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 些 綿 羊 @@@@@@@@

-- 陸達誠 --

卅八位來自世界各地的靈修者,在英國北威爾斯參加依納爵的神操訓練課程,為期三個月。九月十八日至十月六日為準備期,十月六日至十一月六日為卅天神操本身,十一月六日至十二月十五日為反省神操經驗及實習期。

筆者為文此刻是神操期中的第二個休息日。神操分為四周,每周長短不定,共有三個休息日 ; 為了不使睄斒s輯煩惱苦待,故雖神操尚未結束,但利用休息日撰寫此文,傳真送出,想來天主會饒恕我這次分心的。

卅八位同道來自亞、非、澳、歐、美五大洲,亞洲人除我以外有菲律賓及印尼各一位,新加坡二位,最多的來自愛爾蘭,共十六位,英國本土只有四位,其中一位是聖公會牧師,他有一個會打太極拳的卅歲女兒。

另一位聖公會牧師是獨身的女性,來自南非,晉鐸(或封立)已七年,這兩位牧師參加一切禮儀,非常虔誠,似乎完全認同天主教。

卅八人中只有兩位平信徒,其他都是修道人,男女各半,最年長者約六十五歲,最幼者約卅歲,不少是非洲傳教士,現回歐度假,前來進修。

其中兩位修女曾任總會長,一位是方濟傳教修會的莫拉修女,來過臺灣數次,耶穌會士除筆者外尚有德籍的法朗士神父,二人都是第三次作神操了。

領導此訓練課程者為九人的小組,包括四位神父 五位修女,四位神父中有一位是白衣神父,曾在非洲傳教,另三位是耶穌會會士,通過準備期十八天的活動,將大家分成八組,各組有四到六人,五位修女輔導的五組內都有神父,上述的德籍耶穌會士被分到一位德籍多明會修女組中,由一位修女輔導耶穌會士作神操的大概不太多吧。

聽說多年前朱勵德神父離開羅馬返台之前亦曾來此地參加此課程,他的輔導亦是一位修女哩。我的神師是位愛爾蘭耶穌會士。原來依納爵在蒙萊撒寫神操以及帶領人做神操時,他並非神職人員,因此帶領神操並非神職或耶穌會士的專利。

這些神師修女有些去過加拿大蓋夫神操中心(Guelph)受過十個月的訓練。臺灣肋傷會的陳修女也去過,聽說她最近在彰化帶四、五位修女作一個月的神操,這樣的修女一定還會增加。

神操進行至今已廿天,第一、第二周各長十天,因此第三、四周大約各長五天了,第一周末沒有告解,要在卅天結束時才舉行和好聖事,這樣可有更透徹及更真誠的懺悔和定改。

不過,大概告解的內容多少都與輔導神父或修女談過了,因此晚一些告解也沒關係。

廿天中除了休息日可以說話外,從未見過交頭接耳,卅八人完全沈潛入深度地對晤天主的氣氛中,這些同道遠道而來,渴望靈修革新,這卅天若不專心努力,天主的恩寵大概不會再來了。

如此,大家相互感染,同沐神光神慰,感到真如到了福地,在英國西北一角,抖落一身牽掛,專務永生之道,想到這婺T不住要吶喊:

感謝天主大恩! 最後談羊吧!

 

清晨醒來,小鳥啁啾外,別無聲響。天際一抹紅霞,襯著透亮的藍雲,美得不可思議。距窗百步之遙之山坡上,一群綿羊靜靜地已在啃草,由於草地如茵,無法看到蘇武之詩境

「風吹草低見牛羊」,在短草坪上群羊安詳地「蕩漾」,厚厚的毛衣使它們不受寒冷及雨霜的侵襲,永遠地悠閒,福哉!新舊約上多少篇幅都在說羊,耶穌自稱善牧,這份天人關係對都市居民太陌生了。

如今整天看羊,與羊為伍,對羊與牧童的關係增多了體認,也使某些默禱大為真切,甚至感動不已。這樣美好的環境還要住上將近二個月呢!

但願祈禱中更深的經驗再度出現,而更體會這位善牧之慈祥,及留在羊棧中作其小羊之無限福祉。

 

c copyright 2000 by Taipei Ricci Institute

 

@ 品茗之後 @

請寫下您的觸動 感覺 想法 疑問 聯想 與心得 建議 作相互分享交流

::::::::::::::::::::::::::::::::::::::請按一下留言或分享:::::::::::::::::::::::::::::::::::::

 

 

與牛馬羊說再見

--陸達誠--

十二月十五日,威爾斯的靈修課程結束,要向三個月來熟悉的方外世界告別,這幢以前是英國耶穌會的神學院曾培育過不少精英,包括名詩人賀波金(Hopkin),今日卻發揮另一功能,廣召四極渴慕天主的靈魂,以依納爵的神操為經緯,助人展開一片深度革新的生命向度,卅八個同伴大部份已入「後壯年」階段,都有廿年以上的傳教經驗,在近九十天的同修中,一起尋找聖愛的活泉,使疲憊的,甚至枯乾的靈魂再次蹦躍。

聖培諾院啊,您真是一座恩寵之宅,把我們這群天之驕子(女)與永恆的幸福聯結起來了,使我們在大世紀末之前夕,那麼深切地體會天主的聖愛和聖母的愛顧。 三個月的經驗使我們的靈魂脫胎換骨。今日回憶時,那份濃烈的情緒一湧又出,眼睛又是一片模糊。

啊,原來天上人間之交流可以到達如此的深度,難怪有創作不完、聽不完、看不完、唱不完的藝術和音樂,一層一層地揭開那神秘面紗,而這些不朽的作品,一再使人神往,使人對俗世的價值有了另一種判斷。 傅佩榮教授翻譯的《人的宗教向度》一書是筆者近五年講授「宗教哲學」的教科書之一,該書作者路易杜波瑞,(Louis Dupre,耶魯大學教授)認為當今世界很少人再有宗教經驗,那是說恩寵經驗,或天主與人直接來往的經驗;信仰幾乎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而作的個人抉擇。

動的體驗(即天主主動)越來越少,這種情況促使世界俗化,至少精神文明不會像中世紀那樣以教堂為中心。弦外之音是今日天主是非常遙遠的,人們嚮往祂,但體會不到祂,因此轉向俗世事務。對俗世的努力變成了尋獲上主的替代,但這些活動是無法與直接會晤天主相比的。後者愈來愈少見,而宗教嚮往非常辛苦吃力,甚至是徒勞無功的。

這些話為大部份生活於俗世的我們真是一針見血,相當客觀地反映了實況。但是聖培諾院給我的體會卻是天主不但在人間,還非常慷慨地、直接地、主動地在進擊,在改造,在撫慰……聖培諾院不單是福地,還是聖地呢! 除了開窗即見之群羊,還有在聖培諾院周圍到處可見的牛馬。

牛是非常溫馴的動物,吃廉價的草卻提供給人美味的食品及貴重的皮料。有一次與德國神父法郎士越野走路,穿過鄉間小徑,越過積厚肥的農場,還好借了雙短靴不致於陷入汙泥中。不料有小溪阻路,就脫了鞋,由籬下爬過,再提鞋涉水,到了對岸,在擦乾雙腳及穿靴時,大批牛過來圍睹。

我們抬頭一望,這些牛竟排成半圓,睜著大眼,看兩個稀有品種的異類,狼狽不堪的模樣,為牠們一定是今古奇觀。

我們必須從牛堆中打開一條生路才能繼續前行,還好,牛從來不傷害人,因此對牠們不會怕懼。這是一次角色轉移的小經驗。 至於那匹可愛的駿馬查利,更是大眾情人。牠在只有半里之遙的短籬農場內獨行。查利全身黑色,鼻子兩端雪白,身體高挑挺拔,真是個大帥哥。

我餵牠籬外的新鮮草(籬內的草都啃短了),又摸牠的鼻子,拍牠的臉。牠常張開大口要吞我的手,但我看到那副從不洗刷的牙齒,急忙縮回手來。我若在籬外踱步念玫瑰經,牠在籬內同步隨行。與一匹馬一起念玫瑰經倒是第一次經驗,可惜牠無恆心,念不到兩端就駐足了。

不過每次經過,牠一看到我,就會從老遠的地方走過來親熱一番。

後來別的神父經過,有的給蘋果,有的給巧克力,大家疼牠,稍遠有另外兩匹馬,沒有這麼好運,所以可稱查利為大眾情人。

十二月十五日前一、兩天我沒有去與查利告別,怕牠依依不捨,因為每次離開時我走了五分鐘往後看,牠還在那裡望著我呢!那麼離別該是極困難的事了。沒有去,或許不是馬,而是自己的心理障礙。其實,一切親愛的生靈都含有造物之情,在造物主內不會分離的。 與大自然及其中的牛馬羊結緣該算是這次靈修之旅的副收穫吧!

c copyright 2000 by Taipei Ricci Institute

 

 

 

@ 品茗之後 @

請寫下您的觸動 感覺 想法 疑問 聯想 與心得 建議 作相互分享交流

::::::::::::::::::::::::::::::::::::::請按一下留言或分享:::::::::::::::::::::::::::::::::::::

< 另類天才>真是一篇步向民主政治與多元社會的一把金鑰匙; 用<三個臭皮匠底個諸葛亮>~ 腦力激盪的方式讓<群體動力><群體討論>來補平庸的不足; 正是今日教育改革的精神與改革的重點; 唯有這樣的個体和團体,才能談民主。奇妙的是我曾寫有一篇有關的< 群體討論>與<分組討論>的幾把要則; 與這篇文章的要理完全的吻合; 尤其是本網頁的主要精神與我所呈現的教育改革內容您會發現這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 請您及時聯讀 B.五. 走向開放教育之鑰 以及 六. 向傳統教育挑戰 )

網主: Venus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