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夫妻

--缺點是凸出的,優點是凹入的;所以缺點很容易被人碰觸到。

 

一對夫妻真正能恩愛到白頭的,並不多見;有多少夫妻,一輩子都是過著同床異夢的生活,有多少家庭,時時都有觸礁的危險;為什麼離婚事件頻傳?為什麼許多夫婦經常打鬧爭吵、互相折磨?最大的導火線是,當夫妻失和時,總愛找機會掀彼此的底牌,挖過去的傷疤,結果,弄得彼此之間更僵、更糟!

丈夫在婚前可能會有其他的女朋友!如同妻子在婚前也應結交幾個男朋友,可以多加選擇是一樣的。

誰在婚前都有這種權利,也可能有這類的記錄。

但是,一般心眼兒比較狹窄的丈夫或妻子,往往是婚後容不得對方念舊;不允許對方有一點私生活;更不允許對方有點情感上的錯誤。

試想,一個男子漢,他怎能受得了這種心靈的困綁?要他一輩子當"白紙"的生活?如果妻子是一個比較現代,思想也新潮的女人,她又如何能忍受一個男人的猜嫉,與只給她的"一方"生活天地?

這種婚姻,必定有危機。先生內在的耐力與反抗意識終有反應的一天;太太溫柔、賢淑的本能也會用盡的時候;到那時,這種婚姻根本上就有了錯誤,你如何去左右丈夫?你又如何控制你的太太呢?

如果有興趣,不妨在周圍的夫妻檔中選幾對作比較,也許我們會發現,凡是恩愛的夫妻,彼此都不太會無理取鬧,也不愛起醋海風波。

倒是當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有了問題時,妻子或丈夫都總是設法替對方掩飾,不使自己的另一半在別人或孩子心目中失去光采,不讓他在人前暴露缺點和醜聞,也絕不讓別人把自己左右的人作為蜚短流長的笑料。

他們懂得,為了愛要忍耐,要給對方一種信賴,縱然也許是一時錯誤,夫婦都應有寬厚的心胸 ,仁慈的善意,及時的當鉛筆頂上的橡皮,有耐心,有愛心的替對方擦去,不留一點痕跡,而不是藉此把柄向對方哭哭啼啼,打打鬧鬧,激人再犯。

夫婦之間原本沒多大的問題,問題是鉛筆上是否缺少了那一小粒的橡皮?彼此是否有寬厚的心胸去諒解對方?

如果我們能信任自己的眼力,珍惜得來的婚姻,緊握這枝"姻緣筆",讓對方有絕對的自由。那麼,彼此都會有種捨不得放棄對方的意念,更能使另一半作為終身的牽手人,而作一對幸福的鉛筆夫妻。

一九七九 民國六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原載--"大華晚報" 甜蜜的家庭 --

 

花好月圓 * 百年好合

這種比喻真是絕透了,我曾把它寄給我的未婚妻,它是婚前導讀的佳作呢!

二重

 

兩極夫妻

你要愛,就一心一意的愛——因為你只能愛他(她)一個;

你要恨,不能恨;因為他(她)是你的另一半。

 

有一對夫妻,幾十年來,都未能過著恩愛的夫妻生活。為什麼呢?

不是為金錢,不是為兒女,不是為事業,而為的是彼此的性向不同,不能彼此欣賞,因而誤了幾十年的美好時光。

妻子那種多愁善感,講求情調,喜歡作夢的性情,始終不能忍受丈夫的木訥、刻板,缺少幽默的言行舉止。

在丈夫的眼中,妻子是一個整天不求實際,不理家務,不會帶孩子,而心理又永遠長不大的女人。

妻子卻因為丈夫不懂體貼,不能滿足自己的心靈的渴求,以致總有一股子的委屈深藏在心底,越看自己的丈夫越覺俗氣。而做丈夫的心堳o又覺得妻子是那麼不安份的做著賢妻良母,也始終未能釋懷。於是丈夫在家不是板著臉不說一句話,就是嘮叨比女人還歇斯底里。

這一對夫妻,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已到了白髮皤皤之年,但是,彼此仍是那麼地不欣賞對方,永遠不滿意對方,而且還在癡癡妄想改變對方的生活方式。

這一對怨偶啊!真不知是怎麼度過這幾十年的喲!

其實,夫妻原來是一個不可分的整體,但並不是對對夫妻都是同心的圓。從古到今,夫妻的結合迴歸完整的愛,替自己找到了原有的另一半,終身做一對牽手的人。但並不表示另一半必需是自己的再版。

試想,如果倆夫妻都那麼地詩情畫意,那麼這個家的家務事該誰來做?誰來管?

如果夫妻都是那麼的木訥、刻板,生活間就算有愛, 可真愛得那麼乏味又一無情趣了。

所以“前世姻緣一線牽”、“天作之合”、“花好月圓”、“百年好合”......都是象徵夫妻之間的互補與包容,並鼓勵我們成為一對恩愛的夫妻。

縱然,我們的另一半與自己是那麼的不同,性格完全的相左,但夫妻之間往往卻因個性相異而互相吸引呢!

這就全在我們的一念之間了,我們如能容忍對方的缺點、欣賞對方的優點,尊重對方的嗜好與偏愛,把醜陋的用自己的愛心與關心去滋潤對方,裝飾對方,那麼我們必然會覺得失去的都會回來,而不再埋怨對方,更不會歎息自己的命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