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為現代母親

——孩子常常忽略自己擁有的幸福,而斤斤計較父母的缺失

 

“你媽每天在忙什麼?你知道嗎?”當我們用這樣一句問話,去請上學的孩們來回答。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孩子都會說:

“我媽媽整天忙替我們煮飯,洗衣服,整理房間,照顧弟妹,……好辛苦啊!”

這就是所謂從一個模子堮M出來的答案,不能說全對,但也不能說它錯了。

事實上,大部份的母親,都為著家務操勞,整日忙著那些瑣碎的事,而且在丈夫、兒女心目中,為兒女們做那些永遠做不完、理不清,又放不開的家務事……

可是,我們有沒有注意到,現在的時代已大不相同了,已有多少的母親從廚房堥咱X來?又有多少的母親身兼數職?她們不但要挑起相夫教子的重任,還要做那煩死人的家務事,更要幫丈夫賺錢,貼補家用。

這種婦女,在今日的社會,已比比皆是了。 當然,在過去的傳統觀念中,男主外,女主內,女人進廚房,料理家務,教養孩子,理應是女人的天職。

但是對現今一個職業婦女而言,就有點吃重了,往往因職業道德及專業精神而忽略了自己的天職,因而產生了自責,加上家庭的不滿,以致今日的婦女被夾在社會、家庭之間,所受到的壓力,恐怕是一般做丈夫及兒女們都很難體會又諒解的。

有許多婦女,就基於面臨以上的困境,往往作了時代的犧牲者,放棄了自己多面的才能,安於小小的生活圈子,支撐著一個家庭。

這都是因為世人不同情女人,男人不肯真正開放女人的腳步,想用女人的天職來套住女人向外發展的野心,牽制女人的手腳,控制女人的思想來束縛她們的行動啊!

說雖如此,而現今職業婦女,在社會上形成了不可缺少的重要性,例如:老師、護士、保姆……等職業,幾乎都被婦女所包辦了,我們又怎能因為她們結了婚,或生了孩子就把她們趕回廚房,歸到家的牢籠去當純家庭主婦呢?

因此,今日的婦女,大部分已在一種現實的趨勢之下,走出廚房,啟開了家庭的枷鎖,面對更廣大的社會,貢獻自己更多的心力與智慧,尋找心靈中的自我。

所以,不一定每一位母親都再能用得上前面那些“套語”了。

但是現今婦女們並未推卸自己的責任,以致背負的任務更繁雜罷了。

不過,也有的婦女比過去愜意又享受,竟整日迷戀在麻將桌上的婦女大有人在;把家事交給傭人而自己只顧逛百貨公司,玩股票的也不在少數;還有些婦女整日無所事事,悶得慌而培養了串門子去東家長西家短的習慣,真可說替女人爭女權又爭得很沒面子。

但是,不可否認的,我們也常發現,有一些婦女把愛心忙著分散給更多的孩子,也有整日參加各種會議;替更多的人仗義執言的女議員、女記者、女幹事……也有些婦女整日要替許多陌生人服務,幫不認識的人管帳、管錢、存錢、提款……還有許多母親,不但照顧自己孩子無微不至,也照顧更多的病患,耐心又愛心的替病患看病、打針、擦藥,……更有一些家庭主婦靠自己的一雙勤勞的手替人縫製衣服,做一些洗刷、編織的活兒來賺錢貼補家用……這些動人又感人的事實,唯有今日的婦女才能擔當起如此多而煩雜的重任,而且幾乎一無怨言的埋守在工作崗位上,成為社會中的中堅份子,該是多麼令人佩服的事!

但是,我們有沒有讓孩子們觀察到這些?有沒有指引孩子們去尊敬自己的母親?有沒有引導孩子們去諒解母親多面的忙碌生活?我們有沒有給孩子們一個現實的觀念,現代的母親已經不僅僅是躲在廚房的母親了,每位母親都可能兼任了許多不同性質的事物,我們不得不讓孩子們學著面對現實,體諒到母親真正的辛勞。

可是,我們往往聽到一些保守固執的親朋戚友,在孩子們面前指斥他們的母親說:

“看!你們好可憐喲!你們這麼小小年紀,就缺少了媽媽的照顧,不知道她整天都忙些什麼喲?真是可憐……”

或者是:“你媽媽只知道賺錢,整天往外跑,真不是個好媽媽!” 諸如此類的話,看來,聽來都屬事實,以致孩子們從小對母親的不滿由此產生了,並把這一切的罪過都歸於母親的事業心太重,而不能安於家庭做個賢妻良母。

其實,有些女人,是純屬賢妻良母的典型人物,但卻也有大部份女人已屬社會基層的一面,如果把那些帶有偏見式的批評,在有意無意間灌輸給孩子們,孩子們自然從小就會把一切罪過歸咎在母親身上,以致長大了,對母親產生了一種卑視之態度,很可能孕育了問題少年的前因,一切都認為是母親的錯。

這種錯誤的觀念,似乎都是來自第三者的可惡評判。如果,我們能早日覺醒,今日婦女也不可能再全心全力的被拘限在廚房堙A我們必須引導孩子們勇敢的面對現實,而且站在第三者客觀的立場,胳膊鼓勵敬仰的口吻說:

“你們可真有一位與眾不同的媽媽,她不但愛你們,她還愛更多需要關懷的孩子呢!”

“你們的媽媽真了不起!她把智慧用在更多的人身上,所以,有她的地方,都充滿了溫情……”

如果我們引用了這些話,而發生效果的話,我們可以再說:

“其實,你們的媽媽真的太忙了,但是,如果你們個個能夠自動自發,一切都自己來,不讓媽媽再操心,讓媽媽工作時能安心的工作,她一定會因為你的體貼感動得更有力量,更快樂……”

諸如此類能解人心結,又面對現實的話,我們能及時的設法引導孩子們站在另一角度去瞭解他們的母親,敬愛她,體貼她,讓自己的母親是一位愛心拓荒者、播種者,那又是多麼令人感動又感謝呢!

不過,如果孩子們的母親,是一位整日坐在麻將桌上的人,那又該怎麼辦呢?當孩子說:

我媽媽每天都打麻將;我們難道也要違心的說:你們的媽媽好偉大嗎?是的!我們不能違背這個事實。我們如能站在第三者客觀的立場,跟孩子們分析,自己媽媽為何沉迷在牌桌上,我們可以說:

因為你的媽媽從小沒有培養一種正常的愛好,所以,當你寂寞時,痛苦時, 學習集郵啦,爬山啦,下棋啦,游泳啦,打球啦,主動參加團體活動,把一顆怪罪、惱怒別人的心,轉移到有意義的活動上去,使自己忙碌,充實,又快樂起來,不使不滿的情緒影響自己,這才是需要誘導孩子們的方向。

我們要時時提醒自己,當一個孩子,有一個特殊的家庭背景,或擁有一對忙碌的父母,又或是面臨問題的父母,又或是孩子本身屬問題兒童,問題少年時,我們務必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替孩子們建立起自信,以及替對方往可貴處分析,讓孩子們堅強的面對事實,千萬不能在孩子面前加油添醋,火上加油,更惡化了他們親情之間的關係。

我們要引孩子站在另一個角度去瞭解自己最親近的人,借那“幸”或“不幸”作為借鏡,舉親人的善舉、義行去激動他們,更重要的是,要孩子們適應現代社會及現代家庭,現代父母,而面對現實的接受它,才是給孩子們的一門重要的新課程吧!

一九八O 民國六十九年二月四日

原載——“中央日報”生活 ——

兩情原是同等“情”*相知何必要相識

喂!談! 只有你這種母親才會寫出這種文章來! 你就能看到別人沒看到的,想到別人想不到的事情,服了你!

屏東 劉吉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