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薪傳

第二封

我的見證

 

敬愛的幼教朋友: 收信平安!

春天來了,像台灣的三月,充滿著欣欣向榮的生氣!這時正是櫻花、杜鵑盛開的美麗季節;加拿大也不例外,團團的櫻花開滿樹,彷彿是用雪渲染過的產物,真是美極了!那一球球燦爛得似繡球般的杜鵑花,更是呈現著加拿大春天的濃情蜜意了!

記得在上封信中,我跟您提及我是如何踏入幼教第一步的。

你一定好奇地想: 你不是說要老死在哪塊園地的嗎?為什麼又想離開那堜O?

說來您或許無法想像,我在同一間教室,與同一個助教 合作,教大班幼兒竟有十一年之久。這十一年的 歲月,相當的扎實,我們已有三套自編自創的幼兒教材,也自製了豐富實用的教具。戶外設備已一應俱全,應有盡有,往後的日子,應該是大家分享碩果的時候了。

我也常想像,我的安居樂業的晚年是多麼的美好。但是,我是一個活在創作堣~快樂的人,我從教學的過程中創作出滿簍的兒歌、遊戲、故事,可說我是一個能從教學 中生出作品來的老師。

這種特殊感,促使我感到孤單,我渴望朋友與知音,我 也期望對幼教能做出更多的貢獻!

因此,我開始了我的追尋......

仰望起那狹小的井口,卻不知如何跳出井外去?

民國五十六年,我發現園內訂有一份 < 幼兒教育輔導月刊 >!它是國內唯一的一份能充實幼稚園、托兒所老師的讀物,它是中國幼教教育學會編印的,雖只是一兩張稿紙大小的刊物,內容卻相當的豐富。

自從有了追尋之心 ,才真正的看進了刊物的內涵。

從刊物上,我認識了熊芷理事長,以及一些與我類似從教學中會生出作品來的前輩們,例如;華霞菱,李蟾桂、林香、林愛、林盛蕊等等。 從刊物上,不但分享到他們的教學心得,也分受了她們的創作,同時我也嘗試了投稿

尤其是有幸拜讀了幼教老前輩張雪門先生在月刊上登出的一封封鼓勵後進的珍貴書信,對他一生致力發展台灣幼稚教育不遺餘力的精神,震撼不已!

猶記得,當我鼓起勇氣北上,去拜訪這些前輩們時,發現張雪門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學者,他孜孜不倦的關心幼教,引導幼教。我親眼目睹了他僅用他的獨眼,顫抖的手,讀出並寫出異常傾斜的詩情與理想,第一次,我看到了一位教育家全心傳承的支真善美。

領我前去拜訪張雪門的是台北幼幼托兒所所長郭豸 女士,台北市幼教學會的總幹事,也就是幼兒輔導月刊的主編,我能認識她,是一種特有的福緣,也是奇緣; 我們的一拍即合,更是非常戲劇化的。

回想我北上的第一步,是按地址去拜訪熊芷校長,才發現她原來是台北女師的校長!雖然我已收到過她的來信與鼓勵,已有幾次書信往返,我竟不知道她 是校長!

後來我巧遇了孫佩德老師 ,(原是高雄女師 訓導主任),她給我寫了一個地址,要我倒溫州街去看一位

郭豸所長,好奇怪的名字啊?!我像個土包子進城,輾轉的來到了幼幼托兒所,郭所長一見到我, 驚喜的表情即刻亮了出來,並大聲說:

嘔!談衛那!你終於來了!家搬來了沒?

親愛的朋友,你可知道,就因為這句扣人心弦的相知話語,我下決心要跟定她 !她就是我心中真正要追尋的人啊! 好,不多寫就此打住了。敬祝

早日遇知音

關愛您的 談 衛 那

一九九四年三月一日 寄自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