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杏林子

有田千頃

許多喜愛文學、有意嘗試寫作的年輕人,往往心有感觸,想要有所抒發傾泄,却思緒紊亂,不知從何下筆

?有時面對一大堆題材,仿佛每一部份都可以發展成一篇很好的文章,可是一等提起筆來,却發現龐雜無

章,茫無頭緒,所謂的靈感更是縹緲不可捉摸。因此,每當看到一本好書或是好文章時,都免不了心中暗

暗欽慕,爲什麽別人的思路這樣明晰,文筆這樣流暢,感情這樣豐富,觀察這樣敏銳,而自己却做不到呢?

難道寫作真是這樣困難的一件事嗎?很多時候,滿腔的創作熱誠就此漸漸消退冷淡。

很多人都以爲寫作要靠天賦,其實,天賦幷不可恃,重要的是寫作能力的培養,寫作技巧的訓練,這包括了

怎麽運用我們的眼睛去觀察,耳朵去聆聽,頭腦去思想,心靈去體會,然後歸納組合,去蕪存菁,剪裁成

一篇可讀性高的好文章。

猶記我初病之時,因爲不願去面對疾病所造成的身心困境,便以書籍做堡壘,成天躲在堶惇搊o昏天黑地

,原本只是一種逃避行爲,不想書看多了,心堣]有話想說,可是就像沒有出口的湖泊,找不到一個可以

渲泄的管道。正好,中華文藝函授學校招生,立即報名參加。說來好笑,我的第一篇習作竟然連段落都不

會分,從頭到尾一氣呵成,經過一年有系統,理論與實驗幷重的研習,我才知道原來寫作也是有方法的

,减少我許多不得其門而入的摸索之苦。

基于這樣的經驗,伊甸創辦時,我就有意爲喜愛文藝却苦于無法接受正規教育的殘障孩子開設一個寫作班,

一方面可以做爲他們精神上的寄托,心靈的紓解;再一方面只要持之以琚A不斷的操練精進,寫作也未嘗

不是一種很好的職業,謀生的工作,特別是對行動有障礙,不方便出門就業的人尤其適合。只是原來的函

授學校早已停辦多年,也曾求教多位文壇前輩作家,無奈大家都忙,誰也抽不出時間重新編排一套適用的

教材,最後,耕莘文教院的陸達誠神父和馬叔禮老師推薦了談衛那老師。

談老師將她設計的寫作進階訓練圖表拿給我看,圖表是用十幾張全開的白報紙粘貼繪製而成,十分壯觀,

而更驚人的是內容的詳實,架構的完整,從感官的訓練、腦力的開發、寫作的技巧與方法、各種文體的賞

析,一直到最實際的創作操練,洋洋大觀,令人嘆爲觀止。可以想見談老師在設計這套流程時所花的心血

與功力。

經過伊甸寫作班兩年的實驗結果,顯示許多從來沒有進過正規學校或是從未寫作過的學生都能提筆爲文。

在談老師活潑生動的教導與啓發下,同學們尚定期出版一份刊物「小伊甸」,完全是由他們自寫自編自繪

,把所學的功課實際發揮應用出來。畢業至今一年,常見他們的作品發表于各大報章,也有幾位同學參與

電視劇編劇或是廣播節目製作及主持,甚至還有三位在家媔}設國小學童作文班,招收了好幾十名小學生

,「生意」還挺興隆的呢!

最重要的是,許多人平時往往對周遭的環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心無所感,久而久之,生活平板枯燥,

生命也充滿挫折感或無力感。然而,當你懂得怎麽看、怎麽聽、怎麽感覺、怎麽思想,以及怎麽與人談話

應對、表達自己,你會突然發現原來人世間一切事事物物是這等生動有趣,可親可愛,原來生命的內容也

是可以經由自己創造的,生活的情境也是可以經由自己設計的,天地豁然開朗,很多人就是這樣走出他們

原來狹隘的自我世界,這未嘗不是學習寫作之外的另一種收穫。

「文思滿書香」的課程由淺而深,由簡而繁,對于不同階層的學習對象都可以籍著這種漸進方式一步步、

一階階登上寫作之途。當然,「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伊甸第一期寫作班結業時出了一本紀念刊物

「有田千頃」,可以看出他們的雄心和自我期許。當時我告訴他們,老師教給的也不過是一些耕作的知識

和方法,撒種施肥、殷勤澆灌却是要靠自己。「有田千頃」,到底是良田,還是荒田?恐怕要看曾經付出

多少汗水努力來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