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錄

伊甸奇葩之二

一、伊甸寫作班學員的文學風采

583

583

空篌引

愛的動力

驀然回首

牽不到你的手

蠶絲

怎麽能——忘懷

一、          談談我們心目中的好朋友

584

朱萬花

雷電擊醒萬物的夢,

稻穗啊!

叭在雨中

陽光曬你的果

你啊!

坐在田中。

當稻穗灑著繽紛的旋律,

穀啊!

立在雨中。

××

天氣的手

總爲季節改寫

氣候,

媽媽的手爲什麽不變的經常抓你躺進

鍋中

從祖祖先先的年代到現在(也必然延續至將來)

你寫在那個爐邊的生活主題永遠——

是愛的

延續生活,正是你

包容的

目的。

評語:這種用心靈去體會、深刻認識584的生命,非常令人震撼。

585

劉天富

與你相遇  宛如葉落的美麗  美麗

美麗的靜我雙眸追逐    瑩瑩漾漾

        琉璃森林堜  芭蕾伶娜

更深  還近    杳涉的好錯誤  好錯誤

是雨  或淚  但關不住傳說的天窗

任遊流浪了的靈魂  穿隙於清晚的星星

且遺忘於記憶之間

竹葉青  竹葉青  幹了罷  又一杯  於是

我迷幻在顛顛倒倒底森林堨朝  打轉

以另一種風情

俯拾一瓣瓣麻痹了的泥蓮

墮落於好錯亂的晚色深處

一襲揶揄的藍袈裟    夢媯ㄧ靰漪唻

並且  剃度于瀟灑的冷秋    西蜀少年

評語:好美,好濃,好深的“情”,讀來頗有

如醉的詩情,如的意境。

文字的排列、組合很有創意,但是,

全詩的外在型式成長方形,

似乎破壞了美的感受,這種型式硬了點!

倒不如用芭蕾似的

輕盈飄逸的斷句分行,

使你的詩與內含更有視覺上的感受。

不過,這也正反映出你

心中被現實困守的

苦悶與無奈。

空篌引

孫行中

“漢、樂府詩集、相和歌辭,箜篌引”

原詩:

公無渡河

公竟渡河

墮河而死

當奈公何

古詩新譯:(再創作·舊瓶新酒)

一夜雨都不歇

思緒也濕淋淋了

那山中溪泉流成的河,平日

只低低的唱著鳴咽的

而今在茅屋外響起

奔騰

晨起就別去采蘭了

相公

湍急的漩恰似河伯的咒詛

且去欄外吹笙

用高亢的音協和我沈吟的

空篌

河水漫過堤岸

但是  娘子

蘭草仍在彼岸隱藏

長安城奡I戶的賞玩  卻是

孩子與你我的

生活

別渡河  相公

河水洶湧

河水湧起如

向晚風起時天邊的雲朵

且吹你高吭的笙管、坐觀崖上雙588

鴛鴦

你彈空篌我吹笙

換不回

米糧與柴火

河水漫過胸膛、娘子

你且奏那高山流水,伴我

渡河

河水漫過胸膛

河水漫過頭頂

回首張望的眼 

絕望下未完成的呼喚

無助地溶入永世的

沈寂。

高山流水伴你

渡那永世的河

……

箜篌變調的哀音  沈沈

拂平河畔589足的嘴臉

鴛鴦崖下嗚咽的清流  我將與你

  聚。

評語:全詩震撼心田,久久不息

箜篌之音

令人哭泣!

你的詩,

    似乎超越古人之詩了。

 

 

劉銘

大黑貓弓身子、張牙舞爪、齜牙咧齒,一大步一大步590地向小老鼠侵近,如楓葉般的舌頭不時在唇邊滑來滑去,口水猛往肚塈]:“妙!這回看你往那媔]!”

小老鼠嚇得魂不附體,上下兩排牙齒激烈地打著顫,腳像不是自己的似的,不聽使喚,身子卻反射地向背後的牆壁蠕蠕的後退,內心無助地嚷著:“媽呀!救救我吧!” 大黑貓衝鋒陷陣的撲了上去, “砰”        

撞上了牆壁、撲了個空,頭腫了個包,突然覺察到牆角下竟有個小洞,方才被老鼠擋住了視線,氣得黑貓直跺腳、翹鬍子。一怒之下拿起DDT猛向洞口噴射。洞堛漱p老鼠見濃煙四起,嗆得直咳嗽流眼淚,趁著煙霧朦朧,能見度尚低之際,溜出洞外,不料,不偏不倚正巧撞上黑貓預謀的“手牆”上。黑貓逮個正著,雙手牢牢緊握移近臉龐,得意洋洋道:“你就算是狡黠的孫悟空,也難逃出我如來佛的手掌心”。小老鼠顫抖地說:“我這麽丁點身子,還不夠您塞牙縫呢?況且我是傳染病的媒介,吃下我你也難保不生病?我上有高堂老母,下有妻小嗷嗷待哺,求求您行個好放了我吧!” “少來這一套,我軟硬不吃” ,貓趾高氣揚的說。

“啾——”門鈴響起。貓想:八成主人回來了,我要她誇獎誇獎我。遂捉緊老鼠忙不叠地朝大門奔,途中一個不慎,踩上了平日自己常玩弄的皮球,滑了一跤,手一松鼠輩趁勢逃之夭夭。眼看到嘴的“鴨子”居然飛了,氣得黑貓吹鬍子瞪眼睛,連爬起的氣力皆無,索性一動也不動的趴在地上裝睡!

主人走入屋內,望著黑貓自言自語:“唉!這貓真懶,除了睡覺,連老鼠也捉不到?”……

評語:刻劃入微,情節生動!動作準確!寓意深遠!對話要分行!切記!題目換得好!有畫龍點睛之妙。

愛的動力

褚美秀

每次當我看到這張相片時,我會自問自己當初怎麽有那樣的毅力走這條彎曲、窄小的山路,是好奇心的驅使?還是友愛的鼓勵?

回憶起當初決定要到鼻頭角玩時,我一直表示不能參加,我把我所有不能去的困難都搬了出來,但是在一旁的姐妹及弟兄說盡一切好玩及風景優美的情形。有一位姐妹她很堅持的說:她非把我帶上山不可,因爲那堛滬毀犒磞b太美了啊!但是我一點信心也沒有,怎麽走得了?後來,有一位大哥哥說:“拿出你的信心和勇氣來,我們會幫助你,如果真的不行,我會背你上去。”就這樣被他們的真情說動了。

出發那天,天空不做“媒”,還下著雨,我也隨著雨水,心情沈重起來, 一路上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可是這群可愛的朋友一旁逗著我,終於被他們熱心的友情再燃起喜樂的心情來。

沿路實在是驚險,那一尺多寬的路,走起來真是驚心動魄,往下一看,那一波一波的海浪衝擊著礁石,發出了嘩啦!嘩啦!的響聲。忽然!我感到害怕,手腳都軟了,不敢往前走。就有一位弟兄在旁輕聲的說:“不要怕,你慢慢地往後看,你走過多少的險路了。” 就這樣被愛護的走上山頂,當我一到達時,一聲歡呼!大家都異口同聲的喊著:“美秀勝利——”那時我有一種被寵愛的滿足和喜樂。當我往那一望無際的大海一看,心呐喊著:感謝神,你創造這麽美的世界。

評語:你真的勝利了,這篇作品你贏得了最高分。

驀然回首

李清惠

夜,沈沈地,雨,冷冷地。孤燈下,是誰?竟然再度揚起那佈滿創痕之帆,又任心知躕在回憶的小河中?……

凝視著相框堛漱k孩,她緊擁著的是一份滿足?抑或是一個愛,單純無知堛漱戙u總是可愛的?!

深深記得,當我第一次抱起小仔仔,你的柔聲在我耳畔輕輕響起:“雖然我還不能時刻照顧你,但小仔仔會代替我日夜陪伴你。別忘了,抱著她時想念我,看著她時也要惦記我對你的思念。等明年再見面時,你抱著仔仔,我推著你,我們一塊兒去踏青。讓仔仔伴你等我回來。”

那年的冬天好冷。輪椅賓士在細雨中,猶如我的心在興奮中飛躍。進了照相館,仔仔好乖好乖地任我擁抱她。攝影師爲我們留下了這一個相依偎的鏡頭,爲的是告訴你,相思苦中也有欣慰與甜蜜,只因心中有份期許。

然而冬走了,春卻未帶來一絲溫暖。在那無歌的二月,我的淚濕透了仔仔美麗的衣裳。你,居然忘了那承諾。

年復一年,我又送走一季春。歲月帶走的是什麽?留下的又是什麽?那發黃的信紙上,你寫著:“……不要看輕自己,你有權利接受一切的幸福。相信我,縱然我是一片雲,也要抱著你和仔仔翺遊天際……”而今,殘酷的現實侵蝕了我所有的權利。我在殘缺中追尋完美,卻在殘酷的現實中遺失了它。是幸?抑或不幸?

夜,依舊沈沈的;雨,依然冷冷的,而回憶的小河中,只有淚伴著孤獨同行。

評語:我妒羨你擁有過如此美好的憧憬,在你成長中,他給過你所企盼的“幸福”;把“幸福”抛向永琚A他,永遠不會失去,也不消失。真情震撼我的心田!面向未來吧!小可愛!

牽不到你的手

王秋蓉

走在街上,喜歡看夫妻或情侶,兩情相悅,牽手漫步在柔和的春陽或夏日堙F美景當前,給人一種很甜蜜的感覺。一雙互想信賴的手,是一道情愛通向真正會心的橋梁,兩人緊握後,人生的苦樂,就此一起分擔與分享。

但是,我的手被拐杖支配著,牽不到你的手。即使,我放下拐杖,坐上輪椅,而這個時候,你的手卻要用來幫我推輪椅,控制把手,我一樣牽不到你的手。

“我們回家,你好好坐著,不拿拐杖,讓我們握個夠。”

“不!我喜歡的是牽手散步,那種須臾不可分的感覺。”

“經過這麽長的人生歲月,難道還不能接受一些屬於我們必須面對的缺憾嗎?幸福是有多種方式的。嗯?”

你篤定的眼神,是一道溫馨的陽光,專注的凝望,也是另一種真愛的流露。我輕輕的笑了,滿心是豐盛的,快樂的。讓彼此保持稍稍的距離,不時對望一眼,用真感情相互疼惜,一切的一切,都變得無比的美好而無憾。

愛,以獨特的方式,在我們之間存在著,我手中握著的是溫暖而有力的鼓舞,心中凝聚的是真實而完美的幸福,我釋懷了,愉悅地繼續向前走我們的路。

評語:取材與角度均特殊,內心的溫柔感受寫來絲絲入扣,動人心弦。

蠶絲

阮聖予

我養的蠶寶寶已快做繭了,隨時可以在裝們的盒內找到一些閃著銀光的白絲,母親進來了,我連忙請她欣賞我的成績,因爲她最鼓勵我養蠶了。

母親是河北人,三十七年帶著外婆來到臺灣。現在每當她買東西時,一聽說此物品是日本貨時,立即擱了就走,因爲她整個家庭全被他們弄破了呀!外公和幾個舅舅都成刀槍下的冤魂。她恨透了日本人。

三十九年底,母親奉外婆之命和窮爸爸結了婚,不爲什麽,只因爸爸是革命軍人,專打鬼子,原來外婆也很恨日本人哪!

結了婚,母親可以過一段舒服的日子了吧!嘿嘿,不行,這時病鬼又來啦!

在我一歲半時,患上了小兒麻痹,當時的醫學又不昌明,母親左跑右請,終於把病魔也感動了,決定不置我於死地,不過他們要移民過來,伴我一生。

母親有一把牛角木梳,那時她還留著半長的發,母親每日早晨起床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對著在當時已稱得上是好鏡子,梳理著頭髮。梳理好了的母親,真是美麗極了,每次看我時,總是微笑著,所以我想:天底下最美的人一定是母親了。

我小的時候很愛撒嬌,時常趁母親在做飯時,走去問一句:

“媽媽,你喜不喜歡我。”

“不喜歡了!”母親故意的說。

“你說呀,說呀,說喜歡嘛!”我拉著母親的衣服嚷。

“好!喜歡,喜歡你!”母親笑著說。

於是我得意洋洋的走了,可是不到一小時,我又來問了,這種“喜不喜歡”的遊戲,我每日要玩二十多次呢!

進了幼稚園,我開始成爲一個被嘲弄的目標,大人、小孩,明的暗的全有,每當我在外受了委屈,回家向她投訴,希望得到一點安慰,誰知她鐵青著面孔說:

“你裝做沒聽見好啦!別來煩我。” 鼻子發著聲,做著事,現在我才明白她的心比我還痛哇!

下雨天,也是母親最辛苦的日子,她唯恐我的鋼架被雨水淋濕,每次都是背著我去上學的呢!當你看見一位母親笑著將她的殘障孩子交托給幼稚園長時,她的內心在滴淚呢。

七歲那年,母親進入靜心小學教書,那時我家還住在濟南路,靜心則在貴陽街,早晨七時就不見了母親,原來她已去趕交通車了,自小我就特別喜愛母親,我每次有了糖、餅之類,總是放在櫃中,當寶貝一樣留給母親吃。

“乖,真乖,你吃吧。” 每次我獻寶時,母親都是這樣說,於是我就大言不慚的吃了,那時的我怎能明白母親的心意呢?

有一次,我將好吃的甜筒按老規矩放入櫃內,母親回來了,我神秘的說:

“媽媽,你來碗櫃瞧瞧。

“又是什麽呀?我看看。

等到看見了,我也呆住了,怎麽好美的霜淇淋全成了水,流了一櫃子,靠邊上的還在向下滴呢。

“好吃,真好吃!” 母親一邊整理著櫃子,一面說,嘴則去舐那些挂在邊上的,那次,我高興極了,因爲我明白了母親原來是喜愛吃這種東西。也在那次我看見了母親挂在眼睛上的水鑽。

評語:是一篇令人邊讀邊流淚的佳作,而且世上不會再有第二篇,我能讀到它,榮幸之至!

怎麽能——忘懷

周麗華

窗外

童年,對它記憶是,每天隔著窗口,看著姐姐和左鄰右舍小孩一同上學、放學;那份心情,至今仍深刻心中。

那些鄰居小孩,和我幾乎同齡,卻可背著書包上學去。而我——只因兩歲那年,有位“小兒麻痹”的精靈,來敲我門,說要與我爲友,就這樣,終生交了這位朋友,從此和我形影不離。幾年後,稍大,除了有人喊我:“拜卡”外,更被冠上“不良於行”四個字,也因此無法念書。

我總是躲在窗口看他們去念書的光景。

記憶最深,莫過於是那一次,小學運動會吧!我看到他們手上戴花紙,身著運動服,頭上還綁一條紅色布條,興高采烈邊走邊跳、邊笑、邊談,往學校那條小路上走去……望著他們背景消失在路的盡頭,淚潸然而下,不知如何形容心靈上所罩上的那種悲傷?一轉身,竟發現家堙A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也上學去了。陪伴我的是,滿屋子的冷清與孤獨。也疑惑自己在這種歲月堙G等待、盼望的又是什麽?

十字路口

總是在孤寂的日子堙A蹲著走,走向這條十字路,不論天多冷。爬上從不曾見交通警察站立的指揮臺上,蹲在那兒,凝視紅綠燈的變化,偶爾也接觸到旁人懷疑的眼光,我卻仍只注視它們的變化。

初時,只是認爲有它伴我,讓我減去了幾許孤寂,可是,看久了,覺得它一樣動作,長年累月做下去,可比一些偉人,還具有琱蒏@!

看的更長更久時間,又覺得它恰似人生喜、怒、哀、樂一般,永無止息輪流轉著,紅燈不會長久呈現,綠燈也不會滯留過長,也許世上,許多事與物都如此吧!

芳草萋萋

那一壞土,把您和我隔成兩個世界。那一堆草,卻又蓋住了您的“門牌”,也增添了淒涼。您寂寞嗎?一個人躺在這兒?

縱然,四面環山,也有鄰舍!山下也會不停傳來駛往基隆、瑞芳的貨櫃車、大卡車……合奏的交響曲;而伸手撥開那一堆盛綠的草時,我的淚卻沾濕了刻有您名字的墓碑,阿公呀!阿公!您寂寞嗎?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這,雖有鄰舍,卻不是親人。

想您一生以航海爲業。一下了船,從未忘了背我,乘上三輪車遍訪名醫,來醫我的腿。上了車,又怕我心中對“醫生”的那份恐懼,總說些各地風光給我聽,再不,便是爲我“長大後”紡織了許多成功之夢。

然而,我能依靠拐杖、支架站起來行走,卻在您走後的第三年。一場大手術,也是成功的手術,使我擺脫了在地上爬,蹲著走的日子;也結束了寒冬爬行時膝蓋起水皰,破了皮,流出血的苦痛。也結束了手與腳“合作”蹲著走,又常摔傷了下巴的畫面。縱然仍得依靠拐杖、支架,我卻是滿足和喜悅。

只是,您看見了嗎?我上了山來,站在這兒。如果您見了,您仍會用那我所熟悉的、充滿希望和愛的笑容,擁抱我吧!只是,只是,您看見否?

長堤

黃昏,夕陽爲大地披上金衣,爬上斜坡,見到了淡水河。和你並肩漫步長堤。欣賞著落日,踩著夕陽拉長我們的影子。……

許多人常說:你沒有我高,卻是姐姐。是的,你沒有我高,可是卻早我二年到這世上,所以我成了你妹妹。而又有多少人知道你竟給了我遠超過一般人的手足之情呢?小時候,那段“爬”的歲月堙A我不會爬樓梯,家堣j人們怕我摔下,不敢讓我去爬樓梯。您卻趁著大人們不在家時,關起大門,教我如何爬樓梯。

稍大了,你上學念書,我守在家堸握j屋子,你放了學回來,第一件事仍是教我念書,甚至到高中,仍如此,總無法忘懷,教我英文課本堥漱@課:“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聽不懂,一次、二次,您仍耐心的教,直到我會了爲止。

還有那麽一次,你和卿仔她們一夥約好去內雙溪烤肉,(那時,你剛上國中吧!)堅持“背”我去,背我上公車,下公車。到了目的地,太陽好大……好長的路。汗濕透了衣裳,還是背著我,有笑有說走下去。

您畢業當了會計,領薪第一件事,竟是帶我去西餐廳見識,和逛百貨公司。那時,我依靠拐杖、支架,已會站起來走了,卻不會乘手扶式電梯,一踩上去,就摔倒了,您仍要我再試一試。找來了電梯服務小姐,她一邊,您一邊扶著我乘上去。我知道你的用心良苦,你並非一定要我乘它,只是要我明白:遇到挫折,就要去克服,不是逃避。

公車站牌

暮色漸濃的傍晚,和母親分手在公車站牌。她上九路公車刹那,還頻頻回頭叮嚀:“待會二路公車來的話,要小心的上……”直到她的背景消失在車掌小姐吹哨子、關開聲音中……

母親的影子乍然清晰在眼前:她胖了,歲月更將憔悴刻在臉上。她的憔悴,有太多是爲我的。而又有太多時候,我想爲她說句:“她沒有錯”。爲什麽,有些擦身而過路的人看到我時,總會來段:“太可怕,這麽漂亮,腳卻這樣,一定是她媽媽沒照顧好,才會——”再不然便是:“歹色德,一定是她老母做歹事,才會生這款子。”

真的,我母親並沒有錯,也沒做“歹事”,更不是因疏忽照顧。她如同一般母親一樣,希望兒女健健康康的,只是,又有誰瞭解她的苦心呢?

爲了我——童年,我摔跤了,她總在淚眼模糊之下扶起我。

爲了我——當我因一場水災,而請了十多天假,再回校時,卻被“曠課過多”退了學,結束了此生唯一的七天學生生活,她背我,踏出校門,站在校門口……她的淚漫過我的淚。

爲了我——在我漸大時,又得擔心,不曉得去學習那一技才好?或……而四處求人收我爲徒時,換來總是“搖頭”。她的淚,又比我先滑落了。

爲了我——一年一年吹熄那插在蛋糕上蠟燭,而它數量增加時,一直擔心,將不知何人伴我走向地毯的另一端?

不止她,甚至我的任何一位親人,也相同給我豐盛的愛。我的老祖母,頭髮灰白,每次見我走不動時,還要求要背我走。

我的妹妹,年齡尚小時,曾對我說:“如果有一天,你的腿有力量可以踩死一個人,我寧願讓您踩死。”

這就是他們給我的愛。

霧水

曾有那麽一個清晨,上班途中,匆匆買下一份燒餅油條,走向二0六光華巴士站牌,和一群歐巴桑、學生等車,車子終於在大夥“癡癡的等”中駛來了。一個個的上。到我時,剛把腳預備踩上時,司機卻把車子往前開,我又移動腳步,緊跟要上,他又往前開,連續幾次……後面有位歐巴桑趕緊跑上去對他說:“少年仔:好心一點,給伊坐,好嗎?” 他一臉木然,雙手依然緊握住方向盤。我趕緊對那位歐巴桑說:“謝謝!不用啦,我等下班車。從人群中退出,他們陸續的上,上完了,車子開動了…消失在晨霧中,霧水卻濕了我滿頭。不知道爲什麽那位司機會不讓我上車?是不是忘了告訴他:“我手持是一張全票呀,而非優待票。而下一班車呢? 還會重演這種鏡頭嗎?晨風中,淚水,霧水混淆了。拭去了淚,拿出燒餅油條狠狠咬一口,卻是“食不知味”了。

一九八一年,不知爲什麽,會定爲 “國際殘障年” 。從那時起,四處大大響起“愛心鑼”。也有人在捐款,也有人舉辦聯歡晚會,也有人給我們“殘而不廢”四個字後,還加了許多鼓勵話語,給與工作的機會卻稀少,甚至連機構爲我們開的門也是少之又少。

那年恰好失了業,去找工作……竟有那麽一次,一位和我面試的老還問我:“不是那麽多人在捐款,爲什麽還出來找工作呢?”

竟還有那麽一次,我應徵的是“樣本師”工作,老說:“我們除了工作外,還得幫忙搬東西,從這一樓到那一樓,行嗎?心堨R滿疑惑之下,還是點了頭。唉!莫非我是來應徵“搬運工”的嗎?

從以前開始來找工作,我就害怕,不知爲什麽?第一次去應徵學徒,人家問我:“我們還得幫做家事,洗碗等,行嗎?”當然行呀!我 的世界堙A又豈止只會做這些呢?只是請您們給我相等的機會及待遇。不要只到我的拐杖、支架,縱然它們強調了我的缺陷美,卻也是扶持我走完人生旅程的朋友呀!

                          一九八四、十、二七,深夜於畦屋

評語:這是一篇很有創意的作品,雖然寫的是自己的自傳,卻很客觀與冷靜,用不同的片段來串連起自己,動人肺腑,扣人心弦,文字也下了工夫,真是文學上的“和氏壁”。

麗華:因出這部書,把你在學寫作的這段過程中,寫了上百篇的作品堙A選了這一篇,一讀再讀,仿佛看見了你在成長過程中的一切,是那麽活生生的迴旋在我的心湖中,孩子,我實在爲你及大家做得太少,而你們給我的卻太多,尤其是每當你走進課堂,總是繳給我一疊你的創作,熱切地要我批改的眼神,以及你從不缺課的紀錄,我深深的相信,你不但已從坎坷的歲月中站起,你還長出了文學的翅膀,飛吧!飛向藍天,飛向奧妙的文學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