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移民前後
 
有根的角度 >
 
1986~1992
 
 

 

 

1992年五月二十五日我們家的命運意外的改變了我跟梅梅竟然帶著宏宏和思思一同登上了去加拿大溫哥華的飛機我們變賣了臺灣的房子移民了我們離開了養我、育我近五十年的-----臺灣。


我的長子強強呢?! 他在臺灣已有了自己的攝影事業早在五年前他已成家立業不符合跟我們一起移民的條件所以他只得跟媳婦還有才滿三歲的多多留在臺灣。
1990年我也退休了卻晚了梅梅兩年。


 退休後我們心中均嚮往過一種寧靜又感覺不落寞的晚年生活梅梅原來有個夢想在大陸的太湖邊上建立一個新的文化之家這個家可以接待大陸的親人團聚之外還可以邀志同道合的文化朋友們來家塈@教育與文化上的交流並計畫要將大陸凡是能代表文學的書籍都買來擴大臺灣的這間----< 妙有居 >, 建一個<書香門第>式的家園想將漏失了的中國文化之根重新撿回來。


其中的設計必然先考慮到要有梅梅跟我各人的讀書、寫作的清靜書房這樣一年中我們可以在兩岸來回各住半年的夢想這個夢想推動著她去大陸尋根時積極的選地區、看房子由於梅梅在大陸尋根其間結交了許多重視文化與從事教育方面的朋友為了落實她的這個夢想開始尋找合適的地點第二次她再去大陸做教育訪問的時候她帶回了無錫正建好的<清揚花園新社區>建築圖的樣式以及購屋的詳細資料我們正愁房地產還不是買賣的最好時機。

正在這個節骨眼上梅梅卻接到遠自加拿大溫哥華的老同學----曉雲的長途電話她說要帶著他兒子----亨利回臺灣……就這一通電話竟然扭轉了改變了我們全家人的命運!


當章曉雲跟他兒子從加國飛回臺灣出現在我們的眼前的時候真是意外中的意外呀回想梅梅的同學中就指曉雲是一個極端熱愛大自然不喜歡受拘束的人當年她放棄了自己熱愛的自然科學教育不願自己孩子在填鴨式的教育模式下學習毅然決然的全家移民加拿大十多年來她都沒跟我們通過電話也未給過我們片紙隻字這些年他全家人遠在加國生活究竟如何我們全然不知道如今見他兒子女兒都已大學畢業了兒子搖身一變竟然已成為加國的地產經濟人了


我們一見到面曉雲母子就跟我們介紹起加拿大的房地產來了嘿嘿這才是我熱衷的話題之一呢我一向喜歡研究並關注到世界的經濟趨勢尤對房地產的走向特別敏感很自然的對方就單刀直入的問到我目前的經濟狀況如何說得也巧曉雲來的時候正逢臺灣的房地產已從穀底開始往上漲了而我呢?

 
回想我在退休之前, 1987年左右的時候臺灣的房地產暴跌到穀底而我一生都沒走過好運買了林地變更農地地動也不動買了金子金子總不發光炒點股票吧還不如無知的人有得賺頭…… 這回我可看准了這個穀底的時機了置點房地產應該是穩賺不賠的 ! 尤其是這些年來人人口中說的、 心媟Q的哪一個不是跟賺錢的事有關呢只有梅梅這種人總沒把<家庭理財>的這件事 >在心上而我就不得不總要為這個家的未來以及我們晚年的生活深謀遠慮的想過點好日子何況我還是學經濟的呢!

…… 這回我可看准了這個穀底的時機了置點房地產應該是穩賺不賠的 ! 尤其是這些年來人人口中說的、 心媟Q的哪一個不是跟賺錢的事有關呢只有梅梅這種人總沒把<家庭理財>的這件事 >在心上而我就不得不總要為這個<>的未來操心為我們晚年的生活要深謀遠慮的過點好日何況我還是學經濟的呢
首先我們要娶媳婦了得先解決他們住的問題我們沒有能力為他們買屋成家就想到不如花點錢把我家四樓的樓頂加蓋起來給強強做新屋吧我這才大膽的向銀行去貸款了五十萬台幣準備請人來動工加蓋不料兒子媳婦突然變了卦他們不打算住在家堣F但是這五十萬已經貸下來了怎麼辦我想這是人的通病吧手上只要有了錢,; 貪心就開始萌芽了甚麼異想天開的事都想得出來的我就用這五十萬開始做起我的發財夢來了!


在退休前後的兩年間我陸陸續續竟然用這五十萬買下了五間住家的公寓這可說是我此生夢想成真的唯一的一次奇跡也正是動到了我本行的腦筋對任何人來說都會覺得極不可思議的事情沒想到就因為我們家擁有這些尚在分期付款卻又處在暴漲的虛有房屋產業正切合了加拿大的<退休移民>的經濟條件讓我們擁有辦理海外移民的資格


決心申請移民之前我與梅梅特地先去美國與加國觀光然後留在溫哥華住在曉雲家做實地的考察體會了那堛漸肮〞韙@個月這時候我們才發現溫哥華並不是我們平時想像的那般冰天雪地大自然的環境奇佳與老莊思想類似的民風都是最適合已退休人居住的好地方尤其可說是一個養老人的人間天堂在去加國考察之前臺灣正在熱播一部加國女作家的自傳式的影集 ---清秀佳人讓梅梅母女倆兒看了對加拿大的風情畫已有極度的嚮往與渴望而我對溫哥華的人文景觀可以用 <一見鍾情來形容它如今有機緣去加國定居我心中對自己說:

 
如果我此生還真能到這樣一個國度去居住我死也無憾了啊


雖然我的英語能力在臺灣從未用到過在臺灣也沒學過開車但是一向喜歡清靜、孤獨、不善交際應酬的我心目中一旦有了溫哥華似乎任何難題對我都不成為障礙了更重要的是在我的朋友親人中我還沒有發現有誰的父母可以帶著未結婚的子女一同到國外去居住的如今只要我願意移民宏宏與思思就可以跟我們一樣的同步到海外去生活了這種機會對我這個退了休又發黴了的小公務員來講可真是史無前例的事我認為我又一次的抓住了時機!


我想移民這個念頭從心底開始擴大我尤其私下與思思討論過我們對<是否移民加拿大還是回大陸去重建家園? >做過一次多角度的評估思思首先舉雙手贊成我們要抓住機會移民加拿大思思提出的主要理由是------


1. 加拿大是個地大物博人口稀少的國家氣候也不是如想像的那麼冷且四季分明人文景觀都令人嚮往是個最適合媽媽專注寫作的好地方
2. 住在加國沒有複雜的人際關係生活會比較單純、自由、放鬆很適合爸媽去這樣的地方養老媽也才能專心的讀書、寫作。


3. 移民的目的,應該最先考量到自己蘊藏在內心的那種與生俱來的憂患意識得要考量並選一個不必擔心因某些的因素而會造成動與亂的可能性這樣才有移民的

意義不會讓我們憂慮下一代會再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不再有像抗日戰爭時的那種國仇家恨的隱憂。


4. 加國是個民主、多元化的社會有來自世界各國不同種族的人民在同一塊土地上共同生活必須學會彼此尊重、互相欣賞無形中就會擴大了我們的視野拓展了我們的心胸。


5. 加國是個自由平等極度尊重人權的國家永遠不會歧視身患殘疾或是放棄智能有障礙的人而且對有殘疾人的權益與福利特別的眷顧像宏宏如能到加拿大去生 活必要時會受到照顧與尊重爸爸可以削減不少內心的隱憂與壓力。


6. 去加國移民父母對子弟要在海外留學就比較沒有經濟的壓力學生也不會有做不完的作業十二年的基礎教育也勿須繳學費上大學或研究所的孩子只要有加國居住權的人只須繳十分之一的學費而已如果我們再想在加國修學位會節省許多的金錢與時間……


以上的這些理由聽來還真覺得有點道理的確讓我驛馬星動了起來只是不知梅梅是否反對因為她一心想到大陸重建一個文化家園自從她兩度赴中國大陸探親並作教育訪問回來之後心中一直在嚮往著一種充實的晚年精神生活而我們突然要轉移方向選擇去加拿大?! 她會是怎麼想的她會心甘情願的支持我們的想法嗎我得有備著點。

 有根思思您們真的贊成移民呀


“是啊我喜歡上了加拿大” 我此刻的心像石頭般的堅硬我心已準備要跟梅梅作一次硬戰那知她回應說:


 既然你們都不怕到國外去居住我還擔心顧慮什麼呢!? 何況我們還有幾十年的老同學 老朋友章曉雲 章萬里 海楓...... 他們一大家子人都在溫哥華既然您們都想去我們就先移民加國吧 藍梅乾脆得一點也沒有失望的表情反而安慰我說:


 有根這個機會還真難得呢如沒有好好把握就太可惜了我們不能回大陸重建家園雖然遺憾但是我們都不會說英語何其有幸還能有機會去國外居住體驗在國外的生活也能接觸到廣大的世界去大陸的心願我們就挪到以後再說吧!" 原來梅梅的心理一點問題也沒有呢最後我又提出了另一個真正令我擔憂的問題:


 要不要問問宏宏願不願跟我們去呢我擔心宏宏去國外後怎麼生存你說該不該跟我們一塊移民我們去國外沒有收入他能靠甚麼生活呢!? " 一想到這個問題讓我日夜都睡不著覺了!"

 
然而凡是我憂慮的事對梅梅看來竟完全是勿須有的心態她的話尤其讓您啼笑皆非她說:


 老公您就別操心了吧只要有我和宏宏您就不必擔心我們在國外活不下去!


您聽她的話是不是太自信了! ? 我仍無信心的說:


 他什麼也不懂一句英文都不會講你的意思我要靠他養活我梅梅呀到這個節骨眼上你還不清醒我能不隱憂嗎?"


 不怕我跟宏宏什麼日子都能過遇到事情我們會動腦筋解決的您就別擔心了吧宏宏去國外會比在國內好!


既然梅梅心中已打算宏宏與思思跟我們一同移民國外我們就請曉雲的兒子亨利和他的加國律師朋友幫忙辦移民了。


的確手續進行得既順利又快速最後一關要選一個面談的國家並還要在當地做體格檢查只要每個人的身體不出傳染狀況就有可能通過正式移民了!


我跟藍梅最後選擇了去澳洲雪梨做面談之地順便也想觀光比較一下澳洲的風土人情以及理解一下移民澳洲的中國人會是怎麼個現況



澳洲行

 


為了移民加拿大為了配合面談的地點與時間我們一家四口特地參加去澳洲的旅遊觀光團一面去面談一面順便觀光宏宏跟思思還是第一次出國而我跟梅梅自從政府解禁之後我們已走過東南亞的幾個國家近兩年我們也各自回過大陸尋根而且梅梅早在1984年就利用暑假跟她的知心朋友許謙一同去過歐洲十幾個國家觀光但是我們一家四口人一同出國旅遊還真是第一次!


宏宏與思思心中有無比的興奮與好奇這時的思思已經從研究所畢業了剛在師範學院做講師剛結束暑期進修的<教育哲學>的進修課程宏宏正巧又失業在家我帶他們出門去看世界他們確實是開心的但是我的心理還是時時在為我們的移民是否成功去了溫哥華後一家人如何生活一直是我擔憂苦思積慮的重心所以心情上沒有孩子與梅梅那麼的輕鬆自在


當我們遊覽了澳洲東南岸一些景點之後,又回到了雪梨這時候事前已預先算准了正是我們要跟移民官在雪梨面談的時間我們請了一位幫我們翻譯的中國留學生準備一同跟進去請她代我們表述法官問我們的問題主要我擔心法官問起宏宏問題來怕他聽不懂用英語回答不出來讓法官以為他是聾子而讓我們移民加國的夢想泡了湯那不就前功盡棄了所以我特別花了錢請到一位專為幫助移民的翻譯人員為我們翻譯那知道那邊的移民官並不需要翻譯的人似乎也不在意宏宏的耳朵有沒有問題他翻翻我們提供的完整資料後問了幾句簡單的話就不再問下去了直接的ok


接著就讓我們去指定的醫院檢查身體我們依照著移民官的安排去做體檢!一天就都解決了我們似乎覺得移民原來是這麼簡單的事還真枉費了我的擔憂害得我一直睡不著覺呢!



追蹤與探險

 


當天我們一家留在雪梨面談旅行團團員們去了其他地方觀光尚沒有回來雪梨我們還有兩天的空白時間讓我們自由活動思思提議我們再一起去雪梨市中心逛逛吧但是我為移民要面談的事心堣@直吊著過關的問題多日來繃緊的心弦鬆弛不下來雖然現在一切似乎都通過了而我哪都不想去了情願留在旅店堨薿梅梅跟宏宏 思思 就熬不住了他們決定還要去探險!


第二天他們一大早就離開了他們走了很久很久到了傍晚都沒有回來我開始擔憂他們迷路了這怎麼辦我後悔沒盯著他們他們如果回不了旅店怎麼辦我開始緊張起來了一想起梅梅跟思思都是個東南西北分不清的人昨天梅梅她尤其還在我們去國立藝術館門前的草坪留影時竟然把自己的手提包給遺忘在草地上了等我們已經離開很遠了梅梅這才發現自己肩上的手提包沒背在肩上


天啦這下我緊張得魂都飛了思思的英語看來從未用過還只能紙上練練兵罷了她的英語能力還不夠應付這種突發事件或迷路的狀況的!;還好我們一直請翻譯的小姐陪著我們觀光的她立刻帶著我們回頭一步步追蹤到拍照的位子草地上甚麼也沒有那又該怎麼辦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她的護照跟美金都在堶惕r
進藝術館去問問看呀 " 宏宏立刻的反應


你在外面丟的跟藝術館有甚麼關係呢不可能早被人拿走了!"


別急別急我每次丟了東西最後都會找回來的放心讓我想想----


梅梅呀世界上沒有比你更糊塗的人了啊! " 我把全身的細胞都急活了她仍然是想不出辦法來!

 

天啦這下我緊張得魂都飛了思思的英語看來從未用過還只能紙上練練兵罷了她的英語能力還不夠應付這種突發事件或迷路的狀況的!;還好我們一直請翻譯的小姐陪著我們觀光的她立刻帶著我們回頭一步步追蹤到拍照的位子草地上甚麼也沒有那又該怎麼辦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她的護照跟美金都在堶惕r


進藝術館去問問看呀 " 宏宏立刻的反應 
你在外面丟的跟藝術館有甚麼關係呢不可能早被人拿走了!" 
別急別急我每次丟了東西最後都會找回來的放心讓我想想---- 
梅梅呀世界上沒有比你更糊塗的人了啊! " 我把全身的細胞都急活了她仍然是想不出辦法來
我們先進去藝術館問問守門口的人有沒有撿到我的包包吧? " 守門的警衛見我們一群人擁過來說起遺失包包的事,他說:


對不起我剛來值班沒有看到! "完了沒有護照梅梅一時就回不了臺灣了我的心情如何平靜得了呢
老爺子啊你身上有帶著我們住的旅店的電話嗎? " 
這還用說我一向出門都是這麼仔細的那像你這麼粗心大意! " 我立刻從我身上亮出了旅館有位址電話的名片以及我們住的房間號碼
你想幹甚麼? " 我擔心梅梅一拿到手明片又飛了抓著電話和房間號碼不放!
黃小姐我想麻煩你幫我們打個電話回旅館問問有沒有人撿到我的包包我包包媕雩茪]有旅館的電話的! "
我這就進藝術館堨h幫您們打! "
我跟您一起去打! " 思思這時自告奮勇的從我手中拿走號碼跟翻譯的黃小姐一起進了藝術館!而我的心情惡劣到了極點!


我看八成還是多此一舉拿走包包的人會是君子嗎? " 但是這也是唯一的期待奇跡的出現了我一時忍住先不開口了我們在館外等著,幾三對眼睛盯著藝術館的出口!腦子埵b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辦怎麼辦?......


她們像小鳥一樣的飛出了館口思思說:


找到了找到了! " 
真的啊在哪里在哪里? " 梅梅跟我異口同聲的問:

 
旅館堛漯A務員說他們接到藝術館遺失保管招領處 >的電話說有人撿到一個包包打開看到堶惘陵店的名片跟電話如確實有這個人就讓本人去領取吧所以通知旅店堛漱H告訴我們! " 思思一口氣的報告完了!


哇塞這個國家的人水平不低嘛! " 宏宏這時發出了他的感動
啊呀我們剛才怎麼就沒想到問問館埵釣S有遺失招領處
先別下定論包包堛漱憟騤簻金還在不在才重要! " 


我們急忙的來到招領處服務員經我們說明後進去提了一個黑色的鼓鼓的包包出來問:


是這個嗎? "
啊唷  是我的包包啊! " 梅梅此刻像見到自己的孩子被綁票後獲得釋放後般的欣喜即刻擁抱過去!
等等等等你包包堶惘酗偵簹F西? "
我堶惘頂O灣護照有旅行支票還有美金500! "
你的英文名字是什麼?..... " 


梅梅一一回答無誤 , 他們才讓梅梅抱回了自己的包包!

 

 

昨天的失包驚魂才退去此刻又一一的倒轉回來我正急得找不到有效的門路可求援的時候他們卻嘻嘻哈哈的回來了
 啊呀您們究竟去了哪里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思思興奮的向我報告說:


 我們玩得好開心喔宏宏真是膽子大耶他帶我們去坐Skystran繞雪梨一周呢
“ 您們怎麼敢坐Skytran, 萬一迷了路回不來了呢 我非常責怪他們的糊塗
“ 是呀起初我跟媽都不敢嘗試但是宏宏一點也不怕他說跟他走不會走丟的叫我們放心好了!
 結果呢您們迷路了是不是
 我們沒迷路您猜我們為什麼沒迷路
 還不是因為你會看英文嘛!
 我的英文不如宏宏的聰明呢 思思說得真誇張!
 我們坐Skytran 繞了雪梨一周我們還去參觀了水族館我們也到雪梨那座像貝殼般的標誌---國家音樂廳的外沿散步看夜景呢!……我們本來還準備去那座高塔上看夜景的太晚了怕您著急嘛我們就趕回來了!"


宏宏是怎麼認路的? 
 宏宏不會英文一樣可以認路呀
 荒謬不會英文!東南西北的怎麼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這還不簡單雪梨最高的建築就是那坐高塔嘛不管您走到哪里抬頭找高塔就不迷路了呀我們是從高塔下面出發的所以只要回到高塔就迷不了路了“ 這對思思來說這種體驗是有趣的


 那你們怎麼回來的!?
 我們走路回來的呀!
 你們怎麼認得回來的路
 我們去也是朝高塔方向走去的呀
好了好了既然回得来我还能说什麼呢?

 

 

此趟澳洲行我們到過地球最接近南極的墨爾本那堛漯躓藋S別的新鮮啊這樣一比聯想到臺北污濁的空氣就要讓人窒息了此地街道寬敞花木扶疏 綠蔭當道高聳的教堂媊謠n仍在為行人報時尤其在觀光的景點上看見那些有趣又感動人的小企鵝群們準時的一秒不差的從南極的海洋上漂流回歸到陸地上自己的窩穴堥茞ㄖZ或戀愛又或交配的動人大場面真是震撼了我們每個人的心田!


我們也品嘗到了中國人在澳洲開餐廳所烹調出來的南極大龍蝦的美味兒尚未走失其中國人特有的味道個個嘗在嘴都感到萬分的欣喜填補了我們不少出國後飲食況味的不足梅梅最先很有感覺的說:


 去年我參加師院畢業班旅行到日本的小琉球訪問考察那堛滲S殊教育時也嘗到過一人半隻烤龍蝦的大餐呢
  味道怎樣好吃嗎 宏宏也被好奇的開口了。
 難吃死了真是難以下嚥啊沒油、沒薑、沒醋的又沒醬油、麻油乾巴巴的一點口感都沒“。
 這堛瑰s蝦放了不少的作料呢! 
 其實就是要吃它的原味嘛 思思一向是個講求口味清淡的孩子而梅梅卻正相反此刻梅梅大發厥詞起來:
“ 從那次難吃的龍蝦大餐讓我開始研究起日本人的飲食習慣現在我已能看出日人的民族性來了呢


 民族性跟飲食又有什麼關係?!  梅梅有時總愛發出一些別人理解不來的話我瞪了她一眼要他閉嘴她卻不能見貌變色的收起話題繼續的跟同桌的人說:


 日本人在飲食上就是缺少了油缺少了口味不能讓人有落實的滿足與口感吃的食物、零食之類的東西吃起來總是空蕩蕩的不實在所以日人給人感覺總是顯出一種半饑餓的狀態心底不踏實所以下意識就要搶劫、侵略別人哪像我們中國人喜歡吃炒的、辣的、油的、口味重的吃完了什麼野心都沒有了。


所以中國人比較寬厚 、老實、愛好和平! ...... 梅梅怎麼有那麼多的謬論呢連吃龍蝦都不安份


我們在墨爾本時尤其住在48層高的大飯店面對整牆透明的大玻璃窗;往下一望美麗的夜景全收在眼底梅梅又出了餿主意要我們都躺在床上體會一下此時我們感覺地球似乎在以自我做圓心的旋轉著側頭就能看見整個墨爾本的繁華、寬廣、明亮的燈火、汽車、街道…..就像天上的銀河般盡收在我們的眼底似銀河堛瑪O光在我們的眼底在我們想像的世界媕R靜的流淌著這個主意的確令我們開心激動起來了宏宏這時候突然從床上跳起說


 我們來打個電話給我的師父曾叔叔吧看看他們一家人究竟去了澳洲的哪里? " 宏宏突然這麼提議著讓我萬感意外!


 什麼隔壁的曾老闆他們移民了澳洲 ?  我真的是孤陋寡聞了。


 是啊他們自從搬家之後就失去聯絡了後來我聽曾太太的一個好朋友說起他們一家人移民了澳洲但是他們住在澳洲哪個方向她不知道她朋友給了我他們澳洲的電話呢我這次出來帶著電話的我們來試試打打看吧 梅梅說完真的拿起了電話讓宏宏照著號碼打過去了嘿嘿竟然被他們母子懵到了。


 是曾公館曾媽媽嗎
 是的
 哈哈你猜猜我是誰呀 
 ----是覃宏覃宏是你你在哪里
 我們要移民加拿大了跟爸媽還有思思一起參加旅行團要到雪梨面談我們現在在墨爾本你們在哪 宏宏口齒倒是意外的清楚。
 你那兒是哪里呀怎麼沒聽說過呢從墨爾本到你們那兒有飛機嗎
 梅梅在旁邊一邊插嘴一邊打開手提包堛漲a圖出來尋找---阿德萊德
 很遠的啊還沒有飛機可達只能坐火車要五六個小時才能抵達呢
 我的天您們全家人哪里不好移民你們為甚麼要到那麼偏遠的地方呢你們都好嗎平平安安在國外習慣嗎?
 好好!都好國智申請到澳洲技術移民他喜歡到這地方來專心研究發展鐳射的技術這堿鴔獂雈進呢平平安安都上高中跟初中了呢平平現在長得比我們都高了呢!……. 
 這一通長途電話付了我不少的錢但打得倒是有點價值與意義讓我知道原來住在我家隔壁的曾老闆也移民了國外還能有如此的抱負與理想真是可敬可佩啊!
過去雖然大家一同住一個屋簷下各有各要掌握的人生方向與追求的不同生活的目標而錯失了互相認識深入交往的良機其實我對梅梅以及三個孩子也都認識得極其浮淺啊看來孩子是真的長大了!

 

我就這樣過了一生?! 

 


該做的該辦的手續與面談都通過了據亨利說大約再等一個月就能知道能不能移民加拿大?!


在期待的日子總讓我回想起自己一生的坎坷歲月不勝噓稀起來,事業上一生的不順心加上諸多的夢想都未能實現我的人生卻已經走到了退休的年齡心情上始終不能開懷正直、孤傲加上憤世嫉俗的個性不喜歡人群不善交際應酬幾十年都無法放飛自我去實現自我幾乎讓我虛度了此生啊唯有寄以未來的移民生活能夠彌補一點我走在人生之路上的諸多缺憾。


1930我出生於安徽懷甯的一個小康農家兄弟姊妹共有八人我有一個大哥比我大十來歲我有五個姐姐一個妹妹大姐早故二姐一家留在大陸家父在1947年病故後家道益困家人的生活均賴大哥維持!


自小我就多愁善感有時被母親打了兩下子又覺得非常傷心總認定自己不是她親生的所以經常在外徘徊不回家一直等到天黑了肚子也餓了氣也消了才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去可想而知更會招到皮肉之苦了!


抗戰期間我們一家人有時住在南京城有時又會住在江寧縣朱門鎮的鄉間又有時遷回安慶的老家去所以學習是時斷時續的大致說來我比較喜歡自己的老家風景優美人品忠厚我們的家幾乎都是靠不識字卻能出口成章又有經濟頭腦的母親按時下田收租來維持一家的溫飽我們安徽有句土話:


  覃家媳婦個賽個覃家的女兒破落貨 " 


 從這句土話來看我媽確實我媽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放大了小腳的覃家媳婦十歲不到就做了覃家的童養媳接觸過上下五六代的親人聽來了無數的故事與傳說父親雖然上過江南大學堂解放前稱---中央大學解放後稱---南京大學 ! ) 記憶他總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


我們原是安徽懷寧人怎麼會到南京江寧縣的朱門鎮來落腳的呢說來可就淵遠流長啦小時候經常喜歡聽母親說故事尤其我喜歡聽我們的祖先是如何如何到朱門鎮來落腳的故事長大後讀歷史讀到<紅楊之亂的歷史我才真正瞭解了時代的背景;與自己的家族源流較準確概念是這樣的-----

抱歉有關歷史部份可網上自行查詢恕我不在此重複 )


正是曾國蕃與弟曾國荃平定太平天國這個時候因為戰亂貧困乾旱無法再在鄉下繼續生存下去,一個安徽懷寧人曾一心想過點好日子參與過洪義軍的壯年鄉巴佬當他夢想破滅後一路行乞逃至南京城來進入了南京城目睹了這場慘不忍睹的怪現象整個南京城竟空無一人他絕望又抱以希望的走到江寧縣的朱門鎮來看得出來這原是一片朱門酒肉臭的大戶人家的富豪之地也幾乎都焚燒成一片廢墟幾十堥咧茪ㄗㄙ仄已是一個倦鳥都不敢歸林的地方。


 他尤其眼見所有的農田早已荒蕪雜草叢生沒人問津這時候他打定主意自己就在此落腳下來獨自開闢一片荒涼的朱門逐漸的在那塊荒蕪了的田地上長髮出了生機但是靠他一個人耕種這塊廣大土地是多麼艱辛呢


他需要幫手他得請佃戶來幫忙墾荒於是他又走回懷寧鄉下把正在垂死邊沿掙扎的親人們與鄰里們都一一遷引來了朱門就這樣一大家族才真正開始落戶朱門存活了下來!

 
那麼這個牽引帶領整個家族遷移到朱門來的鄉巴佬是誰呢?


就是我父親的曾祖父


我的曾祖父的父親生命力相當的強韌雖然沒讀過書面對這樣的一個戰亂幾乎無處能安生立命且餓孚載道的大環境之下一樣有冷靜的頭腦一樣懂得生存之道。 
這就是我今日歸不得安徽老家之故啊而今朱門除了還有一個較親的堂嫂一家人在朱門那塊土地上延續著覃家命脈之外親鄰人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父親和祖先們的一塚塚黃土失落的守候在那片田野之中。


這種人世的滄桑都因為抗日戰爭勝利後家道已蕭條父親不幸於1947年病故

 

 

 

我一生中的兩件大事

 

抗戰勝利後家道蕭條父親不幸於1947年病故臨終前一再的說世界局勢不好要我們趁早移往南方。
1948三姐首先前往廣州去做護士四姐五姐遠到臺灣不久目不識丁的母親勇敢的帶著我和妹妹往廣州去尋三姐不出數月湖廣吃緊此時與大哥巧遇於廣州隨於1949年六月來台。


來台不久家媗傰璆虷a的錢已經所剩無幾全家人只好獨自謀生我就在那年到軍中任少尉通訊員之職, 1950我考大學未被錄取次年我考上臺灣大學法學院的商學系四年的大學生活都是在半工半讀的忙碌生活中度過的。


雖然畢業了但是入學不久就發現自己對商極不感興趣對物理或機械方面卻有著迫切的嚮往然而當初想轉系未成只好擠出一些時間私自去研究物理數學和解析幾何以及深奧的微積分了。

 
或許是當年的工作、學業、加上業餘的專研生活的失調加上營養的不良引發我得神精衰弱症的原因之一吧因這個原因讓我後來的生命受到極大的苦痛與障礙那時的我實在是太窮太忙了。


在臺灣大學的四年中有兩件事情是值得提一提的:


第一1953年春天我設計了一種單手打字機每一鍵可以打四個符號他的優點是輕便便宜 , 打字姿態舒適後來經我的一個學長那君他也是讓我獲得機械知識的老師請他幫我繪製成機械圖樣預備到美國去申請專利猶記得我們把這個圖樣繪製好的那天我們曾以一美餐和一場電影來酬勞自己並且我們開始計畫如何申請專利等賣出專利後又如何運用這些錢來繼續的研究下去?!

 
後來發現事情並不是如自己想像般的順利主要是我們一點經濟基礎都沒有要到國外申請專利首先專利費就要美金30核准也要繳30還要委託代理的人代為申請這個費用最少也要美金500元以上這個希望竟然被欠缺美金給從此截斷了。


第二件事也是我生命中最重大的一件事了!


1953年是我在上大三的時候我已苦苦研究了兩年才完成的一篇數學論文是以幾何綿量觀念推出一組更具普遍妥當性的方程式, ( 綿量這一詞是我個人推理後自設出的一種計算多度空間的方法 ) 他們能解釋不足式能確定” 0    00  之值它們不是數學的一支 , 而是整個科學的新基石我也請那君譯成英文然後投到美國的學術團體,以及名家雜誌去結果他們因著<看不懂>的理由遭到了與單手打字機同一個命運-----遺棄了我的智慧與發現。


對於這篇論文我是抱以最崇高的希望的我從不以它為乞求金錢的對象或因它能獲得什麼聲譽上的稱譽又或作為靠它得到任何進取的機會的工具但我要人們知道---人類的知識進展到一個新階段我們應該到新園地堨h工作。


而這個世界似乎唾棄了它我雖深信它的價值當年卻已經無能為力了!


大學畢業後帶著完全消沉且失落的心情回到我的本業整天做著扼殺興趣的會計工作每天要打在大學堭q未學過的算盤計算出來的都不是屬於我想我能擁有的數字因此我沒有工作的效率工作起來既緊張又緩慢成了主管眼中的低能兒我認為要我一輩子操作這些無聊的數字算不出人類智慧有多少的工作必然讓我的意志消沉下去從此我患了嚴重的失眠症一振不起……


首先要清除我的失眠症我必須找一項工作待遇較優而又便於研究的工作我並不希望自己成為什麼樣的偉人我相信只要能保持不斷的學習並能浸淫在學術研究的範疇中我才能找回我自已!


從此我的個性孤僻又古怪起來失眠得越來越嚴重這時候公司新進了一位員工--藍天他跟我同住在緊隔壁的員工宿舍我一向很少跟同事們閒聊一向是獨來獨往的不喜歡主動交朋友尤其得了失眠症之後我更加的自卑又自閉起來時時緊張小心怕得罪朋友更怕得罪上司和同事所以我工作的日子過得很緊張到了晚上都很不容易放鬆下來因此越加的把自己的生活封閉了起來。

 

生命的微笑

 

 
自從藍天住在我隔壁之後我的生活開始有了轉變藍天是一個非常活耀且懂得生活情趣又懂得交朋友的年輕人他知道我經常失眠對人生失去了動力與活力後他常主動來敲我的門並把宿舍堛熙璅首~都聚集到我的房間來不是打打橋牌就拱拱豬不然大家就是吹吹牛,擺擺龍門陣有時一起出去逛夜市、吃宵夜到了星期例假日藍天更是拉我去爬附近的山不然就邀我打打乒乓或看場電影他的出現讓我的生活開始忙碌又有了生機生命不再感覺頹廢心情也就不再感傷了。


沒想到藍天的家也住在高雄我過年準備回高雄到我五姐家過年並看望我老媽所以藍天跟我同行買了坐南下的硬座慢車票過年其間的擁擠如同逃難般的擠上了火車一路上有藍天一起談天說地到也沒感覺到寂寞沒想到這老爺般的慢火車從早上七點出發一直到晚上十一點半才抵達高雄這已近大年夜了鞭炮聲響徹了高雄的火車站而發現去五姐家已沒有了公車藍天說:


 ”別回你姐家了就先來我家過年吧! 我只好照著他的意思跟他去趕最後一班的到前鎮的公共汽車回藍天的家。

 
就這樣我做了藍天家人的過年客人藍伯伯和藍伯母燒了一桌子的年菜等著我們的歸來桌上的龍鳳配雞湯都熱了又熱好幾回了我真沒想到的是藍天還有一個在幼稚園教書的妹妹---藍梅一個還在上軍校的弟弟----藍星。

 
一走進藍天的家門感受到藍家人的熱情與溫暖彷佛拾回了長久以來失去<>的那份溫情我尤其難忘藍天妹妹跟我初次見面時流露出來的那張生命微笑的臉她那小小酒窩兒塈浀繨侉﹞F幸福的蜜糖她純真且動人的笑容似乎喚醒了我沉睡已久的青春與活力在我久旱乾沽了的心田堭o到了春雨般的滋潤我的心靈即刻蘇醒過來在歌唱了


從此她的微笑深印在我腦海珍藏在我的心窩兒抹不去也揮不走了!

一生的貴人

 

 

就這樣我把這朶<生命的微笑>帶回了臺北我們開始了魚雁的往返。


回臺北後記得我給梅梅的第一封信是我用精細的手工為她設計了一棟純白色的小花園洋房做好後將它裝進一個餅乾桶當包裹寄給了梅梅這也是我孤獨寂寞時喜歡自娛的一種嗜好沒想到我竟然有機會用這個絕活來向一位我喜歡的女孩兒表達我對他的真心誠意。


但是我們從書信的往返中,似乎很快的就得到了對方愛的迴響這份愛似乎得來沒費多少工夫似的我心中開始起了疑惑我是一個窮光蛋我是一個沒有前途的小公務員梅梅可是藍伯父母的掌上明珠梅梅的微笑 純真無染的稚氣在在令我感到氣短加上長期的失眠我已是個得了神經衰弱症的人啊!


內心的自卑感欠缺自信讓我不相信我自己會有這種福氣而梅梅確實是個樂觀積極又善良的好女孩兒可想而知追他的男孩一定不在少數而我是這樣一無條件的人心理已有缺憾的人怎可能打動得了她的芳心呢


然而她跟他哥哥藍天都屬於樂天的個性他們家人健康、善良、誠懇待人且相當的隨和做人更是寬厚自從他們兄妹知道我患有神經衰弱的失眠痛苦傾聽到我在坎坷歲月中成長的歷程又看到我過去曾研究過的兩項獨特研究之後他們不但沒有遠離我摒棄我反而一直鼓勵我上進梅梅跟他的父母兄弟竟然對我都如此的寬容又愛護倍至!

 
我與梅梅經過了兩年的書信往返感情上已打下了扎實的基礎我終於誠慌誠恐的向她求婚了。

 
當我與梅梅訂婚之後工作設法調到了高雄然而新工作仍舊給了我莫大的壓力與挑戰我又開始不協調的在為人際關係的周旋而受到了折磨使得自己的精神時時又緊繃起來等到一回到梅梅的家我就像一條死魚一般躺在她家的沙發上了梅梅的母親見我精神如此的不繼帶我去看中醫親自為我煎熬湯藥希望我的精神能重新振作起來而梅梅對我的包容與耐心等待讓我嘗到了愛情力量的驚人所以在我心最落魄潦倒生命無依無靠的時候是梅梅和她的一家人對我的關愛終於讓我擁有了一個--藍天他是我一生的貴人梅梅的父母卻成了我的再生父母!


我始終感到梅梅嫁給我是委屈的但是她一點也不在乎不氣餒如今三十年都過去了他始終保有一顆純然的心來經營維護著這個家庭懂得逆來順受的道理我們生有三個孩子兩男一女她這些年因我個性上的扭曲受盡了委屈我尤其總抱著負面的憤世忌俗之心態去怪罪著這個時代容不得眼睛埵酗@粒的沙子存在我總在意整個社會的陰暗面所以我總在黑暗堿搕ㄗㄥ坏往往梅梅和孩子以及工作的夥伴們很難從我口中得到溫暖那是因我總是習慣找世間的陰暗面去批判人與事情。


我的悲觀主義給了梅梅精神上的諸多折磨以及她對我凡事的包容與忍讓有時心中產生出一種難以言宣的愧疚感促使我這些年來一直想回報她對我的愛與信心更想有朝一日能實現當年我為她設計的夢想----給她一棟安適高雅的花園洋房以及真正能為她安排一個恬適又安逸的晚年生活!


今日既然有這個移民的機會我們也先到溫哥華去觀光與小住了一些時日我們對溫哥華的人文、地理、環境感到相當的滿意尤其是加國的人看來既單純又不複雜我想我此生的生命追求與一生的嚮往能夠實現的話我也心滿意足了吧


我的生命看來雖坎坷卻讓我在坎坷的晚年又能遇到貴人的相助,創建了新的希望倒是此生奇跡中的奇跡啊

 

 

提不起放不下的包袱

 

這些年最讓我感到不能抒懷的是因為我們生了一個宏宏這樣的兒子他成了我們此生的負擔我心中的隱憂是一輩子抹不掉的我不能把他獨自流放在臺灣讓他自生自滅而只帶著女兒去移民我相信梅梅的心婺穨琲熒Q法是一樣無奈的我每次為了憂慮宏宏的未來在梅梅面前表現出來的總是那麼的偏激又極度的情緒化總會顯露出極端的不安情緒不知怎的我發現她們母子的那些糊塗想法 愚蠢的行為無知的信念讓我在在激動令我發毛
好了現在不出幾個月我們就會遠離臺灣到一個人世間最適合人類居住的溫哥華去生活了臺灣這塊狹小卻擁擠的島嶼養了我們幾十年我對臺灣有一份深厚的感恩之情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已紮根在臺灣的人對我們生命內媮蘌繭菄漕漸鷐~患意識以及為何無法在這塊島嶼上產生真正的歸屬感總存有一種鄉愁及無奈感是很難化開來讓大家理解的畢竟我們的心一直到現在仍是漂浮的而我的根究竟該落實在哪里呢
自從大陸開放以來我也回過朱門的老家了而安徽老家卻因為田地已變賣那失去的田園與完全疏離又陌生的親人,均讓我近鄉情怯欠缺能量與動力再回老家去重建一個家園今日我提起勇氣離開臺灣移民加國是英明的抉擇呢還是走錯一步失之千里了呢我實在難以回答也很難想像未來的命運了就走一步是一步吧!
沒想到通知很快就下來了打開一看吃驚的是我的體檢竟然沒有通過倒是我日夜擔心的宏宏他剛出生下來曾得過肺炎而竟然都順利的過了體檢這一關唯有我反出了問題檢驗報告上說我的肺部有陰影需要複檢這一驚非同小可啊我因胃病五年前曾切割了三分之二的胃他們到是沒注意到卻偏偏看上了我的肺!? 我緊張得幾乎失眠症又犯了我趕快去他們指定的臺北耕莘醫院進行復查醫生詳細的幫我照了各角度的X光片醫生看了說:
覃先生您的那兩塊陰影早已經鈣化了不打緊的放心吧我這才松了一口氣回家去等移民局的移民核准通知了!

精打細算賣房子

 

我們的移民終於獲准了!

 

下一步該是我要為我們移民後的生活與經濟問題精打細算了我們雖然買了幾間房子在出租卻是用租金來付的房屋貸款如果要賣掉所有的房子必須先還了所有的貸款那我們所賺得的錢總共也不過只有四五百萬元台幣了如用這個數字到溫哥華去買一棟住家的花園洋房免強可行但是我們在海外僅靠梅梅跟我的壹點退休金過日子生活必然就堪慮了而我們雖還有塊買了二十多年賣不出去的山坡地一直仍在禁建中不可能賣個好價錢我與梅梅討論的結果只有也賣掉我們目前的居家房子才能在溫哥華立足梅梅倒沒跟我唱反調因為她認為既然移民了好馬就該不吃回頭草留著這個房子反而會添增兩頭牽掛的麻煩賣就賣了吧!

 
於是我與梅梅分頭合作我開始找仲介公司賣我置產的那幾棟公寓房子


梅梅跟思思她們兩決定用心的來自售這個已住了十五年的四樓公寓不準備假手給仲介賣了這樣可以省去仲介費!


母女倆開始用她們的智慧和藝術審美的眼光重新用心的佈置起這個家來她們母女開始學加國人的家居佈置西方畫報堛漪麗樣品屋般的精心佈置這樣的一間四房兩廳四十來坪的四樓公寓坐落在景美區屬文化社區我起初堅持開價650但看的人多有心問價的人少梅梅決定要重新來過將房屋重新開價800準備以高價賣出我吃驚不小梅梅簡直是獅子大開口了, 650萬都無人有意怎可能?.....我準備再降價看看有沒有人買梅梅開價800萬賣出瘋了怎麼可能賣得掉呢我一直滴咕他們母女但是梅梅說:


 就因為是高檔的買賣,有能力的人和有心人才會上門呢我對這母女倆的堅持使我很不以為然只是這回梅梅反應比較快了她限定看房子的時間凡來看房子的人都留下了電話等看房子告一段落之後梅梅用電話一個個拜訪他們一開頭就問他們學不學佛如果學佛就鼓勵他再考慮看看她尤其補充介紹我們的樓頂給學佛的人做靈修的道場會特別的適合我奇怪的說:

 賣房子就賣房子跟學不學佛有什麼關係


 有關係很有關係的呢我直覺我的家最適合賣給學佛的人!看誰跟我的房子能結緣這個道場等於是免費贈送的!" 


 嘿嘿梅梅這一招還真靈!學佛的人果真露面了!最終以不算低的770萬賣掉了---我們的家


母女私自買賣能賣到這個價錢還真出乎我預料之外啊打聽買主竟然是一個學佛的年輕茶農是他看中了我們家樓頂的那片晨起的陽光與夜晚的清靜能數天上星星的能場啊更讓人費解的是梅梅說:


怎麼那麼奇怪我打了幾十通電話每家都有印象就是這個年輕茶農我完全沒有記憶他的電話怎麼會留在我的電話冊子堛漫O?


而我更是花了不少的心力去賣房子但過程並不順利原因是房子賣了還得讓原住者搬家說實在的自從買了這幾棟房子給我帶來不少的累贅呀每棟都要貼出租廣告找好房客這就很辛苦了加上租到好房客沒話說一不留心租給了有問題的房客趕都趕不走啊可以想像我退休以後這幾年可有得麻煩的了,有的合約正好到期就沒話說自然也沒問題現在要請未到租約期滿前就要他們另找房子搬家麻煩就來了!有的不肯搬家我無可奈何得幫他們找房子還得送上一筆不小的搬家費算賠償他們的損失


其中有一家我每次去收房租的時候只見兩個小女孩在家埵菑v煮飯吃總見不到他們的父母桌上的菜再簡單不過了每每想起自己年輕時候的苦日子讓我看了好不心酸我不但沒收他們的房租我還留了幾百元給他們沒想到這次我請他們搬家他們就是不搬他們的父親竟然出面開口要我付五萬塊的搬家費我無可奈何的苦笑丟下五萬塊就跑而他們一點沒有不好意思的收下到反而讓我很難為情我的付出!


房子都變賣了就這樣我與梅梅打算再去溫哥華買房子請亨利帶我們看房子買房子當初梅梅開了許多找新家的條件----


1. 希望住的地點是屬於一個有文化及品味的社區
2. 交通方便有公車可以直達溫哥華市區
3. 方便購物也方便騎自行車
4. 房子要買坐北朝南的房子
5. 要買有美麗的庭院以及是獨門獨院的房子
6. 最好能有看山看水的景觀
7. 要跟老友住得不算遠
--------
這些條件開出來後我們就傳真到溫哥華接著我與梅梅去溫哥華買房子了!


看溫哥華的房子的確是件極享受的事情啊家家花木扶疏有修剪得多樣式的藝術庭院精緻的家庭佈置在在的呈現出加國人的生活品味是屬於具有高尚審美觀的人我看到那些美麗屋,心奡N極舒服沒有不愛的道理尤其想起當年我送給梅梅的那棟有欄杆的小花園洋房現在看來這個夢想馬上就要實現了可是我們看重了的想買下來的又往往都超出了我們經濟計畫的範圍當我們有點失望想去其他地區去看房子的時候亨利的父親斬金截鐵的說:


“我們中國人要住就要住在Richmomd(列治文)他又稱富貴門它是屬於大溫哥華南邊的一個衛星城市只有這城市是最適合中國人居住的地方交通方便地勢平坦如棋盤中國餐館林立能買到中國人吃的各種食品與菜蔬再方便不過了您們要去西區 西溫買房子那是貴族們住的地方您們想住本那比那堛爾羺狐爭C低的不好走,開車更是危險呢!.......


正說著說著的時候亨利跟我們提起有一棟房子較合乎梅梅開出的條件 ,價錢也算出奇的便宜要不要去看看呢?


我們當然願意去看看的於是亨利開車帶我們來到離他家不遠的地方當我們看見這一棟如草莓顏色的房子眼睛一亮寬敞的房子前有寬闊的草坪房屋前後都有修剪得極夠水平的花草樹木尤其門前的一棵迎客松配有白色的欄杆的陽臺真的吸引了我們亨利說:


 您們喜歡嗎不過我要誠實的告訴您們這棟房子有十七年歷史本來值四十多萬的,( 合當初的九百萬台幣因為他曾被火燒過所以現在才賣34如果您們不介意就可以買現在都已全部修復了先進去看看吧!


這是加拿大人誠實勿欺的象徵代表我很感動亨利是這樣誠實的跟我們做生意我們進去一看堶悸漁瑽膝翱O我們理想的設備只是有的地方的色彩還需要重新粉刷有的欄杆需要加強但我與梅梅都相當的滿意,真無二話說我們決定買下了我們開價31萬買下請亨利幫我們去出價吧!


就這樣我們出31萬加幣買到了這個---!


這些有關移民的瑣瑣碎碎的事情對我來說都是我們要通過的道道關口現在都順理成章我們準備回去搬家移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