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得想死

-- 陸達誠 --

 

小時候看聖書, 常見到有些天主喜歡的小朋友?我也想與天主在一起而想早些死去。

「死」變成得至樂的方法或途徑,聖女小德蘭有過這樣的想法,蒙法蒂瑪聖母顯現的三個小朋友也如此想,其中二位已達成此願望。

這種想死與厭世者的想死完全不同,這些特選之器(指靈性飽滿的人), 被天主本身吸引,渴望不再與天主分開,如果要達到這種境界,非與自己的身體或世界分開,也在所不惜,所以這種想死是一種積極的行?

是聖愛經驗的後果,當然沒有信仰的人是不容易懂的,誠不足與外人道也。

上智出版社把義大利小說《耶穌,你餓了》拍成的電影譯成中文的錄影帶,其中主角是一個九歲的小男孩,他在一座舊樓的樓上,發現了一個會同他講話的耶穌像,以後他常把麵包、牛奶送去給耶穌吃,與耶穌成為莫逆之交,最後無疾而終,這也屬於快樂得要死的一種。

筆者在英國威爾斯作神操的三十天中(一九九八十月六日∼十一月六日),曾有過二次在祈禱中不知不覺地滑入愛的汪洋之中,只覺得極深沈的平安及與天主同在的無比喜樂,在這二次光景中,我也曾想如果這樣死去,是何等的好啊!

因為要保持這種與天主同在的幸福,除了脫離肉身和這個塵世是別無可能的,這真是一種快樂得想死的經驗,是聖母和耶穌把我帶入與聖父的深契的關係之中的,聖詠七十三首的一些句子又出現了:

以色列的天主何其美好! 你握住了我的右手,我要常與你同處。 在天上除你以外,?我還能有誰? 在地上除你以外,?我一無所喜。 我的肉身和心靈雖已憔悴,天主卻永遠是我心的福份和磐石。 親近天主對我是多?的美好, 只有上主天主是我的安所。

這首美麗的聖詠,譜成過男聲三部曲,是我在上海修道院每年開學彌撒中唱過的。那是在龔主教結束感恩祭謝聖體的時候,全院師生二百三十人屏息靜禱,唱經樓上開始傳出這首悠美和諧的聖曲,不到兩分鐘,主教就感動得不能不用手巾抹眼睛,而整院師生也分享他的感動,也被天主聖愛所籠罩,故可稱為一個團體神慰的經驗。

這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一直到今天,這首聖詠一旦回想和低吟,仍能解放出當時濃厚的情緒。難怪這些師長、同學中有不少以後都不怕死,二十年三十年的勞改都未挫其初志,還是充滿喜樂地?天主服務,快樂得要死而未死之朋友才是為復活見證的真正新新人類。

今年(一九九九(一月十五日),我抵達美東新港市(New Haven),準備在耶魯大學作為期半年的研究,寫一本《宗教哲學》的教科書,並為「生死學」一門新課搜集資料,想不到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劉述先教授送來其學生溫帶維的博士論文,要我作這篇論文的校外考試委員,這篇論文的題貝是:

(程明道與聖德堛澈繚G的密契主義思想之比較研究)。劉教授自稱不諳基督教義,希望我提出有關的問題,在囗試時可請別人代問,這是一篇很有份量的論文,詳細內容茲不在此討論,但在一五六頁上有一段聖德堛爾靮磞n配合本文題旨:

「哦愛啊!愛(指上帝)!你帶我們至此,因為我們愛上帝並上帝之子,我們被稱為神(gods)和上帝的兒子們(sons of God)……主,我們在這堹u好,我們希望留在這堙A我們希望死。」

讀到這最後幾句,我覺得自己在英國的經驗真是無獨有偶,只是不論是聖德堜M我自己都非法蒂瑪的小朋友了。能夠體會到天主無限大愛的靈魂,不論年紀多大,都會再次變成小孩,而能完全放開自己,隨主安排,若天主要收去靈魂,請收吧!僕人準備好了! 今年年初去世的王敬弘神父在一次避靜之後告訴我說:

「只一句『我們的天父』,我就可以默想七小時」,王神父老早就有過「快樂得想死」的神慰經驗,不過這次是真的「死」了,真的進入無法再與愛他的天父分開的永界堨h了,可以想見他是多麼幸福快樂,但願我自己及讀此小文的朋友都會有或再有「快樂得想死」的體味,而有一天也在這種渴望中安靜地去世,在彼岸詠唱:

以色列的天主何其美好!

c copyright 2000 by Taipei Ricci Institute

 

死不掉的哲學

陸達誠

 

看過一部電影,其中之主角是死不掉的;別人一槍打中了他的胸膛,他<克拉>一聲, 把子彈從口中吐出,從容 瀟灑地繼續與對方較量。

死不掉,這是我一生( 對不起有些 誇大)許多體驗的公分母。上氣接不了下氣、奄奄一息之休克,一法千鈞之車禍; 猶有餘悸之抗日七抗日其轟炸; 和稍後紅禍的印象; 都是接近死亡的經驗。可是,總是死不了。

感情上也是一樣的,死不掉。雖然沒有削髮為僧,然而死在十八歲那年全心奉獻天主時,可以說在感情生活上經歷了一次死亡。十八歲,青春的巔峰,在神的感召中,我已決定終生不娶。這決定將不允許我以普通的方式(有慾有性)與異性來往,要求我犧牲專愛的對象,而將愛擴大。

奉獻至今已有四十餘年,體味到感情是死不掉的。雖然不以普通方式愛別人,談感情一點不假,照樣可以豐富滋潤的自然生命,並且肉慾方面之犧牲,使感情變得更純粹,更深入、更真摯,也更平安。感情是死不掉的,但已不再是擾亂人的因素,卻成為力量的總匯。

如果還有三十天可活,我立刻感到事實上不是三十天,也不是三十年, 卻是怎麼都是死不掉。一個生命接另一個生命,一種活的方式改變成另一種生活的方式,我會繼續活下去。

由於我有死不了,的經驗和信念,在獲死期時, 我相信自己不會有太大的震撼。世界上有許多人我深深地的愛著,許多事我渴望去做,一些理想希望實現,然而一切都不會纏住我,教我捨不得丟不開,因為我一直在以出世的精神度入世的生活,隨時要我放開都可以。

但時候未到的時候,我會全力以赴,把工作盡力做好,把愛盡量擴大;然而我畢竟並非是真的世界不能缺少的人。我死後,這 個世界一樣能播散熱愛,一樣能啟發創新,人類會繼續的進化,提昇,匯合。

留下的三十天中,對自己來說,必要做一次十全十美的懺悔,求天主寬恕我一生的罪過。對親友來說,我會一一寫信通知,並告訴他們死不了的哲學,記得我也好,忘記我也可以,總之我會懷感激之情, 記得他們對我有過感情,並且希望他們將來同我永遠在一起,分享天福。對我負責的事物來說,我要向有關上司建議委任新人,並在可能範圍內,盡量幫助他能勝任交接工作。

然後,我要開始準備再一次的<死不掉>體驗, 雖然還未嘗過他的滋味,甚至略略有些怕懼,有些像在大眾演講前感到的緊張和怯場心理。但相信會結束得很好,或許在事後還會有成就感呢!

 

 

 

:@ 品茗之後 @

請寫下您的觸動 感覺 想法 疑問 聯想 與心得 建議 作相互分享交流

::::::::::::::::::::::::::::::::::::::請按一下留言或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