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移民前後

                                   
第四卷
 
                                Peter
的運命人生

 

我生命的出世不是我能選擇的我的海外移民生活似乎也不是我做主的我就是這樣糊婼k塗的跟著我的父母和妹妹一起來到了一個新的陌生世界身不由己的讓我必須要喜歡這個遙遠的異國!

這是命嗎這或許就是我的命在未結婚成家之前,由不得我自己做主來<>我的命吧!?我只有無聲的接受這個安排,試著去接觸這個新天新地我知道我既然靠父母的安排來到這,未來的一切都得從頭開始自己來 >我自己的命了!

住在大溫哥華衛星城的烈治文市一切都讓我感覺新鮮第二天大清早我獨自路邊出門想認識一下我們住宅地區的四周環境走著 看著一邊走著一邊左右的欣賞著一向最有方向感的我嘿嘿我竟然迷路走不回自己的家了

甚麼原因呢經我思考的結果是因為烈治文這個市區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幾乎全是平房住宅我無法依據甚麼建築物做指標尤其那天是陰天北邊的遠山消失在雲霧我連自己站在東南西北的哪個方向都分辨不出來了這怎麼辦一路走來,一個十字路口接著一個十字路口我都看不見一家商 每間住宅前後全有綠茵的草坪!花團錦簇的花園綠樹成林的老松;烘托著庭院深深的住宅行人道上除了我自己的腳步未見到一個行人要是沒 有汽車來來往往的打我身邊穿過我會以為我中了孔明的空城計了!

好在我口袋埵陪茖滮礞我尋找著路邊上的電話亭記憶堻熊M已刻下了章阿姨家的電話號碼這才讓我回了家哈哈我一來加國就出了這等子洋相讓我真是好糗喔!

如果說我不愛溫哥華這個地方那一定是我在說假話了雖然我爸媽把在臺灣的所有家產與我開的汽車都變賣了我兩手空空的隨父母移居到這個地 方來雖然感覺人地生疏沒有朋友沒有工作更談不上創業看來我得從零開始重新出發啊對我來說還真是個不小的挑戰了?!

不久,我媽把大溫哥華的地圖掛在廚房的一片牆壁上總在我的面前指著地圖上的許多地名<自言自語的說:

“ 
記住啊!我們窮人要住在Richmond (烈治文); 這樣我們會變成<有錢人>; 我們又稱著----富貴門!

 
有錢人要住在溫哥華東邊的Burnaby本那比這樣好拿本!錢去跟人家 比一比!
 
 
你想嫁給一個溫文儒雅又有錢的中國人你就選擇去住W.Vancouver(溫哥華的C)!
 
 
你想跟有禮貌的人住在一起你要住到Vancouver溫哥華東南邊的()! 你就會時時聽到--- Surrey! Surrey!
 
 
!你想讓自己過點詩情畫意的生活請你選擇 Maple Ridge <楓葉鎮>去享受生活的品味

 
你的生命缺乏動力和希望的話你可以搬去希望鎮上去找希望!
 ……..
 
哈哈我媽真有想像力啊她無意中就讓我一下子就記住了大溫哥華以及周邊的城市的名字了!

 
我跟我媽開始想熟悉一下大溫哥華地區!我們買了一日遊的公車票去學坐公車我跟我媽幾乎都是文盲在語言上我們無法溝通就又出了不少的洋相呢!

記得有一天我跟媽率性的坐公車去觀光輾轉的來到一個叫Coqultlam(高貴林的地方我媽說我們不等於掉進<窟窟洞> 堨h了嗎我們下了車感覺肚子餓了我們身上沒帶食物就習慣的四處找中國餐館這麼偏僻的地方哪來中國餐館呢只看見遠遠有一個好大的 M字招牌!我們餓著肚子走過去!
 
“ 
我們進去麥當勞吃吧!“ 我忍不住的提議著媽不置可否的進去了!
吃甚麼怎麼叫不懂雖然臺灣早有了麥當勞,我跟媽卻很少進去買這些速成的南以下嚥的食物!

櫃檯上站著許多青春少女但看來一個個不怎麼出色?有一個好像在問我們要吃甚麼我媽抬頭看著貼出來的一系列漢堡圖片手就往一個圖片方向一指那個女孩也用手去找我媽要的但我媽卻搖搖頭說: NO!

那女孩又指一個圖片我媽又搖頭說: NO! 

直到頭上的圖指到最後一張圖時,我媽已氣得直跺腳的說: Yes! Yes! 然後激怒了平時最有耐性的我媽竟然在Yes!的後面還加了一個中文字----

的確麥當勞的女孩兒怎麼都是繡花的枕頭,堶惚o是一包草呢一點腦筋都沒有啊後來才知道這些麥當勞的服務工作經常是保留給一些智慧不足女孩兒打工的這還真難怪了!

從這個小事件來看問題!我們沒有溝通的語言做橋樑是不行的了尤其是我想在這堨穻s下去首先還是要學會英語啊!

於是我就決心參加了我們每個移民者都要上的免費英語班去正式的學習八個月的初級基礎英語

 

我英語班的同學


我自從參加了基礎英語班的課程之後英文老師給我取了一個--Peter 的英文名字, Peter  Peter! 跟我原來的Peter的名字 沒甚麼兩樣我沒甚麼意見只是方便英語老師叫我名字的代號而已我是不在乎的我在乎教我的老師好不好?! 我覺得我的英文老師的確很棒 說她是我們烈治文最有耐心又有愛心的老師他不會說中國話也不認識中國字一開始就用英語來表達她的意思

說實話我對老師說的甚麼我是聽不懂的但是他身上跟臉上好像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與感應力我深深被他吸引住了我似乎能明白她說的意思 大概是我跟她比較投緣吧她的態度好極了當她發現我的發音不準確的時候她從來不說<>這個字!滿臉的笑容具有高度的親和力滿口的鼓勵與包容接納縱然我們都不會講英語她總不急不忙的走到我們面前來用一對大眼睛很有信心與同理心的看著我或同學們這種老師我在臺灣是沒 見過的巧的是她白天做了我老爸的英語班老師晚上竟然成為我的英語班老師了!

經常跟我同座的是一對近中年的夫婦先生老吳一看就是老老實實的厚道人而她的太太人人都愛喊她蘭花草身上好像天生有股魔力誰跟她說 上話那她的話就像自來水開關一樣流不停了你只得聽水聲而自己插不上一句話了好在下課時間很短,我們也都包容了她只要老師沒來 大家就會只 聽到她的聲音在教室堶掉鬗萿瑰隻悎v管這個說那個的! ,

我們班上有25個同學大家都來自臺灣 香港 東南亞 還有日本倒是很少來自中國大陸的同學呢而老吳夫婦跟我,是來自臺灣好像跟別 的地方來的人一起說話總覺得格格不入中國人最愛找自己人拉成小圈圈了我既然也是臺灣來的當然老吳就好像找到了朋友蘭花草也自然而然的對我 特別的關照了時間到,下課了天氣開始轉涼了老吳輕輕的問:

“ Peter! 
你住哪里? ”

“ 
我住在Richmond窮人住的地方? “ 我聯想起我老媽說的"

“ 
我們也住在Richmond 您住在幾號路上? "

“ 
我家靠近三號路  狗柏路---Gilbert 之間你們呢? “

“ 
我們也是的你怎麼來的? “

“ 
騎腳踏車呀! “

“ 
你還不會開車? “

“ 
會呀在臺灣我老早就會開了! “

“ 
那你怎麼還不去考駕照! ? “

“ 
不急不急等我老爸考過了我再考!“ 他們是不可能知道甚麼原因的

“ 
為甚麼老爸是老爸你是你呀? “

“ 
我英文還看不懂怎麼考? “ 我找了個藉口

“ 
逼自己用死背強記的嘛我們就是這樣考上的 !“ 蘭花草插著說 

“ 
我們來得早所以是考英文的當初背得好苦喔聽說現在有中文的考題了!快去考吧!"
 ‘
 
我追著他們的車子飛快的騎著奇怪啊他們怎麼也同樣走我回家的路呢

啊哈原來他們竟然是不出五百公尺路的鄰居呢蘭花草打開汽車的玻璃窗戶大喊:

Peter!Peter!以後你就坐我們的車去上課吧
我們過來接你! ”

就這樣我來加拿大他們這一對夫婦成為我結交的第一對朋友! -----老吳和蘭花草!

由於我們是英語班的同學我又經常撘他們的便車所以慢慢的發現他們夫婦確實是好人他們為何不上白天的英語班呢原來他們白天在家中開 設了一間家庭理髮與燙髮間幫移民的東方人理髮美容呢他們來溫哥華已有三年了由於蘭花草很會招呼人的性格她在 Richmond 已開始有 點名氣了只要一提到蘭花草幾乎沒有中國人不知蘭花草的 !

但是老吳正好相反了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蘭花草身上從她家出出進進的人還真不少但是真正認識老吳的人就少之又少了!

 

考駕照記

加拿大溫哥華給我的感覺的確是一個很溫暖的國家啊也的確是個四季分明 美麗的國家九月一到家家的庭院就開始落葉繽紛了秋天來了 老爸真行他學了三個月的駕駛竟然第一次考駕照就讓他考上了而章曉雲阿姨把買了不久的尼尚汽車廉讓給我們開免去了買車 選車的麻煩好了這下我爸媽他們可有車子可以代步了!

我呢我來到溫哥華究竟可以做些甚麼呢我爸開的車我是不能碰他的我必須自己也要有一部車才能活絡在這麼一個國度但是我該要有 的是怎樣的一台車我爸媽來溫哥華養老而我是來養老的嗎我不是的也不該是的所以這一直是我在考慮的問題恐怕大家都不會理解我的苦衷 !

有一天老吳開車說要帶我去漁港碼頭的河邊走走來到河邊看見河中有一條小小的汽船在河中拖著一條特大的貨輪正要出海我瞪著這個小船

“ 
小船這麼利害呀! “ 我不由得驚叫著 

“ 
是呀只要一根繩子就能拖動這麼大的船哩! “

“ 
這些貨物要運去哪里呀? “

“ 
應該是要運到世界各地去的吧!? “

“ 
哈哈看來我們移民進來我們的貨物一定也是這樣被小船拖進來的

“ Peter! 
你移民已經好幾個月了你怎麼還不去考駕照呢? “ 說著說著老吳就轉了話題

“ 
……我媽幫我請了一個開車的家教老師正在惡補我如何筆試和應對跟駕駛考官們的英語呢我準備好就去試試! ”

“ 
那太好了這埵釣悚漱H才有腳喔要不然你動不了的! “

雖然我可以用中文考筆試了但是我還得要聽得懂駕駛考官們說的英語是甚麼意思呀說實在我要踏出這一步我心中還是有點不自在的雖然在臺灣 我是開車的能手我也學過汽車的修理我耳朵雖然不好在臺灣人擠人摩托車 自行車 計程車 公車加不時過馬路的行人混雜一起在適者生存的道路 上我都能奮勇前進躥出一條我能走出的路來而這堳o太簡單太單純了

我終於上場應試了首先去考筆試就在一台自動的機器上考我果然順利的過關了!

考完筆試之後我媽又請來了一位香港來的會講一點普通話的駕駛教練再教我加拿大的駕駛規則以及類比考官坐在我右手跟我用英語交談我信心十足的去了

 

三試考郎


考完筆試之後我媽不放心我考路試怕我考不取又請來了一位香港來的會講一點普通話的駕駛教練再來教我加拿大的駕駛規則以及類比 考官坐在我右手跟我用英語交談我自認為自己是開車的能手這沒甚麼了大不了的 , 開車的技巧誰都比不上我的考官會說甚麼話我也記住會聽 我信心十足的去考了

“ 
怎麼樣考取了嗎? ” 媽見我一邊抽著菸一邊走回來既盼望又急切的問著一面想從我的面上尋找答案

“ 
好像沒考上! “

“ 
你出了甚麼問題? ”

“ 
最後考官說甚麼我聽不懂!? 我看他的表情八成沒取! “

“ 
會嗎我不信我來問問你的教練讓他去問問? “

媽急切的拿起電話來教練已經知道結果了跟我媽說我這次沒考取!
媽指著我說

“ Peter! 
考官說你不按排理出牌你帶來許多壞習慣這樣你是考不取的!”

“ 
壞習慣我的習慣怎麼說是壞習慣真是豈有此理我不以為然! “

“ 
教練說這堿O加拿大你得要完全照這這堛熙W矩駕駛不能任自己的性子開車的! ” 

“ 
我沒有怎麼樣啊! “

“ 
你一定老毛病犯了! Peter! 你得像你爸一樣按規矩來呀考官最喜歡像你爸這種人了你看他一次就考上了呢! “

“ 
過份只要會開車又開得好管我甚麼毛病不毛病的!? “

“ 
你怎麼這麼說話呀大家都像你這樣那馬路上不都要天下大亂了嗎? "

“ 
我不服氣! “ 我真的不服氣我自己認為我如果是考官我一定會很驚訝這小子還真行我一定會給這個小子滿分的!

“ 
兒啦既然已是這樣畢竟開車不是好玩的事在這個接骨眼兒上你得要感謝考官對你嚴格的評分呀他是為你好你既然來到加拿大就得虛心問俗你還是放下你的壞習慣按這堛熙W矩駕駛吧不然一旦出了問題再後悔就來不及了呀! “

媽都這麼說她自己又不會開車也沒看到我是怎麼考的說不清的啊算了,我只好認了

“ 
胡鬧簡直是胡鬧你以為開車是好玩的呀給我規規矩矩的開少耍甚麼花招誰考你誰就是你的皇帝! “ 老爸聽我這麼說不但訓斥了我一頓又把老媽給數落了一大頓!

媽再請教練來繼續的指導我兩個星期之後我又去考了這次教練真的在考前仔細的找出我許多不合加國駕駛規矩的毛病來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原來我的毛病還真多呢好吧我只有投降的份!

哪知道第二次去考我仍舊沒有考取!

“ 
你又跟考官犯甚麼沖啦? “ 媽又拿起電話!

“ 
我實在找不出自己還有甚麼地方犯了規這個白人考官根本是種族歧視故意挑黃種人的毛病就在雞蛋堿D骨頭!” 我覺得不公平不公平啊!

“ 
教練說你在倒車的時候您忘了回頭又忘了看後視鏡你知道個毛病最會出問題考官說了你不改永遠考不取的! “ 這是考官給我的最後通 ?! 厲害啊我心縱然不平也只好妥協了於是在我倒車的時候我免強自己學著回頭看後視鏡回頭看後視鏡再回頭看……,一次次的倒車練習 修正著我的壞毛病第三次考考官的臉上才有了笑容過來拍拍我的胸,豎了個大拇指又給了我一個OK 的手勢!

啊哈

我終於拿到了駕駛執照

本來開車對我原是一件極簡單又熟悉的事情卻仍得經過多次折磨與挫敗才能獲得駕照事後覺得倒是讓我學到了一些深刻的東西我想一個遵守交 通規則的人往往適合住在加拿大加拿大的馬路上很少有其他的車種單純極了所以這堛漱H跟喜歡而且必須像騎 <越野摩托車性格的 人是不同領域的人啊你如沒有一點衝勁那是很難在大馬路上生存的那堛滌邪竷縝p一條條開放式的競技場甚麼車都有要是沒有一點會走迷津技 術的人他是躥不出自己遇到的死胡同的既然來到溫哥華哈哈我那高超向前衝的技術就用不上啦!

 

買車記

我的駕照終於拿到了接著我不得不考慮我要買怎樣的一部車是我必備的呢我老爸的車都接章阿姨的二手車我不可能買一部新車而且我也覺 得沒這個必要主要是我的車必得靠我老爸出錢我知道越便宜越好最主要我心媟Q買的車不便宜呀因為我已打算買一台卡車來創業才是一舉兩得的 再說我得買美國車美國車的鈑金比較厚實安全性高因為要買四輪驅動的車開起來才有馬力我還得要買自己把方向盤的車,才是適合我開的車 可是這種車很費油的不像我老爸開的日本尼尚車輕巧又省油我心中打算買怎樣的車我不便跟我老爸商量只敢跟我媽說

“ 
我想我要買一部四輪驅動的卡車! “

“ 
卡車為什麼? “

“ 
我好用它創業賺錢呀! “

“ 
你想創什麼業呢? “

“ 
做房屋油漆啦或是幫人家鋤草 整理花園 又或種樹 種花呀! “

“ 
行嗎您都會嗎? “

“ 
沒問題簡單啦! “

“ 
你怎麼有把握自己有能力創這個事業呢在臺灣你都沒做過呀! “

“ 
看看就會啦家堛滲韝ㄢㄛO我在剪的嗎家堛瑣薴ㄓ]是我在修的嗎? “

“ 
說得也是你做得還真棒呢! “

“ 
所以我必須買一台好讓我去創業的可以載東西的卡車 ”

“ 
買一台新的卡車要多少錢呢你打聽了嗎? “

“ 
我已經去很多車行看過 問過了最起碼要三萬多到四 五萬加幣呢! “

“ 
這麼貴呀這怎麼辦我們……“ 媽這下心急了!

“ 
沒關係先不要買新車我們就買台舊的吧!“

“ 
那一台舊的車起碼要多少錢才能買呢? “

“ 
大概五六千或七八千應該有機會的! “

“ 
好吧就這樣辦吧我陪你去找舊車買舊車吧你懂車我相信你不會吃虧上當的!”

就這樣我得到老媽的信任與支持這才透過老媽跟爸借了他寶貝的尼尚驖馬媽說想讓我開車帶她去兜兜風我們就這樣的出門去四處尋找查看有沒有在車後貼條子要賣車的二手車!

那天天氣不好我跟老媽合撐著一把雨傘,順著一條條的馬路用地毯式搜尋的方式來找果然要賣車的車不少但是合乎我條件及需求的車不多這怎麼辦我對媽說:

“ 
我們去素堿搰搷a我知道素埵陶\多專賣舊車的地方,車種多;一定可以選擇到我們要的車!“ 這時天已黑了細雨塈巡菗謆我們對尋車的那股子勁兒讓我信心十足的往急偏遠的素堣閬V開去!

 

“ 我們去素堿搰搷a我知道素埵陶\多專賣舊車的地方,車種多;一定可以選擇到我們要的車!“ 這時天已黑了細雨塈巡菗謆我們對尋車的那股子勁兒讓我信心十足的往急偏遠的素堣閬V開去!

“ 
?好遠啦! “ 

“ 
不遠不遠那埵陶\多大賣場專門賣二手車的地方 “ 

“ 
是嗎你怎麼知道你怎麼知道大賣場在素堛滬里? “

“ 
朋友說的呀看地圖呀! “

我看媽有點不信我說的開始用一對疑惑的眼睛望著我我把蘇堛漲a圖拿出來指著手邊的地圖對老媽說:給她看

“ 
我們先往東邊開開到素堛108沿路上就會看到許多二手車的買賣大賣場! “ 我指著地圖讓老媽先有一個方向我並說出我們要開的行車路線:

“ 
我們先走91號高速公路開過了那座H型大橋後就要往左轉; ( 那得先往右轉繞一個圈才會繞往左邊去)! 我們要沿著菲沙河的路穿過Delte我們繼續往東邊開,就會看到許多二手車的大賣場了你幫我看好地圖吧! “ 

“ 
你去過了嗎? “ 媽有些不安的問!

“ 
老吳開車帶我去那堛漯e邊釣過魚我發現那邊都是賣二手車的集中營有印象的! “

“ 
原來這樣! “ 於是媽幫我看好地圖的路線我開著車雖然天是黑
外面秋雨綿綿沿路的路燈卻是通亮的加上自己的汽車一路上打著像手電筒般的車燈我們就像是在跟自己孩子玩躲貓貓的遊戲一樣到處找我們迷失了或躲藏起來的孩子心是那般的急切那樣的盼望著!

其實我跟我老媽都無法與西方人溝通的要會跟外國人說英語哪那麼容易啊就像剛來溫哥華時我跟老媽去學坐公車進了麥當勞我們連點選食物的 語言表達上都有困難何況要買車呢妹妹思思的英語雖然還不敢說他閱讀是比較沒問題的但是他回臺灣陪我的妹夫還沒落實溫哥華呢我們雖然像 文盲其實我是不怕的我之所以要帶老媽來尋找屬於<我的孩子>; 我未來工作的夥伴-----一台中型四輪驅動由美國出產的卡車!  那都是因為有媽參與我買車的可能性就會大得多了我知道只要媽贊成的她跟我一樣是不妥協的

我們在黑夜堳e進已忘了外面仍濛濛的下著雨遠遠看見無數的車子都守候在雨夜我們身邊沒帶錢我們只是想先來瞭解看看二手車子的行情當然我們真希望找到一台跟我心中完全複合我需要的卡車那我們就有理由讓老爸出錢來贖回去了!

可是晚了整個車場上沒見一個人影我在這些賣場繞了好幾圈卻似乎看不到一台是合乎我條件的奇怪呀真奇怪呀其實我知道這堛漕拿ㄛO拍賣的 要喊價的 誰出的錢多誰就能買回去 !

“ 兒啦看樣子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哩今天下雨又晚了我們先回去吧! “

“ 
這堛漕挨椄O不理想我們再去蘭堿搰搷a! “

“ 
?! 好遠耶! “

“ 
沒事兒開過去很快就到了那堛漕恩璊]賣很多二手車的! “

“ 
你怎麼知道宏啊您去過嗎? “

“ 
老吳帶我來過的 ! “

媽好像被我打鴨子上架沒輒了只好任我帶往哪里就哪里了!
我們來到蘭堛甄矰W除了街道的燈火通亮加油站有車在移動之外 就看見一些燈火通明的地方那就是汽車買賣的地方了其他都已被籠罩在黑夜我們母子倆撐著一把雨傘一家家的流覽過去好一點的二手車也要上萬呢不是我們買車的原則啊我們心中有數了

“ 
回家吧我們明天白天再來看看吧兒啦今天太晚了呢

“ 
不急晚上沒人才好我們可以一台一台的看過去! “

我們把蘭堻o個小鎮上的二手車都看遍了 都沒有看到自己心中想要的車子我又跟老媽說:

“ 
這堛漕挨椄O不理想都是些雜牌車我們再換一個地方看看吧! ” 

“ 
雜牌車雜牌車都這麼貴你還想買名牌車? “

“ 
沒錯美國通用的GM 車比較可靠我們去一個專門賣GM的汽車行看看吧

“ 
我的兒啦你有完沒完啦我們看了這麼多的車你都不滿意我們去那種店會找到你滿意的嗎? “

“ 
說不定啦去試試看啦不試怎麼可能有機會! “ 

“ 
好吧隨你吧我們要再去哪里? “

“ 
你跟著我走就行了我們回頭走一號公路過橋去? “

“ 
你還想去本那比呀! ? “ 

“ 
還好啦就在大橋邊上! ”

“ 
兒啦看來我兩個是瘋子半夜三更的 她們不把我們當瘋子也會當小偷了! “

“ 
哈哈哈! “ 我雖然也有顧慮到這個問題但是並不會打消我看車的沖勁
果然橋邊的GM 賣車公司燈火通明還在下著我們下車去流覽每一台二手GM的車

“ 
這一台不錯! “ 我發現新大陸了

“ 
要多少錢? “

“ 
標價才三千七百呢! “ 

“ 
?! 那行外表看起來還行不知道堶惘釣S有什麼問題? “

“ 
我去找服務人員我先來試試車吧!" 

我們來到服務人員的辦公室值班人員見我們母子倆人半夜三更的開門見山的來買車一時也吃了一驚我跟他比手畫腳之後他馬上會意過來拿了鑰 匙陪我們去試車我試車之後覺得很滿意 , 沒感覺有任何的問題這樣的機會不多啊我可要把握好不能讓它給別人買了去於是我對老媽說:

“ 
就是這一台了它適合我我們買了吧! “

“ 
不後悔!? 宏兒啦你得看清楚媽可是外行人呀! “

“ 
沒問題了放心吧我買定了! “

“ 
這個車才跑十五萬公里1988年的這個價錢正是我們買得起的卡車呀等我賺到錢再買新的吧!“

我們無悔的下了五百元的訂金說好明天一定來辦過戶手續再來付尾款
就這樣來到溫哥華真正落實了一件大事我有了一部可以幫助我賺錢的車子了!

我跟老媽興高采烈的回到家老爸已在沙發上睡著了聽見我們開門的聲音即刻的驚醒過來說:

“ 
你們去哪里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急都急死人了! “ 我悄悄的上樓躲在暗處我讓媽去跟爸稟報吧!

“ 
老爺子告訴您好消息我們買到一台卡車! “

“ 
卡車買卡車做什麼? “

“ Peter 
要用它賺錢啦? “

“ 
賺錢他能賺什麼錢? “

“ 
有了卡車他就能出門去作工賺錢啦免得他天天呆在家媢C手好閒的也不是辦法吧我看他老要跟你借車開我看你也不是很心甘情願吧?! 再說 Peter 早晚得有一輛自己的車子他有心買一台二手卡車準備作工賺錢這是好事值得鼓勵我們沒有理由不給他買車吧何況他已考上了駕照了!

“ ……” 
爸這下沒話說了吧!

“ 
花了多少錢? “ 爸好像有點心軟了

“ 
美國通用的二手車呢你猜猜看啦!?

“ 
這種車就算是二手貨也是不便宜的我看沒有一兩萬買不到

“ 
哈哈我們意想不到的買到了便宜貨! “

“ 
便宜無好貨你們一定被騙了!”

“ 
沒問題你放心我知道你最討厭我們把破破爛爛的東西往家搬了所以我跟著去就是要監督他一定要選老爸能接受的車子為前提! “

“ 
那要不要上萬啦? “

“ 
不用我們只花三千七百元就買到了加上百分之十七的稅627再加上保一年汽車的全險! 1700總共6027Peter都試過車了覺得還行我們已經丟下五百塊訂金說好明天傍晚我們去交尾款拿車! “ 
 
第二天爸帶著尾款隨我跟媽來到這個偏遠的MG 公司當我們辦好一切手續後公司的人說每一台車賣出前他們都要再檢查一遍的如發現有 什麼不妥當的會給我們修整好或是免費換上新的零件我們聽了很感動覺得還真有人情味於是我讓我的爸媽先回家吧我一個人在車行等就行了!  

我等著等著怎麼晚上十點半了還沒調整好呢我從他們的表情與語氣中好像他們說今天還做不完那怎麼辦呢我回不了家了呀這時候我想起章阿姨的英語是最棒的我打電話請她幫我問問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同時我也把我可能今晚回不了家的情形跟媽說了!

章阿姨對我說:

“ Peter! 
他們說你的車子需要明天才能完全調整好要你先回家明天再去拿吧! “

“ 
不行呀我沒車怎麼回家呢? “

“ 
你在哪里呀? “

“ 
我在高貴林跟本那比之間要通往素堨h的大鐵橋下麵專賣MG通用車的車行! “

“ 
你原來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買車呀我知道了我認識那個車行我來接你回家吧你等著啊! “ 

章阿姨總在我有難的時候拔刀相助我心中是相當感恩的我等著等著章阿姨還沒到我的車卻被人開到面前來說 OK 真是奇怪 不是說明天才能開回去怎麼現在卻又調整好了呢但是我現在開回去章阿姨不是跑了個空趟了嗎這怎麼好呢想著想著只好等章阿姨來了我們再 一同回家吧我等著等著又想起要跟家堨握@個電話告訴爸媽我今晚可以開車回家了!
沒想到媽在電話婸

“ 
好啦!? 還是孟律師厲害我聽你說後覺得車行有點排外故意欺負我們老實人所以我打了一個電話給孟律師告訴他你這種情形他便以律師的身分幫你打了一個電話給車行!“

“ 
孟律師怎麼說? ”

“ 
他特別提醒車行不能耽誤了買車人的工作時間唷! “

難怪了厲害啊孟律師這句高明的提醒話才讓我準時的拿到了車子

我慢慢知道加國是一個社會主義的國家非常重視人權尤其對於勞動者的權益是不允許任何機關團體輕視的如果發生了任何的不公平事件或是損害到勞工 或是弱勢群的權益又或是感覺自己受到不合理的差別待遇的時候受害者可以用極少的金錢向法院起訴的這一起訴對方就麻煩了所以一旦有律師 出面來存證提醒或保護當事者就不敢輕率了

其實我還是非常感謝通用公司服務工作的態度他們是很用心的在幫我檢驗每一個汽車堛爾佼勝至於免費幫我重新換了一個新引擎讓我開後少 出問題或狀況來增加通用公司的信用度我從他們的小動作中,看出了這個公司仍是值得信靠的只是我到沒想到一個律師的提醒話竟能收到如此高的效果這倒是讓我增長了不少的見識呢!

奇怪的是這位孟律師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呢我一時也很納悶後來聽老媽說起我才知道我們剛移民不久一天黃昏爸媽去附近社區公園散步他們被靠近孩子們可以蕩秋千的區域所吸引因為老媽看見有個可愛的小女孩兒正在蕩秋千 , 背後有一個很開心的父親在推著他可愛的千金父女間的親愛 與歡笑的聲音更是動人老媽看到他們都是黑髮族的人就忍不住走過去了

尤其聽到這個父親滿口的京片子我那老媽就更像遇到了老朋友似的過去就跟對方話起家常來了不打招呼也就罷了一開啟話題原來他是 北京大學法律系畢業的高材生早期留學加國在UBC大學修碩士與博士學位媽見他一臉誠懇的形象對他印象好極了後來知道他的夫人也是北京大學 法律系的高材生只是目前正在寫博士論文並准備考律師執照就這樣孟律師可成為我們家堛漯k律顧問了他為我們家庭解決過許多的問題啊

 

我的第一個顧客

我之所以下決心要買一台卡車主要是我必須要在加拿大生存下去沒有車的確是很難有所突破與前進機會的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我英文班上的小劉給我找的機會才有了一個人生起跑點的開始我知道萬事起頭難沒有他跟老吳夫婦給我拉拔一把我恐怕很難順利的上道!

尤其當小劉聽到蘭花草在班上宣揚說我買了一台很便宜又不錯的MG通用卡車要準備開始憑著自己的勞力賺錢了大家都很驚訝的盯著我看著好像發現了怪物似的

“ Peter
你想賺誰的錢? “

“ 
誰需要我服務我就賺誰的錢呀? “ 我理直氣壯的回答

“ 
那你會那些服務項目呢! “

“ 
甚麼項目都可以做的像油漆粉刷 像鋤草 剪草 種花 種樹 剪樹 整理 庭園 房屋 裝修….. 都行啦!“ 同學們圍過來用不同的眼神望著我這個臺灣來的怪物!

 “ 
你還會刷油漆?? " 小劉聽到似乎不相信的樣子平時他總喜歡跟人介紹說:

“ 
我是從臺灣來的, Peter 也是從臺灣來的!” 他的意思有一點讓我感覺他是想提醒大家要分清楚他是臺灣來的富家子弟唷我跟Peter是不同的唷! 

他又經常跟大家說:

在臺灣我們住在同一條街上我們的媽媽也都是老師但是我們不是同學只在溫哥華變同學了!“ 最後他喜歡說的一句話是-----

“ 
我來這堿し繷ㄓㄦ|奇怪的是Peter 為甚麼好像甚麼都會呢? “

“ 
嘿嘿沒甚麼啦沒甚麼啦看看就會了啦! “ 我說這話真的臉一點也不紅! 因為我家堛漯廑攳顝W以及修剪樹木都是我一手包辦的嘛! 而同學們家的草卻是請別人剪的!而現在我家的院子已跟畫報堛漪景沒甚麼兩樣了

“ 
我聽到我爸媽說起我們家屋子的外觀的顏色很難看想把整棟屋子的週邊重新換一種顏色你行嗎? Peter? “

“ 
行呀沒問題! ”

“ 
你在臺灣幹過嗎? “ 老吳不放心的這麼問著

“ 
雖然沒有油漆過房子的外皮油漆這麼簡單的事是難不倒我的! “ 我很有信心的說

“ 
那好我去跟我媽說讓他們請你幫我們油漆吧! “

“ 
謝謝您小劉!“ 畢竟小劉是善良又眷顧自己同一條街上的人的我很感動

“ 
小劉你爸媽如果答應了你就讓Peter去你家估價唷! Peter! 要算他們便宜點自己人嘛! ”

謝謝小劉謝謝老吳!“ 

就這樣靠著小劉的引介以及老吳的推動,讓我開始經營起我的第一筆--工錢五百元油漆一棟兩層樓的獨棟花園老洋房的生意!

 

油漆工人的小故事


給人油漆房子本來我認為應該是一件極單純又快樂的事, 只要把顏料調得合乎屋主的要求,把新鮮又鮮明的色彩塗上蓋過剝落了的油漆不讓顏料污染了周圍的環境,就能算是完成了使命;卻沒有考慮到小劉的父母他們是如何看待我的? 

一開始我是跟小劉的媽媽估的價錢, 劉媽媽是一個跟我老媽很類似的人!他也是退休的老師, 所以當他看見我有一部能幫我作工賺錢的卡車要來他家做油漆工劉媽媽兩隻大眼睛睜得更大了! 她有感的說 :

我們都移民來的, 而小劉甚麼都不會又做不來, 奇怪了你也是移民來的你怎麼懂得要出來賺錢呢而我家的------ “

“ 
劉媽媽小劉的命比我好呀! “
“ 
他不是命好他是懶----“
“ 
就因為小劉懶我才有機會來給劉媽媽服務呀! “
“ 
嘿嘿你這個小子頂有個性的難怪小劉回來總誇你! “
“ 
沒甚麼的劉媽媽!您這棟咖啡色的房子已經有很多年了吧? “
“ 35
年的老房子羅所以想把整棟屋子重新油漆一遍換一種比較明亮一點的顏色你行嗎? “
“ 
行的換了顏色心情也會好得多
“ Peter! 
那你認為我們這棟房子換甚麼顏色好呢? “
“ 
劉媽媽淺綠色和一部分的墨綠色搭配著漆會比較醒目又有味道些的唷! “ 我說了我的眼光
“ 
你也懂得色彩學? “
“ 
這沒甚麼啦基本常識嘛!”
“ 
我相信你你估價看看需要多少錢才能刷新?”
我環顧了四周一遍我心中的底價就是500我自然的脫口而出:
“ 
劉媽媽你的家外表整個漆一漆需要五百塊油漆的工錢買油漆的錢另外算喔我可以帶你或小劉去買油漆你們付錢就是了我來幫忙刷漆! “ 
“ 
我願給機會給一個勤勞的年輕人麻煩Peter以後有甚麼需要儘管跟我說吧! “
“ 
謝謝劉媽媽的信任! “
我就這樣開始在劉家屋子的外面繞來繞去的開始了我的油漆工程

有一天蘭花草臨時說要我即時幫忙用卡車載一張佛桌到他朋友家去這當然是義不容辭的事情了因此當我從老遠的地方趕回劉家來做工全身 已汗流夾背口渴極了就想喝水可是我一直還沒有自己帶水的習慣於是我因沒有水喝口渴得難耐極了我就自然的想到小劉家有水呀要杯水喝還不 容易嗎?! 我就去敲劉家的門了

沒想到開門的不是小劉也不是劉媽媽卻是一個老先生這位老先生猜想應該就是小劉的老爸了吧?! 我就禮貌的喊:
“ 
劉伯伯好! “ 我忘了自己的身份拉開劉家大門正要一腳跨進屋去卻被老先生擋住了!
“ 
小劉不在家! “
“ 
! -----“ 我即刻把腳收了回來
“ 
劉伯伯我能不能麻煩您幫我倒杯溫開水我口渴得要命! “
劉伯伯很不以為然的指著屋外牆腳上繞著一圈圈橡皮水管的那個用來澆灌花園草坪的水龍頭說:
“ 
你要喝水水龍頭堛漱籉h得是去喝呀 ! “
“ 
不行我的胃不好我不能喝冷的我需要溫的! “ 我說的都是實話如果是小劉或是劉媽媽在這些話都能得到理解的恰恰碰上 了這個劉伯伯我不認識他他也可能還不認識我看到我一身的油漆模樣加上全身臭汗淋漓的與他相會在他家的門口向他討一杯溫開水喝怎麼會有 好感呢記得他當時心不甘情不願的大聲喊說

“ 
我們都喝冷的你偏要喝熱的你到別人哪里去流了一身臭汗卻來我這堸Q熱水喝我還得為你去燒呢? ”

 
我一聽屋堛漲悀H在像訓小孩一樣的在發威我知道一杯<溫情>都討不到了我只得向牆腳邊的水管救急了

@@@@@@@@@@@@

這一情節下面還有一段話現在也被刪掉了不知道能否找得回來呀!

 

我久病媽是我良醫

說到這個油漆工人的小故事讓我不得不說說我跟老媽一同走過的這段既陰霾且坎坷的胃病歷程啊!

其實,自從十五歲開始我就鬧胃病這個<>一直是隱藏在身一起移民到加國來的我的胃白天沒問題卻經常是半夜婼 讓我輾轉反側苦不堪言在臺灣老媽曾陪我去台大醫院做過徹底的檢查醫生都認定我是十二指腸潰瘍還加上奇特的是我的肝埵酗@小塊結石,  媽說我得這種潰瘍她反而放心了因為她聽說得十二指腸潰瘍的人不會得胃癌媽認為只要不是癌症就不要怕她說是這麼說而害怕受苦的仍然是我跟 她呀

移民加國後這個<>始終跟著我不放醫生對我這樣的病也束手無策只有長期服藥別無它法除非我嚴重到吐血或是像我老爸一樣動手術切除!

當年老爸他也是十二指腸潰瘍卻喜歡爬高山更習慣一個人登山健行他深怕自己胃病在荒郊野外復發疼痛於是他無知的把我老媽給它配備萬一受 傷骨折救急用的<雲南白藥>吃了不少結果老爸的潰瘍部分都重新長出了許多新肉肉長多了堵住了食物的通道竟然不能吃東西了這就 得動大手術所以我老爸的胃只剩下了三份之一了好在胃是可以長大的呀看我老爸活得頂健康的!

而我畢竟沒這麼嚴重也不會像我老爸那樣的無知啊!

不過我經常半夜開始疼痛每每受到折磨的還是我的老媽呀我吃臺灣醫生開的最高效用的藥方來到溫哥華我的家庭醫生照樣開的是相同的藥方子要我到藥房去買來吃而我感覺它越吃越沒有效了醫學界仍然沒有發明能減輕或完全治療我病痛的新藥啊!

所以我經常在半夜堹k痛得無法成眠時就習慣會去搖醒正在做著美夢的老媽讓她救我嘿嘿別看我老媽的手特小她整治我的病卻是頭等 高手她最早總是幫我在我背部的左右側用她有力氣的手指拉我因疼痛而萎縮了的筋她說她小時候經常肚子會痛是她的一個小學老師給她治療的方法我老媽就得到了這個真傳的確有效啊尤其我老媽說她用<背部拉筋>的這一招,已幫助過許多學生和親友已是屢見不鮮的事了她的這 一手絕招的確幫我度過了我的青少年時期曾即時的減輕了我不少的病痛

可是漸漸的這個方法對我似乎已失去了它的效應

當我二十歲以後我老媽跟妹妹思思都迷上了腳底按摩治百病的方法於是她們母女買了各式各樣的按摩工具回來如按摩棒腳底按摩器腳踩按摩板吳神父的腳底按摩書均成為我們家緊急時必備的按摩師了!

逐漸的我發現這些方法及理論只能解一時的痛苦卻不能完全根治我的病痛更趕不走我的病魔啊每當半夜捧著我的肚子去搖醒老媽時老媽總會說

“ 
唉呀你怎麼又疼了呢?! “ 我總回報她的是一臉的痛苦不堪的模樣

老媽無奈的爬起來撕下倦容不假借其他的工具卻用自己的手指甲幫我掐壓腳底的關鍵穴位奇妙的是只要媽一按我的腳底我就能安穩的睡到大天亮媽的這第二手妙招讓我在海外好活 好過了好幾年!

有一年她回臺灣回來時他興高采烈的帶回來一張手指穴道按摩圖示以及一個小小的可以握在手中有彈性的 不需用電或電池的<手心按摩魚 >, 她興奮的說這個圖示是她走在臺北火車站附近桃園街的路上一腳踩到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她按照位址追蹤到了出產品的地 方買回來幾百個這個握在手中就能自助按摩的魚我這才知道原來手心上的穴脈一樣可以治百病的這樣也好媽就可以不必經常要幫我按我的臭腳丫了!

一棟新漆的老屋終於在我琢琢磨磨大膽的嘗試下完成了淺綠色中配以墨綠色邊緣的屋子讓人看來清心悅目在夏日媟P覺自己喝了一杯清涼可爽心的果汁手中拿到了工錢我約了老吳一同去西溫哥華的海灣夜釣!

沒想到到了子夜時分我的胃魔竟又開始作怪了啊呀我像是一個中了子彈的人一樣頭上直冒虛汗我的兩眼昏暗我的十二指腸在絞痛我移著難以再忍耐的身子跌跌闖闖的去碰開我老媽的房間
 
老媽從夢媗敹睜開眼睛扭開電燈一看像看到鬼一樣竟然驚叫起來-----

“ 
啊呀兒啦你怎麼啦你臉怎麼這麼蒼白好可怕呀! “
“ 
….. 我的胃…….胃痛啊! “
“ 
你的老毛病怎麼又犯了呀! “
“ 
痛啊痛啊我受不了啦-----“
“ 
我看你得馬上送急診了我去喊醒你老爸開車 ” 
“ 
不不不我不去! “
“ 
生病你不去看醫生你老找我這個蒙古媽媽幹嘛兒哪我治不了你的呀!
“ 
你再幫我看看嘛!“
這時候老媽從床上跳起,走去廚房找來了一根細牙籤對我說:

“ 
好吧我就用這根牙籤來試試看吧! “

老媽一手把我的耳朵揪了過去把我的頭按在臺燈明亮處他用極尖銳的牙籤在我耳朵堶授W了幾個部位我彷佛聽到她說:

“ 
我聽一個中醫跟我說我們的耳朵才是我們人的密碼生命的總樞紐身體的總開關所以我在你找找十二指腸 胃以及 肝臟等的穴位看看吧-----“

“ 
啊唷-------“

這一聲的驚叫奇跡出現住在我胃上的十二指腸馬上恢復了正常的運作不痛了虛汗也停止了臉色由蒼白轉紅我無法解釋也無從相信但是這件事是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

這下我放心的跳起來說

“ 
好了不痛了我跟老吳約好要去釣魚我走了……”

 

缺牙怪人---- Peter
 

是我老媽的妙手回春,讓我沒有延誤了與老吳的午夜之約我之不去醫院急診不是不相信醫生而相信我媽那是因為語言上的障礙以及我的疼 痛已變成我生活的一部分只要我老媽幫忙,她都能省錢又省時的減輕我的疼痛所以我已習慣性的先找老媽了說實在的我是最不喜歡看醫生吃藥打針 的人何況我沒有發高燒又沒有頭破血流或吐血的現象這堿O不得掛急診的咧所以我老媽總說:

“ 
我們先用我的妙手試試,試了都沒效的話!那我們就非得趕快找醫生唷!“

沒想到半年之後的一件奇事竟然發生在我的身上尤其自從那次的事件發生之後我的<>既然從此消失不再來侵犯我了說來或許大家會覺得我荒謬無稽但是這是事實是我的親身體驗啊

記得那可是最後一次的疼痛難熬的午夜我吃藥無效疼痛得厲害我爬起來找老媽老媽給我用了她全套的手法從背部拉筋到腳底按摩又從 我的手按到我的耳朵這一套還沒做完我急忙的去衛生間大吐特吐起來吐得我稀堛嵹晡等到我沒東西可吐的時候啊呀!! 糟了我這才發 現我十四歲裝的兩顆金屬假虎牙隨著附合在牙床上的牙套也一同被我吐掉了!

這怎麼辦我已先一步按下了抽水的按鈕再也撈不回來了啊

沒想到的是這一損失卻給我換來了健康我不痛了我從此不痛了病魔從此跟著我的假牙一起溜了

自從那次失去了我的兩顆假牙之後我都沒再疼痛過,也就沒再繼續吃藥了半夜也沒再找過我老媽的麻煩這是甚麼道理甚麼道理呢我不 得其解!? 誰也都說不上來誰也不相信尤其當我老媽跟許多中醫與西醫談到我的這件<失牙記>事件沒有一個醫生肯相信我的病痛是因 為我的金屬假牙引起的

但是我老媽卻相信這十多年來很可能都是因為用了不良金屬裝置的假牙的存在才枉費了我這麼多年的<><>的糾纏啊現在一切都過去了我從此變成了一個健康的----缺牙王我因缺了它雖破了我的相但我執著於

----
只要我健康難看一點有甚麼關係

於是我決心放棄了重新裝假牙的意念誰來勸我再去裝假牙我都聽不進去了何況我哪有能力去裝那種絕對保險又可靠的假牙呢這回起碼我有寧缺勿濫的選擇權了!

從此我的<失牙記>換來了我的健康我卻變成了一個讓人冷眼相看卻又不敢輕看的缺牙怪人----Peter

 

園丁奇遇記

自從我的病魔離開了我之後我的人似乎脫胎換骨了一次漸漸的做起了替人做花園 以及剪草 種樹……等的工作這份工作很需要體力與耐性,  但是老媽卻很支持她說我做剪草種花種樹剪樹的工作他比較放心她比較不贊成我做油漆的工作主要是油漆工作會讓我的身心靈受到油漆氣味的污染,  她認為我不適合作油漆幫人種花整理花園才是份很不錯的工作 每天能跟花花草草結緣的確心情就大大的不同了的確我的客戶也越來越多了但是這並不表示我真是平步青雲就能擁有幾十家客戶的啊

同樣的我也吃了不少的苦受到許多令我都無法說出口的委屈我尤其經常得周旋在庭院深深的豪宅太太們的視野沒想到跟這些女主 人打交道還真累人呢她們幾乎都有一種像在地攤上買東西人一樣的毛病她們喜歡跟我討價還價我讓她們占了便宜往往還不滿足她們總希望能占我更 多的便宜希望我吃虧她們的心理才會平衡認為這樣才是她們最合理又最正常的事情而我呢我偏不甩她們的----我吃了一次虧之後,  我一定得在下一次的工作中賺回我應有的尊嚴嘿嘿這可是我的絕招呢讓她們虧得不知不覺啊誰叫她們看扁了我呢

記得那次我跟老吳三更半夜約去西溫哥華海岸線上海釣現在回想起來那晚如果我的胃痛沒有被我老媽用牙籤來戳我耳朵堛漸瑐D兩下絕對恢復 不了那麼快的話我可能運出來的命就完全不同了記得我倆坐在海邊的巨石上面等著海堛甄D魚(三文魚)上勾沒想到溫哥華竟然也有許多跟我們一樣的 傻子半夜不睡覺跑來這黑漆漆的地方海釣

習慣了黑漆漆的夜之後 我們卻看清楚了來這里海釣的人白人還真不少看來我們是同好但是我跟老吳的英語除了打聲招呼之外 一句話都不敢接呀我們就像是兩塊石頭守著大海望著茫茫大海發著呆!

“ 你們是移民過來的嗎? “ 一個親切的鄉音從我們背後傳來 , 我們不約而同的回過頭去看見一個中年人正與我們同坐在這塊大石頭上!

“ 
你們住在哪里? “
“ 
我們住在烈治文市你呢?! “
“ 
你們住這麼遠啦我就住在西溫這堛漱s上哩! “ 
“ 
我聽說西溫山上住的都是有錢耶! “ 我忍不住插嘴的說著
“ 
沒甚麼差不多啦大家都一樣有錢就沒甚麼可比的了! “
“ 
有道理有道理! “
“ 
你們來溫哥華做甚麼工作? ”
“ 
我給人理髮 我太太給人燙髮! Peter! 他做油漆和給人做花園
“ 
你會做花園? “ 聽出他的聲音埵釩雃h的疑惑
“ 
我們移民來溫哥華我家的花園都是我整理的 剪草 修樹 種花 種樹我都會! “
“ 
能自己做這些活還真不簡單呢很佩服Peter先生! “
“ 
沒甚麼啦很簡單啦看看就會了呀! “ 我沒心機的說出實情老吳偷偷的碰了我一下趕快轉了話題!

“ 
請問貴姓在溫哥華做甚麼得意呢? “
“ 
我是一個建築師我在西溫專門設計房屋與庭園!
“ 
原來是位偉大的建築師呀失敬失敬我們都是溫哥華的小人物的! “
“ 
沒甚麼的你們太客氣了! Peter! 你會開車嗎?” 偉大建族師回過頭來問到我
“ 
會呀今晚我們自己開車來的! “
“ 
西溫地勢高你上去過嗎? “
“ 
去過的我經常帶我老母到山上去望海的山上風景太美了
“ 
那你可以來西溫幫忙整理花園嗎?! ” 
“ 
沒問題就是還沒有西溫的人請我呢! “
“ 
我這堨縝n有一個客戶需要人幫忙整理一下花園翻一下土補種一些季節的花你願意去試試看嗎我信周這是我的名片你明天來找我吧! “ 

嘿嘿沒想到我們那晚海釣沒掉到鮭魚,卻釣到了一隻大<金魚>!

第二天 ,我依地址找到了周建築師他帶我來到一家真的是斜得讓人有懼高症的人會尖叫起來的一個庭院女主人出來開門周建築師說:

“ 
林太太你不是要我替你找一位幫你整理花園的人嗎這個Peter 年輕人會做花園你們談談讓他估估價吧我去忙了! “

“ 
好的謝謝您周總! “ 周總一走他就回頭對我說:

“ Peter 
我這埵a勢高我的花園需要有人幫忙整理我老公在臺灣孩子上學我沒有力氣整理這些雜草草皮都枯黃了有的樹該剪了我剪不動啊你看鄰居的草坪多美呀我這個院子破壞了大家的環境我心理不安呀!......”

 
我一聽這位太太他已經患了歇斯底里的毛病了

她的花園就好像她頭上的一堆枯黃失色的乾草呀我同情的說:

“ 
是啊你有這麼漂亮的房子又有這麼美的景觀你的花園這麼的沒生氣事態可惜了呀! “

“ 
那就請Peter 先生幫忙我的花園吧! “
“ 
如果你想讓你的草坪跟隔壁的草坪一樣漂亮沒有別的辦法只有重新翻土然後灑像高爾夫球場上鋪的草坪一樣的種子就會一樣的美! “

“ 
真的嗎那好你跟我估估價幫我修修樹 種些四季會自然開花的花 ,和重新翻土種草子總共需要多少錢呢? “
我心媞滮F算說

“ 
我們照這堛熙W矩,材料費不算你自己出我的工錢不多只要五百元! “
“ 
這麼多呀怎麼那麼貴? “

“ 
不貴唷我還得事先提醒你我灑了種子以後你得天天灑水才有用不然他長不好你不可以怪我種不好唷!

 

我是大地的理髮師

我接下了第二個客戶,給西溫山上人家做整理花園的工作我每天要開一個多小時的車才能到得了西溫的山上我把該修剪的樹翻的土種的花都做好然後買來昂貴的草子也給灑上我總以為即時收了錢就可以拜拜了沒想到這位豪宅女主人說

“ 
我現在還不能給你工錢! ”
“ 
為甚麼呢? “
“ 
因為你灑的草子還沒有長出來我滿不滿意我還不知道呢? “
“ 
她長不長得好是你自己的責任我不能天天來跟你灑水呀你自己要記得灑水呀! “
“ 
不行我得看草子長出來後長得讓我滿意了你再來拿錢吧! “
“ 
好吧那就隨你便吧!等你滿意了再打電話給我我來拿錢吧! “我知道跟這種人是沒甚麼好說的了給就給不給就拉倒吧

過了三個禮拜之後終於電話來了要我去拿錢

我又來到她的院子看見花兒已開得燦爛極了灑下去的草子也成了碧綠的草坪不錯我該拿錢了吧哪知這位歇斯底里的女人竟然說出一段令人吃驚的話來 她說:

“ Peter! 
我對你的服務很不滿意! “
“ 
不滿意哪里不滿意? “
“ 
別人種草子後都是種的人自己天天負責來灑水的你卻要我天天自己灑水所以我心堣ㄔ倍我要扣你工錢! “
“ 
你想扣我多少? “
“ 
我想扣你兩百塊這兩百塊應該是我的工錢才對! “

天啦世上竟然會有這樣的女人說得出這種話來我真是懶得跟她講理了算啦三百就三百吧我拿了三百元頭也不回的走了要知道我的汽油費都不止三百元了呢!

沒想到才過幾天她又打電話來找我說:

“ Peter! 
我家房屋後面常常有狸貓到我家來找東西吃你會不會圍籬笆呀

“ 
會又怎樣不會又怎樣? “

“ 
你會我當然願請您再來幫忙啦不會當然我只好請別人啦! “
這下我心堨i有了防線了我很無情的說:

“ 
 要我做嘛!?可以是可以的我只怕你付不起這個工錢唷! “ 
“ 
不會吧你開個價吧! “
“ 
我包你這個工程專門付我工錢,你就要付一千塊做不做隨你便羅! “ 
“ 
! ? ------好吧也好吧你就再來幫忙做吧! “
一言為定!?"
"
一言為定
! 她的這種圍籬工程對我來說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我們去山下買好圍籬的材料,沒兩天就幫她完成了! 不像做花園要拖個好幾個星期, 這回我不但把那失去的兩百元在不知不覺中收回來了, 而她這次心媮`認為仍占了我的便宜呢! 哈哈! 那知她可在我手下吃了大虧了! 

往後從這類似諸多的體驗,讓我明白了許多人貪 瞋 癡 的人性是根深蒂固的! 過去我總憑頻著自己的感覺活出自己, 現在我知道我要在溫哥華活 下去, 是我過去沒有碰觸過的生存問題, 如今我必須要有我自己一套處世的風格! 後來蘭花草看我替人做起花園來,就幫我介紹了不少的顧客, 但是這些顧 客最後的目的與希望總是跟山上的豪宅夫人一樣的調調,她們都希望我很傻, 要讓她們享受到自己占了我的便宜了,她們才會心滿意足! 基於她們都是老吳的夫 人---蘭花草的美容燙髮客戶及朋友, 我可不能得罪了她們呀! 所以到後來我的心媟市蛌漱ㄤ峏Z了, 這樣下去不能算是靠我自己去開發出來的客戶,我相 信既不能持久, 自己心堣S好像背了一身付不完的人情債似的, 甩也甩不掉了啊! 

終於有一天, 我下了決心準備自己出發了! 我不再找熟人,依靠朋友! 我花錢登世界日報廣告找新客源, 我用我的技術加藝術的手法為客戶忠誠的 服務; 同時我很快的贏得了客戶對我的信任, 一家接著一家的轟轟轟的推剪在綠色的草坪上,來來回回的推剪著,我聞到的是芳草青青的氣息, 我聽到與嗅到 的是鳥語花香; 我活得健康又自在, 凡是由我修剪過的草坪一眼望去, 那可不是蓋的唷! 想不到懂得欣賞看得出我有水平的竟然不是我們東方人,卻是西方 的人呢! 當他們發現我剪的草坪不同一般人的水平, 就主動來跟我比手畫腳要我也幫他們剪草,而我總用九十度的鞠躬來回應感謝他們對我的賞識與信任; 我 每次剪完了西方老外家的草坪, 他們不但跟我豎大拇指, 還能得到他們獎賞加鼓勵的小費呢! 

我就這樣勤奮的一家家去推剪草坪而漸漸出了名! 我一個人能一天剪二十多家之多, 帶著我的剪草機與其他的剪草工具, 我已變成了一個真正推動綠化又能美化環境的使者了! 哈! 我成了大地的理髮師! 


,源源不斷的進了我的腰包堥, 我,開始計畫要買一部新的卡車了!

 

                                       ------第五卷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