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特殊教育中心』是救星

梁望惠

梁望惠女士小檔案

台大心理系畢業。曾隨夫(王榮德先生)攜子赴美深造,除了為相夫教子而忙碌之外,並在臺灣神學院兼課,自己仍時時不忘求知,更謙卑的為上帝傳福音,把愛心廣布在她身邊的人和事。筆者受到她夫婦的鼓勵與支持,已成為筆者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良師益友了。現在已修完神學博士, 在神學院教書. 大兒子王道一是作者的高足, 臺大資優跳級學生, 現於美國作研究工作; 二兒子王道仁已成為傑出的牧師

 

我最喜歡的是『探索篇』,從『探索篇』婸{識到宏宏的母親--藍梅,我覺得她是一位絕妙人物。

對於同一件事情,她總是有『另一種』看法,而她的看法又具有包容性,不排斥他人的見解,這也正可反映出作者本人寬闊的胸襟。

但是對於抽煙和乳頭教育這個關係,我有不同的看法。

作者所要強調的是不要一味苛責年輕的孩子抽煙,要去探討它的根源,可能它是起因于嬰兒時期吸吮的需要未獲滿足所致。這種看法和精神分析學鼻祖弗洛依德的理論不謀而合。

但是,弗氏理論既不能求證,也無法反駁,已為多數心是學家所放棄。作者認為強調乳頭教育,或許能提醒將要做媽媽的,不要忽略嬰兒吸吮的需要。如能因而減低孩子將來抽煙的可能性,則幸甚,就是要照顧到學習上有特殊困難的學生,我認為宏宏的問題,主要肇因於重聽。

雖然他的聽覺障礙不是十分嚴重,但是,很明顯的已經影響到了的學習和人際關係,並進而影響到人格的成長。

宏宏的母親雖然也給他買了助聽器,但是他似乎用『不習慣』就把它丟置一旁,母親也沒有再 進一步去探討問題、解決困難,就任其發展下去。在競爭十分激烈的學校與社會中,宏宏當然吃了虧。如果能夠恰當地衡量他的困難,給與特殊的幫助,或能減少宏宏適應上的障礙。

我很高興『師大』已經成立『特殊教育中心』,來為有特殊學習障礙的學生和家長服務。

但需要家長和老師通力合作,才能為有特別需要的孩子尋著一條適合他走的路。

宏宏的未來是大家所關心的,爸爸對他的否定,媽媽的肯定,背後都是殷殷的期望。

宏宏不一定會像他爸爸所認為的一無所成,但也不一定會像母親所想的,像愛迪生一樣流名千古。但是,他總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來,他需要的是適切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