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音的迴響集 @

2003年六月份

 

==================期盼您的知音迴響來自遙遠的那方=====================

 

上接續五月份@Venus 談衛那的回應

 

 

Venus回應

台灣 輔大 陸達誠 教授

談老師: 謝謝妳寄我妳的網站。希望不斷看到妳的新作。

讀書會改成一月一次,,二月去樹林陳美環畫室參觀,三月去台大賞花。

陳煥文教授在榮總,末期腸癌。不能飲或吃,靠點滴維生。 我與孟怡一起去看他,有說有笑,並用手提電腦打字。

第二次我單獨去,在晚上,他有點累,但過一會兒,又活潑起來。

我把妳送我的聖母/耶穌像, 送給他,他非常喜歡,手持不放。

我又把我自用的念珠送給他,他立刻背聖母經。

他小時候領過洗,所以 會背一些經。

最近台灣有非典型肺炎,我暫時不去看他。

最後一次見到他的太太,把名片留下,需要時,她可與我聯絡。

因為妳認識他,所以我告訴妳這些。

程先生和可如處,請代我問安!外孫女 長大了?更可愛? 祝

天主保佑!

陸達誠

2003.5

@@

陸爸: 以及寫作會的朋友們:

讀書會開得怎樣? 我想大家都會對失去一個讀書的伙伴而感到惋惜與無奈吧 !

陳煥文先生(筆名歸人)的突然出現與突然的消失, 都是那樣的偶然又匆忙; 我們幾乎還沒了解他, 他就得直腸癌走 了; 我曾到網上去看過他的網站,原來他是中華仲裁協會的監事; 曾在英國劍橋留學, 是國際仲裁研究法的研究員; 一個維護法律與人權的領導人物, 難得還能與我們一同參加讀書會; 會對文學與欣賞有興趣; 他給我的印象 最深刻的是他曾在讀書會提起過他過去留學期間因經濟困窘, 只能買動物吃的食品充飢的艱苦留學生的歲月. 當時聽了心 中相當的震撼又難過; 我想他今日的問題, 應出在那段歲月裡; 所以也提醒我們大家, 尤其現在 sars 的 侵略人體, 一定要先鞏固好自己的身體, 我的網頁中有幾篇各方傳來的<備戰>之類的文獻, 可供大 家參考

我的網頁越做越大了, 這四個多月來的堅持使我生命活得有希望有意義; 只是一隻手想 補天, 實在是一件好笑的事; 不是嗎? 我已將我曾寫的<佳音十八響>上了我的網頁問世, 這可能是您未曾看過的, 希望您有空 時上去看看, 如能得您的迴響是我的夢想, 您的迴響會產生一股莫大的能量與生命力, 請您 布施給世人好嗎? 我們期待著

陸大哥曾約我和學常去聽一個音樂會, 結果我因手指發炎未能前往很遺憾; 手邊的工作做不完, 放不下, 所以雜誌尚未送去, 達安也只能用電話聊聊, 主要是我不會開車, 像個沒手也沒腳的人, 學常一早就開車去忙他的, 孩子們的生活都是滿滿的失去了閒暇的空間, 因此我也失去 了形體的自由! 對了! 我的那首<基督的面容>, 竟然在Google網上打<談衛那> 三個字, 這首詩就會出現在首頁, 真是好奇妙, 不妨試試!

耕莘 永久會員

談衛那 叩

2003.5.20

@@

談老師:

謝謝妳與程先生去看達安,我讀了網路上許多妳的讀者對妳的感言,都很好!

現在我給妳寄一篇小詩。它是一個念小五的女孩和她的姑姑看了妳的詩<山>(五下翰林語文教科書收入)後作的。請妳批改一下,我再轉給上述作者,她們一定會很興奮,因為她們的作品是妳啟發而寫成的。好嗎? 謹等候回音。 再會!

主佑!

台灣 耕莘寫作會會長 陸達誠

2003.5.26.

@@

 

陸神父: 您好!

非常意外能收到您的信, 以及孩子的作品. 謝謝您告訴我有這麼一位台中的小知音, 讓我非常的激動, 終於我的那一篇<山 >的童詩有了回響; 雖然我已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接觸兒童的作品了; 但是我非常欣喜做這件事; 讓我在遙遠的他鄉能看見這首詩的能量, 給孩子們的啟發

回溫哥華已有五個月了, 有許多感觸與無奈卻因為自己已立下了要做一個自己的, 也是大眾的網頁, 日日夜夜放下所有, 像一隻拉不儘吐不完絲 的蠶, 最後將自我封閉起來; 好在這是我自願自發的, 也就無怨無悔的做下去了; 希望耕莘寫作會的讀書會夥伴們, 能從網頁中認識彼此, 更能做心靈上與思想上的朋友

在<恆毅雜誌>上讀到您的大作, 每讀您的作品, 均是那麼的親切感人; 您的著作<馬賽爾>的存在哲學, 影響了我的人生觀與追求人生的態度與價值, 也受到溫哥華朋友們的重視與喜愛; 這是一本頗具感性的哲學著作, 它不屬一般的哲學作品, 必須要用右腦來輔讀才能產生共鳴, 其中有許多震撼人心的創句格言觀念, 以及極富文學的如詩如歌的箴言, 足以留芳千古, 我想先將您傳來的大作轉載到我的網頁裡來分享讀者? 不知可否? 這時代的人心失落了, 最缺乏的就是像您這樣能給人們心靈充電的人

您的文思與充滿人性文采的筆觸, 是一帖帖挽化劫難的良方, 更是化解Sares的良藥, 請再繼續寫吧! 讓網上的朋友能夠經常讀到您的文章, 我想將您的作品結集成一個< 臨在充電站 >好嗎? 您如有適合的作品, 請繼續Mail過來 吧!

請代問候讀書會的朋友們, 我非常懷念回台期間, 相聚讀書與討論的時光, 是那麼的充實; 在溫哥華我也參加台加的讀書會, 每次討論加國與台灣作家的作品; 一月一次, 有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 另外每半個月一次聽<生活易經哲學>, 為自己留有一個充電的生命磁場. 就此打住 敬祝

文思泉湧

生命無限

耕莘寫作會永久會員

談衛那 敬上

2003.5.27

@@

 

談老師:

妳改得太好了。我完全同意。

希望引起其他讀者的興趣。

祝 天主保佑!

陸達誠 覆

2003.5.28

===================================

 

Dear談老師: 我是孟怡,好想念妳

今天在陸爸那裡聊到妳的近況, 知道妳近來一切都好,也很忙碌,忙著實踐人生事業的第二春, 心裡很為妳祝福,有空別忘了給我妳的消息.

最近我們的讀書會有越來越旺的趨勢,可是,少了妳,總是遺憾, 我們也常聊到妳,耕莘始終沒把妳遺忘,妳在這裡投注的時間與情感, 真的沒有白費,有空要回台灣來找老朋友喔.

希望收到妳的消息 祝

如 意

耕莘青年寫作會的讀書會

孟怡

2003. 6.16

 

@@

Venus 的回應

 

思念的孟怡: 你好!

從網上傳來你的思念, 讓我在遙遠的那方感到無比的溫暖; 謝謝你的關懷; 在台灣期間我們每兩星期在耕莘寫作小屋中分享文學的作品; 你是那麼的認真與用心讓我非常的感動; 有您的帶領讓我們去了林口長庚尋回我往日的一些回憶與懷念; 你又約我們到你的老家嘉義去尋古, 拜訪了你的父母與兄嫂; 那兩夜的秉燭夜談直到天亮的往事讓我記憶猶新; 最讓我心儀的是陪你成長, 孕育你在文學殿堂裡寫成的< 新湖濱散記>的那片湖光山色; 以及你那動人心扉的文學筆觸; 讓我發現你有無比的文學遠景在向你招手呼喚!

孟怡! 請您將我思念讀書會夥伴們的這份情誼傳達給大家, 如果不棄, 我在您們遙遠的那方; 我也可以繼續參加讀書討論的呀! 只要你能將資料傳來或告知我要讀什麼! 我也可試著讀一讀呀! 我可以將我的看法傳給你或是輪到我主持時; 我們可以在我的聊天立即室中一同來討輪不是很有意思嗎?如何進入請上我的網頁打開拙蜘蛛的看板試試看! 進不來可以問問林教授他是電腦專家呀!

在我的網頁中有一篇小說< 宏宏的甩竿>是你們沒讀過的; 如果可能的話也可以讓讀書會的朋友來閱讀; 其中我提供了一百個問題; 可從不同角度去思考, 不光是站在教育的立場; 過去在耕莘寫作會曾引起許多的知音迴響呢!

我的朋友傳來很美的希臘風光; 您們也可藉著詩人余光中的詩一同來欣賞這些圖片一定很棒的; 我現在江浙網頁傳給您以及讀書會朋友們一同分享; 請你代我轉寄給大家好嗎?

我的網址: www. videaledu.org

希臘網址 http://home.kimo.com.tw/yuchang_chen.tw/

謝謝您的來信我將此信加進我的網頁你請你找找看我將它排在哪個地方! 希望您常來信告訴我們讀書會的訊息, 並能分享到大家的心得祝

創作連連

保重身體

永遠的朋友

談衛那

2003.6.19

 

=======================

Dear談老師:

收到妳的回音,我真高興,下星期日我們要開讀書會, 我一定會把妳的思念傳達給大家,妳寄過來的網站, 不知何種原因,我打不開耶.或者,妳寄網站名稱給我, 我用搜尋的方式進入.

這次我們讀書會的主題為 < 自殺 >,主講者為怡采 講義當場發放,所以無法e給妳,不過我可以在討論之後 把我們的想法傳給妳,到時候,我們也許可以線上討論 總之,讀書交流的方法有千百種,不怕難事,只怕有心人

希望妳在他鄉一切都好, 附上我的文章,其中 <雨調 >一文,是有感於近日sars 蔓延,許多人對於醫護人員的表現褒貶不一,我只是寫出 一個醫療人員初初接觸這份工作的心聲, 要給我一些誠懇 的意見喔, 如果你覺得我寫的不好,記得, 一定要用力批評, 祝福妳 平安 如意

孟怡 > > > >

2003.6.21

 

 

Venus回應

全美聯合中文學會的書信

Hi Tommy,

I called you yesterday and left a message. Ms. Tan is a retired teacher > from Taiwan and resides in Canada.

She is very active and interested in > Chinese Education.

She had given seminars in Detroit and New Jersey in > 1998. >

> She would like more people to visit her website and send her comments.

She > wouldn't mind if we put a link in NCACLS website.

She welcomes people using > her material, but would like to be informed first. >

> Here is the URL. > > http://www.vivistudio.com/videal/ >

Regards, >

前底特律中文協會會長

段文琪Wen-Chi

(home) 248-952-1873, (work) 248-265-1071

@@

 

Hi, Wen Chi: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passing this web URL to us.

I just checked it and found it very interesting.

I did not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talk to Ms. Tan when she was in New Jersey in 1998, however, her material surely can help a lot of Chinese School teachers.

I also cc to Ann, the OCAC representative in Washington, DC for her reference.

To all NCACLS board members, committee chairperson, and workgroup leaders, please feel free to distribute this URL to your region with the acknowledgement.

Should any school need to use Ms. Tan's material, please let her know via her e-mail address.

Thanks.

 

Here is the URL for NCACLS website. >> >>http://www.ncacls.org/ >> >>Wen-Chi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MSN 8 with e-mail virus protection service: 2 months FREE* >>http://join.msn.com/?page=features/virus >>

全美聯合中文教育學會會長

呂學明 Tommy,

On Mon, 2 Jun 2003

@@

 

尊敬的文琪:

謝謝您將我的網頁傳給朋友, 我感動您的用心; 希望能藉您的線, 連起全美國中文老師的線; 讓大家在世界交流道上交流

我由於一個人做此網頁, 許多線與知音迴響需要我付出回應, 所以我還沒有寫到去底特律 紐約和紐澤西的那些日子; 得您的鼓舞; 我要快馬加鞭的寫了! 希望您的朋友們都願期待我最精采的美東中文訪問之旅的報導; 您是電腦專家; 不知道您對我的網頁有何意見?

我其實原是一個電腦文盲, 竟然做起網頁來, 請問我有沒有可能設立一個立即能交流的座談室, 方便一些被邀請者一起來即席座談? 我因為欠缺人力的支援所以不敢作此夢想; 我很想聽聽您的意見; 非常難以抹去我們相遇在底特律並住你家與你談心的種種往事; 我會將它一一的描述出來, 分享給更多的知音人; 讓大家都能領悟這個世界仍是有愛又有希望的,敬請期待吧!

問候您的家人以及那些可愛的教育朋友們 ! 敬祝

快樂如意

談衛那 叩

2003.6.5.

@@

Hi, Ms. Tan:

If you like, you can contact Ms. Emily Yih at emilyyih@yahoo.com

She is every enthusiastic in Chinese education as well and a very good friend of mine.

I believe you and Emily and bring up "Chinese on the web" to next phase.

 

Tommy Lu(呂學明會長)

6/06/2003

<lu@college.dtcc.edu>

副本To :< wen_kuo@hotmail.com >;

< emilyyih@yahoo.com >

@@

 

呂會長: 以及為中華文化播種者------您好! 大家好!

1998年我赴紐澤西參加美西的中文教育年會; 承蒙底特律中文學會會長段文琪女士引介, 榮幸的認識了全美中文聯合會會長徐烈君先生以及宋哥平先生; 在年會中我見大家努力為中華文化的傳承與發揚付出的熱誠與心力, 令我非常的震撼, 給了我一股鼓舞的勇氣, 想幫助更多的海外中文老師; 用我的熱誠與幾十年的教學心得與專研, 反思過去 現在 與未來的教育; 終於做了一個由我個人生命歷程出發的網頁是:

www.videaledu.org

< 世界教育交流道 >

或是 http://www.vivistudio.com/videal/ 均可

期望關心教育的教育學者 ; 老師 ; 家長們......都能上網來交流, 提供一個這樣的管道給大家, 談談自己的教學心得或是大家一起來幫忙解決教育上的難題; 這次又承蒙段校長的引薦, 心裡非常的感激; 更謝謝您的不棄, 引介更多的朋友讓我很快的能達成我的夢想, 在此向您及全美中文學校老師致以崇高的敬意; 為發揚中華文化燃燒自己照亮中華兒女.

我的E-Mail是: venus@vivistudio.com

談衛那 叩

2003.6.6

@@

emilyyih@yahoo.com

 

瀏覽網站感言

談老師:

剛剛瀏覽了一下您的網站, 真是很佩服您的魄力, 您有這麼充實的人生, 真該好好寫下您的回憶錄. 用網站呈現您的一生, 又可與他人互動, 甚至影響別人, 滋潤別人, 不愧是一創新的做法.

您的網站的確內容豐富, 可以看出您對教育的用心, 希望"她"逐日充實, 逐日壯大. 以寫作與推動世界教育為您的退休生涯, 的確是很有意義的工作.

我非常羨慕這種日子. 可惜我還得為 五斗米折腰, 終日瞎忙, 實在很對不起自己.

希望將來我也可以開一個網站, 結交有志一同的朋友, 為我們 的社會盡一點心力. 請代問候程先生及您的家人.

PS: 不知如何進入討論區, 所以用此email傳達我的感想

 

前全美中文聯合會會長

徐烈鈞 "LarrySuShyu"敬上

日期: 6/7/2003 18:58:39

<larrysu.shyu@msa.hinet.net>

 

@@

 

徐會長與夫人: 你們好! 非常抱歉未能及時回信

網上傳來你們夫婦的信; 讀了心中很高興; 回想去年我們重逢在台灣新竹;讓我們又續前緣; 尤其是素真, 總感覺我們的緣分不止是今世的; 恐前世早已注定我們今生必然會再相會.

回溫哥華之前我去了中國大陸的北京 成都 上海 南京以及我的老家武進;一方面去探親; 另一方面是為了去認識並觀摩中國大陸的教育改革開放; 使我感到無比的驚訝與感動; 因此激發了我要下決心建一個世界教育交流道的網站; 讓堅守在世界各地卻關懷今日世界教育與未來教育的人, 能匯聚在此交流道上; 共同研討與交流, 互相分享 切磋 琢磨, 正是我的真心本意.

尤其是每當 想起在1998年我隻身赴美; 受您與夫人的熱情接待; 以及來回在紐約與紐擇西漫長的道路上; 我們彼此分享過許許多多的教育心得與觀念; 那種深刻又能被認同與肯定的交流, 促使我今日有這麼一個無法停止的動力與能量要引發出來; 同時我也希望能得您與夫人繼續的支持並給予我知心的鼓舞; 讓我們能再續前緣; 不時在網上交流吧!祝福

暑安

永遠的朋友 談衛那 敬上

2003.6.16.

@@

 

..............................拙蜘蛛的看板..............................

世界教育道上的朋友們: 大家好!

我在電腦前面算是一個殘障人; 每走一步; 均要學習好多好多次; 我內心卻迫不急待的想在網上正式開闢一個自由討論區; 但是我又擔心我一個人的能力有限, 我怕招架不住; 怠慢了熱心的朋友們; 所以還沒正式的約大家來上網交流; 不過我已試著跨進MSN.com 的聊天區; 試著與完全陌生的人談教育; 效果還好; 只是動作沒年輕人快速; 每當混在一群人中就不知如何左右逢源的應對了! 真讓我手忙腳亂的緊張了好一陣子; 我為這個經驗特別開設了一個< 教育交流道上的偶然輯> 先分享給您們; 接著我想我們可以事先預約一個時間上網來我的<立即室>~ 就是能安心的在其中談話, 不受聊天室多人的干擾的地方; 我盼望您選一個有空的時間, 我們來交流談心或討論有關教育上的諸多問題; 您覺得怎樣?

我先將我的立即帳號告訴您; 同時也請您告訴其他有興趣與我交流的網上朋友, 歡迎到立即來 , 如果正巧我不在; 有其他人在; 您們一樣可以交談; 當然, 你們談了些什麼主題與內容? 需要您幫忙將內容摘下傳給我, (我不在, 是看不見的) 以便我整理編輯後上傳在本網頁裡, 方便大家分享.

您想進入我們的MSN.com <立即室>來交流嗎?

請你按以下的步驟試試看:

 

1. 請先進入MSN的網站

2.選MSN服務部分裡的MSN Messenger 按一下

3. 再按< 立即下載 >

4. 再按< 開啟 > (它會自動安裝合你系統的軟體 ; 不要按< 儲存> 才省去你下載的麻煩)

5. 然後請你註冊( 最好用您的真名; 好讓我們辨認您是誰?)

6. 我的聯絡Mail 網址是 venus7411@hotmail.com ( 進入時會需要 )

7. 我用< Venus天空> 作我的別名; 有時會換成 < 那方 > < 拙蜘蛛>或是其他, 你的名字就掛在我的<立即>上啦!

8. 只要有你的名字網址在上; 我會與您約時間或是您即時的通知我; 你已進入了<即時室>我就會來會你.

9. 從今天起, 您每天的中午12: 00~2:00是我們在網上交流的時間; 這個時間恐怕比較合乎國際性; 東方的台灣 中國大陸與日本等地是中午; 我在西方加拿大或美國是在晚上約 9:00~11:00 左右; 如果你在其他時間想與我個別談; 請您務必事先預約 ( 星期日休息 )

10. 為了節省時間; 我們先想好一些主題目標, 跟一般的閒聊天是不一樣的, 我希望在這樣完全投入的剎那時光裡; 我們能夠互放生命與智慧的光與熱

Venus 敬邀

2003.6.16.

@@

您的電腦如不是XP 的系統, 請你或你的朋友先幫你 從網路上選擇能合於你系統的下載. 請參考:

http://messenger.microsoft.com/tc/default.asp?client=1

(如有需要可以複製不必打)

Venus回應

德國留學生~ 王礪

 

尊敬,親愛的談老師:

 
  

您好!我是王礪。 

很高興和您在網上聊天。

您一生都致力於教育事業,這很令我感動和佩服!!

您的網頁已經拜讀了,很贊成您的觀點,您說的開放教育大概就是大陸的素質教育吧,我作為一個學生,和我的大多數同齡人一樣,都對應(考)試教育有反感。許多學習也是在家長和老師強迫下進行。

 

大陸也在進行教育改革,因為現代人都認識到了,教育是人類不斷進化,世界不斷發展的前提。但是在大陸現在還只要高等教育,而不是全民教育,教改也只能是句空話,但是要想實現高等教育平民化,必須等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才可能。

所以我覺得經濟是基礎。像臺灣,日本,都是經濟發展到較高水平后才開始教改,並被民間所認同。從中國到德國,也感受到了教育制度的許多不同。

 
我還才疏學淺,不知對否,特此求教!!您的宏宏的甩竿,我尚未讀完,還在用心讀當中。
 
今天是端午節,特此祝您節日快樂!期待下一次与您聊天!

 

德國留學生

王礪 

03,06,03

@@

王礪: 你好!

好高興與你連上了線, 尤其妳在德國留學< 有什麼心得想法, 可以上我網上來分享, 讓有 心的人認識德國的教育以及妳親身的感受好嗎?

我很重視妳這位有心又有情意的年輕朋友; 您的信很有內容; 希望您能將宏宏讀完後我要依據你說的以上觀點來交流, 請你關注到< 知音迴響 ><一串風鈴響叮噹>部分; 我因一個人動作慢; 電腦不內行; 所以必須一步一步來; 總之, 我真 高興認識你和秋文, 是我在大海中撈到的珍寶.

文章您應都能在網上看到, 所以不寄來了. 祝

好 !

談衛那

2003.6.4.

@@

 

Venus

德國留學生在網上交流

Olili(L)王礪 * Venus談衛那

 

Olili(L) 談老師,謝謝您,你的回信我昨天收到了,可是我這裡顯示不出來,是亂碼,我試過用<編碼>改了,可是還是顯示不出來

venus說: 我正在打電腦, 突然有個信息傳來, 我打開來看見你的名字在我聊天室裡, 我怕你走掉, 我想進,進不來, 我試了好多辦法, 結果是摸著進來的; 我們現在在哪裡?

Olili(L) 就是我們現在聊天的這個msn messenger

Olili(L) 我 試了好幾次,在信箱堿搕ㄗ魽A不知道為什麼?但其他有些繁體信件,能看到的。

venus 說:要不要我將我回妳的信在這裡貼上? 不過我不知道怎樣貼給你?

Olili(L) 啊! 我現在看到您網上給我的信息了

Olili(L) 那我再申請一個信箱,看看行不行,可以嗎?

venus說 : <網上顯示已經傳送>內容如下:

venus 說:王礪:

妳好! 好高興與你連上了線, 尤其妳在德國留學, 今後有什麼心得想法可以上我網上來分享, 讓有 心的人認識德國的教育以及妳親身的感受好嗎? 我很重視妳這位有心又有情意的年輕朋友, 您的信很有內容, 希望您能將宏宏的甩竿讀完後, 我要依據你說的以上觀點來交流, 請你注意知音迴響 與一串風鈴響叮噹部分; 我因一個人動作又慢, 對電腦不內行, 所以必須一步一步來; 總之我真 高興能同時認識妳和遠在台灣的王秋文, 是我在大海中撈到的珍寶 現在我願意先將我們那天的對話節錄下來分享給教育道上的朋友相信您不會反對吧?

Olili(L)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好高興。。。謝謝您

venus說:哇!我也太高興了, 我會貼了

vnus說:宏宏的甩竿您看完了嗎?

Olili(L)我還沒看完呢,我準備周末繼續看。。要努力看完

Olili(L) 我剛下課回來吃晚飯呢,呵呵您那堬{在幾點了?

venus 說:現在是下午一點十分

venus說:你呢? 你在德國什麼地方?

Olili 說:我在中部的位置,一個小城市不大

venus 說:請再說說你看了我的網頁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嗎?

Olili 說:我怕我不行?我覺得我不夠資格評論您的文章,怎麼辦?我真覺得自己不夠資格;太才疏學淺了。

venus說:為什麼要這樣認為? 每個人都 有感受; 有生活; 就必定能夠有內容的; 我肯定你的實力; 我是一個有慧眼的人呢!

Olili 說:謝謝您對我的鼓勵。

Olili 說:您跟秋文有聯繫嗎?

venus 說:我還沒! 我們找他來談談願意嗎? 等一下你來試, 我比較不會呀! 不過讓我與你先聊一會兒吧!

Olili 說: 估計他在睡覺吧,現在國內是半夜吧!

venus 說:對對對! 要等三點半以後!

venus 說:您知道你與秋文跟我,我們三個人很特別的, 都是離開原住地飛到國外去學習,太有意思了; 所以我們可要珍惜這個緣分

Olili 說:您還是把我當小孩看吧! 我太幼稚,呵呵

venus 說:知音朋友沒有年齡之分與男女之別的呀! 我有許多忘年朋友呢!

Olili 說:嗯,是的,您說得對

venus 說:台灣有一個耕莘寫作會, 我在哪裡學了十多年的寫作, 結交了許多年輕的朋友

venus說:你看< 宏宏的甩竿 >.之外有沒看看別的部分?

 

Olili 說:佳音十八響都打不開

venus說:奇怪! 好! 我讓我兒子查一查!還有沒有其他打不開的? 請立即告知

Olili 說:哦,您肯定從小就愛寫作吧!

venus說:我小時候喜歡胡思亂想,注意力不集中耶! 現在想來因為右腦比左腦發達之故

Olili 說:哈哈,我是左撇子也,可能右腦也比較發達。。。哈哈。。。

venus說:哈! 是嗎? 可見你很懂呀! 喜用左手寫字與做事的人右腦發達, 請問你這個資訊是從哪裡來的?

Olili 說:我除了寫字是右手,其他事就用左手,包括吃飯

venus 說:所以你會到國外去讀書! 哈! 不過你這個右腦發達的人, 竟然不來美國, 到德國這個左腦特強的國家! 你會不會受得了他們的垂直思考?

venus說:你怎麼知道用左手是右腦發達呢?

Olili 說:我記得小學時候上體育課的老師說的

venus 說:請你現在即時打開 < 佳音十八響 >看看, 是不是沒問題了?

Olili 說:哦,好的

Olili 說:還是不行,是不是我這邊的網有問題??

venus 說:其他的呢?我兒子說你試著按<重新整理>看看要拉 到<佳音十八響>目錄,這是我的精心創作;謝謝你提醒, 相信有許多人沒看到呢? 對了! 宏宏甩竿換了位子, 你注意了嗎? 原來的位子有我出版的書籍介紹, 不要漏了

Olili 說:好棒喔! ,現在行了ㄝ; 我想問您,您到過桂林嗎?

venus 說:我就是非常想去, 可是我沒有機會去, 因為我希望一邊玩, 一邊交朋友, 又能做做教育上的交流,合在一起我才會覺得有意義

Olili 說: 呵,如果有機會的話,那您下次來桂林玩吧,我陪您.

venus 說: 太好了! 有友人的呼喚, 我會跑得快些!

Olili 說:真高興今天又跟你聊天。我明天7點有課,我必須現在就睡覺了,不然明早就起不來了,

Olili 說:今天 很愉快,跟您聊

venus說:我也是, 好的, 我們下次聊聊左右腦的問題好嗎?

Olili 說:呵呵,好的

venus 說:什麼時候放暑假?

Olili 說:7月底

venus 說:有多長?

Olili 說:我下個月整個月都是考試時間,好緊張,恐怖的時期又要來了

venus 說:會回家嗎?

Olili 說:不了,我寒假回去過了,再說國內的非典,我還是有些擔心......

venus 說:我明白了!你有時間就找我聊吧!

Olili 說:下次跟您聊左右腦吧,哈哈

venus說:好! 晚安了! 祝你好夢!

Olili 說:我說下次跟您聊左右腦

Olili 說:下次跟您聊左右腦,哈哈

venus 說:我知道了, 你擔心非典型, 不能回家, 沒關係! 你應利用暑假去旅行

Olili 說:嗯,是的,我有打算; 我下次跟您具體說吧

venus 說:德國有許多的好地方呢!我去玩過 萊茵河,,,,,,,哲學大道......

Olili 說:呵呵,我去睡覺了,晚安 祝您還有美好的一天

venus說:謝謝! 晚安!

@@

談老師: 您好!

對不起,那天我後來實在太睏了,就匆忙下交流道了。您上回說有一張很有意義的照片,我還沒有收到?。如果您什麼時候有時間,就發給我吧。還有今天看到網上,我們上次的聊天紀錄現在沒有了。。。。不知道什麼原因。。。是在改版嗎?

  
  宏宏的甩竿,我還沒有看完,對不起。。。我一定抽時間快把它讀完
 
 

 

祝您   周末愉快

王礪

2003.6.7.

@@

 

礪: 對不起我不小心漏失了我們的迴響; 我又重排過

昨日談的十字型全人教育; 我也排好了. 等兒子回來再說, 我想先傳給你, 可是我對傳檔案還不太內行, 昨日傳了半天的圖檔又退回來了; 我真不靈光又不內行又怕你看不見, 會成亂碼, 所以還是看網頁吧! 內容不變; 我只是將改順一點罷了; 相信秋文也不反對才是; 請你通知他, 這兩天可以看見

星期日是我與我外孫女祖孫同樂, 出外活動的時間, 所以不會上網聊天了再談祝

快樂充實

談衛那

2003.6.7

 

 

 

(上下聯接五月份 )

 

===中國上海金培元教授的===

教育改革的弄潮兒

@@

VENUS回應

金老師的<後生可畏>

談老師:

6月8日下午,我和老愛人劉秀娣正和老鄰居們結伴漫遊上海浦東“名人苑”。您的電話追來了。大家說

“名人來了!”我簡單地把您的業績向他們做了介紹。

因為之前,我們正在探索孔夫子的“後生可畏”的真諦:

是年輕人了不得呢? 還是老古董不得了?您的成就正好證明了目前時髦的看法——人的後半生是真正有價值、能創造的黃金歲月!

我的《適齋文存》春節時就交給你的哥哥談始白兄了。以後再寄一本給您,400多頁。是送給朋友們的作業本,紀念冊。

秀娣和我是老同學、老同事、老夫妻。印書的錢是她和女兒出的。我說,她們是出品人。慈悲為怀,以文會友。

兩個老教師,一片熱心腸。我們曾經開辦過“啟智-啟聰-啟明”三Q特殊教育; 熱心義務 服務。後來草草收場。

關於“宏宏”的探索,暑假初我就可繳作業給您。順問

儷安!

金培元

2003.06.10

@@

談老師:

上午,在辦公室,我給您發短信,說了“後生可畏”的不同解讀。

最後,把“可”打成了“科”。在編輯時,請代我改正。

我在第二輯《快樂語文》下冊編了[《論語》誦讀],共有96段。

在選擇《子罕篇》就“子曰:

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

”的解釋時,看到一種新的譯文,作者這樣說:

“孔子說,真正應該引起關注和認真對待的是一個人的後半生,如果一個人能夠在其後半生之中, 繼續不懈地努力,那麼我們怎麼能夠預知 他未來的歲月, 會比不上他過去與現在歲月呢?……”

傳統的譯文差不多都是這樣的:“年少的人是可怕的(或者說‘年少的人是可敬畏的’)我們怎能只從現在的他, 來斷定他未來一定 趕不上現在的人呢?……”

我心裡對新的譯文比較贊同;但是發稿時,仍然選擇了傳統的譯文。

這是因為給少年兒童的讀物,必須盡量避免誤導。

我女兒在臺北,也開始進入瀏纜您的網站了。她說:

“如果臺灣的老師都能跟談老師學,臺灣的教育水平必然會有明顯的提高

”其實,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根本上還是孔夫子的:

“有教無類”“因材施教”

可惜,教育口號與教育理想的實踐往往背道而馳!

昨天接到一個五年期的聘書,擔任< 閘北區殘疾人聯合會康復技術專家指導組成員 >,專業分工為

“智力障礙”。是喜?是憂?這就是我的命運!您說得出我的心情嗎?

祝您

百事順!

金培元

2003.06.10

@@

 

金老師: 劉老師你們好!

才收到來信正要回應您們, 沒想到接著又傳來了您們的心聲續集; 首先讓我跟您的夫人劉老師說說心裡的話好嗎?!

劉老師!您好! 去年我在上海, 幾次從電話中與您相會卻未能相見, 知道金老師有一位非常同步的另一半兒; 卻因為沒有時間登門拜訪, 相互交流; 心中一直覺得很遺憾

今日展讀金老師的敘述, 才覺得真的將此好的緣分錯過了! 下次來上海, 我一定親自登門拜見您 ! 您與金老師都是教育的專家; 更是特殊教育的老前輩; 我雖年紀一大把, 卻望塵莫及了啊!

金老師! 您可以不必擔心< 後生可畏 >的問題了! ( 彼此幽默一下)您是一個非常有趣; 活耀; 有風又流動力強的人物; 不用手機是難在您座位上找得到您的人! 您太忙了! 生命過得如此充實又多元; 看樣子年輕人可要對你這< 後生>敬畏了!

像您這樣一位左右腦均超強的人物, 還不多見呢! 真是了不得也不得了呀!

我對你處理傳統的譯文和只選用了傳統的註解; 我有一點個人的不同想法提供您參考, 請先不談後生可不可畏的問題吧!

我覺得如果您將兩種解釋都提供出來; 不是能讓年輕人, 不但注意自己的未來可追; 同時也尊敬了老年人; 進而能夠欣賞到一些懂得永續學習的老前輩; 讓今日的年輕人不會忽略老人的存在價值; 同時也能提醒老年人, 不要總是以老賣老, 必須肯定年輕人是潛力無窮的; 這個時代畢竟是需要有心人很巧妙地去接上這個時代與觀念的軌道; 讓兩代之間能彼此同等關照欣賞, 相互鼓舞; 盡量減少有代溝的問題; 我想: 您的這種雙重註解; 用得好, 很可能會改變一個大時代的命運呢! 金老師! 您覺得呢!

我能想像您們這對從事過三Q教育的賢夫婦當年走在特教之路; 感到無比的敬佩; 也同時讓我聯想起從前走過的教育之路; 我感覺特殊教育的這條路比幼稚教育的路還要難走; 多麼令人妒羨啊! 當您走在此道上 時, 竟有知音愛人相伴啊!縱然開闢的這條路在時間上不能持久; 您與劉老師卻創造了三Q 教育史; 留下永恆的紀錄

代我謝謝您的千金, 希望她能繼續上我們的網頁來, 表達他的看法與意見, 為方便大家更能會意您的意思, 我刪去了幾個字; 不知道我是否會對了您的意?! 好! 不多寫! 祝您們

日日快樂

永不止息

一隻拙蜘蛛 VENUS

2003.6.10日清晨四時二十分

@@

您的復信讓我們感動

談老師: 現在是6月14日清晨5點15分,我打開網頁,研讀今年高考語文試卷。

一個“目光”,在一段敘 述之後,出了好幾個題目。

最後一個小題目,是講有種人目光超前,他們的觀點一時無法證明,反而被誤解,遭打擊,甚至於死於非命。

以我們的經驗,我們只不過為追求真理,多出點力氣,多費點精神,吃飽飯,睡一夜,就能恢復。

在《適齋文存》上有劉老師和我的合影,您收到書就能看到。

我的任何話語,您都可以按照使人明白的原則處置。

我已經把《甩竿》“甩”給了我的幾位年輕的朋友,讓她們去閱讀,討論,分析。我將綜合她們的想法,給您和朋友們一個交待。

問候APOLO學常老兄。我們打印了他和您的詩文。此頌

 

金培元

20030614 上海。

 

談老師:您好! 忙中偷閑,講一點關於“教授”的感想。

就是提到“教授”,要注意詞性。

在《適齋文存》自序中,我有這麼一段話: 由於給復旦大學漢語專業的師生開過觀摩課,回答過關於聾啞人語言與思維的問題;最近三年又在華東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系的教學實踐課程中講授《手語文化與手語技術概論》,有人稱我專家,有人喊我教授。

其實,這是大家的謙虛。至於教授,作名詞,我不敢當;如果當作動詞,因為我付出了勞動與心血,也就欣然接受了。 為什麼要特別聲明?雖然,在香港等地,許多算命先生都堂而皇之打著“哲學博士”或者“命理教授”的招牌,招搖過市。可是,我們這裡非常講究“紅頭文件”。沒有任何文件宣佈我為“教授”,大家客氣,作為動詞,我也就默認啦!

金培元

6月16日

談老師: 希臘風情已經瀏覽。

在我的《適齋文存》中有一張照片?明是:陪希臘卡得麗娜小姐訪問聾人家庭。 我已經多次提及《適齋文存》。但是尚未給您寄。我在等“勘誤表”。算了!不等了,6月18日給您寄出,讓這本書慢慢地走到北美洲您那草莓色的家堙C

您要先看照片——可惜,沒有您的光輝形象。

接下去,看《自序》和《編後絮語》。

那張書簽的背面是書中插頁照片和題詞的目錄。

朋友們7000多次光顧您的網站,如果說,這個網站是個“國際教育交流中心”,您就是中心的董事長。

如果說,這個網站是所大學校,您就是學校的校長。

事在人為,有志者,事竟成。唯一要告誡您的,是健康第一!健康是事業的排頭兵。什麼事都要悠悠地做。我正在網上審查閘北區殘疾人聯合會發來的一份上半年康復工作總結,有14頁。突然傳來您轉發的“愛琴海……”中斷原來的?讀,看了80多幅美麗的風景畫,再繼續?讀那理論性強的,講究邏輯的工作總結,效果會好得多。如果,明天我能夠滔滔不絕地說出一些讓人重視的話語,這些照片功不可沒。 祝您和網友們

萬事如意!

金培元

20030616,上海

@@

Venus 的回應

金老師: 您好! 劉老師好!

今天您已滔滔不絕地說出一些讓人重視的話語了吧? 我也相信那些照片功不可沒。如果有機會可以傳一封謝函給台灣的劉惠玲小姐; 他是我在參加生命教育營認識的年輕朋友; 您也可以傳來這裡讓她在網上看到您的謝意 "惠玲"

聯讀三封來信, 發現您對本網的關心與熱誠; 想即時回您的信, 卻抓不到一個完整的時間; 回想當年我曾贈您的那隻拙蜘蛛, 整天守在網上寫寫寫;忘了捕食為生命的目的; 沒想到今日的我, 還真像是一隻道地的拙蜘蛛呢!竟然正式拉起了我的網路; 不停用八隻腳在工作; 為的是要創造一個美麗的又能互放光亮的華嚴世界呀!

你說<有種人目光超前,他們的觀點一時無法證明,反而被誤解,遭打擊>,我認為這是必然的; 試想自古以來有多少的烈士 不是招到這樣的下場? 這恐怕就是他的特性使然; 改不了的呀! 不過像許多這樣的人被誤解了, 時間就是最好的證明書; 我多麼希望我就是烈士; 可惜我還差得十萬八千里呢?

您說您已經把《甩竿》“甩”給了您的幾位年輕的朋友,讓她們去閱讀,討論,分析。您將綜合她們的想法,給我和朋友們一個交待。這個辦法好極了; 我多麼希望她們能用這個小說開個讀書會; 將大家的想法匯聚過來一同上網, 與大家交流分享; 您是特殊教育專家; 由您主持討論必然是精采又實在的; 我會時時期待著; 同時我希望您能幫忙匯聚語文編輯組的朋友們一同來網上交流交流, 談談您們這些年編輯課本的心聲好嗎?時間由您們選定通知我; 如何進來我的立即室? 請看我的拙蜘蛛看板; 進入的步驟; 先試一試可進後約定時間;通知我一聲, 我是任何時間都行的

您們打印了Venus與Apolo的我愛溫哥華詩文。看見了我們的草莓家園; Apolo的真實感受很不賴吧? 在愛的教育故事輯中也有他的幾篇動人故事, 可以唸給童園的孩子們聽聽; 也是一些課外的補充教材呀! 另外我也開闢了兒童文學欣賞的園地; 放了我的一首<山>的詩以及一首台中的小朋友寫的童詩, 由我給予修改賞析我渴望能分享給童園的師生們好嗎? 如果您們喜歡這兩首詩; 我不反對被您摘錄在您們的邀稿上; 我始終愧對童園給了我這麼一個顧問的頭銜; 我總希望實實在在的為孩子們做點事; 如果孩子們有何作品也可以傳來; 讓世界各地都能欣賞到; 您以為如何? 這就要依賴您與徐校長以及老師們的支持與推動了

有關 您提到的“教授”的感想我也有同感身受與共鳴之處; 有的團體機構為了廣宣而將自己包裝成商品將名字後面添加了教授之虛名推介出去; 我不能說不對! 我只能往好的一方面去接納他們給我的期許; 同時我也感恩他們的費心; 讓我有機會扮演一下教授的腳色; 如果做教授的條件非要有大學以上的文憑; 那也是無可厚非的, 如果他沒讀什麼書; 也沒有什麼文憑學歷而能被尊稱為教授, 請他去演講, 我也認為這個團體打破了傳統又獨具慧眼; 更值得尊敬願與他們合作! 金老師! 劉老師! 您們以為然否?

我真感動您對我的網頁的用心與關注; 7000多次光顧這個數字雖然誇張了些, 卻離全球的總人數又不知相差了多少公里呢? 我們還得再努力呀! 好的網頁是人人都嚮往的; 自然會長出翅膀來, 飛到讀者的面前, 如果說,這個網站是個“國際教育交流中心”我仍願是一隻拙蜘蛛而不是中心的董事長。

如果說,這個網站是所大學我就是學校的發起人與推動人而不想當什麼校長。謝謝您對我的期許; 如您真要這麼說與想; 在民主與多元的角度來想, 我也能接受並尊重的

唯一要告訴您的,我的健康是全靠我不斷用我的右腦來創造思考; 凡事都悠悠地; 感性的; 無為而為的做; 縱然有經濟上的壓力, 卻仍抱著樂趣無窮的心態泡在其中; 尤其這些年來我推動的微笑功; 也促使我的大腦中充滿了腦內嗎啡, 形成了大量的抗氧化劑, 來強化我的身心; 所以我越忙越年輕了呢? 我會記住您的話! 健康第一!同時也將這兩個秘訣傳給您; 請您傳給更多朋友吧! 的確! 健康是事業的排頭兵。

我晚上打電話到童園, 大家都去開會了, 正是周榮康老師接的; 真的要感謝他

祝您賢夫婦和徐校長及朋友們

教學成功

編輯愉快

您們忠實的朋友

Venus拙蜘蛛

2003. 6. 19日子時

 

 

秋文:

我已將<我們還不是鬧事的一代>這篇文章放進我的網頁中作為教改討論的一個方向; 我很想跟你聊這個主題; 請在明天的中午用兩個小時時間, 我們來交流這個問題好嗎? 請進我的立即室, 我在室內等您光臨. 您的朋友如果有興趣也歡迎進來; 從這篇文章讓我看見未來的你~ 一個捍衛真理且勇敢的鬥士 ; 你如沒空請你擇時我配合你的時間

那方留 2003.6.18

 

你是...... 喔!

我大概知道你是誰了 ! 但是我並沒有空常常上網 ! 所以有什麼問題就寫信問也可以啊! 什麼問題呢?不知該如何稱呼你

From: 開心

Date: Mon, 23 Jun 2003

@@

Venus 的回應

 

開心您好! 我是那方又名談衛那叫我那方好了

那日我們聊得很匆忙; 因為動作慢所以有<餘有未盡>的感覺; 我很盼望您有空再來找我; 可惜妳來我沒注意, 錯過了; 我有一個教育的網頁希望得您指教; 也希望您能將您教學的心得與對教改的感觸, 寫下來讓大家分享交流可以嗎?

沒有時間的限制; 不給任何壓力; 最重要是您是否認同我的網頁? 我們也可用對話的方式呈現. 我仍時時期待您從我的即室裡出現祝福您

教學愉快

那方留

2003. 6. 23中午 > > > >

@@

 

您好! 那方

你的教育網頁在哪啊 您是說你是一位已退休的老師吧?

你說你住...... 我正想寫這論文! 可以請教一下嗎? 謝謝啦 ! 當然樂意談談啦 !

很難碰一起 我想請教一下我想寫, 有關校長的生涯其生命故事這類的論文不知道你有何建議

 

@@

Venus 的回應

讓我們從校長的角度來談教育

 

開心: 您好! 我們好像在捉迷藏, 太陽下山月亮出; 想碰個頭望一望您已失去了蹤影

在Mail 中看見你的留言; 沒想到您關懷的層面與想寫的論文主題是有關今日的校長他們不同和相同的生命史; 這個主題很有趣; 我很願意提供我對校長的一些想法與直覺的感受給您參考

坦白說教了三十多年的書, 我對校長這個頭銜很陌生; 我幾乎沒有做過什麼主任更別說校長了; 正因為這樣; 我卻一直在不同領導方式的校長與不同的主任之下工作; 是有很大的感觸的; 每個人的命運必然會受到校長的辦學作風所影響; 在我第一個印象中的校長那是我的父親談寒光先生; 因為他的大力提倡辦學; 讓我從小能有一個比較合適的學校讀書; 但他本身原不是辦教育的人, 他原是一個西洋藝術家; 對教育並沒有基本的概念在民國三十六年的那個時代有多少人能對教育作深入的研究呢?只是一味的要讀書讀書; 但是我父親雖然不懂真正的教育卻因他的關係一所子弟小學在他手中創辦起來; 所有聘用的老師都要從他談話過關; 由於父親是一個藝術家有藝術家的特質; 現在想來他是一個右腦比左腦發達的人; 他的生活美學與創造思考的基本特質影響了我的一生

第二位校長是初中的校長; 他很少與學生接觸; 有很好的學者形象; 他似乎坐在辦公室裡比較多, 他後來從政做了國大代表; 我的印象中他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學者的風範; 現在起碼已有95 歲以上了; 可能還在; 您如要訪問他或許還來得及我可以替您打聽

第三位是師範學校的校長; 這位校長是武漢大學理工科的,不是一個學教育出生的; 並且是個老處女, 對老師學生都非常的刻板和嚴肅; 學生很難親近她;記得他最大的特徵是總見他兩手緊握拳頭從沒放鬆過一次; 他最怕學生交男朋友; 只准學生穿制服; 頭髮要剪成中分齊耳; 決不允許男生寫信來; 更不允許學生談戀愛; 有違者不是記過就是開除; 並沒有給我們這些寂寞的十七歲少女們一些感情流洩的管道; 也禁止男女談戀愛的事件; 因此凡是從這樣的學校畢業的小老師; 到了社會上工作; 不但不懂得如何做人也不會談戀愛, 有了感情上的問題也不知如何處理! 可想而知這些老師的婚姻生活不出問題那才是奇蹟呢!?

因此我非常厭惡這樣一種一切都在壓制與嚴格禁止的管理方式下學習, 未注意到人性中最珍貴的情感教育的學校; 對它一直產生不了一絲的懷念; 同學之間也似乎缺少感情的基礎; 建立不了深厚的友誼; 這位校長已過世多年了; 他應當是屬於全然的理性思考且保守在傳統裡卻無意要突破的校長; 不過畢業出來的學生比其他師範的老師較能吃苦耐勞 敬業樂群 成為熱心負責的教育工作者到是真的; 分析起來主要原因恐怕是因為我們是第一屆, 三年的墾荒期讓學校的校園與設備從無到有的歷程; 同學們都有參與; 以至於我們體驗到了創業敬業的意義

再談我工作後的第一位校長; 他也是一位學理工的女校長; 先生是石油公司高雄煉油廠的總工程師; 一位頗有前途的科學家; 不幸在一次實驗中爆炸身亡; 因此請他夫人做該廠子弟學校的校長; 他是一個高層次的知識分子; 平日不拘言笑做人做事正直不偏; 他人又瘦又矮又小; 但是從不馬馬虎虎; 我仍覺得他是一個左腦校長; 但不表示他無情無義; 他只是生活在忙碌的工作中忘記生活中需要一些樂趣與調劑; 我從來不敢 與他親近; 見了面也不知能跟他說什麼? 他也從不主動的來關心我們; 不過倒是有一點是不同的; 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因他的這一舉動讓我在那個學校過了十一個寒暑; 這是一個怎樣的動作呢? 這是因為他聘我為該幼稚園老師的第一天;他與該廠的人事主任一同請了公務轎車從老遠的學校來接我上班; 確實令我感動而從此信任他辦教育的精神; 而甘願的為教育奉獻自己; 後來他成為該校延長到十二年一慣家幼稚園托兒所的校長; 現在已退休定居美國寫了一本回憶錄名叫: 半屏山下值得參考借鏡

在我沒到這所子弟學校之前倒是遇到過一位很特別的校長; 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而且讓我此生欠了他 一份知遇之恩的恩情; 那時我因剛畢業出來想去找離家較近的學校工作; 我騎著腳踏車來到一所私立的小小學校; 去問他們要不要招考老師; 只見一位中年婦人在校園中掃地; 我就近的請教了他; 他說該校正要招聘老師不過得有三年教學經驗的老師才有資格來報考; 我剛畢業恐不行, 可是當我們很自然的閒聊了一會兒後; 他竟然大膽的要我也來考考看; 我正驚訝他是誰的時候旁邊來了老師喊他張校長!

啊 ! 他原來是校長; 純然是平易近人又和藹可親的一個人; 我在他面前一無壓力, 什麼話都很自然的說出來; 當初我直覺的感應到他正是我想尋找的一個值得我追隨學習的校長; 我馬上立下心願要跟定他; 不知何故那次的考試我的成績特好! 好得令自己都驚訝萬分; 這位不看文憑不顧經驗的在董事會上為我說話據理力爭的校長, 他竟然違反了董事會的規定; 讓我報考, 因而為此相持不下; 校長認為報考的目的是為了能招聘到很合適的好老師; 既然他已發現有一位好老師走到他的面前來; 為何不給她一個機會? 既然給他機會他又表現特好那又何必一定要三年的經驗? 這是張校長的邏輯; 當然董事會不能茍同放棄原則; 因此拒絕了聘我為老師; 這個奇特的緣份真令人無法解釋; 最後張校長感受到董事會的壓力與一種無從溝通的無奈; 也下定決心辭職不幹了! 然而, 想不到的事還在後頭呢! 張校長竟然在我來到煉油廠子弟學校之後, 沒兩個月; 他竟然棄官而去被應聘成為我的同事; 他從此在這所學校教書, 直到他退休.

去年回台; 特去南部拜訪他, 他雖已是滿頭白髮的八十以上高齡的長者;面似修道的仙人; 身體硬朗經常出國自助旅遊; 跑遍世界各地; 遺憾的是我一直沒再有機緣跟隨著他踏踏實實的一同奉獻教育

我此生的教學生涯真正只接過兩次聘書; 民國六十一年我決心放棄我從事的幼教工作; 轉任為小學老師; 這也是因為我遇上了一位奇特的校長改變了我的命運; 這位校長是一位熱愛創新與注重學術研究的人; 他辦學重視老師的觀念; 喜歡創新; 尤其欣賞大膽又勇於嘗試的人;他把時間都用在研究與教學上, 對於學校的校舍是否要重建或裝修; 校園是否需要規劃佈局往往不在關心之內;他在意的是老師教學的素質與教學的態度以及引導老師們如何尊重學生啟發學生的言語與技巧上; 他的確是幫助老師教學進步拉拔老師達到教學的水平

可是一般老師並不了解認同他; 因為他從不喜歡跟老師話家常; 他也不鼓勵老師互相交流溝通;因為他認為聊天最後都成為是是非非; 他把時間都用在教育的革新上; 最奇特的是他跟那些與他全然不同作風的主任們倒是有緊密的合作, 達到無間的關係; 尤其我發現他是一個右腦比較發達 具有創造思考的人; 而他手下的主任們個個確屬於跟他完全相反的人; 我個人認為當年辦學的成功得歸功於他首先對幾處主任的民主與尊重; 促使互補了彼此的優缺點;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提高老師的教學素質上; 在生活上卻未能讓老師有一種歸屬感; 我雖然被他欣賞與以他獨具的慧眼聘用了我; 我們彼此有一種默契與認同; 讓我在他主持的教學或觀摩會上讓我有機會發揮我的才能與智慧; 讓我在教材與教法上有所專研與精進; 那段日子裡我的生命在不斷的提昇; 教學的境界也積極的被啟發出來; 直到現在回想起來, 他是一個最適合引導我的校長; 可惜的是五年後他突然的退休放棄了教育, 進入神學的領域去做一位虔誠的基督徒, 為傳上帝的道而隱居美國; 現在他也是八十開外的人了; 在上帝的國度裡他活得更充實更喜樂了呀!

接著而來的是一位從南部北上的年輕有抱負的校長; 接受過正統的教育洗禮; 是屬於新一代的校長; 有堅實的教育理論基礎; 然而基於有一半老師仍在懷念前兩任的校長, (最早一位是屬於全心為校為學生為老師鞠躬盡瘁的校長, 跟每一位老師都有深厚的友誼與情感,心連心的一同為教育事業努力前進的領導者 )

大家對從南部來的校長作風與觀念不習慣又不能一致認同; 以致新校長的心靈無形中受到傷害, 他發現無論他多麼的努力也很難帶動老師們的心歸向與他; 漸漸的他把注意力放在校舍的重建上; 校園的美化上; 對老師的教學是否配合新的時代與潮流? 幾乎是不聞不問的冷漠到極點; 而他所能相信的是在他手下提拔上來的幾個新主任而已; 可想而知; 我的生命的價值突然從高處墬落下來; 他不但看不懂我; 他根本不想去認識與了解每個老師的長處; 這種改變我相信不是他的原意; 而是他從小被扭曲的心靈再度受到大家的扭曲; 不可否認的是在老師們的心中正渴望能得新校長的關心與鼓舞; 如大家長般關懷每一個老師的時候; 新來的校長原就不是一個具有親和力的人; 與上屆校長有異曲同工的不易親近之遺憾; 同時一個從小心靈就被扭曲過的校長, 加上剛來到大都市來; 他需要更多人人給予他支持與信賴, 來填補他內在的自卑與冷漠; 可惜一切似乎都發現得太晚了

當時我從失望到絕望的境地, 是因為校長對教學的莫不關心以致眼見教學逐漸在外行人與教育當局設限的一些不合理的體制之下開了倒車,外行人在領導內行啊!

加上教育的體制與諸多的規格與限制在在都在控制教師們的格外之想; 讓我個人從事開放教育的老師感受到自己已走到了盡頭, 再也找不到希望的出口; 雖然把心專注在孩子身上也是一條路; 走在這條路上卻讓我感覺到是那麼的冷, 幾乎找不到一個能共享與共走的夥伴; 那時候老師與家長之間還不能有過份的親近關係; 因此我決定提早退休

最後我要說的是當我遞上提出退休的意願書時;校長正好不在; 我將休書呈放在他的桌上; 等到我將學生都放了學去找他; 他見了我第一句話是: 談老師我已簽好字替你送到人事那邊去了你去辦退休手續吧!

他對待我這樣一位非資深的老師不足為奇; 可是他對待一位默默為學校付出一生青春歲月, 四十年如一日的為校管理財務經濟的主計所得到的反應與作風完全的一樣; 我為這位主計抱屈; 他真是一生沒沒無聞在最後的一天學生從來不認識她是誰? 他為學校做了些什麼? 可真是忽略了人文的精神與愛的教育

我退休之後又遇到一位師範學院的校長;他 是我去師院進修的校長; 這位校長我並不熟悉他的歷史; 也沒有過真正的交往; 但有幾點我在師院進修的學習中; 深深的體會覺察到了:

1. 我發現他是民主多元的校長; 他懂得尊重各系教授的專業與注意教授的特長

2. 他看重幼稚教育 特殊教育 資優的教育; 更重視人才的培訓

3.他不但重視兒童文學; 懂得創造思考的教育之外; 更鼓勵教師出國進修

4. 他提倡永續的學習; 尊重教師進修中的年長者; 有尊師重道包容多元的心懷

以上是我因您開心的問題; 促使我有感而發的敘述了卡在內心的長篇激情; 同時也讓我藉此機會做了一次完整的反思與反省; 其實這些校長都有他獨特的一面; 也能造就一些人才; 例如我雖然對作校長一無興趣; 但是我喜歡在朝會上傾聽各處室領導者們的一元化的報告; 而有將心比心與反思的機會; 日積累月下來讓我獲益良多; 釀造了我後來竟然會寫下一本<領導與哲人>這類的文化書

而我自從上學到進入教育工作以來; 我們做老師的似乎始終沒有接受到自由民主多元的教育洗禮; 但是卻一再的要求老師們要尊重兒童; 老師本身首先失去尊重; 我們只有聽話的份, 卻少有說話表達意見的勇氣與空間; 現在教育終於改革開放了; 老師已擁有可自主自覺的尊嚴與權利, 也能大大方方的與家長們合作溝通與討論; 校長的位子是由老師與家長投票來競選產生的; 對一個勇於開放且主張民主多元的老師, 已逐漸受到了重視; 教師們已有了聲音; 然而我已棄教而去; 這恐怕就是後浪推前浪的時代進步吧?

這份得來不易的教育改革; 看來已成為一條不歸路了; 在十幾億人口的中國大陸; 人口密度與擁擠勝過台灣的香港; 也因時代的潮流教育都積極的在改革開放; 期望能與世界教育接軌; 何況我們早已是開發後的國家; 教育的體制不改; 就難以發展教育工程; 校長的觀念與思想如果未能跟上時代; 培育出來的學生有可能成為社會的頑石與進步的絆腳石; 所以今日我坦承的說出我心中的黑暗與失落; 已不是在埋怨什麼! 而是也能激發您來回想一下自己人格的陶成是否受到學校的校風與辦教育者的影響?也藉此提醒從事校長的人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之外; 對老師們的所作所為要能知人善用; 又能做一個以德服人; 以真情的關心幫助每位老師發揮教育的愛的一位大家長, 才是我今日一 吐我心聲的最首要的目的啊!

 

那 方

2003.6.29.

 

 

 

網路讓我們心繫一起

談老師:

老記得妳講過「譚」:good morning、西方人說的早安,上回寄信給您, 連姓都稱呼錯了,真是抱歉!

您永遠是我的偶像,下個月暑假願我有較多時間交 談, 您的網站我已介紹給我親愛的同事,祈對您要成就的教育理想有些許幫助。

您的努力,讓我看到教育的希望,

願我也能有東西分享別人。敬祝

心想事成

平安喜樂

牡丹

 

@@

Venus 的回應

 

想念的牡丹, 以及萬芳的老師們: Good moring! 您早!大家早!

謝謝您將我的網頁告訴了您的同事們; 因為我跟萬芳國小有一份特別的情誼; 記得我退休後是您的關係, 讓我到萬芳去代課; 讓我的退休生活增抹上一撇色彩; 也讓我窺視到一般國小的教育概況; 尤其我用了一些教育的理想做種子; 默默的種在數百個孩子們的心田裡; 孩子們現在都已長大成人了; 可惜我看不見他們的伸枝茁壯; 尤其孩子們更不會記得或發現當年有心種下種子的代課老師; 但是我個人是忘不了的......呀!

我的網頁在技術上仍是屬非常幼稚的階段; 我是邊做邊學的慢步在電腦的複雜領域裡; 為了要表達我對教育的一份真情; 目前只能把時間花在內容的充實上; 希望大家能包含; 所不同的是我從事教育的心路歷程; 恐怕在所有的網頁當中是很難找到的

能與同道的教育朋友分享; 是我心中的願望; 不久的將來, 我會陸續的放上照片 錄影帶以及錄音帶; 並且美化與變化我的首頁; 希望得到您與您的同事們的支持與鼓舞; 常上網頁來與我交流談心; 並針對其中任何一個點提出問題; 或是討論今日的教改諸多問題; 也希望能夠將我的網頁正式的介紹給萬芳的家長們; 讓我們能在網上做教育的散步; 不知道我是否合您們的需要?

回想我們的友誼建立在我家的妙有居的徹夜談心與交心裡; 享受過一次深刻的對話; 讓我無法抹去我們這種神交的友誼; 希望仍能有那樣相互交融的體驗; 並能因您的關係讓我能結交到更多的志同道合的朋友

除此之外, 我為您有這麼一個電腦與耐米觀念專家的兒子非常的好奇! 我能不能請他在我的網頁裡向大家介紹有關的耐米觀念? 以及對電腦的關係?說說他的願景......如果您願將您兒子的成長與改變的歷程寫出來; 我相信一定很有意義能啟發更多的人! 如果有現成的資料也好; 不過要能讓人看得懂為首要; 也不要太長; 首先提供一些新觀念好嗎?

今年我家開了四朵大如盤的白牡丹美極了! 我會將此照片陸續放進我的網頁裡請您欣賞; 敬請期待祝您

暑安

@ 我將此信同時放在網頁的知音迴響裡; 也讓大家分享, 相信您不會反對!

神交的朋友談衛那 謝叩

2003. 6.27.

 

 

 

老友互通

衛那:

我已進入網站瀏覽!使我心中出現一個念頭--若談伯伯在世一定以妳為豪.

我已告知素紅 美長 智明....相信她 們會跟我一樣讚嘆 羨慕.日後將常上網瀏覽.

 

前左營煉油廠公忠幼稚園主任

賴維萍

6/24/2003

Venus 的回應

老友維萍:

得知您已進入我的網頁好高興; 這等於我又重回故里般的欣喜; 雖然是人士全非物換星移 ;但是我確認我留在字裡行間的事已成為永恆的留念; 網頁中的幼教薪傳正好表述了我從事幼教的快樂與心酸史; 片片往事仍是那麼的鮮活又能激勵自己; 我始終對這份幼教工作有一份激情與動力, 鼓動我為幼教老師留下些什麼?

所以我曾寫了37 封信; 那是我生命出發前的儲備期; 我想您一定會從這個點上看起; 世上這麼多的幼教工作者我們曾一同走過;趙主任 您與美長及公忠幼稚園的老師 大姊姊們最能體會到我的心路歷程; 我多麼期盼您們看了這網頁之後能針對幼教薪傳來談談今日的幼稚教育; 我只有十幾年的經驗; 但是您們卻一生的奉獻幼稚教育~ 從事默默往下紮根的偉大的教育工作者; 慚愧的是我; 我因為有您們的堅守; 而當年我卻做了逃兵; 讓我再也無法回到我當年的築夢園; 好在我有許多的老朋友; 了解我的 看著我成長的夥伴讓我們一同回味哪些往事吧!

我好激動您提到了我的父親; 我雖未能達到他理想的願望; 但是他對他子女的期盼也是我今日未肯放下一切的動力之一; 我只堅守他的一句話:< 取發乎上; 僅得乎中 >人生沒有高遠的目標; 我們用一生 的努力也只能達到中站吧了! 我無法為我談氏家族有何光耀門楣的事; 我卻營造了一個書香門第之家; 今日家父如還健在; 必然會意外加驚喜; 因為除了我有此一個網頁之外; 他最疼愛的外孫大成Davi 也有一個北美最大的攝影雜誌網頁; 不知道您還記得否? 如有空也歡迎常去逛逛; 裡面的內容非常豐富; 讓我們在網上再續前緣吧! 程大成的網頁是: www.vivistudio.com 也麻煩您將這兩個母子網頁傳給我們的老朋友! 在此謝叩敬祝

暑安

代問候祉揚及孩子們好

同時您們會發現我老爺子程學常有幾篇短文在其中呢! 還有我家的照片找到了嗎?

永遠的朋友 談衛那 敬上

2003. 6.27晨.

攝影.廣告模特兒.溫哥華網上流行雜誌

歡迎參觀www.vivistudio.com 流行熱網

中文介紹

www.vivistudio.com/good

 

 

談老師:

我已於六月二十六日星期四下午二點回到列治文,去市政府繳地稅,又忙著招待台灣來的知見同學市區景點觀光,已處理好樓下房子出租事件,因加拿大護照過期,下午填表格換新照,剛送機從機場回來,到現在才有空連絡,將於二十九日星期日一早返回台灣,有空再談。

Julie Yen

 

 

 

• 把生命中看不見的暗處畫出來

說起來很容易,「鏡子」老師把我們關進一個密室裡。

二十個人,擠進二十坪不到的地下室,再加上頗佔體積的畫紙,空間侷促。

手邊只有黑白兩色,一盆水,幾支畫筆。我心想,該不會要我畫中國式潑墨山水吧。若是,何必讓我們擠得密不通風。

門關了,燈暗了,我聽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鏡子」說,用黑色開始畫吧,想畫什麼就畫什麼。

沒有燈就沒有眼睛,沒有眼睛顏色就失去意義。畫?畫什麼呢?

把你生命中看不見的暗處都畫出來。「鏡子」說。

我沒有密閉空間恐懼症。然而,忽然變成一個「海倫凱勒」使我十分焦慮,我的心情由肥沃的草地變成迅速乾涸龜裂的土塘。畫什麼呢?我根本看不見!

• 不要逃避悲哀的感覺

看不見的時候,你得看見自己。「鏡子」說。只用黑色,只用黑色。

有個女孩在某個角落裡痛哭失聲。她必想起某些被遺忘在黑暗角落的傷心往事了。

無邊黑暗中,我不知她是誰,為何哭泣。隱隱感覺自己一邊塗鴉時,也有一雙陰暗冰涼的手,冷酷的撥弄著心裡的七弦琴,不成曲調的三兩聲。

那是近乎絕望的感覺。曾經因為失去所愛的絕望感,明明可以做好卻搞砸了的虛空感,少年時不被全世界了解的孤獨感,和徬徨歲月時完全失去方向的感覺。

那種感覺是一種「沒有感覺」。

體會你所有的絕望。「鏡子」輕聲說,那樣的聲音像初冬時的第一陣寒風。不要逃避悲哀的感覺。

我的畫筆停頓下來。再愛黑色的人,此時必也痛恨黑色。單一的持續使我的厭煩升高到極點,我很想對「鏡子」說,可不可以放我出去透透氣?我不幹了。

• 快樂和不快樂都不能一直發生

換成白色。「鏡子」說。不斷的使用白色,看看你的感覺變了嗎?

雖然看不見,更換的感覺還是帶給我鬆了口氣的感覺。白色,我光明的希望,在黑暗的帝國燃燒……然而,要不了多久,同樣的疲憊與焦躁一樣侵蝕著我。

可以停下來了嗎?

就算白色代表所有正向的力量,太多了我一樣會瘋狂。

就在我忍無可忍時,「鏡子」擰開了密室的燈。習於黑暗的眼睛,暫時陷入一陣昏眩。慢慢張開眼,膝前那一幅陌生的黑白畫漸漸清晰。

義大利同學妮娜淚眼汪汪的對我笑著,「看,這就是我的人生歷史。快樂與不快樂,都不知道為什麼發生。」因為看不見自己在做什麼,過去的歲月如此陌生,誰的,都無所謂。

我有另一種體認。我明白,快樂與不快樂都不能一直發生。一味的快樂和一味的不快樂,一樣使人無法承受這幾年來,我已懂得處處往好處想,快樂得多,但在心態上,如果我不能接受悲傷也是必須細細品味的人生過程,一味趨吉避凶,快樂會變成一種令人焦躁的無聊折騰。

喜與悲,彷如錢幣的兩面,不可或缺,或者我對自己的負面情緒,也該更有了解的耐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