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我的兩點看法

王榮德

王榮德先生小檔案

哈佛大學職業醫學博士。目前在台大醫學院公共衛生研究所執教,從事職業病與環境疾病研究及防治工作,並在《健康世界雜誌》,負責(公害與疾病)之專欄。

 

這是一篇有趣而又發人深省的小說;我願從醫生的角度來看『傳統篇』埵傢鰤楛d的問題,我要分兩方面來談。

首先,我要提的是傳統對於生產與育兒的禁忌。

在過去醫藥衛生尚未發達,產婦在生產時受到感染而得產褥熱的比例相當高,而當時,抗生素的使用也不普遍,於是許多產婦因產褥熱而死亡,初生兒也常被傳染而夭折。

但是,一般人不知道產婦與初生兒死亡的真正原因,只知道生孩子是一件危險的事,只要有人死亡,大家就把它跟許多原無關係的事物扯在一起,主要的目的是超吉避凶;傳統上的種種禁忌,就是這樣產生的。

現今的時代,醫生們已經懂得使用抗生素來對付產褥熱,生孩子死亡的人大大減低,但是大家對死亡的險影仍然存在,能夠不做的事還是不做的好,所以禁忌尚未完全除去。

我們應該仔細考究禁忌背後的原因和道理,如屬不必要的恐懼,則不必管它;如果是有理由的顧慮,只要能夠把握住衛生的前景,也不是那麼可怕的。

其次,我要談的是宏宏剛出生不久所得的病。宏宏當時白血球突然升高,表示了體內確實受到細菌或毒素的感染。

如果,這個感染是從母親身上長的癤子來的,宏宏當時身上也應該長癤子。或者另外有其他病源同在已無法判斷。

對付這種感染, 醫生主要的治療方法,就是使用抗生素。

當年常用的抗生素,主是注射盤尼西林,或是注射鏈黴素,盤尼西林有時會引起過敏反應,有些醫生不敢使用。至於鏈黴素,它的副作用就是會破壞腎臟及聽覺神經。

宏宏的重聽,很有可能就是使用鏈黴素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