心雷”般地爆發出來,她大吼大叫地說:

“什麼?真浪費!我忍著眼淚替你切,捏著鼻子替你炒,你不但不感激,你竟說我浪費!指我多餘?”

原本掛滿在妻子嘴角的春天,即刻被撕成落葉片片。

丈夫並未因此後悔,更未及時向妻子陪不是,在戀愛時期常用的“搶吻”方式,也拋了,反而不知幽默的說:

“唉!何必發那麼大的小姐脾氣呢!炒辣椒只要用一點油、放點糖、澆點醋、撒點鹽,炒辣了就夠味,你放肉絲幹嘛呢!你炒得好,我自然會吃,為什麼總要勉強我呢……”

妻子這下開始懷疑丈夫得了“愛情健忘症”了。

第三天,妻子仍不死心的又奢望起愛情來了,於是一邊逆來順受,一邊委曲求全的再上菜場買了辣椒回來,一切照丈夫的單方:放糖、澆醋、撒鹽的炒好了這道“愛情小菜”,那紅紅的辣椒,如同妻子渴望愛情的心,仍癡癡地妄想著戀愛時期的蜜語,能因餐桌上的這碟“愛情小菜”而重現。

丈夫準時的回家:兩個面對面,卻默默無語的低頭吃著。

“啪!”的一聲,驚得妻子坐立不安的抬起頭來。

“稿什麼鬼嘛!我的好太太,愛情不能當飯吃呀!我要過實實在在的生活,連這個小菜都炒不好,叫我怎麼生活啊!我看你從來沒有炒過一次辣椒給我開胃!唉!真沒意思!”

丈夫把“從來沒有”這四個字加強了語調來肯定自己的見解,而借它來否決了過去的一切……

妻子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衝動的舉起那碟小菜就往垃圾桶堶芊A並狠心的說:

“去你的吧!你呀,你只配打一輩子的光棍,去吃你光棍伙食團堛獄韌唭a!那才夠你味的!告訴你,你給我聽著,這輩子你休想再要我替你炒什麼鬼辣椒……”

妻子掩面大哭起來,流的是傷心的淚,下的是四月堛熙怮嶀@場——春雨。

 

一九七九 民國六十八年九月十八日

原載——“臺灣時報”副刊

——知心處*從今又添一份情懷——

談衛那的作品,好像只有這一篇比較有點表現出人生的無奈嘛!我很喜歡“它”,聽說作家朱西寧對這篇文章曾贊許過,而且在耕莘寫作會的小說組中,獲得了最高分,是真的嗎?

臺北 陳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