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世仁說自己


我成長在一個很真實的農村堙A一九五○年代的臺灣跟古代沒什麼不同。晚上八
點鐘以後不可以點油燈,就用報紙作成小袋子,把螢火蟲放在堶情A上廁所靠著這點
亮光,才不會害怕;六歲時跟著親戚到山上打獵,知道怎麼用削尖的竹子刺野兔;每
天到井邊打水,就是在這樣一個純粹的農業社會長大。

進入社會後我從基層的工程師開始做起,二十四歲時當上廠長,記得第一次應徵
工廠作業員,因為不熟悉工廠作業情形,還問來應徵的人上班時間和管理的問題,其
實回想起來有點好笑。我二十五歲就出任金寶公司總經理,二十六歲因為職務關係,
要到國外去推廣訪問,已經去過四十三個國家。
我認為自己比別人幸運的不是財富,而是累積了很多生命的歷練。因為這些歷練
所充實的生命,才是最寶貴的資產。

五十歲以後,我決定不再作生意人,過去做生意時接觸到的人。都跟電子科技業
脫不了干係,開始寫書以後,不但接觸了各行各業、各種年齡層、各式各樣的人,自
己的視野也變得益發寬廣。

我覺得自己是一個相當幸運的人,一個農業時代出來的孩子,要適應工業社會,
現在還要適應網路社會,等於親身見證了三個時代,許多跟我同輩的人並不適應這樣
的轉變,我不但甘之如飴,還因為自己可以做更多樣化的選擇,覺得自己實在幸運得
不得了;你想想看,我高興的時候可以到鄉下住兩天,或到城市唱唱KTV、泡泡P
UB,不想見人就回家上網,完全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

我在生活上是個隨遇而安的人,雖然一年有三百天以上住在各種不同的旅館,卻
在什麼地方都可以睡得著覺,飲食方面除了比較喜歡喝健怡可口可樂外,我是完全不
挑嘴的。

雖然在生活上隨和,但在工作上我是很有使命感,該做的事絕對會傾全力完成,
我覺得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境,養成了我不急躁的個性。雖然每天的
行程都很緊湊,在別人眼堿搯_來似乎很忙,我卻覺得自己挺悠閒的,一天總會空出
三、四個小時閱讀,這麼讀下來,一年總可以讀個三百本書,雖然寫書速度不如人家
,讀書的速度卻絕不落於人後。

我是個改變很快的人,部下朋友常會抱怨,說他們要適應我這個經常在變的習慣
,但我認為自己並不是善變,而是因為經常在思考,有思考就會有新的觀念,進而推
翻自己的既有觀念,最後產生改變的行動,所謂「朝令夕改」對我來說可能還不適用
,如果發現錯誤的話,就算「朝令朝改」也是應該的,因為從事電子業久了,很自然
訓練成「決策錯誤頂多再改,決策緩慢卻會導致滅亡」的思考模式,更加強了我勇於
改變的習性。

身為基督徒,我相信生命是出現在舞臺的那一刻,死亡與黑暗則是在生命背後襯
托光彩的佈景,每個人在生命舞臺都會扮演不同的角色,盡力把這個角色做好,就是
最精彩的演出。

 

採訪 / 賴純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