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陸達誠

 

本書原名為《馬賽爾的光環》,是筆者二十餘年來陸續發表的文章。

每篇文章,不論主題有否提到馬賽爾的名字,都與馬賽爾的思想有關:或將他與另一位哲學家比較,或取用他的概念來發揮一個專題,或介紹馬氏本人的一個關鍵思想。

總之,十八篇文章除了一篇是馬氏演講的譯文外,其他都是受到馬賽爾的啟發而寫成的。

將本書命名為《馬賽爾的光環》可謂實至名歸。

但在付梓前,發現馬氏一生關切的焦點不是他自己,而是存有,因此毅然將書名改成了存有的光環》。既然不以「馬賽爾」命名本書,書中若干不以馬氏為主題的文章就更能得其所哉了。

不過在「存有的光環」後加一副標題:「馬賽爾論文集」,倒是可以的。

因為如上所述,本書各文都受過馬氏的啟發。 在台灣教哲學的同人中,教馬賽爾的不多。

早期有項退結、鄔昆如、鄭聖藒弗訇癒A稍後筆者加入陣營,不久關永中兄自魯汶大學念了雙博士回國,在台大開現象學、詮釋學、形上學、知識論等課,其中不少都提及馬賽爾。

他也寫了很多馬氏的專題,以「與馬賽爾對談」為名結集成《愛、恨與死亡》(商務,1997)一書。

他在接受《哲學與文化》編輯採訪時,坦認自己最心儀的哲學家是馬賽爾,並說馬氏尚有很多「寶」可供我人去「挖」。

有這麼一位同好,實是筆者的大幸,可謂「學」不孤必有鄰也。感謝永中兄為本書作序。

他謙稱之為「代序」,謹就按原意發表。文中提及的本書書名現已改了,既有上段解釋,不予修正。

筆者於六十年代叩入哲學大門之後,曾遇二位恩師,其一是唐君毅,其二是馬賽爾。

兩位老師幫助我了解存有、關心「他者」以及認同民族文化,使我爾後能在世局和宗教的變亂期中找到安身立命的基點、體會非直線式成長的另類幸福。

因此我在撰文時難以把他們兩位隔分;結果,一連串的反思多少變成了唐、馬兩位哲學家的對話了。方家可從此角度來體認筆者思維的經緯。

本書十五篇文章中有兩篇是演講稿,〈從存在到希望〉是於一九七六年九月在台北耕莘文教院講的,由當時輔大哲四唐蓓蓓同學筆錄,稍後刊於鵝湖月刊;另一篇是〈比較沙特與馬賽爾〉,亦於耕莘開辦的暑期寫作班上講授,由沈錦惠小姐抄錄,此文雖與稍後寫的〈有神及無神哲學對比下的宗教觀念〉有類同之處,但因場合不同,內容有異,不割捨兩文之一,似乎有其需要,謝謝騰稿的二位小姐的優雅文筆,使二稿流利順暢,甚至好過筆者自己的文體。

〈馬賽爾〉一文是拙作《馬賽爾》(東大,一九九二)一書之撮要,為輔大《哲學大辭書》撰寫,此文可對不諳馬賽爾的讀者提供全面的了解。若先選讀,能較易進入其他專題的內容。

譯稿〈存有奧秘之立場和具體進路〉是馬賽爾於一九三三年在馬賽市作的演講。他曾兩次向筆者強調此文對了解他奧秘哲學的重要。

它幾乎是馬氏形上學的袖珍本,細讀該文的朋友一定會體會它的魅力。此譯文在十九年前在台灣發表後一直未受到應得的注意,希望藉本書的出版,喚起更多關切。

馬賽爾對存有的詮釋是「臨在」「互為主體性」

筆者自幼從家中及信仰中對臨在有過刻骨銘心的體驗;稍後與許多「他者」持續接受臨在的恩澤,因此接觸馬賽爾的思想時,似乎找到了自己。

今日能有機會將這些體驗訴諸文字,首先該向上述的親友與恩師們表達深邃的謝意:是他們幫助我體認了絕對關係的可能,並使我亦能協助存有散發其臨在於他人。

這是一個一生的工程,要在這條路上走到底,需要忠信和堅持,但我相信這條路一定走得通。

今天我們(讀者與作者)有幸藉文字會了面,但願這份文緣能藉這次交會而擴大,使臨在的場域融合更多朋友,讓存有的光環瀰漫於華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