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海闊篇

宏宏的異想天開

@覃宏的角度 @

我的發現與探索過程

 1982年,我十八歲,我曾配合臺灣的幾位物理學專家們一起搞過有關製作〈雷射〉儀器以及它的周邊裝配儀的工程;因為他們認定我只是一個很難找到的機械裝配員,所以我有機會從旁聽見他們的許多設想與討論,往往從雷射的知識激發了我對宇宙奧秘的探索,竟然對高空物理的研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與好奇!不知是否是這個原由,從此我開始了我的異想天開,經常一個人到樓頂上去仰望滿天星斗,或是守在我的房間堣ㄟ悸漲R著煙圈,做著我的白日夢!

 逐漸的我捕捉到一些嶄新的發現,陸續的開啟了我無知的生命!直到22歲,我終於大膽的寫下了我的第一篇精簡的,有關〈反重力〉的論文——

 [ 反重力的基本概論 ]

 粒子基本能量、質量、磁場和以外的靜電場、與溫度等的重要關係,直接會影響到粒子的基本結構。

 單一粒子基本運動移動較慢,由於溫度在粒子內核能量非常低,而不是單一粒子運動移動得非常快,粒子之間引力相吸或排斥,使運動加速移動,則能量的溫度升高,相對增加磁場引力,而質量相對減少,是粒子加速通過空間群,加速移動至某速度時,能量釋放出,內核的溫度降低至絕對溫度。粒子之間經碰撞而同時消失。

 以外的靜電場,則粒子的基本粒子改變,靜電場的性質在於結合力,粒子之間而結合重迭,增加能量和磁場,而質量則變數。

 粒子動能依靜電場的大小而定能量和磁場。

 以靜電場激發基本粒子而改變。粒子軸向位置沒有一定的運動,當改變粒子軸向迅速移動,順磁方向而釋出能量和磁場。粒子之間連鎖反應,順磁方向產生極大能量和磁場結合,排斥粒子以外磁場,而逆磁方向形成空洞,吸收外磁場,朝順磁方向而移動。

 粒子移動靠於靜電場關係而移動,當靜電由一個能階方向轉移到另個能階方向時,例子能階也跟靜電能階方向而移動,靜電場消失時,粒子回復基本運動,而移動空間群。

 @@@@@@@@@@@@@@@@

 這是我這些日子來的發現之一,我確信世上還沒有幾個人會看懂我這個原創性的理論,但是,我媽卻是個對我癡迷不悟的人,兩年後,當她無意間讀到我寫的這篇不按正規科學原理出牌又異想天開的論文!既驚且憂的說:

“兒哪!什麼是重力?什麼又是反重力呢?反重力對我們人類起什麼樣的作用?會有什麼樣的貢獻呢?”

 

經媽這麼一問,反把我問傻了!我口齒不清的回答說:

“重力”就……就……是指牛頓發現的萬有引力!因地球有引力,我們人與萬物才產生了重量,因此才能站穩在地球上!也才會感覺人跟物質是有重量的!”

“喔!那反重力的原理可用來做些什麼事呢?”

我又繼續跟媽解釋道:“反重力正好相反! 反重力是一種浮力的表現方法;將來能使物體向反地球方向升起的技術。”我看媽的興趣被我挑起來了,我又繼續的說:

“我渴望不久將來能運用反重力的原理與技術,勿須耗費大量能源就能上太空進入宇宙啦!現在反重力理論及工程上的運用都會是超常規和反常規的,一開始我們就不能受偉大科學家研究出來的定律的約束,科學家們如用現有理論,是不能接受反重力的!

但是他對未來的高空發展會有很大的突破與貢獻!更能幫助太陽系內外星際漫遊作為使用的航具,不需要能源就能向上升起,脫離萬有引力的重力範疇。”

“喔?真的嗎?那確實很重要!但又有誰能支持你這個論點呢?你計算過嗎?沒做過試驗吧?誰能肯定你的發現呢?”媽用一對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我想用反重力技術超越三維空間,讓航太的工具不受現有的〈力學原理〉和〈相對論理論〉的束縛,而經我無數次的推理後,我發現反重力原理才是認識宇宙,跨越星際的新觀念,新技術。”我一邊思考如何解釋,一邊回答!

“喔!?兒啦!媽不是這方面的專業專家,而你的研究與發現確實讓我吃驚又耳目一新啊!你不能一個人關著門在門堬孚Q天開呀!你得走出去!勇敢的走出去!你要讓現在的物理學家們都能看懂你所謂的<反重力>才行呀!”聽了媽的話反讓我泄了氣!我說:

“沒用的!他們看不懂我發現的!他們是背記了太多定律的人,有自己堅持的理論與信念,他們是不可能也不會願意支持我的發現的!他們如支持我,就等於否定了自己所學,跟他已擁有的知識!”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只是你有了這樣的發現,是不是正確?有沒有疏漏?原創力在哪個點上?總得讓有這種知識的人明白您的理論與你的突破點吧?我們總得再冒冒險伸出去試試吧!?”

我不知可否的糗著一知半解的母親!
 
******

嗨!我媽真是個支持我到極點的人!有天她下班回家對我說:
“宏兒啦!媽幫你找到了一個女孩子!她願意聽聽你異想天開的高空物理!”
“女孩子?媽,你有沒有搞錯?”我吃驚的高喊起來!

“沒錯呀!她是臺灣大學物理系研究所高材生 ;現在在台大當助教!怎麼樣!行不行?”

我發現了宇宙人?

猶記得那天媽先陪我到羅斯福路三段,耕莘文教院的天主堂門口,等著這位元物理系的女助教!我一向不喜歡打理自己!也特別的換上一條清爽的米色長褲!紅色的T恤,卷卷的頭髮!腳下是一雙乾淨無染的新球鞋和白襪,這恐怕是我自從叛逆傳統以來,第一次為他人的好感而修飾了自己!然而,掩飾不了的卻是我這雙老繭斑剝,既洗不淨又擦不掉油污的——黑手!

我跟媽在耕莘文教院的門口等了十分鐘,還見不到女助教的影子,我猛一回頭,望見天主聖堂的門是敞開著的,堶惚o沒有一個人;我好奇的走了進去,雖然感覺到聖堂的那份神聖與靜默,而我竟一無忌憚的跨到聖堂的前臺,勿視於十字架上,尚在疼痛流血的耶穌;也沒禮遇的跟聖母瑪莉亞在胸前劃個十字打聲招呼!就上了只有神父及神職人員可以上的前臺!

這時,我看見台前攤開著一本超大的書,啊!是聖經!這本大書給我直覺它是一本能量特強的天書,我一眼就瞄到聖經新約上的——馬可福音第六章,我好奇的並快速的閱讀第六、七章上的內容,寫的是耶穌賜給他的十二門徒特別的權炳,要他們兩個兩個去各地傳道趕鬼;教人悔改等等!沒想到的是耶穌在世上所行的諸多神跡!的確新奇,好比說:耶穌在水面上行走;用五個餅,兩條魚讓五千個男人吃飽肚子還有剩餘;他還用他的大能讓瞎子看見,讓聾子聽見、還能讓啞巴說話!……等等!

這些奇跡是真的?還是假的呢?等我從聖母堂走出來,女助教好像已經在跟我媽說著話了!我走過去看見一個既小又瘦的女孩子朝我看著,等彼此相認之後,我對她跟媽說:

“我在堂內突然發現耶穌不是地球上的人!他應該是從宇宙來的宇宙人!”

 我講了七個小時的反重力

“啊!覃宏!你跟李小姐去交流吧!李小姐!請您不要見笑!他滿腦子的異想天開,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子,請您多教導指正他吧!您們盡情的去聊,我自己去看場電影,看完後我在電影院對面的麥當勞店媯弗z們,晚上我請您們吃飯!”媽一說完,給我使了一個奇怪的眼神後就失去了蹤影!

我跟這位素昧平生的李小姐坐在一間清靜的茶藝館堙A開始將堵在我腦海中多年的高空物理知識與我的諸多研究的觀想向他倒背如流的傾吐出來!

她一直聽著聽著不時的跟我點著頭,面上流露出一陣陣理解的微笑,我一時忘了她是臺灣大學物理系的研究生,有時見她也會皺起眉頭不能理解我說的用詞,就要我解釋讓她明白我所指的是什麼?我幾乎跟她從我認識的原子說到粒子;從重力說到反重力又從單子到核子;從能場到磁場,我又從發現的萬有引力的牛頓,說到相對論的愛因斯坦!……最後,我向她請教有關UF幽浮啟動的原理!她卻搖搖頭說這都不是她深入研究的範疇!不能給我什麼好的意見,但是他提供我一些繼續研究的路,她說:

“現在台大圖書館堨i以用電腦查詢到世界各國有關UF幽浮研究的學術論文;你或許會查到研究人的連絡地址;你有時間可以來台大圖書館查詢的”

她的這幾句話!伸展了我無限想像的空間,帶給了我一些希望!雖然我猜想那些資料肯定屬英文版本的資訊,對我這樣一個文盲來說,我不該再心存幻想!看來我真成了一個異想天開的瘋子!但是,我不死心,我會有辦法突破我的障礙的!

我跟李小姐坐在茶藝館堣@談就忘了時間,天已暗了下來,我這才發現我們已滔滔不絕的在高空盤旋了七個小時之久!驚覺我的媽還在麥當勞等我們吃晚餐呢?

“不了!我得回家了!我們有機會再談吧!我很抱歉!覃先生!你所熱衷研究的主題,我都沒有真正深入的涉略過!所以我不能滿足您的求知欲!我也不夠資格修正或批判您任何的錯誤,我敬佩您這種自學的精神!繼續研究吧! 您終會異想天開的走出一條通往宇宙的道路來的! 

哈哈!請問這條路我走得離奇又荒謬嗎?

 

一封被退回的信

自從我對高空物理有了一些遐思之後,我放棄了我從事黑手的工作,留在家堣ㄟ悸滌紫菃琲漸掑暽琚A我心中開始有了一種無法分享予他人的痛苦與期待!有一天,媽媽下班推門進屋,就聽到她在客廳堣j聲的喊說

“宏宏!宏宏!您有一封寄到美國的信被退回來了耶!快來看!怎麼回事?”

我像風一樣的吹到媽的跟前搶了這封信!

“完了!怎麼被退回來了呢?”我紅著臉說著。

“你寄給誰的呀?”媽不解的追問著。

“這封信我已寄出半年了,怎麼現在才退回來?”

“你看信封上面還蓋了〈查無此人〉的退件印章呢”媽補充的跟我說著

“喔!我看他不是搬家了!就是死了!”我像個泄了汽的氣球!一臉的失望!

“你這封信是寫給誰的呀?您怎麼會認識外國人呢?”媽知道事關重要一直追問著!

“他是個研究UF幽浮的專家!我在台大圖書館的電腦堿d到他的論文和通信住址!他是1950年代研究UF的專家,以我推斷他已離開人世了!真遺憾哪!”

“你?你用英文給他寫信?”

“不!我用中文!”

“中文?他是外國人耶,他怎會看懂你寫的中文字呢?”媽這樣一問我不得不掀出我的底牌!

“他看不懂沒關係呀!他一定可以請到會看懂中文的人幫他翻譯呀!”

“嘿嘿,你想得美!您又不是甚麼重要大人物!他怎可能對你這封陌生人的信有迫切想看的興趣與欲望呢?”媽似乎看扁了我。

“嘿嘿!我就有辦法讓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我的信堥s竟在說甚麼?”

“是嗎?那你用甚麼來吸引他注意呢?”媽這樣一問讓我自然的把信封拆開來將已封在內埵野b年之久的信!亮在媽的手堙I

“唷!你一封信上寫了這麼多的UF英文字母呀?”

“一共有28UF的字母呢!你想想,他如果是專門研究UF的科學家,他看見了這麼多的UF 難道不會心動嗎?”

“動心又會怎樣呢?”媽的表情一向是誇大又驚人的。

“我就不相信他沒有好奇心!一定會急著想找人幫忙知道我信中究竟寫的是什麼樣內容?”

“喔!宏!你真會動你的鬼腦筋唷!怎麼你信中說已看懂了他研究的UF?你懂?他寫的論文又不是中國字!”

“是呀!我雖然看不懂他的文字,但是我會看圖呀!他的論文是所有UF專家堶情A圖,畫得最多最詳細的一位,我一看就明白了!這不難嘛!所以我寫信是想請教他一些有關UF的問題!”

媽聽了我的解釋可激動萬分的說:

“宏啊!這封信繞了一大圈子竟然又回到了您的手中!媽可佩服您這種勇於嘗試的精神!一次失敗不要氣餒,再接再厲吧!”

物理專家對論文的迴響

媽早年上初中高中時的一位數理老師,聽說很早就去了美國留學!有一天媽跟我說:

“宏啊!媽上初中時的恩師,幾十年不見了呢?他從美國回來,我要約初中同學去看看他!”

我心想:媽在少年時的老師,還能讓媽如此懷念,這個老師一定不賴呢!

記得媽跟我回憶起過她當年學幾何、代數的糗事,媽對老師總為她開不了竅總不厭其煩的一遍遍的講解但是這位教他數理的鄭老師就是不相信媽笨,一遍又一遍的教我媽! 哈哈!媽聽到後來自己都不安起來,竟然紅著臉口口聲聲的說:

懂了!老師!我懂了!謝謝老師!抓回課本就溜了!沒想到媽現在竟然也當起老師來了呢!

過了一段日子,媽收到了一封鄭老師從美國加州寄來的信,當媽拆看來信時,臉上的多樣表情出現了!他看著信!我盯著她!直到她看完信後眼睛就朝我這邊不放了! 

“媽!有甚麼不對嗎?你老盯著我幹嘛?!”

“鄭老師的小舅子是美國的太空物理超博士!他對你寫的那篇〈反重力的基本原理〉!表達了他的個人的看法呢!”

我一聽,來不及責怪媽未經我的同意就私下公開我的論文,我馬上從椅子上跳起,一把將信搶過來!信的全文如下:

姐夫:

關於覃先生的大作〈反重力基本原理〉弟有如下建議:

1、覃先生的想像力非常豐富,值得加以鼓勵;特別今天臺灣升學主義盛行,許多學生的思想都已僵化,覃先生仍能保有如此的幻想!實在是難能可貴。盼望他能繼續擴展思想與見聞能在科學上大放異采。

2、覃先生如想在科學界有所建樹,單靠“想當然耳”的想像力是不夠的,必須先對科學界現有的發展與理論有通盤的瞭解對於科學定律與事實(或實驗)能充分掌握,才能在已知的基礎上與發展上開拓新的領域。

若是學力不足而偏欲鑽研高深理論,則常造成事倍功半甚至於貽笑大方的事情。

以本反重力基本原理而言,如果事先能對電磁學、電工學、量子論、相對論、基本物理等學科有基本的認識,文內的許多謬誤當能避免

(又:重力為宇宙間四種基本力之一,科學家正全力研究其本質與來源。 而反重力目前還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而已)。

3、覃先生如果有機會當修習各種基本科學理論,由淺入深,循序漸進,有可能的話,當多閱讀原文書本及最新的科學期刊,以增廣見聞。

所謂〈為學要如金字塔,要能廣大要能高〉基礎不夠是無法成就大事業的。

4、如果覃先生對讀書沒有興趣的話,不妨考慮寫科幻小說。

事實上,今天許多的新發明都是由科幻小說誘發靈感的!但若要想成為第一流的科幻小說作家,通盤的科學知識仍是不可少的,美國許多有名的科幻作家都是博士或教授即為明證。

(倪匡的科幻小說現在臺灣非常風行。究其實,幻想有餘,科學不足,如以美國標準來分,應歸屬於Fantasy〈奇幻〉而非Science Fiction 〈科幻〉。)

5、不論覃先生將來想走哪一條路,想像力是必不可少的,希望將來。

覃先生在專研高深理論之餘,仍能讓思想海闊天空四處翱翔,說不定將來有甚麼科學上的大發明,大突破就是要憑著這樣的想像力達到的!

以上一些建議盼能轉達覃先生,希望對覃先生有所助益。

 漢全  6/22/88

 

@@ 有其父才有其子 @@

說起我老媽來,她的糗事一籮筐呢! 她的想法總是大膽得讓人有時招架不住!做起事來老要讓人感覺她有點離譜,也難怪老爸總是要跟她唱反調的過不去了!

我每天都一個人守在家堙I抽著我的長壽香煙!不斷做著我的白日夢!不然就是用電視遊樂器在電視螢幕上玩著那永遠玩不完的<任天堂>千種遊戲在爸的眼堙A他總看我呆在家,也不出去找工作做,無所事事的一點長進都沒有!論斷我在鬼混日子,我常隱約的聽見他在餐廳婺穧捅爭論著甚麼?我料定準是跟我有關;所以我懶得理他們了!吃飯時間我不出去,等他們吃完了,我才出來! 

強強哥,自從服兵役回來以後,幾乎也看不見他的影子,反正他在!跟不在?!是沒甚麼兩樣的!我們是兩個無話可講的兄弟,何況他白天在攝影公司堜褔廕}亮女人!晚上他又交了女朋友,那有時間來管我的事唷?

妹妹思思呢她自從進了大學!就沒有住在家堙I她要讀的書堆積如山,他要寫的論文讓他幾乎回不了家,週末假日媽經常拎著一些熟菜和水果,跳上計程車去她的學校陪她,一去就是兩天,我這個妹妹愛讀書!更會像X光一樣的看透人的心理!她說出來的話有時像刀子一樣刺心得利害!她不回家我耳根比較清靜些!

只有我媽肯走進我這烏煙瘴氣的房間堥荂I她每次來,總是東看看西查查的,看看我到底在做甚麼?

而我卻經常會偷看爸在做甚麼?我總見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手堣@邊玩著撲克牌,眼睛卻一邊在看著電視新聞,他的眉頭總是深鎖著的!額頭的皺紋更深了!頭髮已沒有幾根黑髮了!每天爸看完了電視新聞之後爸已習慣性的用電視遊樂器去將電視轉換成他百玩不厭的<俄羅斯方塊遊戲>, 奇怪的是現在好玩的又有刺激的<任天堂遊戲>千花百樣但是不可理解的是爸從來只玩俄羅斯方塊的坎積木式的遊戲其他再好玩對他一點也無動於衷我心堜白,他始終沒心想要接近我,不然我就可以教他玩更好玩的遊戲了我也可以跟他一起雙打比賽看誰厲害嘛可惜爸從來不聽我的!更別期望他對我腦筋婺邞熔孚Q天開感興趣了!他還是不知道的好要是讓他知道了我腦袋瓜堛漯F西 , 准笑掉了他的大牙我們父子無緣呀我們父子幾乎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堸琚I

不過有一件事情讓我不能不敬重起我的老爸來了!我真沒想到我總是喜歡異想天開的做我的白日夢的特質!原來是遺傳了我老爸的智慧!

有一次,媽走進我的房間來,看見我桌上正放了一封中科院院士室寄來的信,媽問我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我回媽說:

“沒甚麼!這只是丁肇中請他秘書給我寫的一封信而已!”我沒當一回事的回答著。

“甚麼?丁肇中?他……他不是得過諾貝爾獎的物理學家嗎?你找他做甚麼?”

“我……我把我最近寫的一篇〈宇宙基本根論〉請他看看嘛!他是發現
< J粒子 >的人我有幾個有關<粒子>的問題想請教他!

“喔!宏兒啊!我看你的胃口越來越大了嘛!丁肇中跟你回信了?”
“沒有!是他的秘書替他回的信!”

“是嗎?信上說甚麼呢?”

“信塈i訴我國內的一本科學雜誌的地址!希望我把論文再整理一下寄去那個雜誌發表!他說那雜誌是國際性的!是很學術性的!”

媽聽了我的敍述,我見她若有所思的進入了另一個想像世界似的!許久許久都不說一句話!

“媽!您在想甚麼呀?”

“嗨!”媽大大的歎了一口氣!久久的才開口說:

“你的這種異想天開的夢呀!您老爸早就做過的啊!”

“爸?他?他也寫過<宇宙基本根論>?幾歲時寫的?”

“也正是你這個年齡呢!不過他寫的論文是——數學!”

“是嗎?論文呢?拿來我瞧瞧!”

“找不到啦!它已經是1954年以前的事了!”

“喔!爸怎麼會把自己的論文搞丟了呢?這麼珍貴的東西?”

“是呀!媽當年就是聽了你爸年輕時候的發現,我就認定他是天才!會是屬於愛因斯坦這樣高智慧的天才!我更以為他會在我愛的鼓舞與支持下!將來在科學上會有全面的突破!兒啦!您知道嗎?我因為有這種堅信,這才決心嫁給你老爸的!……”

“嗄?媽!你竟然是因為爸的一篇論文而嫁給爸?!”這不得不讓我震驚萬分了!

“爸論文的主要概念是甚麼?竟然會讓您用一生幸福當賭注!?”

“太久了!太久了!我已不太記得了!當時媽對數理一竅不通!但我聽了您爸跟我解說他的研究,我就覺得奇妙,太不可思議了!”這下子挑起了我的好奇心,不由得抓緊的追問:

“媽!爸的研究發現能讓您這樣的心動!?一定是很有價值的!我想看看”

“不!您看不懂的!他的論文都是用幾何概念來解析多度空間的!我也只聽懂了他一點點皮毛而已!”

“喔!那他讓您心動的是哪一點呢?還記得嗎?”

“不全記得了,只記得他發現----五乘零並不一定只等於零!而在某個角度應該仍等於五。”

“五乘零不等於零?在某個角度應該等於五?”

“是!你爸也是在你十八歲這個年齡,有這種奇特的發現!所以他曾用幾何學來試算空間的計量。”

“那爸有沒有拿論文給專家學者們看看呢?”

“有的!但是你爸一直沒有找對人,他的一位好朋友要出國深造!答應把他的數學論文拿去國外找數理專家們看看,但是二十多年過去了!石沉大海沒有回音!後來在國內你爸也透過幾個朋友的推薦,但是誰也不是他的知音!沒有人看懂有能認同他的發現!”

“好可惜喔!”

“喔!宏兒!我想起來了!我在跟你爸戀愛的時候在他寫給我的信中好像提起過他的兩件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我去找找看!”
這就是我媽!她總是會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怪招出來,幾十年的情書她也會當寶貝留著由不得我不敢小看了她!

“啊!我翻到了!翻到了呀!你看!你看!您爸當年給我寫的信!他是這樣跟我敍述自己的——”媽捧著已裝訂成厚厚的如聖經般厚重的信〈書信集〉過來,我迫不及待的將早已泛黃了的〈情書〉捧在手堙A那可真該是值得紀念的文物啊!真該是一部有份量的愛情宣言啊!我把媽翻指出來的那段話,仔仔細細的讀著:-----

 

@@ 有其父才有其子 @@ 

“啊!我翻到了!翻到了呀!你看!你看!您爸當年給我寫的信!他是這樣跟我敍述自己的——”媽捧著已裝訂成厚厚的如聖經般厚重的信〈書信集〉過來,我迫不及待的將早已泛黃了的〈情書〉捧在手堙A那可真該是值得紀念的文物啊!真該是一部有份量的愛情宣言啊!我把媽翻指出來的那段話,仔仔細細的讀著:----- 


……1951年我抱病考取了臺灣大學法學院的商學系,仍是半工半讀,直到大學畢業!

入學不久即感到興趣不投,欲轉機械系或物理系皆未成,於是只好利用空閒看看物理跟數學了!現在我的身體不好,很可能是那時候種下的種子呢!那時實在是太忙,太辛苦,又太窮了!

喔!我的老爸呀!我們怎麼有相同的命呢!原來……原來……我來不及的接著往下看——

在台大四年,我有兩件事是值得提一提的:

第一件事,應是我生命中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事了!在1954年年底,我苦苦研究兩年才完成的一篇數學論文,是以幾何綿亮觀念推出一組更具妥當性的方程式,它們能解釋不足式,能確定“ 0 ”及 & 之值,它們不是數學的一支,而是整個科學的新基石!由我的機械老師——那君幫我譯成英文!然後投到美國的學術團體及名家去,結果他們藉由不同的理由遭到同一的命運——遺棄。

對於這篇論文,我抱有崇高的希望,我從不以它為祈求金錢、稱譽,或進取機會的工具,但我要讓世人知道人類的知識邁入一個新階段,我們就應該到知識新園地堨h工作,但這個世界唾棄它,而我卻深信它的價值,可是現在我已經無能為力了!

第二件事,是在1953年的春天,我設計了一種單手打字機,每一字鍵可打四個符號,它的優點是輕便、便宜,打字姿態舒適,後來也由——那君(他是我課餘的機械老師)繪成機械圖,預備幫我到美國去申請專利,記得工作完畢的那天,我們以一美餐與一場電影為慶賀,並計畫如何申請專利?如何賣出我的專利,如何利用賣得的專利錢來繼續我的研究工作。

後來我才發覺事情並不那麼的簡單,申請美國專利費要美金三十元,核准也需美金三十元,最要緊的是要委託代理人申請!這代理人費用最少得五六百元。

當時我是個窮學生,哪來的美金呀!這條路算是給欠缺〈美金〉給截斷了,現在!我認為我準備還不夠充分,設計尚有些問題,不易成功,如想成功尚須努力 ……

@@@@@@@@@@@@@@

啊!讀了爸當年的際遇,跟我現在的處境幾乎沒甚麼改變啊!有所不同的是爸是一個絕對走學術路線的人!他尊重學術!他一定看重前人所留下的定律,去驗證他內在的發現!所以!我在他的心目中會是微不足道且沒有份量的人了!

“媽爸為甚麼失敗了呢!為甚麼沒有繼續的堅持下去呢?”我疑惑不解的一直盯著媽的眼睛,媽一臉的沮喪樣子,讓我感受到其中必然有些難言之隱了!
“宏!你讀讀這段話吧!”

 

……大學畢業了!帶著疲倦的心情去當了金飯碗的公務員,被迫整天做著扼殺興趣的會計工作,時時緊張而不得鬆懈!逐漸的患了失眠症,在無助無信心的心境下!日日被失眠所折磨,削去了我所有的夢想與心志,就這樣頹廢了下來……從此,我對世事與人都失去了我的熱情!……

“喔!爸這麼的不幸呀!後來爸幸虧遇到你了吧!你不是因為他寫的那篇論文決心要嫁給他的嗎?”

“是啊!當年我堅信——愛能復蘇人類的心靈,愛必能激發消沉人的鬥志!我是那麼自以為是的確信自己有能量,有足夠的愛心讓您爸能夠重整旗鼓!再接再厲的踏上成功之路。”

“喔!那爸有沒有因你的愛再接再厲呢?”

“有啊!你看!——”

......最近得人介紹再試試拙著,因為失敗太多,信心漸失,故遲遲尚未寄出,希望它的命運好一點,它的價值我總是深信不疑的,現在許多人令我驚奇,如果有人會解一條幾何上的難題,這件無多了不起的事會使人嘆服,但發表一項基本上的新觀念,倒使許多人排斥、毀榜。這正合於聖經上的話:人倒是敬拜偶像,不敬拜神了!當然自作聰明、發表不倫不類東西的人太多了,也容易使人產生這樣的態度的!

“媽!爸年輕時候的心理就好像有點灰色了呢!”我感覺我是紅著臉說的!

“是!我當時太年輕了!生活範圍太狹窄了!接觸的人也太單一性了,從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在某些觀念上也非常的傳統!尤其從來沒接觸到心理學的範疇,往往只會用同一種傳統標準去計量他人的行為與思想!總用對跟錯來堅持己見,去判斷人的價值!”媽坦率的跟我傾訴著長久以來一直鬱悶在心底的話!接著又聽到媽說:
 
“其實這些年,失敗的不是你爸而是我呀,我完全沒有認識您爸!”看媽激動萬狀的跟我說著!面上有著痛苦的悔意!

“現在呢?您現在認清爸是怎樣一個人了嗎?”

“現在認清也晚了!主要我一向是個樂觀主義者,重視情感教育,而你爸卻純然是一個極度的悲觀主義者又兼具了理性主義者的特質!可以說我的思考模式一直無法進入到他最深層的思想結構堨h!所以當年我無法用我對他的愛去開啟他的這扇久已封鎖了的心門!也無從理解他為何不能跟我溝通,我也無口才去讓他理解我的想法!

當年我的單純使我無法理解他為何會那麼的自棄!因自棄而引出他的一付孤傲的態度,他竟不削我對他的愛與激勵!現在回想檢討起來!是我們內在的頻率懸殊太大了!我看到他的人,我卻摸不著他的心,可以說我跟您爸始終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堙C因為各人觀念與角度的差異,在現實的生活堣撽]碰撞!彼此折磨著彼此!”

“啊!這麼說是你的頻率高呢?還是爸的頻率比你高呢?”

“當然是您爸高啦!我離他太遠了!不過我現在有一點比你爸強了!”

“哦?甚麼是您的強棒呢!我想知道!愛心嗎?”

“不是!現在我有百折不回的毅力與自強不息的向上追尋的精神!這都得感謝你爸給我培養磨練出來的!”是唷!是唷!媽說得有道理!媽是這樣的一個人!

“當您爸的心靈、思想、見地已經到達了一個極度精神層面的境界時,而我卻仍停滯在世俗中自以為是,就為了能讓他看得起我,讓我們能有共同的頻率,逼使我必須積極的努力!往上奮進!奮進!但是——”

“但是甚麼?”

“但是,這些年我像只小烏龜,好不容易的爬上來了,卻總是被你爸的一句話就給甩了下去!可是我又不死心的仍舊繼續的一次次的向上爬!我的百折不回的精神就被你爸給鍛煉出來了!可是!我的確缺少智慧以及不懂心理學!總覺得自己摸不著他的思想!我在他面前做任何事!說每句話,似乎永遠都是錯的!”

啊!看來媽的這一生要讓爸能真心的認同!恐怕跟我研究的〈宇宙基本根論〉能被世人接受還要難了!我看他倆根本是兩個不同星球來的人嘛!
哈哈!我又偷瞄到一封爸寫給媽的情書呢?

“媽!爸其實很愛你唷!您看——:

……我一生中總是向自己的幻想奮鬥爭取,雖有時失策,但大致說來還是總有所收穫的,最近我常有這樣一個幻想: 

你在彈鋼琴,我坐在旁邊,一邊咬著鉛筆頭,一邊思維那形成宇宙結構之基石,和那萬般現象的服從原則;或者您在澆花,分辨不出哪里是花、哪兒是你?而我就在你附近鋤草!有時我們一道坐在教堂媗弁咫鷜芺蚺H之生,人之死;善和惡……生活中充滿了希望、安靜、優美之氣質,還有慈和愛……”

媽也一個字一個字跟我一起回看著爸當年對家和對她的深情款款,和一心嚮往的家庭生活,啊!啊我窺視到媽眼角上掛著的該不是汗珠吧?!

我的第一個紅粉知己

奇怪了!這個世界怎麼變得這樣的瘋狂?!大家都不肯努力工作了!所以,找我去工作的人還真多呢!我現在已學會修理汽車;我會機械裝配跟機械製圖跟電路版貼圖;我也會推銷百科全書;我還會……最主要我討厭跟人斤斤計較薪水有多少?我也不會跟他們一樣整天腦筋堣ㄛO想女人就是做<六四九大家樂>的發財夢!無論我走到哪里或是出外工作!這些事情這類聲音總是干擾著我,所以我不願浪費我寶貴的思考時間!我情願一個人呆在家堙I

一個週末,一大早就有人按電鈴!遠遠的好像聽到母親在喊我!我隨著聲音找去!我一直尋到走廊上往下望!天!媽竟然在樓下往四樓上喊:

“宏!——快下來!快下來!有客人來了!”

客人來就客人來!那麼大聲喊甚麼呢!真是的!可是媽一直跟我招手要我下樓!當時我真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下樓去的!打開公寓門!艾呀!一張天使般的笑臉竟豁然綻放在我的面前!甚麼?!她竟拄著兩根拐杖?!啊唷!糟了!她……她竟然是一個雙腿不能走路的殘障者!天啦!

“覃宏!您好!我是你媽媽的學生邱美!久仰您的大名!”

“我?你……你說我的大名?你……久仰?!”奇怪了!?我都不認識她,她怎麼認識我叫覃巨集呢? 

“宏!邱美不方便上樓,能不能麻煩你背她上去呢?”

我說的嘛!媽經常會做一些事情,或出的主意都會讓人招架不住!我能在這個節骨眼上說〈不!〉這個字嗎?媽是在打鴨子上架了!我真有點尷尬又不好意思起來!奇怪的是這位邱美小姐的臉一點也沒紅,乖乖伸開雙臂,服服貼貼的讓我背在背上上了四樓!

家堿藒M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我心堹u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欣喜!媽說邱美是她的學生?奇怪了!媽哪來這麼大的學生呢?而邱美在我面前展開的那朵笑容!怎麼就總是不時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了呢?

“你是我媽的學生?你是我媽哪里的學生呀?”我疑惑不解的問。
“你媽是伊甸殘障基金會 >寫作班的老師呀!她教我們寫作呢!你不知道嗎?”我真的不知道媽除了在教書還管這種殘障人的事!

“喔!那您家住哪里?”我真的好奇她是不是真從天上飛下來的?!

“我家在彰化的鬥六!”

“甚麼?鬥六?您一個人從鬥六跑來?”

“是的!我來看望老師!”

“你也喜歡寫作?”

“是的!”

“你每次從彰化到臺北來上課?你怎麼來的?”

“我坐車呀!”

“你上下車有人背你嗎?”

“我自己每次坐計程車去公路局的總站撘車,上車,司機先生會幫忙我!下車有教會的愛心義工來車站接我,送我去寫作班的。”

“喔!你真行!太感動了!你一定會成功的!”

啊!我還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人也沒真正的注意過女孩兒!第一次接觸,竟然是這樣一個跟我媽一樣百折不撓的女孩子呢?何況她竟是個連路都不能自己走的人!

那些日子,我天天疑惑於我眼前的一種景像,我總看見有一個小白亮點從我的眼前出現!並像流星一樣的迅速成弧形劃過!我疑惑這個小白亮點究竟是甚麼呢?它是光?它是神?它是靈?它是電子?……他難道是——?
當我把這個疑惑與發現跟邱美提起的時候,沒想到她竟然對我的發現非常的認同又感興趣!

尤其她說她也有同樣的狀況發生呢! 啊呀!這真是無巧不成書了!這樣說來......我的所見不是屬於我個人的幻覺了,而是真的了?

因此,我們開始有談不完的話題了!她總是微笑的聽著我的奇幻世界!不時的跟我點著頭!一臉好學的樣子!奇怪了!為甚麼她總認同我的想法呢?她聽我講話好像在聽好聽的故事一樣!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今天怎麼竟然發生在我的身上!?

從媽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來她是很喜歡這個學生的!媽還特別把她寫的一篇創作小品當著我們的面美讀出來,我雖然不會欣賞好在哪里?但是我聽了很喜歡!她寫的文章跟她人一樣百折不回!她的這篇文章大意是這樣的!——

 啟示 

 

......從許多的圖片中,經由老師的引導和同學們的突如「奇」來、從天外飛來的一句句啟發後,很快的也引起了我的觀感與共鳴。

那一張張看似平凡無奇的彩色圖片,就這樣在眼前鮮活的跳躍了起來。只見有一張尚無人踏上的階梯! 給了我一個感悟:

回想起在第一次從鬥六北上的時候,本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情緒,以最緊張的心情來到了寫作班,經由同學的自我介紹和交談後,令我對這個環境充滿了信心,於是,以最愉快的心情離開,但是要踏出設在地下室的寫作班,卻面對了一向懼怕登樓梯上去的心理,當時,馬上告訴自己:我上不去了!

但身旁的陳哥哥卻鼓勵我!

「試試看好嗎?我在你身邊不要擔心,試試看,一定可以的。」猶豫平息了,像吹熄了的蠟燭,又重新燃起----

「好!我試試!」懷著信心告訴自己:

「我可以!」熄滅了害怕後,什麼都可成功,這是我突破自己的心得。

那階梯的上端是無限光明的,我願就第一次的成功而繼續努力,相信那光明將也是我所擁有的!

@@@@@@@@@@@@@@@@

啊!這個勇敢的女孩!不知會被多少的人所寵愛呢!?

我真沒想到邱美在我家住的那一個晚上,她跟媽媽在〈妙有居〉堻艡l夜談到深夜,睡夢中,我還彷佛聽到她們在竊竊私語……

  第十一卷結束 * 第十二卷待續
 

 

 

 

 

 

 

 

 

——第十一卷——

海闊篇

宏宏的異想天開

@覃宏的角度 @

我的發現與探索過程

 1982年,我十八歲,我曾配合臺灣的幾位物理學專家們一起搞過有關製作〈雷射〉儀器以及它的周邊裝配儀的工程;因為他們認定我只是一個很難找到的機械裝配員,所以我有機會從旁聽見他們的許多設想與討論,往往從雷射的知識激發了我對宇宙奧秘的探索,竟然對高空物理的研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與好奇!不知是否是這個原由,從此我開始了我的異想天開,經常一個人到樓頂上去仰望滿天星斗,或是守在我的房間堣ㄟ悸漲R著煙圈,做著我的白日夢!

 逐漸的我捕捉到一些嶄新的發現,陸續的開啟了我無知的生命!直到22歲,我終於大膽的寫下了我的第一篇精簡的,有關〈反重力〉的論文——

 [ 反重力的基本概論 ]

 粒子基本能量、質量、磁場和以外的靜電場、與溫度等的重要關係,直接會影響到粒子的基本結構。

 單一粒子基本運動移動較慢,由於溫度在粒子內核能量非常低,而不是單一粒子運動移動得非常快,粒子之間引力相吸或排斥,使運動加速移動,則能量的溫度升高,相對增加磁場引力,而質量相對減少,是粒子加速通過空間群,加速移動至某速度時,能量釋放出,內核的溫度降低至絕對溫度。粒子之間經碰撞而同時消失。

 以外的靜電場,則粒子的基本粒子改變,靜電場的性質在於結合力,粒子之間而結合重迭,增加能量和磁場,而質量則變數。

 粒子動能依靜電場的大小而定能量和磁場。

 以靜電場激發基本粒子而改變。粒子軸向位置沒有一定的運動,當改變粒子軸向迅速移動,順磁方向而釋出能量和磁場。粒子之間連鎖反應,順磁方向產生極大能量和磁場結合,排斥粒子以外磁場,而逆磁方向形成空洞,吸收外磁場,朝順磁方向而移動。

 粒子移動靠於靜電場關係而移動,當靜電由一個能階方向轉移到另個能階方向時,例子能階也跟靜電能階方向而移動,靜電場消失時,粒子回復基本運動,而移動空間群。

 @@@@@@@@@@@@@@@@

 這是我這些日子來的發現之一,我確信世上還沒有幾個人會看懂我這個原創性的理論,但是,我媽卻是個對我癡迷不悟的人,兩年後,當她無意間讀到我寫的這篇不按正規科學原理出牌又異想天開的論文!既驚且憂的說:

“兒哪!什麼是重力?什麼又是反重力呢?反重力對我們人類起什麼樣的作用?會有什麼樣的貢獻呢?”

 

經媽這麼一問,反把我問傻了!我口齒不清的回答說:

“重力”就……就……是指牛頓發現的萬有引力!因地球有引力,我們人與萬物才產生了重量,因此才能站穩在地球上!也才會感覺人跟物質是有重量的!”

“喔!那反重力的原理可用來做些什麼事呢?”

我又繼續跟媽解釋道:“反重力正好相反! 反重力是一種浮力的表現方法;將來能使物體向反地球方向升起的技術。”我看媽的興趣被我挑起來了,我又繼續的說:

“我渴望不久將來能運用反重力的原理與技術,勿須耗費大量能源就能上太空進入宇宙啦!現在反重力理論及工程上的運用都會是超常規和反常規的,一開始我們就不能受偉大科學家研究出來的定律的約束,科學家們如用現有理論,是不能接受反重力的!

但是他對未來的高空發展會有很大的突破與貢獻!更能幫助太陽系內外星際漫遊作為使用的航具,不需要能源就能向上升起,脫離萬有引力的重力範疇。”

“喔?真的嗎?那確實很重要!但又有誰能支持你這個論點呢?你計算過嗎?沒做過試驗吧?誰能肯定你的發現呢?”媽用一對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我想用反重力技術超越三維空間,讓航太的工具不受現有的〈力學原理〉和〈相對論理論〉的束縛,而經我無數次的推理後,我發現反重力原理才是認識宇宙,跨越星際的新觀念,新技術。”我一邊思考如何解釋,一邊回答!

“喔!?兒啦!媽不是這方面的專業專家,而你的研究與發現確實讓我吃驚又耳目一新啊!你不能一個人關著門在門堬孚Q天開呀!你得走出去!勇敢的走出去!你要讓現在的物理學家們都能看懂你所謂的<反重力>才行呀!”聽了媽的話反讓我泄了氣!我說:

“沒用的!他們看不懂我發現的!他們是背記了太多定律的人,有自己堅持的理論與信念,他們是不可能也不會願意支持我的發現的!他們如支持我,就等於否定了自己所學,跟他已擁有的知識!”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只是你有了這樣的發現,是不是正確?有沒有疏漏?原創力在哪個點上?總得讓有這種知識的人明白您的理論與你的突破點吧?我們總得再冒冒險伸出去試試吧!?”

我不知可否的糗著一知半解的母親!
 
******

嗨!我媽真是個支持我到極點的人!有天她下班回家對我說:
“宏兒啦!媽幫你找到了一個女孩子!她願意聽聽你異想天開的高空物理!”
“女孩子?媽,你有沒有搞錯?”我吃驚的高喊起來!

“沒錯呀!她是臺灣大學物理系研究所高材生 ;現在在台大當助教!怎麼樣!行不行?”

我發現了宇宙人?

猶記得那天媽先陪我到羅斯福路三段,耕莘文教院的天主堂門口,等著這位元物理系的女助教!我一向不喜歡打理自己!也特別的換上一條清爽的米色長褲!紅色的T恤,卷卷的頭髮!腳下是一雙乾淨無染的新球鞋和白襪,這恐怕是我自從叛逆傳統以來,第一次為他人的好感而修飾了自己!然而,掩飾不了的卻是我這雙老繭斑剝,既洗不淨又擦不掉油污的——黑手!

我跟媽在耕莘文教院的門口等了十分鐘,還見不到女助教的影子,我猛一回頭,望見天主聖堂的門是敞開著的,堶惚o沒有一個人;我好奇的走了進去,雖然感覺到聖堂的那份神聖與靜默,而我竟一無忌憚的跨到聖堂的前臺,勿視於十字架上,尚在疼痛流血的耶穌;也沒禮遇的跟聖母瑪莉亞在胸前劃個十字打聲招呼!就上了只有神父及神職人員可以上的前臺!

這時,我看見台前攤開著一本超大的書,啊!是聖經!這本大書給我直覺它是一本能量特強的天書,我一眼就瞄到聖經新約上的——馬可福音第六章,我好奇的並快速的閱讀第六、七章上的內容,寫的是耶穌賜給他的十二門徒特別的權炳,要他們兩個兩個去各地傳道趕鬼;教人悔改等等!沒想到的是耶穌在世上所行的諸多神跡!的確新奇,好比說:耶穌在水面上行走;用五個餅,兩條魚讓五千個男人吃飽肚子還有剩餘;他還用他的大能讓瞎子看見,讓聾子聽見、還能讓啞巴說話!……等等!

這些奇跡是真的?還是假的呢?等我從聖母堂走出來,女助教好像已經在跟我媽說著話了!我走過去看見一個既小又瘦的女孩子朝我看著,等彼此相認之後,我對她跟媽說:

“我在堂內突然發現耶穌不是地球上的人!他應該是從宇宙來的宇宙人!”

 我講了七個小時的反重力

“啊!覃宏!你跟李小姐去交流吧!李小姐!請您不要見笑!他滿腦子的異想天開,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子,請您多教導指正他吧!您們盡情的去聊,我自己去看場電影,看完後我在電影院對面的麥當勞店媯弗z們,晚上我請您們吃飯!”媽一說完,給我使了一個奇怪的眼神後就失去了蹤影!

我跟這位素昧平生的李小姐坐在一間清靜的茶藝館堙A開始將堵在我腦海中多年的高空物理知識與我的諸多研究的觀想向他倒背如流的傾吐出來!

她一直聽著聽著不時的跟我點著頭,面上流露出一陣陣理解的微笑,我一時忘了她是臺灣大學物理系的研究生,有時見她也會皺起眉頭不能理解我說的用詞,就要我解釋讓她明白我所指的是什麼?我幾乎跟她從我認識的原子說到粒子;從重力說到反重力又從單子到核子;從能場到磁場,我又從發現的萬有引力的牛頓,說到相對論的愛因斯坦!……最後,我向她請教有關UF幽浮啟動的原理!她卻搖搖頭說這都不是她深入研究的範疇!不能給我什麼好的意見,但是他提供我一些繼續研究的路,她說:

“現在台大圖書館堨i以用電腦查詢到世界各國有關UF幽浮研究的學術論文;你或許會查到研究人的連絡地址;你有時間可以來台大圖書館查詢的”

她的這幾句話!伸展了我無限想像的空間,帶給了我一些希望!雖然我猜想那些資料肯定屬英文版本的資訊,對我這樣一個文盲來說,我不該再心存幻想!看來我真成了一個異想天開的瘋子!但是,我不死心,我會有辦法突破我的障礙的!

我跟李小姐坐在茶藝館堣@談就忘了時間,天已暗了下來,我這才發現我們已滔滔不絕的在高空盤旋了七個小時之久!驚覺我的媽還在麥當勞等我們吃晚餐呢?

“不了!我得回家了!我們有機會再談吧!我很抱歉!覃先生!你所熱衷研究的主題,我都沒有真正深入的涉略過!所以我不能滿足您的求知欲!我也不夠資格修正或批判您任何的錯誤,我敬佩您這種自學的精神!繼續研究吧! 您終會異想天開的走出一條通往宇宙的道路來的! 

哈哈!請問這條路我走得離奇又荒謬嗎?

 

一封被退回的信

自從我對高空物理有了一些遐思之後,我放棄了我從事黑手的工作,留在家堣ㄟ悸滌紫菃琲漸掑暽琚A我心中開始有了一種無法分享予他人的痛苦與期待!有一天,媽媽下班推門進屋,就聽到她在客廳堣j聲的喊說

“宏宏!宏宏!您有一封寄到美國的信被退回來了耶!快來看!怎麼回事?”

我像風一樣的吹到媽的跟前搶了這封信!

“完了!怎麼被退回來了呢?”我紅著臉說著。

“你寄給誰的呀?”媽不解的追問著。

“這封信我已寄出半年了,怎麼現在才退回來?”

“你看信封上面還蓋了〈查無此人〉的退件印章呢”媽補充的跟我說著

“喔!我看他不是搬家了!就是死了!”我像個泄了汽的氣球!一臉的失望!

“你這封信是寫給誰的呀?您怎麼會認識外國人呢?”媽知道事關重要一直追問著!

“他是個研究UF幽浮的專家!我在台大圖書館的電腦堿d到他的論文和通信住址!他是1950年代研究UF的專家,以我推斷他已離開人世了!真遺憾哪!”

“你?你用英文給他寫信?”

“不!我用中文!”

“中文?他是外國人耶,他怎會看懂你寫的中文字呢?”媽這樣一問我不得不掀出我的底牌!

“他看不懂沒關係呀!他一定可以請到會看懂中文的人幫他翻譯呀!”

“嘿嘿,你想得美!您又不是甚麼重要大人物!他怎可能對你這封陌生人的信有迫切想看的興趣與欲望呢?”媽似乎看扁了我。

“嘿嘿!我就有辦法讓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我的信堥s竟在說甚麼?”

“是嗎?那你用甚麼來吸引他注意呢?”媽這樣一問讓我自然的把信封拆開來將已封在內埵野b年之久的信!亮在媽的手堙I

“唷!你一封信上寫了這麼多的UF英文字母呀?”

“一共有28UF的字母呢!你想想,他如果是專門研究UF的科學家,他看見了這麼多的UF 難道不會心動嗎?”

“動心又會怎樣呢?”媽的表情一向是誇大又驚人的。

“我就不相信他沒有好奇心!一定會急著想找人幫忙知道我信中究竟寫的是什麼樣內容?”

“喔!宏!你真會動你的鬼腦筋唷!怎麼你信中說已看懂了他研究的UF?你懂?他寫的論文又不是中國字!”

“是呀!我雖然看不懂他的文字,但是我會看圖呀!他的論文是所有UF專家堶情A圖,畫得最多最詳細的一位,我一看就明白了!這不難嘛!所以我寫信是想請教他一些有關UF的問題!”

媽聽了我的解釋可激動萬分的說:

“宏啊!這封信繞了一大圈子竟然又回到了您的手中!媽可佩服您這種勇於嘗試的精神!一次失敗不要氣餒,再接再厲吧!”

物理專家對論文的迴響

媽早年上初中高中時的一位數理老師,聽說很早就去了美國留學!有一天媽跟我說:

“宏啊!媽上初中時的恩師,幾十年不見了呢?他從美國回來,我要約初中同學去看看他!”

我心想:媽在少年時的老師,還能讓媽如此懷念,這個老師一定不賴呢!

記得媽跟我回憶起過她當年學幾何、代數的糗事,媽對老師總為她開不了竅總不厭其煩的一遍遍的講解但是這位教他數理的鄭老師就是不相信媽笨,一遍又一遍的教我媽! 哈哈!媽聽到後來自己都不安起來,竟然紅著臉口口聲聲的說:

懂了!老師!我懂了!謝謝老師!抓回課本就溜了!沒想到媽現在竟然也當起老師來了呢!

過了一段日子,媽收到了一封鄭老師從美國加州寄來的信,當媽拆看來信時,臉上的多樣表情出現了!他看著信!我盯著她!直到她看完信後眼睛就朝我這邊不放了! 

“媽!有甚麼不對嗎?你老盯著我幹嘛?!”

“鄭老師的小舅子是美國的太空物理超博士!他對你寫的那篇〈反重力的基本原理〉!表達了他的個人的看法呢!”

我一聽,來不及責怪媽未經我的同意就私下公開我的論文,我馬上從椅子上跳起,一把將信搶過來!信的全文如下:

姐夫:

關於覃先生的大作〈反重力基本原理〉弟有如下建議:

1、覃先生的想像力非常豐富,值得加以鼓勵;特別今天臺灣升學主義盛行,許多學生的思想都已僵化,覃先生仍能保有如此的幻想!實在是難能可貴。盼望他能繼續擴展思想與見聞能在科學上大放異采。

2、覃先生如想在科學界有所建樹,單靠“想當然耳”的想像力是不夠的,必須先對科學界現有的發展與理論有通盤的瞭解對於科學定律與事實(或實驗)能充分掌握,才能在已知的基礎上與發展上開拓新的領域。

若是學力不足而偏欲鑽研高深理論,則常造成事倍功半甚至於貽笑大方的事情。

以本反重力基本原理而言,如果事先能對電磁學、電工學、量子論、相對論、基本物理等學科有基本的認識,文內的許多謬誤當能避免

(又:重力為宇宙間四種基本力之一,科學家正全力研究其本質與來源。 而反重力目前還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而已)。

3、覃先生如果有機會當修習各種基本科學理論,由淺入深,循序漸進,有可能的話,當多閱讀原文書本及最新的科學期刊,以增廣見聞。

所謂〈為學要如金字塔,要能廣大要能高〉基礎不夠是無法成就大事業的。

4、如果覃先生對讀書沒有興趣的話,不妨考慮寫科幻小說。

事實上,今天許多的新發明都是由科幻小說誘發靈感的!但若要想成為第一流的科幻小說作家,通盤的科學知識仍是不可少的,美國許多有名的科幻作家都是博士或教授即為明證。

(倪匡的科幻小說現在臺灣非常風行。究其實,幻想有餘,科學不足,如以美國標準來分,應歸屬於Fantasy〈奇幻〉而非Science Fiction 〈科幻〉。)

5、不論覃先生將來想走哪一條路,想像力是必不可少的,希望將來。

覃先生在專研高深理論之餘,仍能讓思想海闊天空四處翱翔,說不定將來有甚麼科學上的大發明,大突破就是要憑著這樣的想像力達到的!

以上一些建議盼能轉達覃先生,希望對覃先生有所助益。

 漢全  6/22/88

 

@@ 有其父才有其子 @@

說起我老媽來,她的糗事一籮筐呢! 她的想法總是大膽得讓人有時招架不住!做起事來老要讓人感覺她有點離譜,也難怪老爸總是要跟她唱反調的過不去了!

我每天都一個人守在家堙I抽著我的長壽香煙!不斷做著我的白日夢!不然就是用電視遊樂器在電視螢幕上玩著那永遠玩不完的<任天堂>千種遊戲在爸的眼堙A他總看我呆在家,也不出去找工作做,無所事事的一點長進都沒有!論斷我在鬼混日子,我常隱約的聽見他在餐廳婺穧捅爭論著甚麼?我料定準是跟我有關;所以我懶得理他們了!吃飯時間我不出去,等他們吃完了,我才出來! 

強強哥,自從服兵役回來以後,幾乎也看不見他的影子,反正他在!跟不在?!是沒甚麼兩樣的!我們是兩個無話可講的兄弟,何況他白天在攝影公司堜褔廕}亮女人!晚上他又交了女朋友,那有時間來管我的事唷?

妹妹思思呢她自從進了大學!就沒有住在家堙I她要讀的書堆積如山,他要寫的論文讓他幾乎回不了家,週末假日媽經常拎著一些熟菜和水果,跳上計程車去她的學校陪她,一去就是兩天,我這個妹妹愛讀書!更會像X光一樣的看透人的心理!她說出來的話有時像刀子一樣刺心得利害!她不回家我耳根比較清靜些!

只有我媽肯走進我這烏煙瘴氣的房間堥荂I她每次來,總是東看看西查查的,看看我到底在做甚麼?

而我卻經常會偷看爸在做甚麼?我總見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手堣@邊玩著撲克牌,眼睛卻一邊在看著電視新聞,他的眉頭總是深鎖著的!額頭的皺紋更深了!頭髮已沒有幾根黑髮了!每天爸看完了電視新聞之後爸已習慣性的用電視遊樂器去將電視轉換成他百玩不厭的<俄羅斯方塊遊戲>, 奇怪的是現在好玩的又有刺激的<任天堂遊戲>千花百樣但是不可理解的是爸從來只玩俄羅斯方塊的坎積木式的遊戲其他再好玩對他一點也無動於衷我心堜白,他始終沒心想要接近我,不然我就可以教他玩更好玩的遊戲了我也可以跟他一起雙打比賽看誰厲害嘛可惜爸從來不聽我的!更別期望他對我腦筋婺邞熔孚Q天開感興趣了!他還是不知道的好要是讓他知道了我腦袋瓜堛漯F西 , 准笑掉了他的大牙我們父子無緣呀我們父子幾乎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堸琚I

不過有一件事情讓我不能不敬重起我的老爸來了!我真沒想到我總是喜歡異想天開的做我的白日夢的特質!原來是遺傳了我老爸的智慧!

有一次,媽走進我的房間來,看見我桌上正放了一封中科院院士室寄來的信,媽問我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我回媽說:

“沒甚麼!這只是丁肇中請他秘書給我寫的一封信而已!”我沒當一回事的回答著。

“甚麼?丁肇中?他……他不是得過諾貝爾獎的物理學家嗎?你找他做甚麼?”

“我……我把我最近寫的一篇〈宇宙基本根論〉請他看看嘛!他是發現
< J粒子 >的人我有幾個有關<粒子>的問題想請教他!

“喔!宏兒啊!我看你的胃口越來越大了嘛!丁肇中跟你回信了?”
“沒有!是他的秘書替他回的信!”

“是嗎?信上說甚麼呢?”

“信塈i訴我國內的一本科學雜誌的地址!希望我把論文再整理一下寄去那個雜誌發表!他說那雜誌是國際性的!是很學術性的!”

媽聽了我的敍述,我見她若有所思的進入了另一個想像世界似的!許久許久都不說一句話!

“媽!您在想甚麼呀?”

“嗨!”媽大大的歎了一口氣!久久的才開口說:

“你的這種異想天開的夢呀!您老爸早就做過的啊!”

“爸?他?他也寫過<宇宙基本根論>?幾歲時寫的?”

“也正是你這個年齡呢!不過他寫的論文是——數學!”

“是嗎?論文呢?拿來我瞧瞧!”

“找不到啦!它已經是1954年以前的事了!”

“喔!爸怎麼會把自己的論文搞丟了呢?這麼珍貴的東西?”

“是呀!媽當年就是聽了你爸年輕時候的發現,我就認定他是天才!會是屬於愛因斯坦這樣高智慧的天才!我更以為他會在我愛的鼓舞與支持下!將來在科學上會有全面的突破!兒啦!您知道嗎?我因為有這種堅信,這才決心嫁給你老爸的!……”

“嗄?媽!你竟然是因為爸的一篇論文而嫁給爸?!”這不得不讓我震驚萬分了!

“爸論文的主要概念是甚麼?竟然會讓您用一生幸福當賭注!?”

“太久了!太久了!我已不太記得了!當時媽對數理一竅不通!但我聽了您爸跟我解說他的研究,我就覺得奇妙,太不可思議了!”這下子挑起了我的好奇心,不由得抓緊的追問:

“媽!爸的研究發現能讓您這樣的心動!?一定是很有價值的!我想看看”

“不!您看不懂的!他的論文都是用幾何概念來解析多度空間的!我也只聽懂了他一點點皮毛而已!”

“喔!那他讓您心動的是哪一點呢?還記得嗎?”

“不全記得了,只記得他發現----五乘零並不一定只等於零!而在某個角度應該仍等於五。”

“五乘零不等於零?在某個角度應該等於五?”

“是!你爸也是在你十八歲這個年齡,有這種奇特的發現!所以他曾用幾何學來試算空間的計量。”

“那爸有沒有拿論文給專家學者們看看呢?”

“有的!但是你爸一直沒有找對人,他的一位好朋友要出國深造!答應把他的數學論文拿去國外找數理專家們看看,但是二十多年過去了!石沉大海沒有回音!後來在國內你爸也透過幾個朋友的推薦,但是誰也不是他的知音!沒有人看懂有能認同他的發現!”

“好可惜喔!”

“喔!宏兒!我想起來了!我在跟你爸戀愛的時候在他寫給我的信中好像提起過他的兩件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我去找找看!”
這就是我媽!她總是會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怪招出來,幾十年的情書她也會當寶貝留著由不得我不敢小看了她!

“啊!我翻到了!翻到了呀!你看!你看!您爸當年給我寫的信!他是這樣跟我敍述自己的——”媽捧著已裝訂成厚厚的如聖經般厚重的信〈書信集〉過來,我迫不及待的將早已泛黃了的〈情書〉捧在手堙A那可真該是值得紀念的文物啊!真該是一部有份量的愛情宣言啊!我把媽翻指出來的那段話,仔仔細細的讀著:-----

 

@@ 有其父才有其子 @@ 

“啊!我翻到了!翻到了呀!你看!你看!您爸當年給我寫的信!他是這樣跟我敍述自己的——”媽捧著已裝訂成厚厚的如聖經般厚重的信〈書信集〉過來,我迫不及待的將早已泛黃了的〈情書〉捧在手堙A那可真該是值得紀念的文物啊!真該是一部有份量的愛情宣言啊!我把媽翻指出來的那段話,仔仔細細的讀著:----- 


……1951年我抱病考取了臺灣大學法學院的商學系,仍是半工半讀,直到大學畢業!

入學不久即感到興趣不投,欲轉機械系或物理系皆未成,於是只好利用空閒看看物理跟數學了!現在我的身體不好,很可能是那時候種下的種子呢!那時實在是太忙,太辛苦,又太窮了!

喔!我的老爸呀!我們怎麼有相同的命呢!原來……原來……我來不及的接著往下看——

在台大四年,我有兩件事是值得提一提的:

第一件事,應是我生命中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事了!在1954年年底,我苦苦研究兩年才完成的一篇數學論文,是以幾何綿亮觀念推出一組更具妥當性的方程式,它們能解釋不足式,能確定“ 0 ”及 & 之值,它們不是數學的一支,而是整個科學的新基石!由我的機械老師——那君幫我譯成英文!然後投到美國的學術團體及名家去,結果他們藉由不同的理由遭到同一的命運——遺棄。

對於這篇論文,我抱有崇高的希望,我從不以它為祈求金錢、稱譽,或進取機會的工具,但我要讓世人知道人類的知識邁入一個新階段,我們就應該到知識新園地堨h工作,但這個世界唾棄它,而我卻深信它的價值,可是現在我已經無能為力了!

第二件事,是在1953年的春天,我設計了一種單手打字機,每一字鍵可打四個符號,它的優點是輕便、便宜,打字姿態舒適,後來也由——那君(他是我課餘的機械老師)繪成機械圖,預備幫我到美國去申請專利,記得工作完畢的那天,我們以一美餐與一場電影為慶賀,並計畫如何申請專利?如何賣出我的專利,如何利用賣得的專利錢來繼續我的研究工作。

後來我才發覺事情並不那麼的簡單,申請美國專利費要美金三十元,核准也需美金三十元,最要緊的是要委託代理人申請!這代理人費用最少得五六百元。

當時我是個窮學生,哪來的美金呀!這條路算是給欠缺〈美金〉給截斷了,現在!我認為我準備還不夠充分,設計尚有些問題,不易成功,如想成功尚須努力 ……

@@@@@@@@@@@@@@

啊!讀了爸當年的際遇,跟我現在的處境幾乎沒甚麼改變啊!有所不同的是爸是一個絕對走學術路線的人!他尊重學術!他一定看重前人所留下的定律,去驗證他內在的發現!所以!我在他的心目中會是微不足道且沒有份量的人了!

“媽爸為甚麼失敗了呢!為甚麼沒有繼續的堅持下去呢?”我疑惑不解的一直盯著媽的眼睛,媽一臉的沮喪樣子,讓我感受到其中必然有些難言之隱了!
“宏!你讀讀這段話吧!”

 

……大學畢業了!帶著疲倦的心情去當了金飯碗的公務員,被迫整天做著扼殺興趣的會計工作,時時緊張而不得鬆懈!逐漸的患了失眠症,在無助無信心的心境下!日日被失眠所折磨,削去了我所有的夢想與心志,就這樣頹廢了下來……從此,我對世事與人都失去了我的熱情!……

“喔!爸這麼的不幸呀!後來爸幸虧遇到你了吧!你不是因為他寫的那篇論文決心要嫁給他的嗎?”

“是啊!當年我堅信——愛能復蘇人類的心靈,愛必能激發消沉人的鬥志!我是那麼自以為是的確信自己有能量,有足夠的愛心讓您爸能夠重整旗鼓!再接再厲的踏上成功之路。”

“喔!那爸有沒有因你的愛再接再厲呢?”

“有啊!你看!——”

......最近得人介紹再試試拙著,因為失敗太多,信心漸失,故遲遲尚未寄出,希望它的命運好一點,它的價值我總是深信不疑的,現在許多人令我驚奇,如果有人會解一條幾何上的難題,這件無多了不起的事會使人嘆服,但發表一項基本上的新觀念,倒使許多人排斥、毀榜。這正合於聖經上的話:人倒是敬拜偶像,不敬拜神了!當然自作聰明、發表不倫不類東西的人太多了,也容易使人產生這樣的態度的!

“媽!爸年輕時候的心理就好像有點灰色了呢!”我感覺我是紅著臉說的!

“是!我當時太年輕了!生活範圍太狹窄了!接觸的人也太單一性了,從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在某些觀念上也非常的傳統!尤其從來沒接觸到心理學的範疇,往往只會用同一種傳統標準去計量他人的行為與思想!總用對跟錯來堅持己見,去判斷人的價值!”媽坦率的跟我傾訴著長久以來一直鬱悶在心底的話!接著又聽到媽說:
 
“其實這些年,失敗的不是你爸而是我呀,我完全沒有認識您爸!”看媽激動萬狀的跟我說著!面上有著痛苦的悔意!

“現在呢?您現在認清爸是怎樣一個人了嗎?”

“現在認清也晚了!主要我一向是個樂觀主義者,重視情感教育,而你爸卻純然是一個極度的悲觀主義者又兼具了理性主義者的特質!可以說我的思考模式一直無法進入到他最深層的思想結構堨h!所以當年我無法用我對他的愛去開啟他的這扇久已封鎖了的心門!也無從理解他為何不能跟我溝通,我也無口才去讓他理解我的想法!

當年我的單純使我無法理解他為何會那麼的自棄!因自棄而引出他的一付孤傲的態度,他竟不削我對他的愛與激勵!現在回想檢討起來!是我們內在的頻率懸殊太大了!我看到他的人,我卻摸不著他的心,可以說我跟您爸始終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堙C因為各人觀念與角度的差異,在現實的生活堣撽]碰撞!彼此折磨著彼此!”

“啊!這麼說是你的頻率高呢?還是爸的頻率比你高呢?”

“當然是您爸高啦!我離他太遠了!不過我現在有一點比你爸強了!”

“哦?甚麼是您的強棒呢!我想知道!愛心嗎?”

“不是!現在我有百折不回的毅力與自強不息的向上追尋的精神!這都得感謝你爸給我培養磨練出來的!”是唷!是唷!媽說得有道理!媽是這樣的一個人!

“當您爸的心靈、思想、見地已經到達了一個極度精神層面的境界時,而我卻仍停滯在世俗中自以為是,就為了能讓他看得起我,讓我們能有共同的頻率,逼使我必須積極的努力!往上奮進!奮進!但是——”

“但是甚麼?”

“但是,這些年我像只小烏龜,好不容易的爬上來了,卻總是被你爸的一句話就給甩了下去!可是我又不死心的仍舊繼續的一次次的向上爬!我的百折不回的精神就被你爸給鍛煉出來了!可是!我的確缺少智慧以及不懂心理學!總覺得自己摸不著他的思想!我在他面前做任何事!說每句話,似乎永遠都是錯的!”

啊!看來媽的這一生要讓爸能真心的認同!恐怕跟我研究的〈宇宙基本根論〉能被世人接受還要難了!我看他倆根本是兩個不同星球來的人嘛!
哈哈!我又偷瞄到一封爸寫給媽的情書呢?

“媽!爸其實很愛你唷!您看——:

……我一生中總是向自己的幻想奮鬥爭取,雖有時失策,但大致說來還是總有所收穫的,最近我常有這樣一個幻想: 

你在彈鋼琴,我坐在旁邊,一邊咬著鉛筆頭,一邊思維那形成宇宙結構之基石,和那萬般現象的服從原則;或者您在澆花,分辨不出哪里是花、哪兒是你?而我就在你附近鋤草!有時我們一道坐在教堂媗弁咫鷜芺蚺H之生,人之死;善和惡……生活中充滿了希望、安靜、優美之氣質,還有慈和愛……”

媽也一個字一個字跟我一起回看著爸當年對家和對她的深情款款,和一心嚮往的家庭生活,啊!啊我窺視到媽眼角上掛著的該不是汗珠吧?!

我的第一個紅粉知己

奇怪了!這個世界怎麼變得這樣的瘋狂?!大家都不肯努力工作了!所以,找我去工作的人還真多呢!我現在已學會修理汽車;我會機械裝配跟機械製圖跟電路版貼圖;我也會推銷百科全書;我還會……最主要我討厭跟人斤斤計較薪水有多少?我也不會跟他們一樣整天腦筋堣ㄛO想女人就是做<六四九大家樂>的發財夢!無論我走到哪里或是出外工作!這些事情這類聲音總是干擾著我,所以我不願浪費我寶貴的思考時間!我情願一個人呆在家堙I

一個週末,一大早就有人按電鈴!遠遠的好像聽到母親在喊我!我隨著聲音找去!我一直尋到走廊上往下望!天!媽竟然在樓下往四樓上喊:

“宏!——快下來!快下來!有客人來了!”

客人來就客人來!那麼大聲喊甚麼呢!真是的!可是媽一直跟我招手要我下樓!當時我真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下樓去的!打開公寓門!艾呀!一張天使般的笑臉竟豁然綻放在我的面前!甚麼?!她竟拄著兩根拐杖?!啊唷!糟了!她……她竟然是一個雙腿不能走路的殘障者!天啦!

“覃宏!您好!我是你媽媽的學生邱美!久仰您的大名!”

“我?你……你說我的大名?你……久仰?!”奇怪了!?我都不認識她,她怎麼認識我叫覃巨集呢? 

“宏!邱美不方便上樓,能不能麻煩你背她上去呢?”

我說的嘛!媽經常會做一些事情,或出的主意都會讓人招架不住!我能在這個節骨眼上說〈不!〉這個字嗎?媽是在打鴨子上架了!我真有點尷尬又不好意思起來!奇怪的是這位邱美小姐的臉一點也沒紅,乖乖伸開雙臂,服服貼貼的讓我背在背上上了四樓!

家堿藒M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我心堹u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欣喜!媽說邱美是她的學生?奇怪了!媽哪來這麼大的學生呢?而邱美在我面前展開的那朵笑容!怎麼就總是不時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了呢?

“你是我媽的學生?你是我媽哪里的學生呀?”我疑惑不解的問。
“你媽是伊甸殘障基金會 >寫作班的老師呀!她教我們寫作呢!你不知道嗎?”我真的不知道媽除了在教書還管這種殘障人的事!

“喔!那您家住哪里?”我真的好奇她是不是真從天上飛下來的?!

“我家在彰化的鬥六!”

“甚麼?鬥六?您一個人從鬥六跑來?”

“是的!我來看望老師!”

“你也喜歡寫作?”

“是的!”

“你每次從彰化到臺北來上課?你怎麼來的?”

“我坐車呀!”

“你上下車有人背你嗎?”

“我自己每次坐計程車去公路局的總站撘車,上車,司機先生會幫忙我!下車有教會的愛心義工來車站接我,送我去寫作班的。”

“喔!你真行!太感動了!你一定會成功的!”

啊!我還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人也沒真正的注意過女孩兒!第一次接觸,竟然是這樣一個跟我媽一樣百折不撓的女孩子呢?何況她竟是個連路都不能自己走的人!

那些日子,我天天疑惑於我眼前的一種景像,我總看見有一個小白亮點從我的眼前出現!並像流星一樣的迅速成弧形劃過!我疑惑這個小白亮點究竟是甚麼呢?它是光?它是神?它是靈?它是電子?……他難道是——?
當我把這個疑惑與發現跟邱美提起的時候,沒想到她竟然對我的發現非常的認同又感興趣!

尤其她說她也有同樣的狀況發生呢! 啊呀!這真是無巧不成書了!這樣說來......我的所見不是屬於我個人的幻覺了,而是真的了?

因此,我們開始有談不完的話題了!她總是微笑的聽著我的奇幻世界!不時的跟我點著頭!一臉好學的樣子!奇怪了!為甚麼她總認同我的想法呢?她聽我講話好像在聽好聽的故事一樣!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今天怎麼竟然發生在我的身上!?

從媽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來她是很喜歡這個學生的!媽還特別把她寫的一篇創作小品當著我們的面美讀出來,我雖然不會欣賞好在哪里?但是我聽了很喜歡!她寫的文章跟她人一樣百折不回!她的這篇文章大意是這樣的!——

 啟示 

 

......從許多的圖片中,經由老師的引導和同學們的突如「奇」來、從天外飛來的一句句啟發後,很快的也引起了我的觀感與共鳴。

那一張張看似平凡無奇的彩色圖片,就這樣在眼前鮮活的跳躍了起來。只見有一張尚無人踏上的階梯! 給了我一個感悟:

回想起在第一次從鬥六北上的時候,本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情緒,以最緊張的心情來到了寫作班,經由同學的自我介紹和交談後,令我對這個環境充滿了信心,於是,以最愉快的心情離開,但是要踏出設在地下室的寫作班,卻面對了一向懼怕登樓梯上去的心理,當時,馬上告訴自己:我上不去了!

但身旁的陳哥哥卻鼓勵我!

「試試看好嗎?我在你身邊不要擔心,試試看,一定可以的。」猶豫平息了,像吹熄了的蠟燭,又重新燃起----

「好!我試試!」懷著信心告訴自己:

「我可以!」熄滅了害怕後,什麼都可成功,這是我突破自己的心得。

那階梯的上端是無限光明的,我願就第一次的成功而繼續努力,相信那光明將也是我所擁有的!

@@@@@@@@@@@@@@@@

啊!這個勇敢的女孩!不知會被多少的人所寵愛呢!?

我真沒想到邱美在我家住的那一個晚上,她跟媽媽在〈妙有居〉堻艡l夜談到深夜,睡夢中,我還彷佛聽到她們在竊竊私語……

  第十一卷結束 * 第十二卷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