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對岸的鄉音

 

聆聽 說:(22:28:13) 你好! 我是一個新認識的朋友! 你在溫哥華?

鄉音 說:(22:31:20) 是的 您我能聆聽到鄉音 真不錯

聆聽 說:(22:31:42) 你是哪的人

鄉音 說:(22:31:52) 我是中國人! 您收到我傳來的訊息?

聆聽 說:(22:32:13) 哦 你喜歡聽你家鄉的聲音? 你去好久了嗎? 你很想我們嗎?

鄉音 說:(22:33:02) 少小離家老大回呀

聆聽 說:(22:33:31) 哦,是的,鄉音無改鬢毛衰

鄉音 說:(22:33:44) 我喜歡中國文化

聆聽 說:(22:33:47) 你是什麼時候去的?我想去看看

聆聽 說:(22:34:38) 哦

聆聽 說:(22:34:47) 去好多年了 現在過得好嗎

鄉音 說:(22:35:04) 我八歲到台灣 五十多歲到加國

聆聽 說:(22:35:48) 哦,是和孩子一起去加國的?

聆聽 說:(22:36:08) 在大陸你還有親人嗎

鄉音 說:(22:36:17) 好 是一個養老的好地方

聆聽 說:(22:36:44) 是嗎,我也想去

鄉音 說:(22:36:48) 有 有上百位親人呢 我才從祖國回來

鄉音 說:(22:37:13) 您太年輕了吧

聆聽 說:(22:37:22) 我希望我孩子去留學後,把我接去

鄉音 說:(22:37:35) 這裡很難找到好的職業

鄉音 說:(22:37:57) 您孩子多大了

聆聽 說:(22:38:21) 哦,工作不好找嗎?

鄉音 說:(22:38:47) 難呀服務業您在哪個省?

聆聽 說:(22:39:23) 我在青島

鄉音 說:(22:40:04) 天那 這麼好的地方還想跑? 別傻了

聆聽 說:(22:40:11) 哦

鄉音 說:(22:40:36) 青島會比加國好?

鄉音 說:(22:46:41)請看我網站中報導的<移民的生活>以及<鳥瞰加拿大的教育> 或許對您有用

2k7www.vivistudio.com/videal

@ @

聆聽 說:(18:43:46) 早上好

鄉音 說:(18:54:23) 您好

鄉音 說:(18:54:42) 先生孩子都走了嗎

聆聽 說:(18:54:53) 是的

鄉音 說:(18:55:11) 您有時間看看我的網頁了嗎

聆聽 說:(18:55:16) 你還是很忙嗎

聆聽 說:(18:55:20) 好的

聆聽 說:(18:55:31) 我昨天就看了

鄉音 說:(18:56:12) 我的網頁永遠做不完 最近網上認識了一位網友他要讓我在他教室中開講座

聆聽 說:(18:57:25) 哦,那很好,那他想讓你講什麼?是那方面的內容呢?

鄉音 說:(18:58:28) 我有很多主題 正在考慮; 如果是您想聽 您會希望聽到哪方面的主題呢

聆聽 說:(19:00:31) 我想聽到孩子在國外接受教育的情?和將來的生存的關係

聆聽 說:(18:56:24) 我想瞭解, 去加國的時候, 是去小一點的城市留學好? 還是去大的城市好

鄉音 說:(18:57:44) 如想學好英文 最好到沒有中國人的地方去

聆聽 說:(18:58:12) 是的,我想學語言的時候去小一點的城市

聆聽 說:(18:58:49) 然後等語言過後再去好一點的大學去讀大學

鄉音 說:(19:00:41) 您的想法很正確 很快能來嗎

聆聽 說:(19:01:11) 因為我希望我的孩子,能過得比我好

聆聽 說:(19:01:38) 我想她現在是高中2年級

聆聽 說:(19:02:01) 我希望她明年去

聆聽 說:(19:02:40) 但我聽說要先讀專科學校才可以讀本科

鄉音 說:(19:02:57) 有一點 我想您要知道 , 您對孩子的希望一定要讓他有一個曲折的過程

聆聽 說:(19:03:22) 是的,這個我希望她得到鍛煉

聆聽 說:(19:03:44) 我希望她的鍛煉是她將來成功的基礎

鄉音 說:(19:04:11) 這樣 他才會珍惜 他在您的呵護之下已經比您過的好了

聆聽 說:(19:05:14) 但我怕她的鍛煉是不利的一面,就不好了

鄉音 說:(19:05:51) 沒錯 如果您的孩子夠能幹 就讓他主動的學著走出去 您不要為他操心太多

聆聽 說:(19:06:16) 在國內的鍛煉是很圓滑的一面,我感到是對投機取巧的人有好處

鄉音 說:(19:07:18) 有許多的小留學生的出國 是父母的意思! 對他來說不能持久

鄉音 說:(19:08:06) 那是一定的 要吃一段苦! 您先看看! 我去忙一下 !

聆聽 說:(19:08:08) 好的我主要是怕孩子去了,不能生活得比在本國愉快

聆聽 說:(19:09:16) 這是磨練,要是經過這樣的磨練她會更好我感到是對的

聆聽 說:(19:13:41) 我孩子要是在國內,考不上好的學校,因為他偏課,數學太不好了,因此上不了好學校,將來找工作就不可能找到好的; 生活穩定的工作

因此我希望他去過外國讀書,這樣她可以受到好的教育,只要她努力,會被社會認可我就滿足了,孩子也會滿足的,她的生活自然會快樂的

@@

聆聽 說:(23:04:56)我女兒喜歡寫作, 有優秀的成績, 但她的理科差怕他考不上好的大學, 我想讓她出國去讀書

請您看看她的作品:

孤單芭蕾

 

日復一日,我一個人坐在房間堙A足不出戶。

我是地球上僥幸活下來的最後一個人,我已經學會了面對殘酷現實。

我終日茶飯不思,每天作的只有兩件事:回憶和跳芭蕾。

看著自己的影子映在流質的地面上,我竟感到异樣的孤獨。

而終究不肯放過我。就在那天傍晚,意外發生了。一陣錯落有致的敲門聲使我的心沈到了谷底。

那會是什麼?……不是說,沒有人類了麼? 那麼,那麼,這敲門聲又是什麼? 我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恐懼,像是夏初新生的藤蔓植物慢慢的從心底向上爬,一絲絲,一寸寸,漸漸占據了我的整個心!

敲門聲還在繼續。我顫抖著,走到門口:"是,是誰?" 我的聲音已經抖的變了調子。

門外沒有回答的聲音。我慢慢的伸出手--那雙因恐懼而不住顫抖的手--按在門邊熒屏上,一道幽藍閃過後,那道門變成了一層薄膜。薄膜外什?也沒有!"難道是錯覺?!"我疑惑的關上了門。

然而,當門閡上的一瞬,那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竟比上次的更加急促! 我猛的拉開了門。天!眼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啊? 一樣的臉,人一樣直立的站著。一條毛茸茸的長尾巴在身後晃來晃去! 哦,不!他居然沖我笑笑,紳士的彎了彎腰! 我眼前一片黑色,象墨汁在宣紙上化開的暈圈,緩緩的擴散。

(一) 我又回到了那天。

眼前,是連天的灰 塵。異族的飛行器在天空中縱橫交錯。巨大的桓椪|直倒了下來。陣陣慘叫聲,不絕于耳。

"老院長!"我死死拽著那個半截身子被壓在了斷暀U的鶴髮童顏老人。

"老院長,不,你不能,就這樣走啊……"我哽咽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我聽見老院長微弱的召喚聲。我伏在他的唇邊。"香,我早料到了會,會有今天。這一切,一切,是,是人類

自己作的孽……什麼都晚了,晚了。香,聽,聽我的,拿上這個,到我家去,智能系統會把,把我的遺言告訴你的。

堅,堅強些,就還有希望……"院長的呼吸漸漸的輕了下去,漸漸的,漸漸的,消失了。

"院長……"我含著淚,小心的抬起頭一片黑點消逝在天邊。

我哭著,走到院長的住所。那是一套水藍色的小別墅,屋頂以下的部分在地下。從空中看去,像是一窪水灘。 我拿出院長臨終前交給我的那個長長的小匣,按下上面的褐色按鈕。

一道幽藍過後,我已經站在了屋子堶情C "對不起,姓名?"一個甜甜的聲音問。 "香幽若。"我有氣無力的說。

"教授……他,他不會再回來了。"那個聲音堻漲酗F悲傷。

"我是他的管家,智能電腦L。教授留給了你一樣東西,香小姐,請您坐在沙發上。" 我依命坐了。

一道屏幕緩緩降了下來,教授慈愛的臉出現在上面。"香,不要傷心。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宇宙中,任何的生物

也無法阻止它的步伐!"

"教授……"我喃喃的說。智能電腦也發出了低低的嗚鳴聲。

"聽著,香,我現在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自從第三次世界大戰以來,這個地球上的生物體就都發生了變化。

三戰中的主要武器是'鈾386'這是一種威力很大的元素 。也是科學界中公認的對人類危害最大,殺傷力最強的物質。

三戰後,地球所受到的劫難是我們所沒有預料到的。在這次戰爭中'鈾386'發揮了超乎意料的能量。整個地球上的生物幾乎都滅絕了。只有三種生物體得以生存下來:阿馬加納族人、亞埵h族人,和你是僅存下來的人類,想要從你的身上尋找駕禦'鈾386'的方式,于是他們開始不斷的拿你作實驗。

因此,你的基因鏈被破壞了。他們的遺傳因子發生了可怕的變异。生了一種可遺傳的成分'human's melody'譯成

通用語就是'人類旋律'。

儘管人類嚴密的控制這種基因的複製,但,百密一疏。這些年來,我發現了許多莫名其妙的事。常常會有阿馬加納族或亞埵h族人消失。

現在,我擔心的事已經發生了。異族成功的變异成了比人類更賦有智慧的種族!

香。這些年,我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研究上。我已經找到了抵禦異族人的方法。這個方法就是:

用阿馬加納族和亞埵h族的混血種的血液,配以'鈾387'的液化溶液!所以,香,你就是解藥。以後要小心,一切就要靠自己了。" 老院長微笑著。屏幕慢慢的消失了。我依舊傻傻的坐著。一種燒焦了的味道鑽進了我的鼻腔。

絮早以備好了一小瓶"鈾387"溶液。瓶口用VS射?的固化體編織的繩鏈系著。我小心的把它拿起來挂在了脖頸上。 我的心一陣刺痛。淚水不知不覺的滑落下來。

 

(二) "博士!"朦朧中我被一個尖尖的聲音驚醒,那是一種象鬼在尖叫的聲音。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我兩眼睜開了一絲罅隙,覬覦著周圍的一切:百合色的房間,晲互O一些我見所未見的儀器。床角邊站著三個--長著鬼臉的直立行走的生物體!

"化驗結果?" 一個飽經蒼桑的聲音問。

"香幽若,女,是阿馬加納族和亞埵h族的混血種。體內有完整的人類原始基因。血型是XOD,可以與任何其它血型融合。DNA內的遺傳因子中有防變异物質。曾在'環球基因研究院'任高級教授。"

"還有呢?"

"……"

"沒找到嗎?啊?阿拉塔!我是怎麼交代的?回答我,幹嗎低著頭不說話了!啊?"

"博,博士,我們搜遍了每一個角落,但是仍舊沒有'鈾387'的影子。"

原來,他們也在尋找"鈾387"。

"博士,算了吧。等她醒了,我們可以問她!"一個細膩的女聲說到

"您瞧,她動了。"

(三) 我睜開了眼睛。

"你,好些了?"那個蒼老的"人"問,銀絲上泛著淡淡的青光。

我掙扎著坐起來,"你們是……異族人?"我問。 老"人"笑著點了點頭。

"帶我來這兒做什??" 他一言不發,揮了揮手,那兩個人便恭敬的離開了。

"你應該知道,現在整個地球都在我們的控制之中了。"雖然他背對著我,但對我的不屑一顧的是顯而易見。

"那完全是因為你們從我們的身體中取得了能使你們象人一樣生存的基因!"我恨恨的回敬道。

"不錯,在這些年堙A我們從人類的身體中提取出了人類性狀的遺傳基因,移植到了我們的體內。這種基因可以使我們能象人類一樣思考和生存。而事實上,我們人類是比你們人類高級得多,優秀得多的!我們通過研究發現,在阿馬加納族和亞埵h族的混血種的血液中有一種可以使我們進化到更高級別的成分。但同時,"他轉回頭用他黃色的瞳仁死死的盯住了我。

我的背脊竄起一陣寒意。"它也能使我們的種族毀滅。"

"只因為,這個,你們就不惜屠害和毀滅人類!"

"哈哈,可笑!毀滅人類的是你們人類自己!除了那可笑的資源,霸權。你們又做了什?,啊?你們不惜毀滅自己,毀滅自然,甚至是地球上的所有生物!你們得到的是應有的懲罰!正是因為你們,我們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家園。

但是,也正是因為你們,我們才由人類的奴隸,玩偶,變成了這個世界的真正的主人!

"他的臉有些扭曲,在他的眼中,我看到了一種熟悉的強烈的征服欲望。 像是數年前在人類眼中看到的一樣!

我無言以對。 良久,我才開口說:"你,究竟想幹什??"

"你是唯一幸存的人。也恰好是阿馬加納族和亞埵h族的混血種"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縫

"因此,你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也是我們唯一的敵人。你有一天的考慮時間。"他邊說邊往外走。

"是敵是友,你,想清楚!" 百合色的門在他的身後無息的合上。

(四) 我的心媔繩奶F。老院長的話一遍遍的在耳邊響起。他是要我毀滅所有的異族人啊!但,那時,整個世界上,就真的只有我一個人了。做?不做?我的頭好痛!

但是,如果我答應他們,無疑就背負了背叛人類的罪名。而且,當我沒有了利用價值時,他們,博士,還會放過我嗎?不會的吧。對他們而言,我的存在,是他們永琲澈簪晼C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們是勢不兩立的兩個種族啊!

我隔著衣服緊緊的攥住胸口的那瓶溶液。在VS射?的固化體的保護下,"鈾387"沒有被他們的檢測系統發現。但是,詭計多端的博士已經猜到它在我的身上。我是瞞不了什麼 的。

數年來,連綿不斷的戰事,讓我明白了許多。

欲望,使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生物體在不停爭鬥、變异、進化。

人類渴望得到惟我獨尊的地位。他們破壞了整個生態系統,妄圖控制自然,支配自然。他們甚至不放過同類。

彼此間無止境的衝突,殺戮,排除异己。提取綜合各種生物體內優良的DNA成分,合成植入人體。

這雖然使人類有了超越的能量,但是卻破壞了人體的原始基因!最終這些人無法再適應"鈾386"的變异。幸存下來的阿馬加納族和亞埵h族人,正是因為沒有來得及被"同化",才得以保存了人類的原始基因,成為三戰後的幸存者。

那麼,這麼多年來,我們究竟對自己作了什麼呢?物盡極至,必務其反;凡事太盡,機緣必盡! 我輕輕的嘆了口氣。

 

(五) "你想好了沒有?"博士走進了房間。

"好吧,我同意。"

"很好,呵呵!"博士笑的很開心。我看到了他的眼底閃過的不易察覺的狡黠。

"圓月升起的時候會有人來接你。" 我竟有了一種欲哭無淚的痛楚。

空氣中彌漫起的一種凄涼,沿著我的鼻腔,慢慢的上升,緩緩的蠕動,一點點下滑,漸漸落到了心底,被擊碎的心的壁壘,一片片的破碎,紛飛,淪陷,糜爛。

 

(六) 月出東山,我被帶上了一個平臺。

地面上是一個巨大的金屬制六芒星,周圍是無數的異族人。一雙雙碧綠的眼,在夜光中格外璀璨。 月光的華彩使整個平臺顯得异樣的妖嬈。

我被帶到了六芒星的中心,那埵酗@個同我一般高的儀器。左邊的水晶桶堿O橙紅色的液體,右邊的是手掌大小的圓柱形空容器。我知道,這是用來盛放我的血液的。

博士走到我的身邊,打開右邊的容器蓋子。"聽著,把你的手放進去。當血液到達刻度時,合上蓋子,按下這個按紐。聽見了嗎?"他說著,用手指指儀器上的一個小小按紐。之後便退到了六芒星的外面。

我按他說的,把手房進了容器中,一陣鑽心的痛沿著小臂一直傳上來。痛入骨髓!像是無數隻水蛭在吮吸著我的血液。玫瑰色的血液一滴一滴落在瓶底,在月光下,閃著點點星光。

異族人貪婪的看著這一切。漸漸的,容器中的血多了起來。那些星光聚集在一起,竟閃耀出幽藍的光!所有的異族人不約而同的回轉過身。我趁機迅速的從衣服堮野X"鈾387",扔到了容器中。

與此同時,容器媞鴝韖X一陣耀眼的光芒。我按下了那個小小的按鈕。

"你做了什?!"博士咆哮著。 我依舊微笑,看著鈾和我的血液在激烈的攪拌中迅速溶解。

"不!你這個自以為是的傢夥!你以為這就可以消滅我們嗎?不可能!告訴你,不可能!!

"博士怒吼著。但已經晚了。 一陣地動山搖的迸裂聲響起。幽藍的霧氣籠罩了一切。

我看到了老院長在夜空中的微笑。

 

(七) 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我的心又是一道刺痛。 站在這滿是淡蘭色血液的平臺上。我感到了無助的凄涼和孤獨。我輕輕的舉起雙臂:右臂微微彎屈放在腰的一側,左臂舉過頭頂,揚起頭。在無聲的旋律中,我掂起了腳尖。旋轉起來。在一個點上,一個屬于我這個獨行者的點;一個帶著人類痕蹟的點;一個人類留給自己的唯一的點。

愚蠢的人類啊,如果早能預料到這一天,我們是不是會放縱自己引以為傲的欲望?

遠遠的,我看到了天邊,血染朝陽堙A無數的黑點向著平臺飛來。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宇宙中,任何的生物也無法阻止它的步伐! 我依舊旋轉,旋轉。嘴角劃起一條凄慘孤寂的弧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