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直向教育高峰的人

                   溫哥華與北京聯線

 

2006/3/1日

 

石峰 :

推薦大家有空讀讀旅美獨立升學顧問高燕定老師的

 

《人生設計在童年》

http://edu.sina.com.cn/hafobaba/index.shtml

 

《人生設計線路圖》--美國升學與前途

http://edu.sina.com.cn/focus/mapping/index.html

 

高老師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gaoyanding

 

青少年工作室,小石  

 

@@@@@@ 

 

石峰 說:

談老師你好,

Venus天空 :

小石您好! 沒休息呀?

石峰 說:

等一會兒休息

石峰 說:

我看Catherine他們很想替你在這邊聯繫業務!

Venus天空 說:

大家很誠懇 如有機會的話也想跟大家交流交流教育與文化這一環

石峰 說:

是啊

Venus天空 說:

但來大陸的時間有限!有甚麼意見嗎?

石峰 說:

我建議他們,能不能幫你在這邊建一個博客

石峰 :

先有個簡體字宣傳的東西

Venus天空 說:

建一博客需要多少錢呢?

Venus天空 說:

您認識華心劍少嗎?

石峰 :

不認識!

不需要什麼錢,就是要花費很多時間

Venus天空 說:

我就是沒有時間

石峰 :

我跟Catherine講,如果他們有時間,幫你把一些文章轉換成簡體字,放在新浪博客上,做一個專題,讓大陸更多的人瞭解你的教育理念。

石峰 :

這樣也便於你以後在這邊出書,做交流活動等

Venus天空 說:

是好主意

石峰 說:

我建議他們堅持做下去,打算花上兩年時間認認真真培育一個交流平臺和交流群落

Venus天空 說:

在國內有這麼多人關心教育我似乎找到了有共同語言的族群

石峰 :

他們現在剛剛接觸教育還沒有多長時間,我建議他們把這個作為一個學習和初步建立各種社會資源的過程。

石峰 :

呵呵

石峰 :

他們希望邀請我一塊來做這些事,給他們做顧問,

石峰 :

但是我幾乎和他們一樣,都是剛接觸教育沒有多時間,

Venus天空 說:

您在北京哪個區

Venus天空 說:

您還是學生嗎?

石峰 :

只是在04年,我從事職業諮詢師的時候,意識到當前的主要問題是教育改革遇到了瓶頸,然後整個轉過來研究教育的。

石峰 :

我在北京海淀區,02年北師大環境科學研究所碩士肄業

石峰 :

本科是學電腦軟體設計,研究生讀的環境科學

Venus天空 說:

請多說說您自己

石峰 說:

呵呵

Venus天空 說:

讓我讀讀您這個年輕人

石峰 :

我讀電腦的時候,辦了一個小報紙,《IT時代》,討論IT會給社會帶來什麼影響,它的發展又會受到什麼制約。

從這兒,我開始關注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問題。我瞭解到,可持續發展首先是環境科學領域提出來的,就考到了北師大環境科學研究所。

石峰 :

但到了那兒以後,我發現我有點幼稚,環境科學研究所根本不研究這些東西,甚至沒人關心這一類問題。我就積極參加各種社團,比如鄉村建設和環境保護方面的社團,並到處聽各種教授的講座,希望進一步擴大自己的視野,重新找到自己成長中的引路人。

石峰 說:

參加鄉村建設、環境保護等社團,讓我更清楚地意識到,這些問題只有靠市場才有可能真正解決。另一方面,我讀了一些歷史學的書,看到了中國正從農業體制向商業體制轉型;讀了一些社會學的書,意識到應該研究社會最基本的一些單元,比如家庭,企業,尤其是企業,它是我們社會堶悸熒s元素,其中又應該重點研究跨國公司等等,反正,我已經沒有心思再讀什麼環境科學了。很想到社會上體驗一下。

石峰 :

剛開始,我去做投資顧問,我們公司都是年輕人,大家什麼都不懂,我也什麼也不懂,但是我想了個辦法,我們先過濾項目,然後把項目推薦給其他公司,我們過濾項目的辦法,就是看到,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過程中,就意味著政府放權的過程,而地方政府,一是有行政管理職能,二是有資源配置職能,那麼要做投資,就是要跟地方政府打交道,所以我們就開始建立地方政府的關係網絡。我們找到了辦法,資訊來源就比較可靠。所以,我們跟方正等集團就建立了夥伴關係。

石峰 :

但我厭倦這種事情,因為過來過去,都是談項目,談好了或談不好,因為跟大額資金打交道,沒有真正的朋友。

石峰 :

大家在這些項目上都非常謹慎,非常嚴肅,甚至有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所以,我開始懷疑自己到底要什麼。我不能忍受這種生活,所以,儘管這個公司是按照我的想法起步的,但我離開了。

石峰 :

這個時候,有一個從英國回來的傢伙,讀了博士,在三星做營銷總監,在外面還有一個自己的管理顧問公司,他拉我跟他一塊開發一個管理培訓專案,

石峰 :

我也正好想更進一步瞭解企業運營的一些常識,所以我就去了,跟他一塊研究平衡記分卡等戰略管理工具,並開發了我們的工具,跟平衡記分卡對著幹,

石峰 :

我做了一些平衡記分卡和我們的工具的對比工作,有不少人覺得不錯,而且有一些大企業也接受了,但是我知道,堶掄晹酗@些重要的問題沒有解決。我希望一邊推廣,一邊深入研發,但是,那個傢伙眼堨u有錢。我實在無法忍受,在為該不該進一步為研發投入發生了一次爭吵之後,我離開了。

石峰 :

之後我又到了白玲工作室,國內最好的人才測評和職業規劃專業機構之一,白玲女士邀請我和她合作,我也想來嘗試新東西,因為我覺得瞭解了市場經濟和企業運營之後,瞭解人才選拔問題,更有價值。我們有個共識,心理學的理論和技術都比較成熟,但是企業怎麼樣用人、培養人卻是千差萬別的,我們需要找到一些辦法,把這些業務和企業管理有效的結合起來。

石峰 :

一開始我們不知道從哪兒下手,我提了一些試探性的方案,都不太好,沒有很好的辦法,我們只能先放下。但是,從中我發現了,為什麼一些問題變得如此複雜,是因為,許多問題從青少年到大學生,再到社會上成為職業人士,是很多年積累起來的結果,想一下子來改造人,幾乎不可能。

石峰 :

忘了說,這兒是這樣,應該把人才測評和職業規劃分開來看,一個是人才選拔,這個沒多少說的,另一個是人才培養,這個有很多問題。正是因為在人才培養的困惑,比如說大家都提到的國際化人才、複合型人才等等,怎麼來培養,讓我覺得這個工作很有意義,想繼續探索下去。

石峰 :

所以,在我和白玲工作室中斷哪個專案合作之後,我就開始研究青少年教育問題,

石峰 :

大體經過就是這樣,

石峰 :

我可以把我近期寫的一篇文章貼到這兒,

 

 

教育改革:要大力促進職前教育的深化

 

塞納風箏blog的主人介紹了《法國中學的職業教育》,讓我很羡慕。法國的學生從初中二年級開始,就有條不紊地在學校、家長和企業的共同努力下,參與對企業社會的瞭解和實踐。

 

而職前教育是我們國家這兩年才開始意識到的問題,尤其是在大學生就業難的情況下,許多人才意識到,學生們早早都應該瞭解和接觸一些企業。我想大家還記得,前兩年很多人還在爭論大學生在外面兼職好不好這些話題。

 

整個職前教育在我們國家的開展需要一個過程。目前來說,即使大學,這一塊都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包括北大、清華等等國內的頂尖大學,基本上還只是給高年級學生稍微提供一點怎麼寫簡歷、職場禮儀等等,稍微多一點,就是請幾個人來,從大面上講一講一些行業的大體情況。這種非常倉促的做法,我也不知道能起多大作用。但這是個開始。

石峰 :

國內目前在這一塊的幾家稍微知名的公司,北京有白玲工作室、北森測評,上海由可銳職業顧問,等等。但說實話,我對於這些企業目前所作的工作評價不是很高。這類企業,大多數主要有兩個產品線,一個是人才測評,一個是職業規劃。人才測評在企業招聘當中現在叫得比較響,理由是一來可以減少盲目,二來提高了效率,三來看起來也比較公平等等。但是對於測評與企業本身發展情況的相關性,以及對於測評的解釋與應用等等,仍然缺乏比較合理的解釋體系。更有趣的是,央視和智聯招聘合作推出的《絕對挑戰》節目堙A經常會請幾個所謂的招聘專家,對企業的背景和需求等等交待不清楚,給應聘者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測試,看著他們表演之後,再給一些只有專家才能說得出來的解釋,並利用觀眾的新鮮勁,把它完全搞成了娛樂節目。現在一些教育部門,甚至高中,還有小學的,更是盲目地用類似的一些測試來看孩子們的情況,指導學生朝什麼方向發展,考大學報考什麼專業,等等,讓人擔憂

石峰 :

另外,職業規劃,說白了,就是幫助大家怎麼順利地走向社會。在這方面的研究上,國內基本上是亦步亦趨的跟著國外的一些研究和企業走,而我們轉型社會的特殊背景使社會的常識系統、大家教育背景以及碰到的很多情況很不同。這些職業規劃能起多大作用,現在看大家有多大的新鮮感和衝動,但最終要看真正能解決多少問題。此外,今天已經進入一個新的時代,你比如說怎麼把網路整合到人們的教育和職業發展中等等,這一類問題也遠遠沒有引起國內外這類機構的重視。而且這一類公司很講究保密原則,表面上保護了客戶隱私,實際上更是保護行業利益,而真正扼殺的是許多的諮詢沒有充分的曝光,沒有充分參與社會對話,也失去了自我知識更新的能力。

石峰 :

儘管如此,勞動保障部不知道什麼時候制定了一個職業指導人員資格鑒定標準。並於04年,組織一些專家對職業指導人員資格鑒定標準進行了修訂。很榮幸,當時我也正好代表白玲工作室參加了修訂工作。就跟所謂的心理諮詢師等等認證一樣,現在我們也搞出來一個職業指導師的認證。雖然這個認證還沒有被更多的人接受。我個人對這個認證,也有很多不同意見。但我理解,從勞動與社會保障部的角度看,做這個認證,是因為國家面臨的,一是大量的勞動力走入城市,需要幫助他們找工作,二是大量的下崗再就業人員要重新安置,需要幫助,三是大學生畢業就業難,要幫他們謀出路,等等,而社會上的各種職業介紹所、各種人才中心,各個大學的就業指導中心等等,都需要一些指導,相關部門也覺得自己又無法推卸的責任。這個標準的修訂,也是當年張小健部長親自抓的兩個標準之一。

石峰 :

我只談一下,我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我們可以先說說教育是什麼?我相信許多人都抱有這種期望:讓孩子們接受教育,也是希望能幫助他們將來更順利地走向社會。但我們說教育和社會現在嚴重脫節了,脫節了怎麼補回來?也就是要開展大家在討論的職前教育。但我覺得大家可能還沒有充分地意識到,像法國那樣從初中就開始進行職前教育,會幫助我們避開什麼問題?

 

舉個例子,現在左鄰居的小孩去學鋼琴了,右鄰居家的小孩去學舞蹈了,夾在中間的家長可能就要考慮了,我的孩子應該上什麼興趣班呢?孩子很小的時候,家長們經常有這種煩惱。對於家長積極參與開發孩子們對社會各方面的感知和表達能力,我非常欣賞。但我發現大家忽視了關於興趣培養的另外一個問題,家長們希望為孩子們將來的職業興趣買下什麼種子呢?

石峰 :

假設孩子再大一點,比如說高中選文科理科了,考完大學填報什麼志願了,這個時候,很多孩子和家長都開始撓頭,家長看鄰居也找不到答案了,許多學生就稀婼k塗報了一些專業。

 

如果一個大學生對該專業以及相關的應用領域缺乏基本的認識,你覺得他們會很自覺的學習,並自覺地把學校的學習跟社會實踐聯繫起來嗎?看看那些臉上寫著迷茫,大學要畢業的學生,看看每天電視上各種招聘會現場的報導就知道了。我們不排除有些學生畢業前會在追求自己的興趣,還是自己學了什麼就先找份相關工作,在兩者之間會稍微猶豫一下,但是在巨大的社會壓力面前,許多人會選擇後者。尤其是一個國家的人力蓄水池足夠大的時候。

石峰 :

當然,許多人最終會有一個工作,在他們工作了之後,即使開始對工作不感興趣,但有些人會被企業同化,被企業重新喚醒,這都是讓我們心埵n受的。但我們看到,仍有相當多的人(這個比例有多大,從所謂的社會亞健康職業枯竭等報告中可見一斑),他們在工作中沒有快樂,沒有知覺地工作著,只覺得是在給別人打工。哪怕在政府部門工作,也有很多人會說成是在給政府打工。因此,你也不難發現,許多人雖然在工作,卻不出活;出了活,可是只有數量沒有質量;現在企業界盛行恩威並舉,但仍是有質量,無新意,等等。就如強扭的瓜不前一樣,許多人勉強進入一些崗位,但工作中找不到認同感,沒有事業感,缺乏全身心的投入,工作的成效和質量可想而知。但是很快,他們買了房子會被房子套上,結了婚會被家庭套上,有了一點工作經驗會被工作套上,當了小領導會被領導的光環套上,再也無力關心什麼當年的興趣了。可你要問許多老闆,你會發現他們也在抱怨自己實際上

石峰 說:

這麼順著年齡一縷,我們就能看出來,從兒童到中學生、到大學生,乃至成人,許多問題不是孤立的。而要解決這些問題,最關鍵的是就是從小開始職前教育。儘早插入職前教育,上述的很多問題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而不是老做一些亡羊補牢的東西,還吃力不討好。

 

但是怎麼在我們國家開展職前教育,法國的做法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堶得借鑒。但大家注意了嗎?我們很多地方是農村,那堳臚l們的家長,和他們周圍的企業不足以幫助他們有效地認識社會,更不要說進行實習了。這個在很多中小城市也有這個問題,職業分化不夠,分化程度不深,花樣不夠,花樣不新,甚至有些都半死不活的,等等。所以,我們的職前教育,必須要從多個角度來做。比如大城市埵陰囓顗滿A帶孩子們參觀各種企業,和企業的人員交流等,可以製作成節目,可以通過光線傳媒等電視網路向國內各省市電視臺播放,這個基本上可以保證小城市邊遠農村都能瞭解到。與此同時,可以做相應的

石峰 :

(完),

Venus天空 :

 

Venus天空 說:

會的讀您

Venus天空 說:

您先休息嗎

石峰 說:

是,我準備休息了

Venus天空 說:

在找時間跟您學習

石峰 說:

只是希望讓你多瞭解一點,或許你能給我什麼建議

Venus天空 說:

會的 您先休息 太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