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談衛那 自序

 

文學,是引人想像的擴張,不能用「標準」來衡量的;創作,更是獨一無二的奇葩;是比不出美醜來的。

只有輔助創作的「課程」安排是否得當?「教材」,「教法」是否合宜?才能從事研究、實驗、檢討、改進。

這是一套編序的、是屬漸進式的、完整精密的教材,出自「無中生有」。

如問怎麽有此根源?那完全是得自于個人平時喜歡從「需要」中摸索;「經驗」中改進;才釀出這套「學習階

梯」;終能輔助我們開發潜能、達到「文思泉涌」的創作境界。

然而,它是否能被普遍的大衆所接受呢?能不能幫助有心從事創作的人獲得創作的能力?得到靈活運用的創作

技巧?必需有一些人來按照編序的階梯,試著一一的進階看看,有效?無效?是啓發式的?還是填鴨式的?是

創造性的?抑是模仿性的?只有實際去做過的人,才能冷暖自知。究竟能不能對創作有益?也只有懂得不斷自

我訓練的人,才能回答這個問題。

因此,很需要別人來肯定我的創舉;四年前獲知伊甸殘障基金會負責人劉俠女士正在籌備一個寫作班,想幫助

殘障青年獲得寫作的能力;也寄望他們未來把寫作當成一份事業去自立發展;她一直在索求一套較完整,又能

合乎青年人程度的課程與教材,經耕莘寫作會會長陸達誠神父以及馬叔禮老師的引薦,一拍即合的開始與伊甸

結了不解之緣。

我能把十四年來獨自享受的自我學習心得,編擬成此套教材,用在一群殘障朋友中,這是我此生最大的榮幸

因爲「越是殘障的人,他的吸收能力越强;他的潜力越旺。」這是與他們真正接觸以後的深刻體認。

起初,必有人在暗地媄h疑,招收來的學員學歷參差不齊,有的是大學畢業;有的是失學青年,未曾進過學校

;有的有工作只把寫作當成純消遣;有的却是有備而來,放下一切,專心修習兩年的寫作課程。這樣的組合,

怎不令人擔心因時間過長會造成學習的倦怠?再如殘障的程度及類別不同,盲生們的點字作業,怎樣批改?需

坐輪椅的重殘者如何能支持這樣長遠又龐大的計劃?尤其是要使殘障的人在心態上一真保持平衡,恐怕也是一

條難走的路……諸多的問題,都因我這糊塗人膽子人,該有的問題都在我不移的信念中變成了不成問題。

如今,兩年的課程已經結束,竟然能完全按照原訂的計劃進行,一一實現,從外表上已可稱得上是一次成功的

實驗。而內在的成果呢?又豈能由我一人獨享?在這七百卅個日子堙A有多少感人的「有心人士」與我同時付

出,誠心的成全這項義行!因此,我願藉著這部書的誕生,向關心殘障朋友的人;以及熱愛創作却不知如何入

門的朋友,提供著作之外,也在此做一個真實、簡短、明確的分析與報導,以便大家運用此書時的參考。

然而,「文思滿書香」畢竟不是專爲殘障人寫的,應該有更廣的流傳面,因此,一本對殘障者都能克服的進階

、培養寫作能力的工具書,應該會受到更多、更廣的社會大衆所肯定吧!

談衛那

1986年八月卅日于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