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篇

良朋話益友

 

認識藍梅,有十二年之久,她早已成為我心靈堙B思想上不可缺少的益友。

藍梅雖然沒有漂亮的學歷,動人的外表,但是,她那創新的觀念,總是次次點醒我這個夢中人。

『這世界,本應該是依 循創新的觀念領導一切的;結果,往往反被傳統制度給壓制了。』

藍梅不是個偏激的人,她獨特的見解,完全是出自她自己深刻的體驗,不由得你不驚訝她為我們撕開的『面』,正是我們常常忽略的角度。

『最笨的方法就是最具體的方法。』她的理由是,我們總是不屑美國孩子做算術還扳手指頭,卻不知美國人上了太空,我們仍在笑別人!

所以,她常用笨方法來啟發她的學生。 我原來懷疑藍梅的一些觀念、說法、做法是從某書本上讀來的,覺得她滿有頭腦的嘛!後來,才逐漸發現她的觀念是從痛苦壓抑的心靈深處,鑽湧出來的哲思。

許多觀念往往是我們難以一下接受的,最後,你似乎又不得不被她的言論所影響。

『凡事我都不肯抱以成見,妄下斷語;我不一口否定別人的看法,和存在的意義,我喜歡把握一個點,往各角度想過去;也會再從各角度倒想回來,試著去探索問題的核心,尋找事情的根源,因而,我的想法往往會跟常人不大一樣,總會找出一些問題的死角來。……』

記得,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說: 『許謙,我最近家媯o生了一件事!』

『哦?』

『宏宏果然抽煙 了!』

『果然?這話什麼意思?』藍梅常常會說出一些反常的話來。

『宏宏會有抽煙的需要,我早就預料到了!』

『預料?怎麼?聽你口氣好像頂贊成兒子抽煙似的!』

『這不是贊不贊成的問題,而是心中一直擔心這改變不了的事實!』

『你不禁止他,他怎麼可能改變?畢竟才初三耶!要抽也太早些了吧?』

『是啊!我也有同感,尤其,抽煙絕不是好的嗜好,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世界幾乎有一半的男人都在抽煙,難道,他們都不懂抽煙的害處?也至少有一半人喜歡喝酒呢!誰不懂酒對人的傷害有多大呢?為什麼仍有這麼多人執迷不悟?更不可思議的是,菸酒公賣局是國家經營的機構,一邊在關心國民健康;一邊卻又在大量的賣煙售酒。這又怎麼說呢?』

『……』我被她這種突如其來的反面式說法,語塞了,不知怎樣接下去才好。

『其實,在宏宏三個月大的時候,就應該看出來他將來會有抽煙的需要。』

『三個月?……應該?……』

『晚了,等到宏宏三歲,我才探索出根源,要想彌補,就是想不出好法子來。』

『這麼可怕呀,這種「抽煙需要」究竟是怎樣造成的呢?』

『是我「無知」的過錯!』

『無知?怎麼說?』

『我漸漸發現一個人長大有抽煙的需要,有的往往會跟嬰兒期的「乳頭教育」有著密切的關係。』

『乳頭教育?怎麼說?我怎麼從來沒聽過這種名詞兒?』

『我們往往忽略了「母親的乳頭或替代的奶嘴」對一個「人」未來的身心平衡發展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一個大人的性情暴躁、不安、有過分的不滿足感……或是內心過分憂慮,情緒不能平衡,易衝動,性情怪異,追究根源,很可能是人最早的嬰兒期,未能接受正常的「奶嘴教育」,所種的「因」;養成了不良習慣,又未能及時糾正(可塑性年齡),以致得到抽煙的「果」。』

『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經過這麼多年,你為什麼不設法彌補「奶嘴教育」所造成的過失呢?而要坐等他抽煙的事實發生,難道真的無法彌補?』

『當然,在最恰當的時機及時糾正,應該是會減少抽煙的需要的,可是,當時……』

『當時,妳是怎樣讓宏宏接受妳的「奶嘴教育」呢?』

『宏宏出生不久,就因細菌感染,得了肺炎住院。我就不敢再親自哺乳, 我見他體弱,無力吸吮奶瓶,使用湯匙一匙匙的喂他,以至於一開始就未能滿足他「吸吮」的需要。當他出院回家,他的病已把我跟宏宏他爸爸折騰得疲憊不堪,精神幾乎要崩潰了。

於是,我們想出一個節省精力的辦法,買了半打奶瓶和奶嘴,並把每個奶嘴,用火燒紅了的針,一一紮好乳孔,準備一次次的餵他。』

『買這麼多做什麼?一個不就夠了?』

『當時,宏宏的病把我們嚇怕了,奶嘴、奶瓶都要經過消毒才敢給他用,所以,為了方便,一次我就蒸半打,用一天。』

『後來呢?』

『後來,我發現我扎的奶嘴孔太大了,不像強強以前吃奶要吃個把鐘頭,有時還吃不完;宏宏只需兩三分鐘就把奶咕嚕咕嚕的吸完了,倒是省了我們不少餵奶的時間。』

『這樣不是很好嘛!為什麼說是你的過錯呢?』

『我們原以為這樣情形是正常的;實在也是因為體力不支而造成的疏忽。直到有一天,我被一種「喳喳喳」的聲響給驚醒。』

『怎麼了?』

『我原以為家中有老鼠,隨著聲音找過去,原來聲音是從宏宏的小床上發出來的。』

『他在......』

『他在不停的品嚐自己的手指頭!』

『你沒有阻止?』

『想起來阻止,我知道他是餓了,應該起來沖奶粉,可是,那時確實起不來呀!』

『你就讓他餓著肚子吃手指頭呀?』

『是啊!他每天像定時鐘一樣,天不亮就醒在床上,不哭不鬧的吃他的手指頭。』

『宏宏吃手指頭就是這樣造成的?』

『是,如果,當時我把奶嘴孔紮得恰到好處,讓宏宏的吸吮得到滿足,又正好把定量的奶水吮完,我想,這就是最成功的「奶嘴教育」了;反之,恐怕就會造成不平衡的心態與情緒。』

『對了,當初你怎麼沒有專們給他吮奶嘴呢?不是有很多幼兒都是吮奶嘴睡覺的嗎?我的孩子就是奶嘴不離口的。』

『說的也是,原來,我對奶嘴很反感,覺得這真是個無聊的東西,既不衛生,又會造成幼兒離不開奶嘴的習慣,尤其許多孩子因吸奶嘴,嘴形和牙齒都變了樣。後來,我才發現吮奶嘴和長大了用咀嚼口香糖的確可以彌補一些「奶嘴教育」的不足,但是,這已是多年後才領悟出來的。我漸漸發現,有時,傳統留下來的規矩與東西,也確實是有它存在的價值,只是,我們一時說不出所以然來,也很難看 出它的意義……』

『聽說一個欠缺吸吮的嬰兒,也會影響到他的智力,你認為呢?』

『吸吮不夠,致使他的腦細胞欠缺運動而受到影響,尤其牙齒不健康,致使吃東西用吞的;因而腦細胞成長不佳,腦細胞就不發 達,智能就會不足。所以,牙齒如果不健康,也會影響到他的智力發展。』

『你怎麼會懂?』

『這是我從錯誤中得 到的教訓與經驗呀,當然,未必是絕對的正確,但是,它應有一些研究的價值。』

『這樣說來,孩子吃東西要多咀嚼囉!』

『對對對,一向用牙齒咀嚼的孩子,和一個囫圇吞棗的小孩,情緒的反應、身心發展和智力都會有不同的表現。』

『真鮮哪!』

『一個細嚼慢嚥的孩子,不必吃很多就飽了,而牙齒不好的孩子,往往要吞大量食物,才有飽的感覺,以致越吃越多,越多越胖,心中卻又因欠咀嚼而造成不滿足感,因而好動、不穩定……這種情形跟「奶嘴教育」的原理也應該是一樣的。』

『這樣說來,一個抽煙的少年,追究根源有的是因為嬰兒期沒有注意到奶嘴教育囉?』

『可以這麼說,如果再追究下去,那最早的「因」,很可能出自在母體中的胎教……』

『可是,男孩會抽煙,女孩子呢?女孩子就很少抽煙,不是嗎?難道女孩子的「奶嘴教育」都成功?』

『……』藍梅被我這樣一問,一時竟然傻了眼兒。倒是事後我想起一些現象,可能是女孩子常有的特徵。如:吃零食啦!愛多嘴啦,善勞動啦......!

『我想,這只是我們常常忽略的因緣之一,當然後天的教育、環境的變遷、生活倫理教育的潛移默化,也都能改變一個人的行為,剔除不良的生活習慣。我只是懷疑那些戒煙戒不掉的人,跟「奶嘴教育」有著一般人所忽略的關係,只希望大家能從這個角度去思考,或許也是根源之一。

凡事都不是絕對的,一個孩子在成長中,總會有一些不良行為是我們父母的無知或疏忽所造成的,等到發現了問題,想及時糾正,往往感覺力不從心了。

尤其教育新知,總是隨時不斷往前推進而成長,昨日的總總,放在今日看,才發現其中的錯誤,碰觸到其中的徵結……』 可貴的是,藍梅能從自己的失誤中吸取經驗,發現我們常常疏忽的一些角度,往往也是問題存在的重要之一。

她懷疑:抽煙是吃手指頭的延長;吃手指頭,是由於父母疏忽了『奶嘴教育』。不可否認,嬰兒期受到的乳頭教育,影響身心的發展,也能奠定一個人健全的人格,應該是有理論上依據的。我們的討論不由得使我聯想到西方偉大的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來了, 他以<性> 的需求來歸咎人的許 多特殊行為, 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微妙.

雖然,這些知識在有關心理學的書本上可能都早有記載,但是,出自藍梅個案的事實驗證,也不由得不使我感到她肯在教育兒女的歷程上作一番自我反省與深思,這是令我欽佩的。 如果我們總是依人的外表或從對方的某缺點而論斷人,對藍梅就不公 平 了。

許多人被世俗的眼光與個人的成見,無緣進入藍梅的心靈與思想婸P她為友,而我卻是個例外。

當我向她傾訴我那坎坷的、無助的、委屈的童年時,她不但不像別的朋友那樣給與我同情、安慰,反而對我一針見血的說: 『你真該感謝那位狠心的老師,要不是他如此刺激你,你或許永遠是個灰姑娘。』

當我對我的另一半不解風情而有所微辭時,她卻帶領我從另個角度去欣賞他。她說: 『或許他比較不善用言詞來表達愛,可是,妳不覺得他心靈中,仍是時時渴求一分似水的溫柔?他之所以娶你妳,「妳」就是他心目中需要的-----月亮。』

當我整天為孩子的身體掛心焦慮,幾乎成了神經質的媽媽時,總要時時提醒他們穿衣服、脫衣服,就怕他 們著了涼,可是她卻提醒我說:

『媽媽的心不能太接近孩子呀!無微不至的照顧,會使孩子缺少抗力與適應力,尤其媽媽的心如時時勾在兒女身上,有時會把自己的多疑、不安、焦慮、脆弱……反射在兒女身上;不如把心情放鬆,既然不能時時看牢他,不如放他去適應環境,不然,一次疏忽,就會出毛病……』這樣看來 一個感覺幸福、美滿的人,也必然會有痛苦、無奈在偷偷的啃蝕他的心靈吧?

當她跟我談起她的痛苦與無奈時,我才警覺自己是幸福的。從她如何掙脫生活枷鎖的心路歷程上來看,自己的問題,實在是太庸人自擾了。

『其實,我很滿意我的婚姻生活,它使我從一個無知的、純情的少女變成一個成熟婦人;它使我成長,逼我追尋、教我包容、要我體諒別人的立場;無形中更培養了我從迷津中極力鑽出的勇氣與毅力。幸與不幸,其實都在於自己的一念之間,我覺得自己是個幸運兒……』 藍梅對自己缺點的自責,更讓人覺得是件從未聽說過的事。她說:

『我最感對不起丈夫和孩子的是:每當他們跟我說話,奇怪,我的耳朵竟像銅牆似的,進不來,接收不到他們的音波,感應不到對方的心電,思想尤其時時會飛越,不像我們倆兒,彼此都能全部接收到對方的心聲,而且是「調頻」的呢!』 藍梅有一個不能接受正軌教育的孩子,恐怕是她一生走在追求理想路上的絆腳石了。好在她有一種獨特的信念,她常說:

『我絕不把自己未達成的希望寄託在孩子身上,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如果各人都能自己管好自己,自己替自己負責,一代一定比一代強。』我真佩服她有勇氣跟『平凡』挑戰。她有時也會接近現實,但她的坦率使你不得不重視她的作風。

『我能想像得到,有許多人會在背後批評我跟我的孩子。可是,你想,如果我這樣自強不息的身教,都不能影響我的家人!那麼,這世界也難有完美的教育方式了。 人總會說:「身教重於言教」,為什麼我反會受到別人的評議呢?我對自己和孩子的教育,絕不因他人的批評而放棄自己的信念。我願用他們的未來下此賭注。』這是我聽過藍梅最重的一次狂語。

在某些時候,我也會覺得藍梅對孩子有過份溺愛的現象,實在難以接受她這種放任的自棄想法,她說:

『宏宏原是個自閉的小孩;由於聽覺能力有點障礙,不能接受正軌教育,所以,在正統的教育制度下,他只能當一名混混的混小子。小學、國中都很混。原先,我很不以為然,可是現在,我的看法也有了改變,我們不難發現在現實堙A有些孩子是在過著混混的日子。回 想自己的學生時代吧!不也做了多年的混混?當時,那媕敢o讀書的樂趣哦!但是,一旦清醒過來不做混混時,卻比誰都專注在學習上,並能突破現狀,當一名積極的人。』 她的這種論調,我原是很不贊成的,尤其她說:

『當一名混混,還真不容易呢!混,還得懂混的藝術!怎樣使自己「怕斯」過去;怎樣使自己沒有罪惡感;怎樣使老師、同學都能包容自己,這也是學問呢!要不是有一顆憨厚的心懷,是不容易當成一名混混的,別看我家的那個混小子,還真有「混」的本領呢?』 這種媽媽,可天下少見!那有見兒子是混混而竟然呈自得狀的?我忍不住問:

『你怎麼知道他有混混本領,而不擔心他會學壞?』

『他呀!他懂得裝傻呀!別人見他傻,自然看走眼,小看他,就不會看重他,不看重他,他自然成為太保群中的漏網之魚了。』 真是有其母才有其子啊!這種怪異的想法,真是叫做語不驚人死不休了,您聽:

『因為當年自己就是混混,許多老師的課,根本聽不進去,所以,在學校堙A我是因笨而出名的。』 『你笨?才不信呢!』

『真的,我笨得出奇呢!說出來不怕你笑話,初中時,我去問老師一題代數,老師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講解,每講一遍,我就搖搖頭, 到後來,我實在臉紅了,只好點頭裝懂的說:

「哦,我懂了!懂了!」說完,抓起課本就溜!其實啊!「代」什麼數哦!一個數也沒「代」進去!』 『唷,真看不出你會是那種笨女生!』

『笨事還在後頭呢!原先我有一個非常聰明的好同學,正像龜兔賽跑中的兔子;我也有一個腦筋比我還笨、動作又慢的烏龜朋友,我們三人常在一起念書,開夜車,兔子同學什麼都不會,上課不肯認真聽講,而我正是處在她 們之間的人,我好心的替兔朋友惡補;我陪龜同學熬夜,第二天,兔同學竟然考了一百分,龜同學得了八十分,你猜猜,我考多少分?』

『你的徒弟都考一百,當然也......』

『我呀!我考不及格,補考!』

『少蓋!』

『信不信由你吧!』 當藍梅跟我談起宏宏的外婆與宏宏為了釣魚而起衝突的事,我心中也覺得藍梅是有點溺愛孩子,小小年紀,正是讀書年齡,怎能分心去釣魚?釣魚是休閒的活動,畢竟孩子的前途重要啊!可是,藍梅卻總是有她另一種說法:

『宏宏跟他媽一樣,不是讀書的料,要他讀那種枯燥無味的教科書,倒不如放了去釣魚。不要以為釣魚是很簡單又無聊的事;從我家三人的親朋戚友中,我還沒發現那一位有釣魚的嗜好和能耐哩!其實,釣魚比讀書更難,更枯燥、無味,那十足「等」的耐性,就是一種修練。一個初中生,正是最不穩定的年齡,他能如同坐禪般的定下心來釣魚,對人也必有益處。

所以,釣魚本身是件有益的事,他如沒這個能耐,再有意義,他也不會去啊!當然,修練身心的方式很多,在這個年齡,讀書第一也是無可厚非,但是,對一個排斥課本的人,他迷戀釣魚,總比迷戀別的要安心得多啊!你聽過:釣魚的孩子是太保這種言論嗎?』 什麼問題從藍梅的口中說出,怎麼都不成問題了呢?看她的三個孩子,三個模樣,放開學業不談,個個有其特色嘛!藍梅在這種升學競爭的社會中,執著她那種開放的教育觀,不對孩子有任何偏見,能欣賞到他們的長處,能包容理性社會中不能容忍的非理性作為,這是在我的家庭中,我的生活圈中所罕有的現象。

『藍梅,我深深的感覺,做你的孩子還真幸福!』我由衷的說出自己的感受。

『有時,當我們不排斥對方,而接納對方時,我們或許會發現對方原來是那麼的可愛,在某方面卻也比自己深入。就拿宏宏釣魚的這件事來說,我一直忘不了他小時候用草來釣魚的經驗,現在,他改用了魚竿,還頂有學問呢!魚竿有池釣的、溪釣的、河釣的、海釣的專門魚竿,有各種魚線、魚餌,和魚鉤……他都摸得一清二楚;尤其是那埵酗偵繷翩H什麼時間釣什麼魚?臺灣有那些的魚場?他也都牢牢記在心堙C』 雖然藍梅能堅持自己的開放教育,但是,覃宏未能接受較完整的教育,畢竟是一種缺憾,我建議藍梅,不計金錢要替覃宏請一個家庭教師,專門個別輔導他的功課,我就不相信他不能接受,可是,藍梅卻說: 『他不要!』

『不能都聽他的呀!你要拿定主意,有時非要他接受,強迫!也是一種教育!』我覺得藍梅真的過分了。

『許謙!你知道,能教宏宏,接受宏宏,懂宏宏的人真是可遇不可求啊!他心中沒這個需要,無論你替他安排什麼,他都一概不接受,如果請來的是學院派的人,一定跟他爸一樣,不屑這種虛浮空幻的人,對他的固執,排拒心理難有耐心及愛心,又怎能彼此溝能、接納呢?……』

『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這樣宏宏不就吃虧了嗎?』

『吃虧?當然吃虧啦!但是,吃虧或許也會是福!』

『這話又怎麼說?你怎麼總是這樣不在乎?』

『就因為他不能接受正軌教育,以至於他的創意不會被現今教育的模式所桎梏,反能活出他自己!』

『……』說的也是,我還能說什麼?

 

跟藍梅交往久了,自然接觸到她的家人,不但懂了她,也較深入瞭解她的孩子,以及她的家庭生活。我驚異的是她與她的另一半,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典型人物,卻能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彼此的涵養、包容都令我驚歎弗如。 覃先生總給人一種溫文儒雅的學者風範之感。處久了,才隱隱約約的感覺在他內心中隱藏著一根傲骨,這根傲骨平日是不輕易顯露在外的,唯有對在他心中種下了『成見』的人,那根『傲骨』必成為他與對方磨擦的根源,不幸的是,藍梅與宏宏的言行舉止,觸犯了他那根傲骨;他在這對母子的面前,總是控制不住的暴露出他的人性中的全部弱點。

我每每見開朗的藍梅因覃先生的偏見而使她轉換成黯然沮喪的面容,我似乎看見的是耶穌基督上十字架時的那張似曾相識的臉,卻又無勇氣在藍梅面前批評她的另一半。我明白,她為了愛這個家,常常撕去了她該有的尊嚴,收斂起自己的才華;黯淡了該有的丰采。但是,她仍執著在她的信念上,永不妥協。

『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他生存的權利與尊嚴,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拿自己的標準來衡量別人的價值?有多少人生存的目的,就是為著附和別人的形象而活。卻不懂怎樣去發展自己的性向,開發自己的潛能……』

據我所知,覃先生對宏宏的失望態度,常是夫婦爭吵的導火線,一頭苛求、偏激,顯得另一頭放任、偏袒,以致兩人的主張,永遠走在相反的軌道上。觀念,始終難以交集在一個觀點上。不但如此,或許在藍梅的潛意識堙A認為父親的過分偏見,親友的妄自論斷,使自己不得不更加客觀的善待弱者,以致在藍梅的言行裡堙A讓別人看來,藍梅的作風更難令人苟同與接受了。

由於藍梅對宏宏的教育異常執著,在宏宏未有突出表現之前,藍梅必然是困在一種寂寞孤獨堙C滿腹的教育理想,發展人生的藍圖都因而受阻,藍梅常在一種無奈的、卻又不死心的一種矛盾心態下,說出語重心長的話:

『任何教育,都有它的得與失;任何人,都不能隨便去論斷別人的一生。什麼環境,造就怎樣的才。在宏宏年少時,必然受折磨、受艱苦,由於傳統的僵繩時時要束縛他,抽打他的判逆,拉斷他的創造力,但是,誰有資格一口論斷了他的未來呢?……』

記得有一次,我坐在藍梅家的客廳堙A看見一幅非常精緻的黑白圖片,上前仔細觀賞,原來,那是一輛野狼牌摩托車,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吸引力及立體感。我好奇的問:

『這是照的?還是畫的?』

『畫的!』

『畫的?簡直跟照的一樣嘛!』

『你不妨再仔細瞧瞧,這幅畫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我看了又看,只覺得相當立體感,明暗度有強烈的對比,車的每個小零件都畫得相當傳真!整台車好像要從紙裡飛躍出來似的; 藉著這一幅畫,想不到藍梅又抖出一番鮮活的道理來。

『這是點畫,是用無數的黑點集合成的!』

『是人點的,還是用機器點的?』

『當然是人點的啦!起初,只見強強在紙上東點點,西點點,我一點也看不出他在幹什麼,好像很無聊,但是,他 仍是耐著性子,不顧我的感覺,一直點下去,漸漸的,我隱隱約約的看出形象來了,但他仍執著的在點,突然,亮出一台摩托車,有了顯著的明暗部分;直到點出一輛非常立體幾乎要跑出紙外之感的摩托車。』

『哇!那要花掉多少時間呀!我驚訝于強強有如此的耐力與工力。』

『這的確很費工夫 呢!因這張點畫,給我很大的啟示。』

『啟示?你呀!你怎麼對甚麼都有啟示?』

『第一,我相信點畫跟釣魚一樣,可以幫助浮躁不安的孩子,變得深沉穩重;有琱腄A有毅力能點出一幅這樣畫的人,必定不會變壞。』

『第二呢?』

『第二,我發現我們有兩種裁然不同的學習方式,一種是著色式;一種是點畫式。』

『著色式?點畫式?』藍梅可真是個會創新名詞兒的人呀!

『著色式的意義就是: 先已備有一種有形的、編序的、規格的學習模式,只需依循這種模式進行學習,必須能夠完整的全面學習到預期的效果。對學習者來說,是一種較被動的、理性的學習。但是,可以節省摸索的時間。』

『那點畫式正相反囉!』

『是的,點畫的不同,是無時無刻不在學習吸收;吸收的程度在於自己的興趣、機會,以及個人的成長需要,把生活的點,點出線,擴展成面,把社會當成一部一生要點的大書,只是,先點那堙A是率其性,任其意的!』

『這樣能成形嗎?』

『起初是看不出的,或許也是無目的的,但日積月累,會自我發現自己的性向和潛能的偏向,用一生的學習,會點出怎樣的一幅畫?有的是可知的;有的卻有是未知的,必須等到學習的完全,才會顯現 自己一生創造的「原形」來;而且這個原形往往呈多面的、立體的表現,比一般人的表現會較有深度與廣度。』

『哦!乍聽滿有道理的,也很動人;可是,如果一個人一生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什麼?會不會成功?在學習的過程中,怎能得到別人的回饋?又如何獲得他人的肯定?我覺得,一直受正軌教育的我,要接受你的這種歪理還真難呢?』

『當然,這種不按牌理出牌;我行我素,排拒前人的經驗,全靠自己開出一條自學之道路的人,往往是現社會不大能接受,又得不到鼓勵與支持的;這種人必須靠自己的信念與毅力活出自己、表現自己、創造自己、走完自己。因此,這種人往往是一生的孤獨,一輩子的失意,更是與現實世界要做一生的戰鬥啊!』

『這樣,誰還願意走這樣的一條路!縱然,最後的結果是輝煌的、創造的,但是,這種成功率似乎與自己一生的奮鬥不成比例吧?』

『我想,這是可遇不可求的。在升學壓力造成畸形競爭的時代堙A人人都強迫自己擠進升學瓶頸堨h,接受傳統的正規教育。因為這是成功的捷徑;仍有一部份人,因不肯接受正軌,不能踏上正軌,就被時代否決了;也有些人原來是適合點畫式教育的,卻因未能被社會認同,誤當是廢料棄之,最後成為問題人物也大有人在……』

『……』 藍梅的想法總是那麼的怪異,但又不得不使我相信這是她錐心的感觸,有時,我會警覺到她自己的成長,不正是一個道道地地不按牌理出牌,用她的一生,在孤獨的走著--『點畫教育』的典型人物嗎?

她總是甩開常理去捕捉那被忽略的部分,並全力支援、刻意彰顯那少數快被時代劃亮的燈火而黯淡的『星星』,妄想要絕大多數的平凡人去包容那極少數的個案。我佩服藍梅的精神,但是,我不能肯定的相信她的『雞鳴不已』能得到社會絕對的支持與鼓勵。

對於藍梅的執著,我是既敬且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