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蒸饅頭嗎?

 

* 滔滔不絕的數說道理;他一定是理虧了的人 *

 

南街的小學,有幾位老師站在走廊上閒談著:

"教孩子嘛,再簡單不過了,只要哄哄他們,不出事,家長就滿意了!"

"我看不那麼簡單吧!那位X老師不是會哄孩子的嗎?結果,家長告他隨便在學生面前吹大牛,最後還不是……"

"我看啦!教孩子最聰明的辦法,莫過於先看看學生的紀錄卡,哪些家長是注重教育又寶貝孩子的?哪些家長是有權有地位的?又有哪些是有錢有勢的?還得留心哪些家長也是從事教育工作的?……一一都得先搞個一清二楚,這樣的 "因材施教 " 才不會表錯情,會錯意,包你不出問題。

"這我贊成,我的確有此經驗,真是萬無一失,靈得很哪!不但如此,家長對我又信任又尊敬,每年逢年過節,夠你吃不完,穿不了。你們瞧,我身上的高級衣料,哪里是自己買的!"

"其實,我看你們真不必那麼煞費心機。你們看,我這個科主任做得多麼輕鬆,上課了,一本正經的走進教室,把書打開,前十分鐘叫學生一個個起來念,念一篇要他們把全課背得滾瓜爛熟,然後留十分鐘考試,學生一個個嚇得不敢吭聲,死命的讀,哪個敢搗蛋?我一律九十分才算及格,差一分罰抄一篇書,哪個不叫苦?一叫苦,家長就認為是我是認真的好老師。嘿嘿!這個絕招只要實行一次,包你全班的成績平均在九十五分以上,教起書來一點也不費力。"

"事實上,我看咱們幹行政做組長的最輕鬆,哪像你們當級主任的,整天有那麼多'煩死人'的蘿蔔頭跟出跟進;又哪像你們做科主任的,整天像隻蜜蜂采蜜似的,跑完這一間,跑那一間,好不辛苦!你們瞧,我們公事來了,謙虛的向主任請示請示,主任該怎麼批,我們就怎麼做,反正他是頂頭上司,照他意思辦,准錯不了。我們雖也要兼點課,但是誰也不知道那還不是意思意思?二十年前我教的是美勞,二十年後我還是教美勞。你想,這種閉了眼睛都能教的課程,說有多輕鬆就有多輕鬆。……"

"不管怎麼說,我看你們這群女老師都太婆婆媽媽了。一個大男人,如果志向只跟你們一樣,做一名小學教員,哪還能養得起老婆兒女?沒有經濟的開源,喝西北風去!所以,我奉勸各位,買股票准沒錯。給人補習查到要記過的,做股票當副業誰也管不著……"

"噯!我搞不懂你們的新花招。我認為教育的風氣是三十年風水輪流轉,可是這年頭卻越轉越糟糕,尤其是我隔壁年輕的丫老師,他搞那什麼 ' 開放式 ' 的教學,把學生寵上了天,他以為民主就得這樣,上課讓學生隨便起來說話,下課又跟學生野在一堆,口口聲聲講什麼愛的教育--我看他真的是在 ' 紙上談兵 ',天下哪有這麼美好的事!我們從小受的還不都是打罵教育,一切都講求服從?哪有今天那麼民主!可是我們不是很好嗎?心媮暀@直感激那管教嚴格、打過我們的老師呢!

現在教育機關報派的老師卻要學生討論、發問,做什麼實驗,那怎了得,沒一刻安寧了。我看哪!這位年輕老師不到暑假就會被 '炒魷魚' 咯!"

@@

東北街的一所小學校圖書館堙A有幾位年齡不相仿的老師,不約而同的在週末下午相遇了,他們也在不經心的漫談著:

"' 櫻花崗第六小學 '這一本書你們曾經看過嗎?這真是一本值得讓我們深思探討的好書啊……"

" 看了!的確是本好書,只可惜作者是日本人。以日本的教育背景來續述一位年輕老師為教育理想、教育愛而奮鬥不已,雖然遭到挫折而隱退了,可是引起許多人的共鳴,帶給更多人啟示。其實這類故事在國內比比皆是,就有許多教育問題值得大家研究、探討,也有不少教壇奇聞,更有不少春風化雨的感人事例可以敘述,為什麼就沒人肯把它一一撰寫出來?真是越讀越覺得不是滋味……"

" 我總覺得,現今中外的教育,最大的遺憾莫過於教師們和教育行政人員們的觀念常常不一致。老一輩的教師跟年輕教師之間也保有一條始終無法跨過的暗溝。他們對目前的一些新觀念、新的教學方法,對缺乏經驗的年輕老師,以及有經驗又不肯接受教育觀念的老師,都像是隔靴搔癢,始終搔不到癢處,又怎能治好 '' 癢的毛病?"

" 我記得許多年前,在報上看過一則新聞,說某教育團體到國外去視察,走遍了全球,參觀了無數學校,最後帶回了一句珍貴的結論 ~ < 教育不是蒸饅頭 > 。我覺得很有意思。兩千多年前,孔子的 < 因材施教 > 這一句話,竟然被外國抄襲了去當為教育的藍本。

更滑稽的是,我們竟然捨近求遠,拒古崇西的才大撤大悟起來。不過可貴的是這些教育團體,對 < 教育不是蒸饅頭 > 的觀念價值,能馬上肯定,而決心摒棄 < 教育是蒸饅頭 > 的教育步調,可真是教育界的一大福音。"

"其實我們這些從事基礎教育的人,天天鑽在 '土' 堙A雖沒見過什麼世面,也沒喝過洋水,又看不懂洋書,而我們卻在 '做中學' 得到同樣的教育觀念,卻一直默默的不敢吭聲,又怕嶄露頭角,只能自得其樂的開始 ' 因材施教 '的途徑 "。

" 對!你說這些話,我不但舉雙手贊成,而且不怕你們笑話我,正如你們所說的,我用不同的方式來教育性向不同的學生,結果我雖累壞了,卻也覺得自己培植的是無數棵有不同特色的 '樹',他們將來都能各有所用,發揮一己所長。

我每天一走進教室,就溶入在他們的學習情境中,我欣賞孩子們發問的神情,喜歡靜聽他們在極智慧的發表意見。我見他們的思想 言行 能力不斷的進步, 因而樂昏了頭。有時想想自己小時候,真是呆頭呆腦的,什麼也不知道,只知死背死記課本;為父母、老師考一百分而讀書。現在我們的學生,卻個個都懂得求學問的方法,並具有各方面的能力,比我能幹多了!我還時時跟著他們學習"。

"我想,這就叫做'教學相長,互教共學'吧!"

"對!我認為教書工作是世界上最美好,很享受又頂神聖的事業,我覺得自己非常的豐富,我的學生就是我生命的延續,我不但有金錢的儲蓄,也有學問與愛的寶庫;還有快樂的源泉啊!……" 大家聽了這位年輕又獨特的老師,津津樂道的說出自己的教育理想及心得,一時都感染了他那種神往與喜樂,也都情不自禁的激動而亢奮起來。

 

一九八0 八月廿八日

原載--"國語日報"家庭 --

 

@ 說時容易做時難 @-

很可能你也聽過這兩類老師們的談話,請問:

1. 您正是屬哪一類的老師呢? 你見過這樣的老師嗎?

2.您孩子的老師是屬哪一類呢?你認為你能分辨嗎?

3. 您認為今日的教改是要改革成怎樣的教育型態呢?

 

 

 

我向你們致敬

* 過份希望影響朋友;便會失去朋友 *

 

洪建全教育基金會在臺北中華路設立了一個兒童視聽圖書館。

報上介紹說,這是一個兒童的學習樂園,暑假期間我訪到了地址,走了進去。

地方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寬敞,但是心堣w覺得很不容易,因為在商業繁華的黃金地段,寸土寸金;願意辟地招待兒童恐怕不多吧!

從一樓走向二樓,參觀了令人感覺溫暖的兒童閱覽室、音樂欣賞座、電影放映觀賞室等,看見兒童們各自安閒的在地毯上坐著、趴著、躺著,比在家還自得的看看兒童讀物。

心中湧現了異常的一股激動和妒意,不禁暗想,做這種事將來可有得麻煩啦!

為什麼我會激動又有妒意呢?

因為十年前,我曾在家無恆產的情形下,幹過這類傻事,一心想替公寓堛澈臚l們開闢一個遊樂、交誼、求知的場所。想實驗"寓教育於玩樂"的觀念,於是利用平時搜集的兒童圖書、益智玩具、創造性的積木等,在家中的幾間屋子堙A成立了一個小型的兒童育樂中心,供附近的兒童們來玩耍、閱讀和交朋友,為了維持及維護這有益活動,只收兩塊錢的育樂費。

同時為了養成兒童自動自發的習慣,我用一個大豬撲滿當收錢器。

起初轟動了四周的兒童和家長們,把屋媕蔣o水拽不通。大家都好奇的翻翻書,玩玩玩具,十分高興,可是不出幾天,就沒有人來啦!我心媟P到奇怪,為什麼熱勁兒退的這麼快呢?後來從兒童及家長的口中,我才發現自己的能力和條件都不夠,做這類事光有熱忱和理想是不行的,因此僅僅開了一個月的育樂中心,只好關門了事。

現在看到這圖書館有這樣完善的設備,並有比較多的人力、財力來管理與支持,心中是又安慰、又妒嫉。但是這畢竟是既麻煩又不賺錢的行業,有熱心人把它當一種事業來做,我們應當給予鼓勵與支持。

所以我願意把我過去得到的幾點心得,提供出來,供圖書館負責人的參考。

第一、設備要新穎,書要源源不斷。沒有辦法大量補充讀物的話,愛看書又專心的孩子,很快就看光了。不愛看的,只是走馬看花,翻一翻就看完了。大部分兒童都比較缺少讀課外讀物的耐性及習慣。

第二、不會玩積木玩具。積木是孩子們的恩物,但是一般的孩子缺乏耐性與創造力,所以積木玩具越大,孩子越不會玩,應設法加以指導。

第三、兒童破壞力很強,佔有欲也驚人。有的兒童對玩具有獨佔欲,對不是自己的東西,更有一種破壞欲,電動的、比較昂貴的玩具常常容易被破壞,積木玩具也容易損失。來圖書館的都是流動性的兒童,管理和教育起來,效果都沒有學校教育來得好。

在學校教育中,是不是要配合現代社會需要,加強指導兒童在各種場所參觀或購物 遊樂時的一些習慣、觀念及應對?我覺得學校教師們應該考慮。

第四、衛生成了問題,書本和玩具很不方便做消毒、清洗的工作,以致在天氣悶熱的時候,如無冷氣及通風的設備,這些書和玩具上面,都成了傳染疾病的大本營,兒童一進來玩,很可能就會把"病"帶回了家。

第五、整理及物歸原位很頭痛。兒童起初往往沒有很好的常規訓練,對別人或是公物,都缺乏維護的仁愛之心。如要一個個的耐心的教育他們,就必須時時跟著,守著,以致人手不足,心力交疲,兒童總以為花了兩塊錢,就占了他的便宜似的,要值回他的損失,所以在不注意時,就把紙屑、糖棍子仍在地上,把圖書及玩具散放在地上就溜了,這種現象真會傷了熱心為兒童福祉著想人的心,而失望到極點。

第六、是企業,是奉獻,不是營利。這種理想應是需要用企業的精神來管理,需要龐大的資金來貼補,以求變換、新穎又具吸引力。並且要有更多具有奉獻精神的人,肯奉獻耐性、愛心、童心,才能成為真正造福兒童的機構。

因為兒童最可愛,也是麻煩,要想讓他們滿足、快樂,非捨得花錢不可。

出版界要像織布工廠般的源源不斷出好的兒童讀物;

玩具界要時時創出新鮮玩意兒來供兒童們玩賞。

今年是國際兒童年,我們又欣見一家"兒童書城"在臺北市和平東路及新生南路口開幕,聽說是一對沒有兒女卻懂得兒童文學的夫婦,在他們出版"王子"半月刊之外開辦的。精選了適合兒童、教師和媽媽看的書刊陳列出來,讓兒童們自由閱讀。

他們這份愛心,是希望愛看書的媽媽,會有愛書又惜書的兒女;愛看書的兒女,也必有愛書的媽媽。甚至於他們更歡迎准新娘或懷孕的母親,到媽媽書廊去選購需要的書,生下來的孩子也必有一股書的氣質。然而我曾親眼看到他們有愛心的為孩子們設置佈置的一切,竟被一些缺乏好習慣的兒童,以及縱容孩子的家長把兒童書城當作不花錢的高級書攤。

做為一個旁觀者的我,除了同情、心疼之外,似乎又看見當年自己的影子,更讓我聯想到洪董事長完善的兒童視聽圖書館。我自己沒有做成功這件工作,但我更敬佩這些為兒童奉獻心力的、了不起的人。

一九七九 民國六十八年十月四日

原載--"國語日報"家庭

: 註 :

這篇文章寫了已有二十多年了; 像這樣的兒童育樂中心隨著時代的進步與需求以及經濟的發展; 像雨後春筍般的一間間開設起來, 再回看這篇當年的文章與自己曾經做過的傻事; 不由得仍是那麼的激情萬種啊!

 

--知音人老友聚--

如今,我常有個夢想,等我有能力時,我要成立一個"知音人俱樂部",供給朋友聚會談心的場所,到時候歡迎您。

~ 談衛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