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學篇

宏宏的童年

 

 

我喜歡這堙A這堙A有推土機幫我堆得高高的土牆,我躲在牆角落堙A想幹什?就幹什?就是胡思亂想一通,也沒關係,誰也找不到我,誰也管不著我,哈哈-- 國中老師真笨,我每天逃學他都不知道。

爸媽也好菜,爸從來不問我有沒有上學?媽,每天忙她的小學生就累死了,哪有時間注意我!妹妹呀!妹妹是個最自私的小書呆子,就是……怕……怕哥哥知道,他那種不講理又不長眼睛的拳頭,總是打在我的骨頭上,痛死 人。

不過,嘿嘿!他又不是神仙,我躲在這堿搷琲漲悀狺l,好小子,他怎麼會知道? 唉!學校老師,上課如果像『老夫子』那麼有趣,『好小子』那麼好玩,我幹嘛躲到這堥荂I哼!老師罵我是放牛班的笨牛,他才是呢!我逃了一個禮拜的學,他都不知道,還說我是笨牛? 哼!

租了一書包的漫書書,一下子就給我讀完了,哼!誰說我不愛讀書? 為甚麼非要我念那些像石頭一樣又硬又不能消化的書嘛!哼、讀、讀讀......婆婆只要一看見我,就要抓我背國文,讀英文,煩都煩死了,讀讀讀,我看是毒毒毒......喜歡讀的人都給我去讀吧!毒死了活該。

哇?!今天的天空怎麼穿得那麼好看!? 我躲在她那藍色的大圓裙下面偷看,嘻嘻!亂美的。如果……如果我是一隻鳥,我一定……我一定……嘿嘿!想想臉都紅起來了。聽,天空真的飛來一隻鐵鳥,哦!好神氣哦!他一下子就找到藍裙子的拉鏈了,看,拉呀------拉呀---------好長的白拉鏈唷!哈哈,天要脫裙子了,不好意思看,還是閉上眼睛吧!原來今天的『天』是個穿大裙子的女生呀! 總算閉了一下眼睛,小睡了一下,唔!頭腦清楚多了。

眼前的一大片住宅區,才架好了鋼筋? 為什麼停工了呢?做工的人都到那去了呢?其實,我喜歡蓋房子,我更喜歡自己蓋房子,我小時候玩積木玩具,蓋好了可以拆掉再蓋;蓋好,再拆掉,這絕不是『亂蓋』的唷!哈哈! 看到蓋房子,我就會想起我小時候的一張得意照片,媽媽說,那時,托兒所堛漱p朋友每次都圍在我的身邊,看我搭積木,我不但會蓋房子,還會做大炮、飛機,軍艦......我從小就有個很奇怪的習慣,我手堣@定要玩著積木玩具才肯吃飯、睡覺,唔!這下肚子真的 咕 嚕咕嚕 的 叫起來了,先吃便當吧!只要把便當吃光光,媽是不會知道我逃學的事的。

一朵白雲,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的飄在我的頭頂上來,這麼大的天,只有這麼一小朵雲,好寂寞哦!小雲,你像是一個總在玻璃窗外偷看不敢回家的小孩兒;更像是一隻迷路的小綿羊,東遊遊西蕩蕩找不到家,好可憐哦!看見你在天空遊蕩,使我回想起我上幼稚園時,也像你一樣,媽媽要我帶妹妹上學,可是,我上的幼稚園跟上托兒所完全不一樣了,老師都很少彈琴,也不講故事,那些好玩的積木玩具都鎖在玻璃櫥堙A只能看不能玩,教室塈內﹞F人,我們的玩具只有鉛筆和簿子,哼!別看我年紀小,我那時還亂有個性的,我就是不照老師的規定做,老師要我寫字,我就偏不寫,老師又逼我寫數學考卷,我明明會,我就是不做,誰叫他們不給我玩玩具?老師生氣的說:

『覃宏,你不寫字,就給我出去,不准進來!』 我就真的出去了,操場上有很多運動玩具,變成我一個人玩的大玩具,我每天都不進教室,一直溜溜滑梯,一下蕩蕩秋千;一下又騎騎木馬……玩得頂開心的,老師看我不進教室,天天都喊說:

『覃宏-----快進教室,你再不進來,你就永遠別進教室--』 真的耶 !我記得我真有志氣,一學期我都沒進教室,也沒有人再來管我。

有時,我好像聽到老師在說: 『別管他,他媽媽也是老師,跟園長很熟 !管多了出麻煩就完了……』

冷便當,好難吃哦!沒關係,反正我已經習慣了,也不會怎樣,到了冬天,還不是也要吃;冬天,哦,最難忘的是我上小學一年級的那年冬天了,老師每天規定好多好多功課,寫得我手疼死了,一點意思都沒有;上課,像是機器人一樣,兩隻手更像被壞人綁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准動,真倒楣,我情願躲起來,也不願去學校。

記得,那年,天氣好冷,天空下著冰雨,山上還有霧呢!我背著又大又黃的書包,穿著黃雨衣,像一隻蝸牛,慢慢拖著腳步,走了一半路不想走了,我停靠在一根細長的露燈下,總以為只要不動,別人就不會發現我,我就這樣呆呆的待在電杆下面,看著一堆堆的白霧從我背後快速的擁抱過來,我不覺得累,也不寂寞,我覺得自己在跟霧做一種有趣的遊戲。

可是,不知是什麼原因,竟然被我家隔壁的彭媽媽給發現了,她真是有一隻像望遠鏡的眼睛哩!這下不得了了,全村的人都打開窗戶,伸出頭來,對著我這邊指東指西的,我只好又去站在另外的一根村人看不見的燈杆下,不知過了多久,媽媽來了,逼我回到那個不是我的世界堨h。當一個大傻瓜,真是的。

唔!飽了,真累,躺下吧! 藍天,真像個大池塘,只是,池塘埵陶翩A如果天空會有魚跳下來,那一定有很多的小孩子跟我一樣愛抓魚、釣魚……哦!釣魚,真是一件美好的事,傻瓜才以為釣魚是壞事,他們那堛器D,聰明的小孩才愛釣魚呢!尤其是,真正聰明的人才釣得到魚,我小時候就聰明過一次,那次,讓我得意得不得了。

小時候的『星期天』,爸爸媽媽才是我們的,因為,爸媽常常帶我們到野外去玩,媽媽只要看見一大片草地,就會大叫要我跟哥哥、妹妹在地上打滾;媽會跟我們做老鷹捉小雞的遊戲,爸會跟我們賽跑。有一次,媽發現一個池塘,就喊著說:

『快來唷!快來唷!池塘堶惘酗@片好藍好藍,好亮好亮的天空呢! 一會兒有小鳥飛過;一會兒有白雲浮過;一會兒聽見小鳥在魔鏡堿藒M跳出一隻只小魚來,我們被跳在池面的小魚給迷住了。哥哥說:

『我們來抓......』

『沒魚竿也沒網,怎麼抓?』媽媽說。

『我來......』我有辨法的說。

『你?快給我滾開點,沒掉下去就不錯了!』爸不信,一把就把我揪住,讓我動也不能動。

於是,媽媽、哥哥想用手去捕捉在池面上跳舞的小魚兒,捉了半天,一條也捉不到,那魚小得像蝌蚪,卻都像是要生小魚的魚媽媽呢!一個個挺著大肚子,我想,他們一定餓了,如果找一點他們愛吃的,一定可以……突然,想起野餐的袋子堙A還有一些飯粒,我在池邊掐折了一根細軟又有點彈性的草, 用草尖尖當叉子戳住飯粒, 趁爸媽不注意,甩到池面上去,哈!一下子魚就上當了,他們一口咬住飯粒,我就像太空飛鼠飛快的用力往後一甩,小魚就被我甩上來了。

『哇!魚,魚!二哥......』妹妹高興得叫跳起來。

『宏宏,你怎麼會想到用這個方法?』哥哥好驚訝的說。

『大肚魚,愛吃飯嘛!』

那天,我真神氣,爸爸、媽媽、哥哥、妹妹都學我的樣,用草和飯粒來釣魚,我們一家人高興得把池塘堛漱j魚、小魚都吵醒了,忍不住都來看熱鬧,結果,我們把釣上來的魚,又通通放回池塘堨h了。

啊!在這睡得好甜啊!咦!奇怪,剛才是在夢堮輒翩A還是真的捉過魚?哦!原來是小時候的那段鮮事啊!其實,我最喜歡池塘了,我常常會跑到我家附近的一個池塘邊,一坐就是好久,好久。我常常盯著水面,頭腦媟Q很多的事情,躲在池塘邊 ,他們找也找不到我;像我現在躲在這堙A沒人跟我說話,誰都不知我說話不清楚。

大家都因為我說話不清楚,沒人肯聽我說,每次我要說,爸爸就生氣,哥哥就揍我,妹妹總說: 哥哥! 你在說甚麼? 大家都因為我說不清楚,沒人肯聽我說,媽媽也一樣, 每次我要說,可是,我總覺得媽媽的耳朵埵野衈Y,她雖然在聽我說,可是,我敢說她一句也沒聽進去。

我每次跟她說我看到的事情,她不是唔唔啊啊的,就是打起瞌睡來了。

所以,我找誰說話呢?老師嗎?哼!老師更忙了,眼睛堨u有好學生,才看不上我呢!同學嗎?同學每天應付考試都來不及,那有工夫聽我蓋哦!雖然有幾個同學跟我一樣,常常逃學,他們叫過我,要我喊他們什麼老大、老二的,要我跟他們去街上把風,還說要帶我去看什麼小電影;哼!小電影有什麼稀奇嘛!我天天不是在家都看小電影嗎?電視堛漸~國影片我最喜歡看了,這不是小電影是什麼?我是不會放過的。

所以,我不喜歡他們大驚小怪,神秘兮兮 的樣子,我更不喜歡他們泡在一起,他們總以為自己很能幹,常常躲在樓梯的角落塈l強力膠,吸到後來,像一隻隻從水中撈起的兔子,全身抖得厲害還直喊:

『過癮,過癮,』真是神經病。我不跟他們去,他們就說我是大頭,我就乾脆裝頭痛說:

『對對對,我的大頭好痛,要回家。』他們個個嫌我是呆瓜,哼!呆瓜就呆瓜,我才不上他們的當呢! 說起我媽耳朵埵野衈Y,其實啊!媽常懷疑我耳朵埵野衈Y,每次我專心玩玩具或看卡通影片,我就什麼都聽不見了,卻總忘不了媽那張憂 愁的臉。

自從我上了小學,開始逃學以後,媽說要帶我去台大醫院的『兒童問題中心』檢查,醫生先給我做智力測驗,讓我做了一大堆好玩的東西,然後,醫生又要媽帶我去耳鼻喉科檢查耳朵。我還記得醫生要我坐在一張會變魔術的椅子上,椅子會上上下下的,真好玩,醫生在我眼中也並不可怕了。

椅子的四周好像有很多種不同的樂器,會發出不同的怪聲音,我在椅子上跟醫生玩了好半天的遊戲後,醫生又跟媽談了半天話,我一句也聽不懂,我只記得後來爸媽花了好多錢幫我買了一個助聽器,要我每天戴著上學。媽說:

『這是助聽器,可以幫助我聽懂別人請的話。它很貴哦!你要好好愛惜,記住,不可以把它當玩具拿下來玩!』 大家都以為我戴了助聽器以後,一切都會變得正常。

可是,戴不到一個月,我再也無法忍受了,一下子好吵;一下子又聽不清楚,常常要調整它,煩都煩死了,本來我還聽得見的,戴了它,跟原來的感覺不一樣了,原來的世界,在我感覺是安靜的,可是,戴上後,我才發現這個世界原來是那麼吵,那麼難聽,倒不如不聽來得舒服又自由!

最讓我生氣的是,同學本來都不知道我耳朵不好,戴了它,個個都好奇的跑來問,跑來摸,有的還故意拉我的耳線,有的指著我說:

『聾子,聾子。』我氣得真想揍他們一頓,所以,我恨透了這個東西,管他的,聽不清楚算了,我決心不戴,不戴就是不戴,爸媽說盡了好話,我說不戴就是不戴了,誰也改不了我,我明明聽得見嘛! 為什麼說我聽不見?真是豈有此理!

在我記憶堙A上小學的那幾年,我們一直在搬家,從高雄搬到臺北,從山上搬到山下,從巷口搬到巷尾,我們比青蛙的家還要多呢?對了,想起我在二年級的那位青蛙老師來了,他的眼睛又大又圓,嘴巴雖然沒有青蛙大,可是她的聲 音,和說話的樣子,真像一隻大青蛙呢!她最喜歡穿白上衣,圓圓的大大的綠色裙子,同學們都會偷偷的喊:『大青蛙,大青蛙!』

有一天,青蛙老師批到我的月考考卷,才認識自己班上有這樣一個功課菜菜的學生,她跳在『池邊上』,對著我們這些小青蛙們大叫: 『覃宏!你國語才考十分,我怎麼這麼倒楣!教到你這種爛學生 ,就因為你,害我們班的平均成績從第一名退到最後一名……』 我的成績好不好,同學本來都不知道,這下,我變成一個『電視小孩』了,大家用一對對像手電筒的眼睛對著我,我生氣的大叫:

『看什麼看!我又不是頑皮豹!』 其實,我本來很喜歡這個老師,因為她從來不管我,只要我不吵不鬧,坐在位子上,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她都不來管我。所以,我還能在班上混下去,至少那一年,我沒逃學,這是她的功勞,另外,也有個不逃學的原因,那就是媽媽擔心 我和哥哥、妹妹放學後,沒有人照顧,只好放棄原來的工作,在家媬鴗F一個小小托兒所,收幾個小孩,等我們放學回家,也就可以在媽媽托 兒所堛情C媽媽的托兒所埵釵n多好玩的玩具,媽媽尤其很會講故事,又彈一手動聽的風 琴,所以,我雖然不喜歡學校,可是,我很喜歡媽媽的托兒所。 好像,這種好玩的生活一下子就沒了,媽媽常常說:

『我們又要搬家了』。這次搬家,媽媽說是為了我,因為我要進的學校埵陰珒摩Z,媽看我的成績單都是紅紅的,心堳雂ㄖ祤痋A尤其是在公公婆婆面前,媽的臉就會像我的成績單一樣紅得抬不起頭來。爸常常為了我跟媽吵架,舅舅看見我就從頭說到腳,這堣ㄨ鵅A那堣ㄕ獢A要這樣做,要那樣改的,煩都煩死了。

所以,我聽說又要搬家,真是比誰都開心! 因為媽媽到這個學校教書,所以,我們才能跟著進這個學校,哥哥和妹妹很快就喜歡上這個學校,而我呢?好像不那麼順利,起初,我的成績單讓教務主任嚇一跳,他還是拿了幾張考卷給我做,我最討厭考卷了,怎麼走到那堙A這種鬼東西就跟到那堙H真是害死人,我一氣,就給它亂寫一通,我見那個教務主任搖著頭對媽說:

『成績太差,太差,恐怕只能上啟智班!』

『哦!正有此意,謝謝,謝謝!請幫忙。』奇怪,這次媽不但不難過,反而很高興,很感激的樣子。 沒想到,原來,啟智班太好了,教室埵釵n多可以一邊玩一邊學的玩具。後來,我才知道,教我的老師是媽媽的同學,她有一對好美,好慈祥,好有愛心的大眼睛(那像那個青蛙老師),隨時隨地滿臉都掛著笑容,她對我很好,常常走過來摸摸我的頭,說我很聰明,會創造,還常常跟我豎大拇指呢!

受到老師的鼓勵,我表現就特別的好,尤其是啟智班堛漲U種拼圖啦!數字遊戲啦!認字卡遊戲啦!我每次玩起來都最快,一下子就答對了!尤其是,當老師看見我用積木玩具搭成的飛機、大炮、火箭,都用一種好奇怪好奇怪的眼神望著我,最後,老師跑去跟媽媽說:

『藍梅!你的寶貝兒子,根本不是低 能兒,我給他重新做了智力測驗;他的智力,夠資格上普通班,不該留在啟智班。』 就這樣,我又被『不合進啟智班的智力標準』給甩到普通班來。老師、同學知道我是從啟智班出來的,個個都用看動物園猴子的眼睛看我,我討厭他們,我真不喜歡普通班,普通班的老師上課要我們像機器人一樣,動都不能動,而啟智班就不一樣了,老師每次都要我們說,還跟我們一同表演,一起遊戲呢!尤其是,回家的功課好少,一下子就做完了。可是,回到普通班,我又要過那種完全照老師的意思去做的功課,真討厭啊! 哥哥和妹妹,很喜歡這個學校。只有一點我覺得好笑,他們都怕同學們知道自己是老師的小孩,所以,在學校,他們都躲著媽媽,在操場上遇到了,也要裝著不認識的樣子,趕快躲開。而我偏偏相反,我喜歡她,能跟媽一起上學、放學真是太好了,我只要遠遠的看到了媽,我就像吸鐵石一樣,一下子就吸住了她。 奇怪的是,我感覺媽媽一直不快樂,她常常憂 愁的對她的朋友說:

『宏宏是一個不能接受軌道教育的孩子,怎麼辦?』 不管是媽的好朋友或是媽的同事,好像都會說什?『自由發展危險』啦!『小3心變壞』啦!這類的話來刺激媽,又像在安慰媽。 大概是因為這個緣故吧!媽決心在暑假中,給我上生活倫理的課。 一大早,媽把我從床上拉起,我睏得睜不開眼睛,可是媽說早晨記憶好;早上說的,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她把我帶到書房堨h,在全家人都還在做夢時,她就開始跟我上課了。

起初,我還以為媽的課一定跟別的老師一樣菜,聽不進那些大道理。誰知道媽媽講得那麼稀奇,她一天教我一個字。教了八個字,她就說我畢業了;只要記住這八個字,怎樣變,也不會變壞了,媽說這話時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是很有把握的說呢!你們猜猜看,是那八個字呢?那就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八德呀!到現在,我還記得媽邊說邊畫畫時的那種動人的神采,尤其,她把每個字都折開來寫,分開來講,然後又合起來說,媽可把中國字說活了,說得好有趣呀!

原來,中國字埵釣獄穧h,那麼有趣的意思;媽媽說:『古代造字的人真是可敬可佩,用心良苦啊!』到現在我還記得媽媽說過的八個字哩!尤其是媽教『孝』字時,她先把字拆開寫『土』、『刀』、『子』字,旁邊再畫一個斧頭,然後再畫一粒小綠豆,和一個小娃娃,媽媽說:

『宏宏,你看,這個「土」字,可以說是在土地上;也好像媽媽的肚子,媽媽的肚子埵陪茪p小孩,好辛苦哦!「刀」的意思,表示危險和辛苦,媽媽生你的時候就是這樣,痛得不得了,醫生說,這麼痛苦還生不下來,準備開刀吧!醫生讓士正準備要剖媽媽肚子時,你很乖,就馬上生出來了,可見你是一個天生的孝順孩子;所以,把「土」、「刀」、「子」拼在一起就是「孝」字,也就是提醒我們,不能忘記媽媽生我時的痛苦,養我們時的辛苦啊!』

『那爸爸呢?這堶惘陪n孝順爸爸的意思嗎?』

『有,當然有啊!你看,這個「土」就是「土地」的意思,古時候的爸爸每天也都很辛苦、很辛苦的挖土,這個「刀」就是農夫的「鋤頭」,爸爸每天在田堶惆祗W的挖土,種種子,我們才有飯吃,才能生活,我們怎能不感激他,又怎麼可以不孝順他呢?』

『哦!孝,我懂了,那為什麼又有「順」呢?「順」是什麼意思?』

『孝順,孝順,要怎麼「孝」呢!第一件事就要「順」著爸爸媽媽的意思去做,也就是要像水一樣順著河流流去, 做一個聽爸媽話的孩子。』……媽把每一個字都很清楚的說給我聽,每一個字都像圖章一樣印在我的心上,崁進我的頭腦堣F。

其實,媽如果專心的跟我說話,我就能全部聽進去;可惜她常常不能專心聽我說話,我說什麼,她都是唔唔啊啊的。有時,我心埵n氣她不關心我,我會跟她亂發脾氣一通,在學校,每次受到委屈去找媽媽,可是,她都像在摔蟑螂一樣,把我甩開,要我不要纏她,她要上課,我不依,她就說:

『你再不走開,校長來看到了,會不准媽媽教書!也不准你上學!』 我只有不情願的回自己教室。

到了五年級,老師看我老不按時做作業,又不專心上課,不是東摸摸,西摸摸,就是坐在位子上發呆,發傻,便想出了一個法子,她派了兩個能幹的女生,坐在我的左右,要她們隨時盯著我,這招可真厲害哦!我每天像個跟屁蟲一樣,她們做什麼,也要我跟著做什麼,尤其是這兩個女生對老師都忠心耿耿的,合作無間,把我看得死死的,一點也不馬虎,那段時間堙A我被逼得功課突然進步不少。可是,我就是不肯投降,為了躲她們,下課,我就說要到操場上打球,那兩個女生只好放我去。但她們倆個站在不遠的地方仍不放過我,因為她們隨時看著我,我很得意,每次投籃,幾乎都是百發百中的,她們看我這麼神,就去報告老師,並且在級會上還推我當籃球隊的隊員呢!

可是,同學們都不願意,他們以為我耳嚨聽不見,說我功課不好,怎麼會打球?打球要找功課好的,而老師竟也對我不滿意的說: 『覃宏脾氣不好,常常不講理,不能當隊員,這樣吧!當個候補的好了!』

『我不當!』聽見老師也這麼說,我反抗起來。

『你們看!我說吧!他會使性子!』老師馬上抓住我說的話,這下更當不成了。

不能當籃球隊員,心堹u不好受哩!看見同學在球場上跟別班同學打得你死我活的,看那些同學投籃投得好蔡哦!把我氣得直蹦直叫:

『笨,笨,笨!』真想管他三七二十一的混進去守門,表演個空心球給大家瞧瞧!看吧!就因為不讓我比賽,這下,輸給了別班,五比四,真可惜!

我想買一個新籃球,一直是我做夢都在想的事。記得那個球花掉我一百八十塊壓歲錢,為了我把壓歲錢一下子都花光了,爸跟媽還大吵了一頓。是媽答應我用壓歲錢買一個籃球的,可是,爸說我一天到晚亂花錢,將來不是敗家子才怪,媽和我的想法,不知道為什麼爸從來不聽,他說哥和小妹懂得節省,可是,我覺得他們的壓歲錢才不知花到那堨h了呢!什麼也沒留下來,而我至少還有個可以看得見的籃球呀!

每次,我回想起那兩個女生,我的臉會紅。有一天,媽收到一封很特別的,沒貼郵票就送到媽手中的信,媽看了又看,讀了又讀,笑著對我說:

『宏!怎麼有這麼感人的事發生在你身上?』

『什麼事?』看媽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樣。

你聽: 『親愛的覃媽媽:請您千萬要提醒覃宏,今天晚上,您一定要幫他搜集一些有關大陸風光的圖片,也請您告訴他一些有關您在大陸時的生活情形,我們明天的社會課,要分組討論,輪到他當我們的主席,請您多幫他一點忙好嗎?』 媽讀完了信,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不停,笑彎了腰,笑出了淚水,笑得臉比我的還要紅……我從來沒有見媽如此放聲的大笑過,這大概是我童年堸艉@使媽開心的糗事吧!

現在回想起來,那兩個女生對我還真不賴呢!只可惜我都忘了她們的名字…… 啊呀!時候不早了,我得趕快回家,免得媽起了疑心。

 

果不出所料,一進家門,媽那張原蕩漾在我心中的笑臉,竟然冰封起來,換成一張突變的『心有千千結』掛在廚房。

『宏,過來!』我知不妙的走了過去。

『說實話,你上那去了?』奇怪,媽怎麼像個神機妙算的偵探,算準了我?

『我……我……沒有啊!』我實在沒勇氣說實施,但是,又怎能繼續瞞得了媽那似顯微鏡式的眼睛呢?

『還說沒?已經曠課一個多禮拜了,你以為學 校什麼都不知道?你怎麼可以不……唉!』媽像瀉了氣的汽球,倏地收縮在椅子堙C

我見媽跌落的神情,心也跟著縮小了。媽反正都知道了,就跟媽說個清楚。

『我不想上那種學!』

『那種學!那種學!』

『那種鬼混的學!』

『鬼混?』

『是啊!老師都不管我們,同學上課都不聽課,老師罵我們是放牛班的牛,我不想跟他們在一起,我只好逃啦!』我說得一點也不臉紅,反而理直氣壯得很。 我說的句句是實話。

果然,媽像是很同情我的樣子,背著我流眼淚了。我知道,只有媽是同情我的,瞭解我的,相信我的,我是真的不想跟他們在一起。

『你的導師呢?他關不關心你?』

『導師?他是誰?我都叫不出他的名字,每次開級會,我們都是自己開的,導師來一下就走掉了。』

『兒哪!你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呀!你也總得把初中讀完吧?』

『不讀了,書,沒什麼好讀的!』

『不讀,你想做什麼?』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才----』

『你每天背了書包躲到那去?』

『一個安全的地方。』

『一個人?』

『一個人!』

『想些什麼?』

『什麼都想,也想我小時候』

『想出什麼沒有?』

『還沒!』媽的臉色比剛才進門好多了,她不再說話,一邊做著飯;一邊想她的心事。

等全家人吃完飯,媽才再開口說: 『宏!我們到書房來談談!』

我想,媽一定又有什麼話要訓我了,心中開始不安起來,走進書房,媽就關了門。

『不管你怎麼說,兒啊!初中一定要讀完,混也得混畢業,媽很同情你,也很瞭解你,你沒變壞,可見你還是媽心目中的好孩子。可是,媽想了很久,翹課,總不是辦法對不對?』

『是!』

『好在,這個學期快結束了,你就忍耐點吧!媽本來就不贊成越區就讀,我們既然搬到這個學區來, 乾脆轉到附近的中學讀初三吧!』

『轉不轉都一樣啦!還不是放牛班!』

『不一定,聽說這堛漁晡齱B老師的觀念很新,也都有心在辦學校!或許你會碰到好老師也說不定。』

『好吧!我再忍耐-----!』

『不過,兒啊!媽想:你是個不適合進學校的孩子;乾脆我們來好好討論一下,試著替自己定一個「百年大計」,我們從小工做起,一步步來,也一樣會有成就,你願不願試試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