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學員心聲

我們這一班

·獻給曾經指導我們的恩師們·

孫行中

我們這一班,能組合起來,讓我們在此地恭聆您的演講,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首先,如果沒有劉俠女士,就沒有伊甸的創立。再者,如果找不到如談衛那老師,這樣有理論、有方法、有創作經驗、更有愛心的好老師來帶領,伊甸園堨i能就不會有寫作班的學員。若說到學員的成份,那就更不可思議了,我們之間有盲的、扶枴仗的、坐輪椅的、還有多重傷殘的……我們有緣能聚集一堂,這不能不說是上帝的安排。

「同是天涯愛筆人,相逢何必曾相識。」話雖如此,但是相識必能增進相知,現在,您願意浪費些時間認識我們這一班嗎?雖然我們走創作的道路,較常人困難,但是我們幸運的渡過來了,我們需要您繼續的領導與提攜,讓我們先對您致上十二萬分謝忱。

朱萬花、楊國勝、李宏平等,都是眼盲心不盲的同學,對文學創作抱有一顆狂熱的心,目前他們從事按摩的工作,能花在寫作上的時間並不太多,雖然他們的成就已很可觀,但是在寫作上還是碰觸到一些困難,需要您的鼓勵。

蔡秀美與田惠芳、沈秋香……她們仍是在學的學生;田惠芳讀東吳大學中文系;蔡秀美是淡水工商會統科;沈秋香在復興商工學美工;她們在學校與寫作班內都是高材生,在創作上,因爲都還是二十歲不到的小女孩,社會曆煉不夠,需要您繼續的指點。

周麗華與陳靜止、王秋蓉三人目前都是從事服裝設計與制做的工作,而且她們的文筆都非常優美,新詩、散文具佳,是寫作班上不可多得的才女。

阮聖予與侯建光和孫行中,比較特殊,都是腦性麻痹的患者,屬於多重殘障,可是他們對於創作的熱誠卻最令人感動,例如這一次各人的小說創作,侯建光一口氣寫了五十多頁稿紙,阮聖予的一篇「蠶絲」,在文藝營中博得無數掌聲!

姜小玲、李清惠、雷念慈與劉銘,他(她)們的共同點是須坐輪椅,而且他們四人的文學天份也出奇的好,是寫作班中的穩健人物,我們對她們有很大的期望,他們都是令人佩服的一群。

當然,寫作班媮晹酗@些同學,我們不能在此一一介紹下去,我們做個結論:他(她)們都是有待琢磨的璞玉,等待您的雕鑿與鼓舞。

學習心聲

阮聖予

首先,我要告訴你的是:自從我加入了伊甸寫作班,學習各種寫作的技巧,其實進步了不少。我相信你讀了本篇的前半章後,一定會爲我犧牲郵票的精神,一掬同情之淚。自小我就喜愛寫寫抹抹,時常將一些,很可能成爲「世界偉大文學創作」的文章,送出投稿,可惜偏偏我的作品,都有著一股強烈的戀舊性,發出一星期後,必又再投入我懷,極少有江水向東流的情形。

我當然不能承認自己的文章不好,只感歎現在報社的老編們似乎每次都欠缺眼光,此種佳文竟不懂欣賞?老天爺是要比老編們有涵養一些,在一年前默默的將我送到伊甸寫作班堭筐訓練!

伊甸寫作班的教學方式很獨特,每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是上課的時間,教材是一小類一小類計算的,每一個小類是一個講次,一個講次是六個小單元和一個總復習的集合,由淺入深,剛一開始的講章主題是:怎樣問問題?表面上,這是一篇很淺顯的講章,事實上問問題是一門大學問,我們很可能因問的問題不合宜人、地、時、而得罪了朋友,也浪費了時間。

諸如此類,我們一個單元一個單元的學了下去,在每一單元學過後,跟著就有一份自我學習的習題,以我親自的體驗,在學習的當時,可以說看不出什麽成績,只是一張張的資料卡,日子久了,將所有的資料卡合在一塊兒用,再加上課時的紀錄,就成了一本資料寶庫啦!真是和電視節目「強棒出擊」中的「五花八門」一樣,這個時候,這種教學的成績也就自然産生。

不管怎麽樣說,伊甸寫作班到今天仍然能夠存在,我不能說不感謝爲伊甸寫作班付出過愛心與智慧的人。

我們是古今中外,有史以來,最幸運的一群殘障者,我忍不住要高聲的向世界人高喊著說:請大家不要只看我們的外表,我們都是殘而不廢、有志氣、有理想、不敢偷懶的勤快人。

謝謝曾不棄的指導我們的恩師們,有您們的支援與鼓勵,我們必定會走出一條創作之路來的。請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