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天涯有心人

 

FreeFormJoy : 今天有討論的主題嗎?

那方 : 你好

Free FreeFormJoy : 我覺得網站蠻不錯的

那年花季 已經加入對話。

FreeFormJoy : hih

那年花季 : hihi..

FreeFormJoy : 那年花季 : 你值班啊?

那年花季 : 呵呵...

FreeFormJoy : 剛剛那方和我說了一下他教改的經驗你要不要貼出你的觀點

那方 : 好

那年花季 : 我對教育沒研究...

FreeFormJoy : 呵!

那年花季 : 不如你們說說看...我偶而插個嘴.. 呵呵....

FreeFormJoy : 哈

那年花季 : 我不想班門弄斧... 更何況, 不在其位不謀其事...

那方 : 大家好! 我是世界教育交流道的主持人歡迎大家光臨

那方 : 您對教育有興趣嗎?你對寫作有興趣嗎? 在你求學階段對老師有哪些難忘的印象?你是東方人你對西方的教育之多少? 你聽過全人教育嗎?

那方 : 你的左腦發達還是右腦發達呢? 你有沒有勇氣 在眾人面前站起來表達自己的看法與不同的意見? 客觀的人歡迎你

那年花季 : 挺專業的... 呵呵...

FreeFormJoy : 呵! 別被嚇著了

那方 : 請問從哪方來

那年花季 : 看你在那?

那方 : 隨便聊聊僅供您參考

FreeFormJoy : 我在中國上海

那年花季 : 嗯..大家聊聊挺好的...

那年花季 : 我在台灣台北..

那方 : 我在溫哥華 ; 哇! 兩岸三地情

FreeFormJoy : 其實我的大學教育是蠻重思考的; 但是我覺得我以往的小學 中學 高中教育, 給了我一定程度的知識基礎

那方 : 怎麼說呢 ?

那年花季 : 你的高中教育在那受的?

FreeFormJoy : 大學堶惕畯怚眸溯鴷D動地提出一個命題,然後對該命題進行全盤的邏輯思考

那年花季 : 台北? 台中? 高雄? 或者鄉下...

那方 : 你學哲學的嗎

那年花季 : 呵呵...

FreeFormJoy : 不是, 我不是念哲學的 ; 常常必須要接受很多人的質疑! 但是那樣的思考並不是要得出一個真理! 只是考驗一個思考過程是否嚴密? 有這種訓練是很幸運的? 我也覺得到後來那是一個說服自己的過程

那方 : 台灣似乎只有哲學系重視這些 , 聽你這麼說真棒! 真棒! 是的邏輯思考就是左腦的思考訓練; 做學問必備的能力

FreeFormJoy : 而且很少人可以協助

那方 : 這是做學問 求知識 得觀念的基礎; 但很多人基礎沒打穩, 就僵化了自己

那方 : 花季, 你在嗎?

那年花季 : 在 而且很專注地讀著兩位呢!

FreeFormJoy : 我覺得真的很少人可以協助 !

那方 : 那年花季! 請你也說說吧!

FreeFormJoy : 因為協助的人必須有一定程度的開放性

那方 : 對! 更要也具備這種作學問的能力的人才能看得懂

FreeFormJoy : 而且要有耐性 以前我常常為了把一個東西搞清楚 而拖延了我應該完成這件事情的時間 就被當了哎很慘

那方 : 教授的補充與鑑賞 引導都很重要; 更重要的是選用的研究方法

FreeFormJoy : 所以我常常覺得我需要學習的就是時間管理! 哈

那方 : 別難過真正得到的還是你; 只要你曾經深入專研過某一個問題; 你就獲得了許多能力, 任何事情就不會人云己云, 而懂得多方面多角度去思考一個問題

FreeFormJoy : 但是很多時候還是迷失的呵!

那方 : 我現在一天只睡四小時 用了五個月時間架起我的網頁

FreeFormJoy : 呵~睡眠對我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精神感佩 可以感覺您是個很有熱忱的人

那方 : 時間管理仍覺不行你教教我

FreeFormJoy : 哎~我就是最不行的拉 時間管理 哎~

那方 : 花季您呢

那年花季 : 我什麼?

FreeFormJoy : 時間管理阿

那年花季 : 時間管理 呵呵... 如果你的時間可以無償借給我, 我會很歡喜... 如果 ......不過你比我更迫切需要...

FreeFormJoy : 哈 每個人永遠都只有這麼多的時間

那方 : 你忙哪個方向

那年花季 : 重要嗎?

FreeFormJoy : 我覺得5個月的時間並不久

那年花季 : 我只是個存在...

FreeFormJoy : 畢竟萬事起頭難

那年花季 : 我不知道從何處來, 也不知道會往那裡去...

FreeFormJoy : 花季 你想睡覺啦! 哈

那年花季 : 呵呵... 精神很好..

那方 : 哈哈好一個已勿須用時間的人, 我想你真是一個花非花的人啊!

FreeFormJoy : 我覺得這句話正證明了現在很多人的狀態不知道從何處來, 也不知道會往那裡去...

那年花季 : 呵呵...

FreeFormJoy : 真的! 我也是這種狀態, 對我來說是有點迷失的 ;現在的狀態 , 我覺得臺灣的教育是會循序漸進的, 因為越來越多人的視野更加開放

那方 : 把握現在, 創造現在, 我們創造了相知, 但沒相遇, 卻比我週遭的人更真實

FreeFormJoy : 透過網路 透過出國 透過更國際化的社會 都會創造一個更開放的社會價值觀, 然後新的教育理念就會成型; 其實我有的時候覺得大家現在缺乏的就是耐性

那方 : 心心相印才有共鳴的可能; 要全心的在; 唯有這個網路發明; 能做到這一點, 我非常喜歡也看中這一點

FreeFormJoy : 幹嗎什麼都要那麼快? 雖然我自己也是急性子的人

那方 : 啊! 我非常同意你的樂觀 想法, 會的! 這個世界正在統整東西方的教育; 正在交融之中; 終會調整到一個嶄新的未來

FreeFormJoy : 每天都在調整 知識爆炸了 !

那方 : 花季您認為呢?

FreeFormJoy : 呵呵! 花季...負荷不了

那年花季 : 呵呵...

那年花季 : 那方! 您的網頁比你的言論有趣..得罪了...

那方 : 讓他存在, 但不必裝腦子裡, 有能力找到知音, 就是教改的創造精神

FreeFormJoy : 這是理想

那方 : 謝謝! 我現在是在針對一個觀點; 請您再說說你不同的觀點好嗎 ?

FreeFormJoy : 不過往往也是" 取法乎上 僅得乎中 取法乎中 僅得乎下"

那方 : 啊呀! 這句話是我父親生前從小給我灌輸的一句箴 言

FreeFormJoy : 花季 你是不是在看 <存在的部分>

那年花季 : 呵呵.. 我不懂教育..我聽你們談..

FreeFormJoy : 但你有經歷阿! 我覺得這句話很有意思的, 人生的一種常態 ; 我以前聽到了一個關於森林小學的故事讓我覺得很感動:

FreeFormJoy : 有個孩子 他在臺灣的正規教育下受到了一些挫折; 他的父母把他送進了森小 , 因為森小所有的課程都是學生自己決定 的 ; 可以決定要上什麼課? 也可以決定不要上課或要 上課的?容他們舉手決定.

那個孩子因為很怕上課, 所以當大家都熱烈的在為自己決定要上什麼課的時候 ,他都是不置可否 ,上課的時候就跑走, 跑到离教室有一段距離的河邊, 整天就在那堿搌e水 ; 就這樣維持了半年多, 一直到有一天 他自己走進了教室, 加入了同學們的選課的過程, 然後開始上課

我覺得 這需要周邊很多人的耐心支持, 至少 森小的學費是很貴的, 要有他自覺的過程; 但是換來的 這種耐性與支持是很重要的, 因為他的老師和父母不會知道什麼時候他才願意走回來? 但是他們就是相信他會; 便等待 相信的等待; 兩位還在嗎?

那年花季 : 在

FreeFormJoy : 你覺得呢?

那年花季 : 關於什麼?

FreeFormJoy : 這個故事

那年花季 : 這個個案嗎?

FreeFormJoy : 是的

那年花季 : 那個小孩很幸福...

FreeFormJoy : 是啊

那年花季 : 不會就是你吧? 哈哈!

FreeFormJoy : 當然不是 , 哈 哇!

那年花季 : 呵呵....

FreeFormJoy : 我那時候可能還沒有森小呢!

那年花季 : 嗯..

FreeFormJoy : 其實我覺得 有時候 ,這真的很難評斷 ,我有個同學就去森小當老師,他看到學生 打架, 就只能在旁邊看他們打完, 然後問他們說: " 你們為什麼打架?"

如果我是老師, 我可能根本沒有這個耐性; 不了解小孩到底能不能這樣理性思考? 哈!

FreeFormJoy : 其實我覺得這個孩子幸運的部分不僅在於他能夠被等待 ; 更在於他曾經不是 ; 而後來變成是的過程 與其他的森小小孩沒有比較 不了解這個差別而他經歷了 ; 所以更可貴 很多人生經驗也是這樣

那方 : 嗨! 讀了你的故事真好! 其中有許多話正是家長們如何期待孩子們的鑰匙; 在我的網頁中也有一篇類似的中篇小說<宏宏的甩竿>可供你去探討現今的教育

那方 : 你們都看了存在哲學部份了嗎? 請你們留下一些感言或是問題思考好嗎?

那方 :我們都在傾聽花季 你看了存在那個部分嗎?

那年花季 : 看一點..沒深入看

那方 : 花季! 你看了哪些部分呢? 作者就在你前面, 必然想傾聽你的心聲呀

FreeFormJoy : 你有什麼感想?

那年花季 : 呵呵..難道閣下就是陸教授.. 那篇關於存在主義的部分是您的大作?

那方 : 啊不是我是談衛那! 但是我可以代您轉達 ; 其他部分都是我的參與

那年花季 : 陸教授把存在主義做了很簡單清晰的介紹...

那方 : 不是我寫的, 是陸教授的大作; 他是我的啟蒙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