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靈犀一 <點 >通

Venus與妮姬的<心>世界

 

Nikki 說: ” 你對自己不會讓步; 不肯妥協

Venus天空 說: 你從哪裡看出來?

Nikki 說: 我醫的人不會對自己讓步; 不妥協

Venus天空 說: 是嗎?

Venus天空 說: 的確! 我對我未來要走以及想走的路是不會妥協的!

Venus天空 說: 像我做的<世界教育交流道>完全是出於自動自發

Nikki 說: 謝謝你給我機會認識妳 !

Venus天空 說: 我想如果你深入的認識了我, 你會更愛我的! 哈! 哈! 哈!

Venus天空 說: 我們都有很高的頻率

Nikki 說: 妳真的想深入的認識我~~哈! 哈!

Venus天空 說: 是的! 我有許多外國朋友! 但是他們不會講中文, 看不懂中文, 我的英文又很差, 所以很難談得很深! 是我心中最大的遺憾

Venus天空 說: 現在認識了你我感覺太棒了! 一個金髮碧眼的女孩兒! 能跟我說心裡的話, 還能治療我心靈深處的......

Nikki 說: 妳說說自己﹐ 可以嗎﹖

Nikki 說: 我想知道我看妳看得對不對?

Venus天空 說: 你有時間嗎? 有事一定要講! 隨時停下來好嗎? 你可不可以先問我一個問題

Venus天空 說: 你想知道甚麼?

Nikki 說: 你

Venus天空 說: 我?

Nikki 說: 是

Venus天空 說: 要從何說起才好呢?!

Nikki 說: 隨你喜歡

Venus天空 說: 好! 讓我試試

Venus天空 說: 1938年 中日戰爭的第二年, 父母逃難到貴陽, 生下了我,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 父親替我取了一個很有使命又很藝術的名字~ 談衛那

Nikki 說: 衛=保衛﹖

Venus天空 說: 答對了! 妳真聰明! 那就是保衛中國的意思

Venus天空 說: 我父親當年是一個畫油藝術家, !另方面希望我能像Venus一樣的完美

Nikki 說: 和你父親對畫的完美!

Venus天空 說: 是的! 我在四川長大八歲到台灣求學 成家 立業一直到退休

Venus天空 說: 我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 現在我已有三個孩子!兩個男孩一個女孩!

Venus天空 說: 我大兒子是攝影師, 二兒子是一個自然人, 完全率性的在加拿大活出他自己

Venus天空 說: 我的女兒是老三, 他是學哲學的碩士; 女婿學土木

Venus天空 說: 我老公< 外子>是學經濟的

Venus天空 說: 我只是一位幼稚園老師以及小學老師, 也教過殘障青年寫作

Venus天空 說: 教了三十二年書; 對當時的教育制度不適應, 所以提早退休

Venus天空 說: 另方面我因此改變了自己的使命

Venus天空 說: 寫作成為我的新使命了

Venus天空 說: 我同時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Venus天空 說: 退休後去了中國大陸上海與她們做教育的交流

Venus天空 說: 是我生命再出發的開始

Venus天空 說: 再出發

Nikki 說: 是不是像 我死了﹐ 又生了~~~~~~~~~~~~~~~~~?

Venus天空 說: 對對對! 可以說就是這個意思!

Venus天空 說: 同時我也出了許多本書; 也拍過許多教育的錄影帶; 寫過劇本

Nikki 說: 中國人說的重生

Venus天空 說:是的! 重生

Nikki 說: 妳是嗎﹖

Venus天空 說: 是的! 我感覺是的; 在台灣我們說是創造第二春的開始; 因為我已退休了

Nikki 說: 但妳的<心>不是重生; 是沒死!

Venus天空 說: 是的! 我的心還是在找一條路, 能完成我與生俱來的使命!

Venus天空 說: 如果我不退休, 我的<心>會死在教育的枷鎖裡!

Nikki 說: 我又想讀妳了~~~怎好呢﹖﹖﹖

Venus天空 說: 你讀呀

Venus天空 說: 請你說說你讀我的感覺

Nikki 說: 妳知自己要甚麼嗎﹖

Venus天空 說: 過去我是不知的! 只能用心的過完每一天, 但是我現在明白,我要的是甚麼了

Nikki 說: 妳沒說母親

Venus天空 說: 我父親已過世十五年了 但他留給我的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名字

Nikki 說: 妳沒說母親

Venus天空 說: 這個名字傳承了父親的希望

Nikki 說: 妳沒說母親

Venus天空 說: 我的母親是一個廚房裡的女王

Venus天空 說: 她這一輩子為家所困

Venus天空 說: 他非常能幹又特別溺愛我

Venus天空 說: 許多家事都由他一手包辦, 所以在某些事情上, 我不習慣用心與動腦筋, 因為有母親代勞 , 今年他已九十歲與哥哥嫂嫂同住

Venus天空 說: 此生我最遺憾的是我無法跟母親像跟你一樣的談心

Venus天空 說: 因為他的生命只侷限在形下的物質世界; 怎樣也提昇不上來

Venus天空 說: 而我渴望過的是精神的生活重於物質的生活

Nikki 說: 母親是可憐人

Venus天空 說: 我跟我家人似乎欠缺很親蜜的緣分

Venus天空 說: 我母親正如你說的 他太重視人情世故

Venus天空 說: 我喜歡率真的活出自我; 我的<心> 一直受她的傳統所困幾十年

Venus天空 說: 現在, 有媳婦與兩個孫兒與我們同住

Venus天空 說: 大的已經上高中了; 小的才小學三年級

Nikki 說: 妳想和你的二兒子一樣率真的活出自我

Venus天空 說: 是的! 所以我的親人不能接受我的二兒子! 我與親人沒有共同的語言

Venus天空 說: 我老公也不能接受我和我的二兒子的率性

Venus天空 說: 我女兒也在溫哥華; 生有一個女兒才三歲多

Venus天空 說: 我兩個孫子跟媳婦都跟我無緣

Venus天空 說: 只有我的小外孫女跟我心心相印

Venus天空 說: 我們在一起很有話說

Venus天空 說: 我的婚姻的路走得很讓人難以相信

Venus天空 說: 我先生他跟我是不同世界來的人

Venus天空 說: 他關心的, 我不關心; 我喜歡的, 他很厭惡

Nikki 說: 妳的快樂在哪?妳知嗎﹖

Venus天空 說: 我的快樂可以說是活在我自己的創作的園地裡

Nikki 說: 你想回去17歲嗎﹐ 由女孩子再做起

Venus天空 說: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想如果能繼續我的創作或創新的生活, 擁有我的天空與星球, 一切就不計較了

Nikki 說: 要創作﹐要創新﹐ 妳要做自己 不是要做他人!

Venus天空 說: 是的! 這些年走過來, 我心中雖然有許多委屈, 但是我還是很感恩的

Nikki 說: 不是要做他人 希望你要做的是~~~~~ 尋回你的心。完整的心

Venus天空 說: 現在我會從另一個角度去想~~~~~~ 要不是有我這老公的獨特; 我的生命得不到歷練

Nikki 說: 你不是有老公 兒子 女兒 媳婦 孫子 母親﹐( 只是要有你自己 )

Venus天空 說: 回過頭來看, 我比我週遭的朋友們更能活出自我的天空

Venus天空 說: 我不該不滿足

Venus天空 說: 現在該享福了! 只是<我的使命感> 讓我停不下來

Nikki 說: 因為妳不讓步; 妳不妥協

Nikki 說: 不讓步; 不妥協給妳好多歷練

Venus天空 說: 是的! 因為這使命是與生俱來的, 一輩子都甩不掉

Nikki 說: 好一個 < 與生俱來> 妮姬好清楚。

Venus天空 說: 是的, 我必須完成! 雖然我在這個使命中花了許多的努力與血汗以及很少人能進入我內心來深刻的認識我

Venus天空 說: 有多少的委屈 苦悶 與困阻 我都已度過來了

Venus天空 說: 現在我可以來去自如的去做我想做的事了

Nikki 說: 妮姬要你的<心>自由

Venus天空 說: 這就是我

Nikki 說: 我好開心認識妳

Venus天空 說: 我的心雖然不能那麼的逍遙自在; 但是跟過去比起來! 我終 於突破了我的困與囚的生命

Venus天空 說: 對不起! 讓你傾聽這麼久的<心音>

Nikki 說: 衛那<<<<<<<<<<<<<<

Venus天空 說: 啊! 你在遙遠的紐西蘭叫我名字唷!~~~~~~~~~~~~

Nikki 說: 沒人可以< 困> 與 <囚> 妳的﹐ 只是妳想不想給<困>與<囚>。 明嗎﹖

Nikki 說: <心> 是絕對自由的

Venus天空 說: 雖然我現在做的事, 離我的使命仍有好大一段距離, 可是我不灰心, 我相信我是個大器晚成的人!

Nikki 說: 思想也是自由的

Venus天空 說: 是的 是的! 就像現在我因不會開車被困在家; 我雖不自由, 但是心是自由的呀!

Venus天空 說: 現在家人 朋友理解不理解我? 已不重要了

Nikki 說: 可愛的衛那小女孩

Venus天空 說: 我不再將自己綑鎖起來

Venus天空 說: 我要讓自己的<心> 放諸四海

Venus天空 說: 啊! 幾乎沒有人能跟我談得這麼深又徹底的

Nikki 說: 我在用心聽!

Venus天空 說: 現在我說出了我想說的; 也只是生命中的一個角落!

Nikki 說: 妳也有用<心>說﹐ 妮姬記好了

Venus天空 說: 還有許多是很難說出口的! 也就不說了! 不重要了

Venus天空 說: 聰明的你, 也能從我的<心音 中分析出一些我的問題了吧?

Nikki 說: 妳想說時﹐ 我會知

Venus天空 說: 是嗎? 我才真的很想好好的讀讀你呢!

Nikki 說: 妳可以試﹐ 我給妳試試讀我

Venus天空 說: 你還想跟我說甚麼呢?

Nikki 說: 妳可以試﹐ 我給妳試試讀我

Venus天空 說: 你還想跟我說甚麼呢你累嗎?

Nikki 說: 快睡了

Nikki 說: 30mins Venus

Venus天空 說: 那你先休息吧! 不能累壞了你

Venus天空 說: 你的意思是你還可以有三十分鐘可談嗎?

Nikki 說: 是

Nikki 說: 我在看妳可以不可以< 讀我 >

Venus天空 說: 好! 我想聽你成長的故事!尤其在學習的過程中! 你是如何與現在的工作與使命結合的?

Venus天空 說: 這麼多的工作妳為何選擇這個使命!

Nikki 說: ﹐ 我是要妳< 讀我 >﹐ 不是< 問 > 啦。

Venus天空 說: 我因為已經先知道你的一些事情! 所以我讀你不如您來說看看, 我知道的跟你說的是不是一樣?

Nikki 說: 為何選擇這個使命﹐ 不是己說了嗎﹖

Nikki 說: < 與生俱來 >

Venus天空 說: 為了愛對不對? 但是愛也有許多方式可以選擇的呀!

Nikki 說: 妳說說我知道的~~甚麼是與生俱來?

Venus天空 說: 我想你就是< 乘願再來世上傾聽世人痛苦聲音的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Venus天空 說: 妳就是 < 與生俱來, 帶著使命感而來的菩薩 >

Nikki 說: 我不信甚麼神﹐我只信我自己是甚麼﹐ 可以做甚麼。

Nikki 說: 我做我可以做的

Nikki 說: 也要好好做自己

Venus天空 說: 可是你做的正是< 神 >才能做的工作

Nikki 說: 神﹐ 不信

Venus天空 說: 耶穌能讓人從 < 死裡復活 >

Nikki 說: 不信

Nikki 說: 我死過﹐ 看見好多﹐ 也回來了

Venus天空 說: 你自己! 你救人! 不都是在做 < 神 > 在做的工作

Nikki 說: 死不可怕

Nikki 說: 我是妮姬﹐只是做妮姬! 不是甚麼 < 神 >

Venus天空 說: 所為的死裡復活, 有許多層次上不同的說法

Venus天空 說: 是的! 我只是用神來形容你! 你當然還不是神

Venus天空 說: 你為甚麼有能力去做醫生都放棄了的救人的工作?

Nikki 說: 我 < 醫沒希望的人>

Venus天空 說: 我們也會想, 但卻缺少了能力與能量

Venus天空 說: 你的能量哪裡來? 能說嗎?

Nikki 說: 要用說的嗎?

Nikki 說: 我不是己打開了<心> 給你看了嗎﹖﹖妳沒試看﹖

Venus天空 說: 我都知道! 只是有些心疼你

Venus天空 說: 我如果完全不認識你! 我看得會準確; 我從別人口中先知道你! 所以我說出來的可能不是我的觀心與觀照! 不過還是要 謝謝你 給我機會讀妳

Nikki 說: 我要走了。 謝謝和我說話。

Venus天空 說: 好! 讓我再來用文字為你做一個 < 速寫 >

Nikki 說: 甚麼﹖

Venus天空 說: < 我心靈的導師, 長出一對愛的翅膀, 飛到世界各角落去愛每一個需要愛的人>

Venus天空 說: 你是愛的充電器

Venus天空 說: 謝謝你! 妮姬! 你讓我更聊解了自己

Venus天空 說: 我的內心又開啟了一片天空, 見到一對天鵝展翅飛翔

Nikki 說: 妮姬會想妳

Venus天空 說: 天鵝

Venus天空 說: 我也是! 為全人類 沒希望的人請你保重!

Venus天空 說: 去睡吧! 祝你好夢

Nikki 說: 妳要開心

Nikki 說: sweet dreams~~~~~~~

Venus天空 說: 我這裡已是清晨五點了! 我仍清醒著

Nikki 說: 去睡一下啦!

Nikki 說: 要好好對自己﹐ 知嗎﹖

Nikki 說: 再見~~~~~~~~~~~~~

說: 是的! 我全身都灌滿了 ~~~~~ 電 嶂嶂嶂嶂嶂嶂嶂嶂嶂嶂嶂

Venus天空~~~~~~~~~~想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