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篇

知子莫如母

『媽,我回來了!』

『唔!』

『媽,你看!』

『什麼?』

『打開來看嘛!』 兒子一進門,感覺就異樣,雖然手中在掐折空心菜,仍是掃瞄了一下宏兒,他像是中了獎券似的,臉上漾著開心的笑,手中拿著一卷東西,向我走來。

『這是我上團體分組活動,老師給我批的分數!』

『一百分加十分?』我意外的睜大了眼睛。

『對,老師說我畫的立體造形圖,畫得最準確,很天才也!。』

『你參加什麼組?』

『製圖組!』

『哦?你們國中也有分組活動呀!我以為只有小學才有呢!』

『媽,你看我畫得好不好?』

『唔!真不賴也!你怎麼會畫這麼多種立體的造形?』我確實震驚這張攤 在面前的事實。

『很簡單嘛 !老師一說,我就通通想出來了。』

『其他同學呢?』

『其他同學啊!怎麼畫都立體不起來,只有我一百分加十分。』一股掩不住的得意鑽出嘴角。

『啊呀!沒想到,沒想到我們轉學轉對了,真的碰到一位會鼓勵你的老師,恭喜,恭喜!』 宏兒的這張一百分再加十分的立體造形圖,帶給我的震撼與欣喜,久久不能休止下來。

從上國中以來,宏兒幾乎一直未被別人如此的肯定過啊!

這個意外,怎不令我們母子感到格外榮耀呢?當初,我硬著頭皮,給宏兒辦轉學,除了我的好朋友謙,沒有一個人支持我的決定,我自己也並沒抱多大信心。

本來嘛!『轉學』並不是面對現實、突破困境的好途徑,往往反會鼓勵對方處處逃避的心理。可是,宏宏的『翹課』事件,當初該如何處理,無奈的是我不能跟他爸商量,還得不動聲色的緊守這個秘密,宏兒是不是真能適應新環境,或是會遇到更多的挫折,都是未知數啊!

我真擔心自己成為毀了兒子有一生前途的劊子手。可是,從他轉學以後的這些日子所表現的言行,我的那分不安逐漸減少,他開始會跟我說一些學校堛漕き﹛A尤其對他導師特別敬愛,因為他上的雖然也是放牛班,可是,有的老師並沒有放棄他們,比較重視動態的教學,講課內容也摘重點式的, 選要從簡先 讓學生聽得進為首要原則;所以,看他每天過得自自在在,看不出想再逃避的跡象。

自從宏兒受到一百分加十分的鼓勵後,見他更加的勤於設計各種不同的立體造形,也因而讓他有了『書到用時方恨少』的切身感受,於是,發現他開始逛書店、搜集有關參考書籍,見他對造形的設計有如此的濃厚的興趣,內心感到莫大的欣慰之外,許多深入在心坎堳o又抹不去的層層往事,一一顯影到我的腦海中來…… 宏兒雖是我的第二個孩子,但是,卻因自己被『初為人母』的執著與笨拙,保育不得法及欠缺衛生常識,使宏兒出世不久就得病住院。

猶記得照顧他的那段日子,使我從一個小女子變成婦人;從一個被母親溺愛廿五年的女孩兒,變成一個自立自主的母親。但是,『成長』所付的代價何其大啊!幾乎輸掉宏兒的生命。

雖然,我們從生死邊緣給宏兒贖了回來,誰知卻成為他及我們一家人日後的無助與苦痛。

『伊呀呀------』宏兒一開口說話,口齒就相當不清楚,我們一直以為是因為他體弱的關係,所以,都用笑臉和點頭給與鼓勵,並未及時糾正,更不懂及時『正音』的重要性;反而都裝出一副聽懂他說什麼的樣子,總以為這樣鼓勵他,他就會逐漸改正過來。

更糟糕的是:當年尤其不懂實施家庭計畫,只覺得自己沒有生女兒是很遺憾的事。因此,竟然一時又忘了生兒育女的痛苦及勞累,正當宏兒開始丫丫學語的時候又有了身孕。一直由我母親一手帶的強強,也在同時因爸媽添了孫子,而被我堅持的接了回來自己教養。

所以,那年我的生活步調相當的忙亂,雖然,白天請專人幫忙洗衣、帶孩子,下班回家,卻被兩個孩子纏繞得昏天黑地,完全的失去了自己,以致內心生出一種極想甩開一切束縛的意念,卻越是覺得被『家』的枷鎖緊扣著自己。

而宏兒就在我的這分『累不堪言』情形之下,疏忽了學說話的年齡。 尤其是,保育宏宏的那位吃素的阿婆,不會說國語,我的婆婆和自己的母親,也都各自操有很濃的鄉音,雖然宏宏被這些有經驗的老人『保』得健健康康的,卻未能『育』得活活潑潑,宏兒在老人心目中,顯然是個不哭不鬧的乖巧小孩。而他的那對專注于某事物時的大眼睛,卻始終是我十多年來心目中關不熄的兩盞燈,尤其是,每當他對某物有了好奇心時,他能一動也不動,一眨也不眨眼的呆立在那個點上,足足有半小時以上;而每當他感到外在環境和人事物不能滿足自己需要時,就低頭吸他的大拇指, 雖然已一歲六個月了,路還走不穩哩!卻見他騎在後座可載人的三輪車上,耍出各種花招來。每當我翻開被淹過水的黑白照片簿,看見那張前面載了大他一歲的鄰居大頭娃娃,和小他六個月的好哭又膽小的小珊珊,馬上就能勾出那段精彩的特技表演。

宏兒經常坐在三輪腳踏車上,不僅向前騎,也會往後退,時左時右的兜著圈子不足為奇,常見他跟其他的小不點兒們舉行賽車大會,整條巷子成為幼兒的運動場了,常見他在巷子堙A人群中穿來梭去的,引出巷堛漱j人與小孩來看他的招數,有時,他把三輪車當成大玩具,三腳朝天的把玩起前輪來,猛然一看,還以為他在紡紗織布呢!尤其他對骨碌碌的大眼睛堙A充滿了想像力與創造力。

如今回想起來,宏兒從嬰兒步向幼兒的階段,雖然是一個口齒不清、不說話常發呆;不哭鬧卻吮拇指;不會走竟會玩車的小孩子,卻也是左鄰右舍的孩子群中,一個非常出色又令我感到驕傲的孩子。

『梭梭梭法咪梭,拉法拉朵拉梭……』只要一聽見這個快節奏的音樂從電視機堿藒M響起,忙亂的腳步,正像是一群在天花板上追逐打架的老鼠,快速又自然,主題音樂還沒奏完哩,就都全部武裝,各就各位的坐在小板凳上神會他們的普派水手和頑皮豹去了。

是啊!不可否認,卡通影片正是幼兒成長過程中最豐富的精神食糧,更是開發想像力與創造力的原動力。這是從孩子們看卡通影片的神情中領悟出來的道理。

尤其是宏兒每回專注的看電視神情,恰似一幅『頑皮豹』不言不語胸有成竹的神態;強強的那種頑皮、好動、倔強正如普派的化身;我要感謝的是,我跟孩子們都生逢其時,卡通影片幫了我很大的忙,至少,在他們看卡通影片時刻,不會有哭鬧的聲音,我可以安安心心的進一下廚房,或把時間挪給要吃奶的思思。 但是,我又常常疑惑,不知是否是因為我的孩子太過偏愛卡通中的想像與創造,卻影響了他們接受傳統的正軌教育,以致在往後正統的學習軌道上有所差誤與欠缺?

『包子,饅-----頭-----』 樓下傳來熟悉的叫賣聲,不由得又把我拉進了回憶堙C

當年,一個饅頭五角錢,宏兒偏愛吃饅頭拌糖,拒吃其他食物,是我當時最感傷腦筋的問題。尤其是宏兒的奶奶,在宏兒三歲時,她從她女兒家搬來與我們同住。她總在我下班回來以前,幫我用饅頭泡糖喂飽了強強和宏宏,她的這分體貼,使我始終壓抑著心中要冒出來的火花。

『小孩子愛吃什麼就給他吃什麼,才會長大。什麼營養不營養的!小孩不愛,就是吃山珍海味有個屁用。』

這是我婆婆對孫子的保育法則,可真是一針見血。對一個年邁七十才見孫子的老人來說,我能六親不認的反抗我母親,卻無能反抗我的婆婆。

宏宏之所以迷戀著饅頭泡糖水,經自己檢討起來,我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那時候,強強和宏宏都被我為他們買的各種形形色色的塑膠小汽車、戰車、飛機、高射炮……給吸引了去,有很大的關係,他們無時無刻不在玩它們,這些迷人的小玩具,成為他們四歲前形影不離的玩伴。只見他們不是叭在地上擺他們心中的陣勢,就是睡在枕邊布他們的戰局。弟弟學哥哥,哥哥看弟弟,有時為了玩具的陣容不夠,你搶我的,我奪你的,兩兄弟也照樣打起架來。他們的心思總灌注在一堆堆的車陣堙A對吃飯一無口味,吃饅頭泡糖水覺得既不麻煩又毋須咀嚼,因而排拒其他食物,真是一對填飽肚子就好的活寶。

家中的一盒盒積木,一輛輛的模型車子,一雙雙模型動物,一大塑膠缸雜八零件不全的玩具,成為孩子跟鄰居孩子們百玩不厭的創造恩物。尤其宏兒最投入,樂在其中!因此,不愛說話的宏兒,也就更懶得說話了。

我給孩子買玩具,原來並不懂玩具對一個幼兒的成長有如此大的幫助,直到有一天,我坐在梳衕i旁梳頭,看見自己跟黃臉婆已沒多大差異時,順手就去拉抽屜把手,這才發現把手早被我拔下來了,沒有把手,就難把屜板拉開,我不知所措起來,一遍遍的用小指頭去試著挖它,妄想它被我勾開來,可是,用盡了挖、拉、拍、打、勾……它就是開不開,於是,我又試著用髮夾去牽動它,卻仍是難以啟開『胸懷』,正無技可施時,只見宏兒手中拿著一把螺絲起子向我走來,對著覆蓋在梳衕i玻璃面的接縫處,做著叫我用它來往上翹開玻璃的示範動作,意思很明顯的要告訴我,不必老在原來的地方打轉,何不從另一個角度去著手解決困境!

當時,我對宏宏如此突如其來的舉動,震撼得說不出話來,一個只不過才三歲的幼兒,在大人都無以為技之下,竟然讓他當了母親的啟蒙老師。 那麼,這個總是默默不語,一心只懂浸淫在自己想像世界堙A外表可愛卻又有一種自閉現象的孩子,誰敢斷然說他是個智能不足的低能兒呢?

幼兒畫,正是幼兒心理發展的縮影。 三歲前的幼兒畫,原只是一種無意識的塗鴉,三歲後的幼兒,才會握筆表達自己所見,但也只限於大肌肉的運動,畫些常見的和具體的人、物形象。 那是在宏兒三歲十一個月的一天清晨,我睡在夢堙A卻硬是被搖醒過來。只見宏兒手中拿著我的稿紙,我大聲驚叫說"

『宏!不准拿媽媽的稿紙!』

『寫--寫--』宏宏打開稿紙在我面前,我一看,稿紙的每個格子堙A都畫有彎彎曲曲,密密麻麻,似蚯蚓的亂線,我忍不住的笑了開來。

『你寫的?』 宏宏一副得意的模樣點著頭。

『你寫什麼呀!』

『志。』

『志?哦!是「字」!不是「志」!』

哦!睡夢中醒來,見他學我在桌上爬格子覺得意外!可是,昨日熬夜後的疲倦尚未完全清 醒,只揮揮手叫他再去寫,再去寫,這樣,我好再多睡一會兒。

當我再度睜眼,發現他守在我面前一動也不動的用一對大眼睛盯著我,正期待著我醒來,手堮陬菪t一種紙,像個落地臺燈似的立在那堙C

『花,不是花吧?』

『媽媽!』

『我?』我指著我的鼻子問。 他高興的點著頭,並露出他一嘴的黑牙,指著我的鼻子。 我仔細端詳起他的大作來,漸漸被這幅畫給吸引了去。 哦!一個三歲十一個月的幼兒,竟能把眼睛、鼻子、嘴、頭髮、衣服、手、腳等都能勾畫出來,尤其畫的嘴竟然有上下唇呢?

繼之一想,教了多年的五足歲幼兒,都還有很多停留在『蝌蚪式』的畫人法上,而宏兒竟能在這種年齡,就能觀察得如此細微,我幾乎不敢相信。

『這是什麼?』

『……』他指指他的頭。

『頭髮啊!』他笑著點點頭。

『這個呢?』

『走走......』

『哦!手手啊!』 我聽懂了他的話,他笑得像個兔寶寶。

『一、二、三、四、五,啊呀!你還知道我有五個手指頭呢!』我忍不住心頭的驚訝與感動,一把把他緊緊摟在懷堙A親了又親,心坎兒堛`滿了無比的信心。

『衣......』他主動的又向我拉拉自己的衣服。 就這樣,一張媽媽的畫像在我們全家人的睡夢中完成,因這幅畫的鼓勵,宏宏開始主動跟人說話了,雖然,說得口齒不清,但是,我們儘量的耐著性子揣摩他的意思,跟他談話。

一群幼兒圍著看兩兄妹在圍搭著城堡的相片,正是宏宏跟妹妹上了托兒後的速寫。

那時,宏宏已經四歲多了,妹妹也已近三歲。在托兒所裡思思有個不善言語表達,卻很會玩玩具;不喜歡唱歌跳舞,卻喜歡聽故事玩搶椅子遊戲的哥哥。

他們兄妹進了托兒所,恐怕是宏宏過去在學習的過程中,受到重視的黃金時段之一。

『藍老師,覃宏的創造力和想像力真豐富哦!每次他玩什麼,大家都圍過去學他,你這兒子頂有影響力的!』

『真的嗎?!謝謝老師,只可惜……他不大說話,口齒又有點不清楚,還麻煩您--』

『會的,會的,我會注意他,儘量糾正他!』

『謝謝,謝謝,宏宏如果有什麼差錯,請您千萬不要因為我們是朋友,就不好意思管教他!』

『這個我懂!我懂!』 宏兒、思思能有幸的上這個恰逢其時的托兒所,是福氣,我終於辭退了阿婆,也不顧婆婆的反對把他們放進托兒所,就因為這個新成立的托兒所埵釵~輕、活潑的老師,她們個個有朝氣,有笑容,並能接受新觀念。

也因強強進了幼稚園大班,宏兒、思思上了托兒所,我的心情應該輕鬆多了吧!可是,強強的爸爸,此時,突然外調他職,而無法天天回家;家的擔子,一下子全挑在我一個人的肩上。那份久久被家所困頓,壓抑的心,卻被一種急於追求自我肯定的意識被逼迫出來,而產生了一種迫不及待,饑不擇食的心情;於是,我開始了自我追求,決定隨夫北遷。

從南部搬來北部後,生活與工作始終不能落實,為了孩子的教育,促使我不停的在搬家,在改換自己的工作;使我深深的領悟到孟母三遷的意義,更體會到今日職業婦女養育子女的那分艱辛與無助。以至於激起自己發揮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在家中開辦了一間小型托兒所,替一些職業婦女解決全日教育孩子的問題。

在那段日子堙A我全心致力於提倡寓玩具於教育的新概念,不但研究玩具教育的教育價值,更推廣教育玩具於一般家庭、幼稚園。每見強強與宏宏把各種積木玩具玩在他們手中像變魔術般的開了花,我對我的『寓教育於玩具』的理論就更具信心起來。

那些變化無窮的積木玩具,必能成為滿足孩子、促使身心平衡,手腦並用的恩物,而我總是從他們兄弟的手中看見創造的奇跡。無論是車子、飛機、火箭,以及各種船艦,形形色色的車子,都從兩兄弟的一人一個,一人一個……繼而創造出一對雙胞作品,令我看了不得不勸服於他們的一雙會變魔術的手。使我更深深地領悟出能開發兒童創造力及觀察力,培養兒童組織力的玩具,正是百玩不厭,老少咸宜,風行世界的LEGO『雷古』玩具。

我的孩子,一個個在雷古的陪伴下,度過他們的幼年及童年。

 

今天,宏兒的一張立體造形設計圖,被老師一眼看中,也絕非偶然的,在他的成長過程中,『雷古』有不可磨減的功勞。往日的層層回憶,使我確信宏宏的一百分 加十分的記錄,正是他應得的分數

想著,想著一份激情促使自己想高聲喊,急於找人傾瀉我十多年來的焦慮;正巧,宏兒他爸下班回來。

『啊!老爺子啊,你回來得正是時候,告訴你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算了吧!還會有什麼了不得的事!』

『這回可真了不得,宏宏的造形設計,老師給他一百分加十分耶!』

『太太,我還以為你中了愛國獎券頭獎呢!原來是這種芝麻小事。』

『芝麻小事?老爺子,不是別人,是你的兒子!』

『就因為是兒子,才讓人覺得無聊!』

『你是怎麼搞的?吃錯藥啦!』我真是被一盆冰水澆得要火冒三丈起來。

『世界上只有你這種媽媽執迷不悟,老師還不是看他傻瓜一個,隨便拿分數當人情!』

『喂喂喂,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撿不到一句好話說?』

『好話?哼!我早有自知之明,生出這種兒子,就是我們一輩子的負擔,只有你這種糊塗女人才把他當個寶。我看,你還是早點閉嘴,以免被別人在背後取笑。』

『我……我看你今天少了根筋,哪!拿去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