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留言傳情意; 此情可待成追憶

知音留言輯

Name: 郝晴 (Homepage)

Country: 溫哥華

Date: Sun Aug 10 23:33:38 2003

Comment: 我終於讀完了<宏宏的甩竿> 這裡面有許多的教育觀念非常的新穎; 好比<點畫教育> 是我們一般教育工作者所不了解又忽略的;還有 <奶頭教育 >更是讓年輕的父母們要特別關注的. 我好高興能讀到這部小說; 同時讓我更加了解作者談衛那老師的思想與教?

 

Name: 王愛真 (Homepage)

Country: 加拿大

Date: Sun Aug 10 23:22:35 2003

Comment: 當我看了你寫的<鳥瞰加拿大教育> 之後我非常的驚訝你怎麼能夠將加拿大的教育育認識這麼清楚? 我再加拿大三時年了你看到的老人教育 幼稚教育 大學教育 中文教育都非常貼切又傳神我已介紹移民的朋友來讀

 

Name: Venus天空 (Homepage)

Country: 加拿大

Date: Sun Aug 10 23:12:51 2003

Comment: 陸神父雖然是天主教神父; 但是他筆下的馬賽爾是我們一般人需要的生活哲學; 尤對人生 死的 探討是人人都渴望的, 又逃避的問題; 我個人認為透過陸神父具有文學修養與文學氣質的筆觸將 馬氏的存在思想與精神詮釋得人人能看得懂又生活化將我們一起帶往

 

Name: 笨小熊 (Homepage)

Country: 杭州

Date: Thu Jul 31 12:53:08 2003

Comment: 笨小熊 說: 我並不能好好看陸神父的文章, 他的內容j我感覺宗教意識太濃了, 是不是文章不該一面倒, 只寫一方的 , 該各方都寫, 由孩子自己決定自己的宗教... 嗯.....現在這些宗教書該改改版了, 很多觀念說話要 能貼進年青人的心.....

 

Name: 談衛那 (Homepage)

Country: 加拿大

Date: Tue Jul 29 13:22:51 2003

Comment: 今夜我重回到我的心靈的故鄉; 那裡有一群武陵人仍活在一個詩的意境裡; 沒有被世俗的塵埃所污濁; 沒有銅臭味; 沒有股票的氣息; 這群人的生命是真善美的象徵; 我榮幸的與他們相會了在文字與咖啡對話的聊天室裡我邂逅了這群武陵人

Name: 墨上塵 (Homepage)

Country: 台灣

Date: Sat Jul 26 09:59:52 2003

Comment: 那方 您好....... 那日在 文字與咖啡對談 的相遇 開啟了您我的相識之緣 與您對談當中老是忘了您的年齡 真難想像呵~ 只覺得您有顆 真誠 年輕的心 讓我在不知不覺中 深深被您的真心感動.........

Name: 問言 (Homepage)

Country: 台灣

Date: Mon Jul 21 12:56:38 2003

Comment: 網址見了你與張靜的訪談~<一曲相思萬里情>讓我動容...呵呵...竟然感動想哭ㄋ..什麼時候變成愛哭胞了..我也離線去做些事你也休息吧!來日方長多的是時候與你交談..只是我離教育界好多年了ㄋ..改日再敘

Name: 開心 (Homepage)

Country: 台北

Date: Sat Jul 19 21:10:19 2003

Comment: 開心 說: C.的單元中的 <我們從校長的角度來談教育>一文中Venus說的幾位校長真的刻劃得非常傳神真切又令我感動;我很佩服哦! 老當益壯呀 ! 尤其我覺得那晚我與Venus的徹夜溝通交流確實很有意義,覺得很有啟發又很親切那方! 謝謝您

Name: 那方 (Homepage)

Country: 加拿大 Date: Sat Jul 19 19:38:12 2003

Comment: 1. 您看過人間四月天雨橘子紅了這兩部連續劇嗎? 2. 您對劇中人有何獨特的感受? 3. 您從其他角度看此兩劇; 您有與筆者不同的想法嗎? 請您發表您的觀後感

Name: 老友記 (Homepage)

Country: 加拿大

Date: Sat Jul 19 18:59:50 2003

Comment: 回建勤的感言已加入知音回響中請查收 我一直無法在此回信試了好多次了

 

Name: 天涯 (Homepage)

Country: 中國

Date: Sat Jul 19 18:23:16 2003

Comment: 看了陽光與Venus敘述的馬國教育讓我們能有很多的感觸 真沒想到馬來西亞有這樣一位有心的幼稚園老師既有中國文化又有內涵與思想真是值得推崇又感動希望有更多人給她鼓勵讓我們能了解一些馬國今日片面的根的教育與幼教縮影 ; 陽光我們支持你

Name: 熊建勤 (Homepage)

Country: Taiwan

Date: Fri Jul 18 15:56:27 2003

Comment: 衛那:我很佩服妳,這是我藉著兒子的手第一次上網,真新鮮!妳的作品太豐富了,這就是妳的人生.希望在最近的將來能到溫哥華去探訪妳們,請先向鐵牛,忠英一家及學常還有所有家人問好! 維翰說我初次上網太緊張,已不知所云,且待下回再敘吧!

 

Name: 苑苑 (Homepage)

Country: 台灣

Date: Thu Jul 10 08:17:14 2003

Comment: 陸神父: 您好! 德日進神父從小喜歡石頭; 我個人也喜歡石頭; 他成了大師; 我卻什麼也不是; 不過雖如此我仍是喜愛石頭, 走到哪裡都要撿石頭 我對文中的一句話不太明白; 什麼是度整合生活的證人? 是否請您解釋一下? 謝謝您!

 

咖啡媽咪: 你好! 很想念你!

謝謝你寄來的兩次稿件都已收到, 我真抱歉我將原詩稿整理後要印給洛夫, 沒想到一不留心當機全毀了; 我只將對話部分修改後分成兩半, 傳給洛夫與亞弦看了, 洛夫特別問起你; 我只能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這次你傳來的詩稿好像少了你的作品; 能否將你的詩作整理幾首再傳一次呢? 還有墨上塵與問言希望他們也提供一兩首; 我想一併帶去找他們請他們欣賞; 他們都是不碰電腦的詩人; 無論如何我是非常的認同你的教育孩子的觀點的; 我決定: 台北時間每星期三下午約二時到五時成為世界教育交流道的網上交流時間, 讓大家一起來關心教育; 討論一些教育的問題!希望你能帶朋友一同參與並給予支持與鼓勵; 如有任何的教育子女的問題, 也可提出來討論; 我更希望能在交流時跟你對話! 旁聽者一定受益匪淺 我期待你與朋友光臨; 請您帶我邀約大家好嗎?謝謝一鞠躬祝

幸福如意

那方留

2003.8.4

 

 

熱浪滾滾中誰在忙忙碌碌 ?h

 

談老師: 打開您的網頁,面目一新。

本來有一個序號,以前7512,7524,7552,7613,7654,7688,7753……一直到7977,8157都是我瀏覽、閱讀、學習的紀錄。現在卻沒有那個序號了。

我把“宏兒”交給了您訪問過的 曲陽第二幼兒園的王熙珍小姐,她兼任區特殊教育教研員。

她會約人一起研讀宏兒的甩竿的。只不過解讀的時間,超過了我主觀的願望。年輕的朋友都很忙。年長的,如你我,不也是那麼忙嗎?

上海連續高溫20多天,35度不算數,最高一天達到39度8!熱浪滾滾之中,我為希望工程師資培訓義務講學。面對來自窮鄉僻壤的校長、教師,對於我,就是清洗靈魂。

他們的學校,班級少,設備差,教師少,待遇低,任務重。有的班級,60-70學生擁擠在一起,我就難以想象,一個執教的老師怎麼能夠照顧到這麼多同學。

浙江、安徽、山東、江蘇的條件比較好些,重慶、甘肅、寧夏、青海、雲南、貴州的,條件就差多了。

在講課時,我曾經向大家講在那遙遠的加拿大,有一位與時俱進的、自學成才的教育家談衛那,她胸懷世界,以天下為己任,建立了萬寶全書式的教育交流道……但是,許多學校根本沒有電腦!有的地方還在點油燈。

本月11日,我們要去安徽六安地區送教上門,14日回來。17日又有一批學員來上海,他們已經是第51期學員了。上半年,由於“非典型肺炎”肆虐,有一批學員到了上海,立即返回家鄉。

現在利用暑假,培訓更多的西部農村的校長和老師,支援經濟欠發達地區的基礎教育,是我們義務講師團成員義不容辭的責任。

我想,如果您談老師也置身在祖國大陸,憑您的人格、學識、造詣、個性,您在數以億計的男女娃娃,面臨失學,或者受不到良好的基礎教育的時候,必然義不容辭,挺身而出,認真備課,侃侃而談。

唉!現在是發現問題的人太多,解決問題的人太少。在大大小小的講臺上,實在有用的新話太少太少,偉大的空話和正確的廢話太多,太多。祝好!

問候您和網上的每一個朋友。

金培元 上海,適齋。

20030807

 

金老師: 您好!

您寄來的<適齋文存> 已收到好一些日子了! 幾次打電話都不見您人影, 知道您很忙很忙!

翻閱 了一下內容, 非常的豐富又多元, 是您一生的精華; 生命的留痕, 值得珍藏紀念; 更應該流傳先謝謝您!

您關心我網頁的讀者人數進展; 發現它竟然不見了! 你真細心呀! 我因自己不會安裝, 一出問題得找兒子幫忙, 兒子忙, 一直拖著未處理, 8157已經斷了;今天 兒子幫我重新裝了號碼, 過去的只好過去, 收不回來了; 謝謝你的關心, 你就將現有數字再加上8157 就是閱讀我網頁的數字吧! ?許多事情不如人意時, 我必須學習修養與忍耐加等待呀! 現在您又可以看到有那個序號了。

替我謝謝曲陽第二幼兒園的王 熙珍老師 ,我相信他會將此<甩竿>甩給更多的人去閱讀; 這是教育改革前老師們或許需要參考的一本書

我好羨慕您有機會為希望工程師資培訓義務講學。尤其是面對來自窮鄉僻壤的校長、教師,對於你,是清洗靈魂; 對我來說如果也有機會為這些教育朋友以及越需要開發的越窮鄉僻壤地方, 踏實的去做一些紮根教育的工作; 做一個生命落實教育的播種者; 以及給予一些創意型的教學示範; 即時撒一些教育觀念的種子; 這正是我們教育交流道該積極做的服務事業; 我多麼希望能針對當地教育發展的有限資源, 以及面對教學上的困境, 提出一些具體且適用的教學方法, 輔助引導從傳統到開放的捷徑; 把教育的方便又不花錢的教學法門親自送上門去; 在沒有電腦與沒有電燈的地方, 對我來說是最能實現的好地方; 更有積極的開發與建設性的作用與價值呀

我們不希望每一個地方與鄉鎮都會變成上海對不對? 教育更應是各具特色與不同的發展;有的班級人數多, 竟有60-70的學生擁擠在一起, 也有可提供解決與伸展教育型態與教學的方法, 我相信 一樣可以與教育改革開放齊步, 只要大家先有多元化 多角度 不同城鄉教育的觀念, 可以造就不同的人才與願景; 到時你就難以想像一個執教的老師怎麼能夠培養出這麼多的人才來了。

我很願意加入你們的義務志工隊將教育觀念與教育方法送上門; 讓他們落實的又能安於自己的鄉土, 並能就地取材的學習; 用創造思考的方法解決教學的困境, 越偏遠的地方越想去; 例如你所說的:重慶、甘肅、寧夏、青海、雲南、貴州......安徽六安地區......的偏遠地方,條件就差多了; 不知道你們是否真的缺人? 要不要我的參與? 我沒有任何的條件只要是真誠的呼喚; 九月以後我就可以成行, 時間以三個月為一期, 任由你們安排東南西北的行程; 如果還需要人, 我也可以代為引薦適合有志的夥伴們一同共襄盛舉, 我相信在你的安排與策劃之下能讓我們為下一代的主人翁做一些生命更有價值的事; 現在得靠你穿針引線了

我想也許您們會考慮我的年齡問題, 擔心我的體力, 怕有任何意外, 我想這些都不必擔心! 我的體力這些日子來已被鍛鍊成每日只睡四小時的精力; 我相信如果有人能及時的用我這個人為祖國做些事; 他的功德真是無量啊!

我總認為您對我的了解比一般人深入; 可貴的是我們應屬同類型的人; 有創造思考的能力, 右腦比左腦發達所以我相信我們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誠又能撼動人心的; 尤其您已抓住了這種精神; 您向我們的同胞介紹我的這段話:

有一位與時俱進的、自學成才的教育家談衛那,她胸懷世界,以天下為己任,建立了萬寶全書式的教育交流道……但是,許多學校根本沒有電腦!有的地方還在點油燈。

您的這段話觸動了我下決心投入您們的陣容; 我願意跟您們一同到偏遠地區去送教上門; 培訓更多的西部農村的校長和老師,支援經濟欠發達地區的基礎教育也是我義不容辭的神聖使命。不知道是否能藉您的影響力來完成這個夢想? 一切請您費心的安排看看; 有可能我們再來討論下一步吧! 總之一切靠緣份; 如果有緣自然天成; 無緣也不打緊; 只是時候未到而已; 我仍有忙不完的工作在等著呢!敬祝

暑安

炎炎夏日多喝水吃西瓜

談衛那 叩

2003.8.8.

 

那方留給墨上塵的一封信

 

墨 : 聽問言說他整理好的對話已請你轉寄給我了; 不知你轉寄了沒? 請您兩邊都寄好嗎?

這幾天一直沒能跟你聊心中有種失落感, 希望能有一點完整的時間談談話, 其實我也是忙中偷閒; 你的詩作與 照片簿我很喜歡, 曾上去拜讀; 你的用功令我感動; 現在我在寫去美國密西根訪問中文教育的情形; 所以時間不夠用呀, 有寫不完的東西與需要整理的稿件有待我來編排; 以及電腦上要學習的技巧......真令我沒完沒了; 也許我需要將時間收緊一點; 暫時放開你們這群寫詩的朋友; 專心做我的網頁才對; 所以一旦我消失了請勿驚訝! 也有可能去大陸投入他們的教改以及將教育送往偏遠的地方去幫助他們; 這都是未來不可預知的事; 只怕我心裡沒有準備好

我真高興我們有緣能相識 ; 我從你們的身上學到許多的東西, 讓我更有勇氣去面對未來; 見你如此的用心學習做詩又能幫先生做生意, 教育好孩子, 你的幸福與充實就足夠豐富您未來的生活了, 我唯有一個希望, 希望您能經常上我網頁去認識我網頁的內容; 在我不在的期間您可以依據您的時間 代我開世界教育交流道, 主人不在一樣的可以談教育的; 反而能夠自由的發揮, 只要您將談話的內容留下來, 傳給我就可以了; 這一點我相信您願意幫我的; 每星期三一定開交流道; 我的<世界教育交流道.> 平日正好掛在你們<留雲借月樓>的上面, 不知道你發現了嗎?

另外有Venus的星球與Venus的天空 你都可以開來用, 請你告訴大家, 歡迎上來談教育或是其他婚姻 兒女 人生哲學 詩詞創作均好

墨! 這是我心中的盼望; 想來想去只有你能代理我做這件事, 我一旦要離開崗位; 我也會帶著我的電腦走天涯; 但是很可能會遇到意外的困阻; 一時無法上網的時候; 我希望有一個我能信得過的朋友會接續我的使命; 我看重你; 不是隨便的; 到那時我相信您能代我扮演好交流的角色 ; 總之! 你目前老公不能了解你我的這份使命, 不表示他不支持, 他怕你太累; 你已為 月樓用了很大的心!他怕你投入太多傷身體; 也擔心你忽略孩子; 我認為你老公的顧慮是正確的; 我只希望在我不在時或來不及開交流道時您能幫我開一下讓有人來說話時; 你就可以走開或參與; 結束時收一下攤; 我想前後以四小時為原則; 一點半到五點半; 你覺得好嗎? 一點以後你未見我開; 你就可以去開, 五點以後請你結束一下 ; 我會參加但未必一定要說話, 如果有特別需要的時候我再加入; 你覺得這樣好嗎?當然我希望你仍以家與老公為重, 我們不妨試試 就這樣吧! 我願花時跟您溝通傳達我的心聲! 希望不會給你帶來困擾! 一切都應心甘情願才不會有無怨無悔的事敬祝

暑安

忠實的朋友

Venus 那方

2003.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