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薪傳

第三十七封

轉捩點

 

敬愛的幼教朋友們: 您好吧!?

八個月來,每個星期與您傾訴一次, 幼教款曲,已成為我生活的定時鐘了。感謝您這些日子來,撥出繁忙時間來閱讀交心,更感謝幼教世界版主編不厭其煩地一次次將我的海外來鴻刊出,與你談心,讓我的生命活出意義來!在此,我衷心獻上一顆感恩的心給—兒童日報;一顆感謝的心給—遙遠的知音! 每個人在成長歲月, 必然會遇到坎坷的路程與意外的挫折,這時候,您希望誰來支持您呢?安慰您這顆受傷的心呢?

我們何不把挫折當成生命中重要的轉捩點呢?

如今,回想起日落斷腸時的心情,是那麼的落寞、委屈;尤其自己為了生活,仍得免強接下不屬於同道的聘書,不就等於為了現實,嫁給一個和自己不來電的人嗎?當時的痛苦與無助,是可想而知的!

猶記得自己當時已被烏雲籠罩,苦於無力撥雲見日,更對自己是否能夠開創嶄新的未來失去了信心,回顧來時路,它已像一一斷了的琴弦, 再也接引不起當年的飛揚旋律!尤其是人生 的美景,只有向前追尋,哪有回頭重拾的道理?

我在黑暗堻菃o喊: " 郭所長!救我!"--------------------

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這恐怕稱得上是奇蹟吧!

息燈時分; 電鈴突然響起來,早上發生的事仍令我心有餘悸,怎麼這個時候......?

我緊張兮兮的下樓開門,哎呀!李主任!原來是省立師範附幼的李蟾桂主任,他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登門造訪,真令我驚喜交加。

我趕快將他擁進門來,喚醒全家人,迎接這位幼教老前輩。

李主任環顧落幕的四周,但見我的小小托兒所裡空無所有,在我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 ,我已在今日結束自己的教育事業時,他卻開門見山,把我看成自己的兒女般,疼惜的說:

" 談衛那,我對妳說!三年前,我希望你到附幼來,結果妳搞起教育玩具來了,我只好放你去做!可是我看你的孩子 先生因為您,生活始終安靜不下來,妳又何必一定要孤軍奮鬥的為幼教開闢甚麼新路呢?我還是覺得你應該回到公立的學校去,不要再做這種犧牲奉獻的事了!......我告訴妳:

現在附小又有一個機會, 極需要一位教低年級的老師,我聽了後就馬上來告訴妳, 我確信你一定能勝任,所以我向學校推薦你,妳明天一早去附小見譚校長。

李主任的這一席話, 令我震驚不已.

在過去的三年中,我經常去附幼拜訪李主任; 不時向她請益和分享各人的發現; 雖然他一向是個既關心又 肯傾聽我、欣賞我, 懂我創意的忘年之交,但是他未曾來過我的托兒所,卻不知我已早他一步結束了我的幼教育事業。

怎麼會這麼巧呢?難道在冥冥之中,郭所長真的牽引她來救我嗎?直到現在回想起來,仍是一件解不開的謎,尤其我沒有一點惋惜的就脫離了幼教,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猶記得郭所長生前,曾有一次特別問我:

" 談衛那! 台北女師專的孫佩德校長準備在附小增設一個"資賦優異班需要一位有創意的老師, 我推薦妳好不好? 我覺得你頂合適的!"

我當時聽了,一點也不為所動,即刻回絕說: 嘔!不! 不!我喜歡幼稚教育勝於任何教育,你們考慮別人吧!

而這回我既然接受了李主任的建議,第二天?一大早去見譚校長。

雖然非常戲劇化的 三顧附小, 才真正見到了譚校長,她喜歡創新的作風即刻 吸引了我,最後他竟從比我先前一步來面談的人手中追回一張已開出去的草聘,轉聘了我,並且慎重其事的對我說:

" 談老師 , 您正是我們希望聘到的老師; 現在妳聽著:

我要妳用教幼稚園的方法來教導這一班高年級; 我現在正式聘您為五年乙班的級任導師

啊?! 真的嗎? 譚校長真是語出驚人啊! 我當時的想法是: 明明缺一位低年級老師; 怎麼說要我做高年級級任導師呢? 譚校長真是一個喜歡開玩校的校長! 直到我真的拿到高年級級任的聘書之後, 我才相信了這個事實.

這真是語出驚人,見解創新哪!我終於接受了這次挑戰,得到重生的機會. 終於返回到原屬的國小的教育本位上來; 直到民國七十八年二月退休!

我無怨無悔的走過任何一條教育路,在每條道路上,都有過美麗的風情和珍貴的友情,留下許多感人的故事!我將在未來歲月堙A會陸續的為您燃起教育的薪火。

現在,我已不能只關注幼稚教育的領域,在與妳寫< 幼教薪傳 >的同時; 我也開啟了< 家庭教育 >與 < 社會教育 > 的兩扇大門,在門堿D出目前家庭與社會的各種教育問題,針對這些問題,作整合與復健的著述 。由於這個工程好大,具有時代的使命,我必須全力以赴

我們這八個月的心心相契,就有待來日再續情緣吧!敬祝

青春永駐

笑口常開

傳薪人談 衛 那 書

1994年十一月與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