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閒白了少年頭! 八千里路雲和月!

溫哥華與上海聯線 

 

 

Venus天空 說:

學習革命與教學革命 腦內革命您都看過嗎?

異愚 說:

前者看過! 當時比較風靡

Venus天空 :

您的那位儒釋道的朋友有機會認識他嗎?

Venus天空 說:

這三本我都有! 學習革命好厚呢

異愚 說:

他剛添了個兒子,在家"領教"兒子呢!

異愚 說:

奧修的著者就是他推薦我看的!

Venus天空 說:

的確很好的一本新教育之道!

Venus天空 說:

是奧修談莊子嗎?

異愚 :

那是他寫文章作為參考的書

Venus天空 說:

空船

 

         @@@@

異愚 說:

您好

Venus天空 說:

在忙是嗎?

異愚 說:

沒有!我在做行前準備! 把頭髮染一下!

Venus天空 說:

這窗口照片正是貴州地區

異愚 說:

異愚 :

白天想發一篇顧瑞榮去年寫的文章給您的,您離開了

Venus天空 說:

現在發!

異愚 :

在單位的電腦!

Venus天空 :

回家啦?

異愚 說:

Venus天空 說:

好好陪陪夫人吧! 您快要變成大禹了!

異愚 :

他們習慣了

異愚 :

她在為我染發,讓我顯得年輕點

Venus天空 說:

是嗎? 您夫人也教書嗎?

異愚 說:

做會計的

Venus天空 說:

他知道我嗎?

異愚 說:

知道,我是隆重推出

Venus天空 說:

要不要打聲招呼?

異愚 說:

沒關係! 我是很自由的

Venus天空 :

怎樣稱呼他最好?

異愚 說:

您是儒家對我定位的?

異愚 說:

如何?

Venus天空 說:

 他會不會電腦

異愚 說:

不會,只會玩遊戲

Venus天空 說:

歡迎他有空時跟我聊一聊

異愚 :

如您不介意就認個媳婦

Venus天空 說:

哈哈哈

異愚 說:

您默認了?

Venus天空 說:

您多大

異愚 說:

50

Venus天空 說:

我要十九歲生您太早了 哈哈!

異愚 說:

那是舊社會

Venus天空 說:

我大兒子四十六

異愚 :

這樣,您認個女兒,她48

Venus天空 說:

我有這個福氣嗎?

異愚 :

女婿多大沒關係,哈哈

Venus天空 說:

您得問問他願不願意?

異愚 說:

我說了算

Venus天空 說:

不可以霸道的 這是民主時代了

異愚 :

太民主也不行,會讓人生氣

Venus天空 說:

上海男人最疼老婆的 您做不了主!

異愚 說:

我太不像上海男人了

異愚 說:

可能我的意識堣荈Е峇F!

異愚 :

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Venus天空 說:

太太理解您嗎? 爲您做得心甘情願嗎?

異愚 :

您說的現在是民主時代啊,可以選擇。哈哈

異愚 說:

我的那位很賢慧! 也是傳統女性

Venus天空 說:

十一號您回得來吧? 喔!您們又要開班了!

異愚 :

8號回來,可能12號再去湖南

Venus天空 說:

那真不容易呢! 您有幸沒被上海女權運動給壓扁了

異愚 說:

哈哈

Venus天空 說:

好好愛您的愛人吧!

異愚 說:

我還認為很失敗

異愚 說:

我的姓給我的特權

Venus天空 說:

您的姓可真浪漫呢!

異愚 說:

那可是相當的厲害呦

異愚 :

200年,可冒充王爺

Venus天空 說:

異字唸不准 變成了姨 那就麻煩了 哈哈哈

異愚 說:

奕姓可是正統的清朝皇家姓氏

Venus天空 說:

您應該有滿洲人的血統

異愚 說:

沒考證過,但我的習性有許多北方人的特點

Venus天空 說:

您的大門牙後面用舌頭舔舔看是平的還是凹的?

異愚 說:

是凸的

Venus天空 說:

是凸的? 真是稀有動物 哈哈

異愚 說:

哈哈

Venus天空 說:

看來很可能是突厥族的後裔囉!

異愚 :

跟熊貓歸一類了

Venus天空 說:

快去洗洗頭吧!

Venus天空 說:

不然要變黑人了1

異愚 :

白髮不多不少真麻煩

Venus天空 說:

您把智慧抹黑了 真可惜呢!

異愚 說:

智慧是白色的?

異愚 說:

那我馬上染白髮

異愚 :

我在您的面前感到特別放鬆

Venus天空 說:

哈哈哈 老子的智慧是什麼顏色呢?

異愚 說:

老子自己都不知道

異愚 說:

最智慧的,佛教雲:說不得

異愚 說:

道教:道可道,非常道

Venus天空 說:

給人的感覺! 跟道無關!

異愚 說:

只能看八卦了

Venus天空 說:

看! 我老公也滿頭白髮呢!

異愚 說:

陰陽各半

異愚 說:

也是由黑到白的

Venus天空 說:

是 他很年輕就白了

異愚 說:

說不清是白的時候多,還是黑的時候多

Venus天空 說:

是呀! 您頭上有黑有白不正好是陰陽和合的太極圖嗎?

Venus天空 說:

我這滿頭白髮正好已是<無>的源頭呢! 哈哈

異愚 說:

自然是很平衡的。有個現實的故事,有個人小時候很聽話,很勤儉。到了成人,工作了,反而很頑皮,很會花錢

Venus天空 說:

就是 自然是平衡的! 好事總不能只給一個人

異愚 :

對過去的缺失,到時需要補償

Venus天空 說:

像我現在開始走崎嶇不平的路了

異愚 說:

哈哈

Venus天空 說:

這兩三天遇到的都是稀奇古怪的事

異愚 說:

Venus天空 說:

我請人吃飯賀他們新婚 定好位子等等不來! 打電話去 竟然說 我不舒服我不來了! 太太呢? 太太睡覺去了

異愚 說:

啊?

Venus天空 說:

害得我花了錢又窩齉死了

異愚 說:

有這等事?

Venus天空 說:

所以說世界上怪事無奇不有! 都被我碰上

異愚 :

您有這種經歷,也是您的幸運,那是百年難遇的奇事

Venus天空 說:

我走後發現我的手機忘了放在餐桌上 回去拿 他們不給我 說您是坐37桌 我們是在27桌撿到的

異愚 說: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Venus天空 說:

我在維護TONY! 得罪了石峰! 他竟然來替他說情! 要我讓石峰再來參加讀書會

異愚 :

這個已過去,您就別放在心上

Venus天空 說:

這部也是怪事嗎? 今年可是我的本命年! 我的命一向就是如此的

異愚 說:

您掛玉了嗎?

Venus天空 說:

這可能就是您說的 好命不可能永遠

Venus天空 說:

有時戴 有時沒帶就出門了

異愚 說:

掛玉!千萬

Venus天空 說:

是嗎?

異愚 說:

是的

Venus天空 說:

一般性還是針對我個人呢?

異愚 :

去年是我本命年,我特意請人幫弄了塊玉,非常靈驗

Venus天空 說:

我因為要打電腦! 常常拿下來! 出門沒忘就帶它

異愚 :

弄個小掛件,扣在紐扣上

Venus天空 說:

說的也是 要綠的玉?還是老玉就行?

異愚 說:

我弄的是塊老玉

Venus天空 說:

翡翠買不起 我喜歡老玉

Venus天空 說:

買不起翡翠

異愚 說:

但不要是入過土的!

Venus天空 說:

今天正巧是我的69生日! 我要戴好我的玉! 過一天好日子!哈哈!謝謝您的提醒

Venus天空 說:

哈哈! 告訴王老師不要寄卡片來了

異愚 說:

那是必須的

Venus天空 說:

我哥哥搬了家

Venus天空 說:

我收不到的

異愚 說:

Venus天空 說:

我已將<希望工程>去掉了! 您看見嗎?

異愚 說:

在您的生日那天一定要放鞭炮

異愚 :

看見了,謝謝您的理解

Venus天空 說:

我們這裡不可以放鞭炮的

Venus天空 說:

但是前兩天去看中國的煙火表演

異愚 說:

那要好好的做壽宴

Venus天空 說:

在海上

Venus天空 說:

不 我們已經沒這個習慣了 家人都不重視

Venus天空 說:

那天請新婚夫婦吃飯本有雙重意義 但是讓大家吃得很窩囔

異愚 :

您到了耄耋之年,過去說是古來稀的年齡

Venus天空 說:

哪裡! 我的人生還沒開始呢!  麥克阿帥說的: 人生七十才開始呢!

Venus天空 說:

我的崎嶇道路還沒有走完呢

Venus天空 說:

頭洗了沒

異愚 說:

沒有

Venus天空 說:

快去洗吧! 不講了!

異愚 說:

哈哈! 我都忘了

Venus天空 說:

坐忘兩自在您變成莊子了

異愚 說:

莊子的文才比他的哲理更美

Venus天空 說:

他的是創作不是作文

異愚 :

對極

異愚 :

明天上午我要出去辦事,下午,我一定把顧先生的文章發給您

Venus天空 說:

去洗呀

Venus天空 說:

知道了

異愚 說:

他的文章跟我是天涯有異曲同工之妙

異愚 :

好的,晚安(北京時間)

Venus天空 說:

我這是上午八點

異愚 說:

早晨的太陽真----,哈哈!我下了。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