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有朋自遠方來!

 

藍梅的老同學----海楓的角度 >

 

 

1991年我聽到我的小姑---曉雲說起她說覃有根和藍梅準備要帶著他們的兒女宏宏和思思準備移民溫哥華了!


當我得知這個資訊後真不知該替他們高興呢還是該為他們擔心?!


曉雲是我的小姑而我是藍梅上初中時就認識的要好同學之一曉雲卻是藍梅讀師範學校時的同班同學當年我嫁給曉雲的哥哥--博文是有根與梅梅牽的紅線今日我與曉雲成了姑嫂的關係而且我們也都是梅梅的老朋友!


我們這一大家子都屬於較早期的移民1978年離開臺灣之後在海外為了求生存我們的日子過得很艱辛啊尤其孩子們都在學習階段生活得緊跟著孩子們成長的腳步要為生活打拼未能再有時間與心情跟梅梅有過書信或電話的往來我以為我們這段因緣因長久的疏離早已經了結了沒想到有根與梅梅不久就要來溫哥華了!


我跟曉雲一大家人早在十七年前先後來到加拿大溫哥華曉雲移民的目的是為了兩個孩子的教育問題而放棄了原來的教書工作而我是為了博文因為我老公被聘到溫哥華機場來當機場工程師所以我不放心他獨自一個人遠在海外過孤單的生活所以決然的放棄了我原有的工作帶著三個孩子<親人團聚>的項目辦移民到溫哥華來。 


當年美金貨幣高漲我們過的是四十元台幣換一元美金的日子哪像現在梅梅只要用 22元台幣換一塊加幣呢所以當年我們來到人地生疏的加拿大日子過得非常的艱苦其中的生存況味真不能與外人道也!


梅梅要移民溫哥華了對我來說是一件不小的大事我必須要把自己的家先好好的佈置一番我要讓他們來了之後覺得我與博文雖然因移民熬過了許多的苦日子現在一切都苦盡甘來了有了一棟像樣的房子孩子也都長大了在教育子女方面我一直是堅持依據中國人的傳統不忘本知道自己是從哪堥茠

 

要懂得孝順父母懂得知恩圖報的道理…..等等來教育我的子女所以我曾費心積慮的佈置過我們的這個家牆上除了掛有中西名畫之外每間臥房面面牆上都掛著全家人從臺灣高雄住在鳳山又從鳳山搬台南從台南到臺北再到溫哥華從黑白時代到彩色的年代展現著上一代和我與博文跟孩子們的精采生活片段其中還有一張是梅梅照的我跟博文攜手步向紅毯那一端的珍貴紀念……這都是捕捉到的凝固了的時間與空間變遷的縮影都是一張張值得回憶的放大照片!


我要讓孩子在有意無意間知道自己的根源在無形中受到潛移默化的教育我尤其在寬敞的庭院中和每間房間的角落陳設著我平日親手栽培的奇花異朵我很想給有根和梅梅分享我這些年對家庭的付出以及值得讓她參看的成就我想給有根與梅梅留有一個很具中國人心的一個好的印象!


幾度往反臺北、溫哥華的考察與瞭解後有根與梅梅終於帶著宏宏與思思從地球南半球的----臺灣飛來了北半球的---溫哥華我與博文以及曉雲與亨利還有有根過去的孫老長官一家人都來接機我們竟然站著等候了四個多小時真是像室內有難產婦女一樣欄外個個心焦如焚翹首盼著出口一直見到他們四口人出關了我們才將他們一家人從機場接回到他們的-----新家

梅梅與我

 

猶記得當年認識梅梅跟梅梅第一次見面1950年我考初中的那年在考場外面我看見一個很特別順眼又清純的小女孩兒身穿一條水藍色的短褲裙子上身穿了一件白色、有木耳邊的短杉手奡ㄤ菑@個用布縫製成的既美麗又別致的書袋子一臉天使般純淨的臉蛋兒上不時的露出他那甜甜的小小酒窩兒來加上她的額頭上的頭髮有點自然卷所以讓我感覺她尤其可愛於是我主動的朝她走過去跟他講話沒想到後來我們都考取了省立高雄女中 ,並且分到同一個班級從此我們成了好朋友!


當我上大學的時候梅梅已經在教書了由於梅梅是一個溫和又善體人意的同學所以他像潤滑油一般始終用各種方式來維持著我與同學們之間的友情但是後來因為她在南部教書我卻遠在北部讀書偶而回家與她相聚總看見她為自己的家跟孩子忙上忙下的忙個不停!

 

 他尤其對教書工作非常的專注與投入所以我總感覺他始終是為教育忙碌著的就因各人走的方向不同了似乎已缺少了當年共同的語言尤其我們老同學能聚在一起坐下來談心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了!


原是家中的獨生女很得父母的寵愛但是不同梅梅的是我有兩個媽媽和一個小媽領養的妹妹我從小在兩個媽媽一個爸爸的身邊長大在這樣的家庭背景所陶成的個性就跟幸福的梅梅大不相同了

 

我凡事比較挑剔看事情也比較執著己見同學如有誰得罪了我或誤解了我我是不會妥協的就因梅梅不介意我被環境所塑造出來的性格他始終把我當好朋友相待所以我們雖然是拜把似的姐妹分開這麼多年那份友情的基礎還是很牢固的尤其當她看到我牆上掛著一張張泛黃了的老照片時她萬分激情的說:

 
 海楓啊您跟曉雲成為姑嫂對我來講真是再合適不過了博文的一家人跟您的家人都是從艱難困苦中奮鬥出來的過去的奮鬥史在在的能讓孩子們一輩子受到教育啊

 

“又讓你想起什麼來了說說看?! “但見梅梅望著我牆上泛黃的照片發起呆來不由得好奇起來追問著而她望著牆上的一張張老照片卻掉進了回憶-----

 

 至今我還記得我讀師範的一年暑假我坐火車去鳳山曉雲家玩一下火車就遠遠的看到農田埵酗@棟還沒完工的房子那棟房子的屋瓦遠遠看去就像一個打過補丁的難民窟但是曉雲一直驕傲的跟我說---那房子是曉雲全家總動員蓋建起來的那房子象徵著他們的家人個個能吃苦耐勞精誠團結一直到現在幾十年都過去了您們現在都住花園洋房了但是那棟屋瓦打補丁房子的照片您能留在牆上是一種教育有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量…… 


梅梅看見我牆上的一張張放大的老照片令她回到很久很久的年代堨X不來了!

 

 那可不我們家的博文真能吃苦耐勞呢當年他來加拿大上班連公車都捨不得坐每天得走一個鐘頭的路去機場上班一個人捨不得住像樣的房子,去租人家的閣樓到了冬天閣樓上沒有暖氣冷都冷死人了呀但是他能頂得過來!...... 每每想起這件事就讓我激動又心疼萬分

 

“現在大家的苦日子都過去了孩子也個個成才了吧這回你可苦盡甘來了呀

 

“但願如此了!所幸現在您同有根來溫哥華已不需要像我們這樣吃苦了!


 話雖如此我們在臺灣的那些年一樣受過許多挫折與委屈的啊只是我不覺得吃苦有什麼不好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呀想不到的是博文是個難得的孝子也是個少有的好兄弟


 就是他不但自己移民了他的父母以及三個姐妹們都移民了加拿大!"


 海楓呀您知道嗎就因為您們這一大家人都在溫哥華所以我決心放棄去中國大陸建一個文化之家的夢想我跟有根情願移民到這麼遙遠又陌生的異國來都因為你們都在這塈r! 看來梅梅跟我之間幾十年的友誼並沒有因為彼此相隔千萬埵茞H忘因而心中有股說不出的喜悅與感動湧上心頭原來她還是當年的藍梅一個我心愛的老朋友!

 
這回梅梅跟有根先來買房子雖然我小姑的兒子亨利是他們的房屋經濟人但是這堛漫虷a產我非常的熟悉所以他們買房子等於是我在買房子一樣我陪著他們到處看房子不時提供我的經驗等到梅梅跟有根決定買下一棟獨門獨院的大房子並且是離我跟曉雲家不遠的一個高級社區我心中為他們能在國外能擁有一個理想的新家園也為之雀躍不已!


 於是我們幫他找來了粉刷油漆和修整房屋的師傅照著梅梅的意思重新改裝曉雲跟我陪著有根和梅梅去買家俱 配窗簾為她們即將移來溫哥華的家做好移民前的一切準備


等有根帶著梅梅和宏宏與思思都移來溫哥華之後我見到了宏宏與思思他們已經長大成人了我跟宏宏似乎很投緣我不覺得宏宏有什麼問題我知道他一生下來就生了一場大病耳朵似乎不太靈光但是我跟他說話他完全沒有什麼障礙而且我覺得他非常的聰明尤其他什麼事情不用耳朵聽 卻用眼睛一看就會了

 

所以我很鼓勵他相信他也移民溫哥華是明智之舉因為加國是一個最尊重人權的國度像宏宏這樣的孩子加國不但不會對他有所為難而且必要時會給予他適當的幫助的


沒想到的是梅梅生了一個有思想有見地的女兒口齒既伶俐又有剖析事情的能力她跟隨父母移民溫哥華但是她來溫哥華想做什麼事業呢一個擁有碩士學位的女孩兒在移民前跟臺灣的一個男孩兒定了婚準備幾個月之後回臺灣去完成婚禮!

 
不出一年工夫思思的夫婿跟思思一起住進了UBC大學博士候的學生宿舍沒想到梅梅的女婿與我的小女兒露西竟然是同學又是同行學的都是土木結構的工程
逐漸的我發現梅梅並沒有因歲月的流逝以及時代的改變而失去了她原有的那份善良只是總覺得他有股從別人身上看不到的生命奮進力似乎是我們早已漏失了的那是什麼呢我真的一時又說不上來總感覺到梅梅的思想比過去深刻多了已不像她當幼稚園老師那般單純

 

她的心讓我感覺到她對朋友對親人有著很大的包容量言談之間似乎也隱藏著一股欲說還休的鬱悶之情難言之隱如今她的人生的意義與追求的價值何在我直覺到彼此已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了梅梅的專注點在哪呢我因為一直還在機場工作我沒有時間甩掉自己的繁瑣及煩惱深入的去關注到她的內心世界因此我感覺我很難真正走進她的心靈與思想堨h這或許是我與她的生活背景不一樣的關係吧!? 


畢竟梅梅學的是教育她跟我已有幾十年沒有深刻的交往了我們彼此留存的僅是極度美好又極單純的友誼而我們相隔的幾十年她似乎也很難深切的體會到我們當年移民溫哥華後的那段艱辛的苦日子,以及我與博文移民後為競爭生存的空間所付出的代價我們也為孩子的教育而放棄了諸多自我的理想啊!

 
有根和梅梅因移民已不再需要過我們過去那種的苦日子了當年我們在海外生活的真實過程是難以讓新一代移民者能深刻理解的啊也因此,我想到梅梅她今日雖然移民了今後必然也會付出一些代價的千言萬語也訴不盡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各家人所留下不同的況味及人生的方方面面啊!

 
有根與藍梅讓我們一同開創在溫哥華的未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