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靈三合一的大美樂章

****** 身心靈三合一的大美樂章 ******

.........................陸達誠 * 著.............................

* 前言 *

這篇具有哲理性與音樂性及深奧的文章!

是一篇值得給愛好文藝 哲學以及熱愛創作者跟知音

一起來一句句的品讀的好文章!

它如同一篇扣人心弦的~~~三合一的大樂章!

 

文 : 輔仁大學 陸達誠 教授

您知道嗎? 不單作曲家創作,您我聆聽音樂的人也可以在聆聽時參與創作。

作曲家如~ 莫劄特創作,演奏家如~ 馬友友也有某種程度的創作,但為什麼您我「混」在一大群觀眾間的無名小卒! 居然也可列入創作群的光榮榜內呢?

說實話,一般人的確只把作者的作品看成創作,其他表演者或欣賞者普通都不被認為是創作者。

表演者在表達、聆聽者只在品味別人作品而已。

他們是受益者,通過藝術提升自己的技巧、認知、氣質、深度…。

尤對欣賞者而言,他們的角色似乎純粹被動,一無貢獻。

上面的想法加以分析後,可知實情並非如此。

輔大藝術學院的宗教輔導~ 魏嘉華修女, 為該校的一個有關~ 全人教育的研討會 寫了<人性的聖與宗教的心靈昇華>一文,把形上學、宗教學、音樂熔於一爐。

她引用亞裡斯多德、奧托(R.Otto)、拉內(K.Rahner)和該校藝術學院方健銘院長的~~~ 《藝術、音樂情感和意義》( 1997)一書的思想來發揮主題。

魏文頗富創意,見解獨到而深刻,可供有心人士參考。

筆者僅取該文有關「藝術創造」的一段來加以發揮,以音樂為代表。

狹義的藝術,不論舞蹈、音樂、戲劇、繪畫、建築方面,其作者, 即是原初構思者。

以音樂來說,當一個「樂思」飄然進入作曲家的腦海,激勵他寫成樂譜時, 後者感受某種震撼,似乎被電流擊中,不能不寫。

但他在創作過程中,有時如順水泛舟,非常便易,這是靈感充沛之刻; 有時卻要花好多時間,下大量功夫,才使創作之泉稍稍滴流。

國人以「頓」「漸」之分論之。

無論是頓或漸,都有一個醞釀期,這是作者把情感和樂思投入自己的潛意識, 讓它在那個隱室中生長的時期。

樂思在作曲家的靈魂隱室中就像胎兒在母腹中一樣, 那個受孕的樂句不斷地吸收母體的養分,逐漸壯大。

作曲家的情感、想像、理智和經驗都匯合在一起,餵養樂思,使它成熟, 直到把它寫到樂譜上,變成客觀的產品為止。

作曲家是理所當然的該樂曲之父母,他在自己的靈魂深處,化育了這個美麗的孩兒。

「深度」是關鍵字。以後我們還要提到它。我們不會懷疑地承認:

作曲家是創作者,他的功能是藝術的「第一度的創作」。

 

有二度創作嗎?二度的作者是誰呢?   第二度的創作者是~~~演奏家。

演奏家演奏的樂曲固然是別人寫的, 他應該忠實地詮釋他者,使作品的風貌如如重現。

但他不是一架機器,他不可能呆板地執行上述任務。 演奏家本身也是一個主體,有其自身的風格。 他本身的經歷和情緒均有獨特性。

演奏家也有一個深不可測的心靈深淵, 從這個深淵中他要汲取自己的靈性活泉。

當演奏家表演時,他的身心靈彙集在一起, 投入一個他人的作品中。

他在表演「他者」,不錯,但他也在表演「自己」。

換言之,演奏家在進行有創造性格的表演。

每一位有天份的演奏家都是與眾不同的, 因為他不在摹仿,而在把自己的身心靈的富源, 透過樂曲流泄出來。

同一個演奏者在不同的時空中, 亦可能有不同的表現效果。

原作品的靈動性,在被演奏時有了表演者的加工。

這是藝術的~~~第二度創造。

 

第三度創造是什麼呢? 這種創造僅發生在聆聽者身上,

或亦影響有二度創造功能的演奏者身上。

聆聽者的品質會否影響演奏者的品質呢? 答案應當是正面的。

聆聽者與演奏者一樣都是主體。

而主體必有其個性, 包括他的經歷、情緒、理智、學養、信仰等素質。

主體內的潛意識如稍露一角的冰下巨山,深不可測。

因此他品賞音樂時,也在詮釋。

他的感應、感動,都與他的內在生命有關聯。

他的記憶、聯想、想像、認知...... 都在美的侵襲下受到翻動, 而使他心靈底層的富藏開顯。

內外交融到了物我相忘的境界時, 聆聽主體失去了自己的主控力, 全然陶醉於大美的臨現中。   這種對美的體驗並非單獨的, 往往同時發生在許多聆聽者的心靈間。

這時,許多個體同入光域,一起失去以自我為中心的意識, 而在對美的出神中,形成了一個嶄新的共同體, 一群聯結的感情把許多原先毫無關係的人帶往同一個生命高峰。

那堥S有自我,只有「我們」,且是一種新造和新現的「我們」。

這種體認美的?那可與神秘經驗相比:

當事人於此時此刻逸出時空的經緯,進入了永恆世界, 把「流動」揚棄在光暈之外。

聆聽者如入此境,則他的創造力必大量開發。

因為高峰經驗必為主體儲備了超量的資源與能量, 為往後的創造活動提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富藏。 至於聆聽者的內心乾坤能否影響表演者, 而提高演奏者的素質和效果呢?

筆者的回答也是肯定的。

中國人說的「對牛彈琴」指的是聆聽者既不懂,又不專心,對美樂無動於衷。

如果聆聽者都是這樣的「牛」,那麼演奏者被強迫留於平庸, 這對演奏者是非常殘忍的事。

演奏者之得以完美演出,常借助於聽者的臨在品質。

聽者之聽不但開發自己的,亦開發演奏者的潛能, 而使第二創造達到超水準的表現。

上述的三重創造, 首指~ 作曲家, 次指~ 演奏家, 三指~ 貌似無名氏的聽者。

當樂曲由作家的心靈深處展現, 又因演奏者的完美詮釋, 最後充份在聆聽者的心中發酵時, 創造之工達到了極致。

作者、演者和聽者一同深入生命的深淵, 不分「你的」「我的」, 從這個共同的生命深淵顯化了宇宙無法言宣的奧秘, 使有限的生靈多少體嘗了對終極嚮往的滿足。

此處,人似乎回到了故鄉。

這個深淵在那堙H 它不是物質,因此無法用生理的語言來解釋它。

用心理學的潛意識來說,比較接近一些。

至於用「靈魂」來解釋似乎更能把它襯托出來。

靈魂先天地與肉體結合為一。

靈魂通過與肉體諸官能的合作, 後天地吸收多元新知, 又以真善美聖充實自己, 使自己愈趨豐滿,而積累了來日可用的創作「本錢」。

但在外義的創作前,主體本身先啟動了自我創造, 這是他在光暈中可揮灑的活潑生命。

這個深淵和其內的富藏,部份地來自大學教育。

首先得自專業課程,其次來自通識教育。

二者合之加上社團、體育、倫理等陶冶即構成了所謂的~~~ 全人教育。

異質的課程和活動擴大了主體的內涵,增加其張力。

而身心靈全面的培育和發展,將使學生更能面臨文化的衝擊, 使他在回應挑戰中不斷開發更豐富的創造性格。

這是負教育重任的老師們對以藝術為專業學生, 也對一切學生的深切期盼。

@@ 全文結束! 感謝您的回響與分享 @@

 

鄉音姐辛苦了,為咱貼吧搬來這麼有分量的美文!謝謝姐姐!謝謝陸先生!

...... 他的記憶、聯想、想像、認知...... 都在美的侵襲下受到翻動, 而使他心靈底層的富藏開顯。

內外交融到了物我相忘的境界時, 聆聽主體失去了自己的主控力, 全然陶醉於大美的臨現中。

  這種對美的體驗並非單獨的, 往往同時發生在許多聆聽者的心靈間。

這時,許多個體同入光域,一起失去以自我為中心的意識,

而在對美的出神中,形成了一個嶄新的共同體, 一群聯結的感情把許多原先毫無關係的人帶往同一個生命高峰。

那堥S有自我,只有「我們」,且是一種新造和新現的「我們」。

陸教授的這段文字!

觸動了我的創作動力的同時,

也讓我的創作與再創作有了意義與自信!

<我>會共融成<我們>

<我們>心中必有~~~大美知音

看似深奧的文章 卻用極其簡白易懂的文字

層層論述而來 很多不常觸及的領域 或者也應了大道至簡

返璞歸真的蘊意 無不似清風徐徐而來

而能在最早的讀懂了三重創作之美的靈魂

又是來得多麼的赤誠與珍貴

在我看來 這裡更簡單的說法 就是身 !

那些最終的聆聽者 心 音樂的傳達者 演奏家 靈 樂曲的創造者

締造者本身 正是有了眾多的身 心 靈的參與

才讓所有的藝術領域 變得立體豐滿的同時

還有了些雋永深遠的況味 身之普遍 在紅塵 心之卓越

在懂得 靈之超脫 卻是對美的捕捉與傳承

我輩之福 是能借身的載體 去靠近 心與靈的惠澤

而心與靈的卓越與經典 也要有身的聆聽與滋養 才變得更有生命

也許 這就是生生世世無限迴圈的意義所在

雖是番雜亂無章的感慨 卻也是順了偶能觸及的心

做了最真的表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