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網情緣

 

黃昏時分! 鄉音打開桌上的手提電腦! 急忙上網; 進入MSN的Messenger! 找到了一燁! 她迫不及待的敲著鍵盤上的注音, 跟一燁留言------

鄉音:一燁, 我是鄉音! 您好! 您在忙嗎?

一燁:----------

鄉音:一燁, 聽說這幾天你一直醉著! 您可能還在昏睡吧? 喔……睡吧! 睡吧! 讓您的心沉潛在失落的夢塈a!......

一燁:安!---------

鄉音:啊! 一燁! 你醒來啦?

一燁:鄉音! 妳好!

鄉音:你好! 我前天發給你一封信, 您收到嗎?

一燁:收到, 但不知該怎麼回復妳啊 ?

鄉音 : 一燁, 我從墨言那得知妮姬確實歸西的訊息! 我好難過! 很想知道其中的真相啊!

一燁:她走得很平靜! 我們從她的老師那娷酯z的情形就是如此

鄉音:是嗎? 在她歸西之前, 她有沒有在網上跟你說過話?

一燁:他最後一次住院, 就沒再出院啊! 是她香港的老師代她上網來轉告大家的

鄉音:一燁, 我現在在上海! 我跟妮姬在網上已交過好多次-----心了! 尤其我來中國之前, 我跟她在網上談的每句話都是那麼的心有靈犀一點通! 我們的友誼已經不是一般的網友關係了! 您可能無法理解她對我有多重要啊!

一燁:嗯! 我明白, 我跟您一樣有這種想法與感覺的!

鄉音:唉! 28歲的妮姬啊……太年輕了! 她始終堅持用她的愛心做油, 用自己的情做火, 一直燃燒著絕望的病人, 啟動一個個垂死的生命! 而他自己.....唉!

一燁:是的啊! 就是啊! 這樣年輕的生命, 就如蠟炬成灰式的消失了, 不免讓人悲歎啊!

鄉音:一燁! 妮姬走了多久了 ?

一燁:今天是2003年12月22號,  她是12月11號走的!

鄉音:啊!已有十天了! 出殯了嗎?

一燁:上星期一已入土了!

鄉音:喔! 你的<追月樓>詩社有沒有派代表去紐西蘭呢?

一燁:沒! 太倉促了! 來不及啊!

鄉音:是呀! 她那麼愛中國文化! 你為她寫過詩嗎?

一燁:是! 呵呵! 我答應要為她寫詩的! 她老師說在她臨終前還笑著說我欠她的詩還沒給呢!

鄉音:一燁! 您知道她竟然寫過一首七言古詩送給我, 你看過嗎?

一燁:嗯! 好像看到過! 他真是一個熱愛中國文化的紐西蘭人啊!

鄉音:一燁, 我們能為她做點甚麼事情嗎?!

一燁:她曾說不用為她悲傷! 大家開心過活吧! 她是這樣請她老師轉告我們的! 呵呵! 祝福她在另一世界也能快樂吧!

鄉音:是的! 她的那種救人的博愛精神! 我直覺他像是一個從佛世界乘願再來人間救苦救難的活菩薩! 但她卻是一個無信仰的人!

一燁:嗯! 上次我跟妳介紹妮姬的時候, 他幾乎已走了; 沒想到後來她竟又多留了這些時日!

鄉音:是的! 我想就因為她的塵緣未了, 又多活了十個月, 所以我才能跟她續此一網情緣!

一燁:現在回想起來, 在她生前我沒能多跟她交流交心! 總覺得有些遺憾啊!

鄉音:樓主! 妮姬雖已離開我們了! 但她與我的一網情緣, 會成為我今後走向世界的動力與明燈! 春蠶到死絲未盡啊! 她的愛永遠吐不盡, 因為她已活在我們的心中!

鄉音自從與妮姬在網上相遇之後, 很快就成為忘年之交的心靈朋友, 彼此真有< 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欣喜;尤其她們在某個<點>上有共同的語言, 與相同的頻率, 每次心心相吸引的對話都給鄉音帶來即時的充電, 促使鄉音活出意義及生命的價值來! 請看---------

 

<心> 有靈犀一 <點>通

 ------

妮 姬: 妳對自己是不會讓步; 不肯妥協的

鄉 音: 妳從哪里看出來?

妮 姬: 凡是我醫過的人都不會對自己讓步; 不妥協的!

鄉 音: 的確! 我對我未來要走以及想走的路是不會妥協的!

妮 姬: 謝謝你給我機會認識妳 !

鄉 音: 我們都有高頻率! 我想你已深入的認識我了! 哈! 哈! 哈!

妮 姬: 妳真的也想深入的認識我嗎? 哈! 哈!

鄉 音: 現在認識了你我感覺太棒了! 一個金髮碧眼的女孩兒! 能跟我說心堛爾, 還能喚醒我心靈深處的......

妮 姬: 妳再說說自己﹐可以嗎﹖我想知道我看妳看得對不對?

鄉 音: 我提早退休! 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寫作, 已成為我的新使命了, 退休後才是我生命再出發的開始。

妮 姬: 是不是就像我上次死了﹐又生了~~~~~~~~~~~~~~~~~?

鄉 音: 對對對! 可以說就是有這個意思!

妮 姬: 是中國人說的重生嗎?

鄉 音:是的! 就叫重生。

妮 姬: 妳重生了嗎﹖

鄉 音: 是的! 我感覺是的; 在臺灣我們會說是創造第二春的開始; 因為我已退休了!

妮 姬: 但妳的<心>不是重生; 妳心一直沒死!

鄉 音: 是的! 我的心還在找一條路, 能完成我與生俱來的使命!

鄉 音: 如果我不退休, 我的<心>就會困死在枷鎖!

妮 姬: 我又想讀妳了~~~怎好呢﹖﹖﹖

鄉 音: 你讀呀! 請你說說你讀我的感覺吧!

妮 姬: 妳知道自己要甚麼嗎﹖

鄉 音: 過去我是不知的! 只能用心的過完每一天, 但是我現在明白,我要的是甚麼了! 而我渴望過的精神生活重於物質! 我喜歡率真的活出我自己; 我的<心> 一直受傳統教育的綑綁。

妮 姬: 妳要創作﹐要創新﹐妳要做自己, 不是要做他人! 希望你要做的是~~~~~ 尋回你的心。完整的心!

鄉 音: 我對我目前的狀況本該滿足了的! 只是<我的使命感> 讓我停不下來!

妮 姬: 因為妳不讓步; 妳不被現實妥協, 妳不讓步; 不妥協的結果給妳好多歷練啊!

鄉 音: 是的! 因為這使命是與生俱來的, 一輩子都甩不掉的。

妮 姬: 好一個 < 與生俱來>啊! 妮姬好清楚。

鄉 音: 是的, 我必須完成! 雖然我在這個使命中付出的努力與血汗, 很少人能進入我內心來探索……現在都已過來了! 現在我可以來去自如的去做我想做的事了

妮 姬: 我好開心認識妳! 妮姬要你的<心>得到完全的解放與自由啊

鄉 音: 我的心雖然不能那麼的逍遙自在; 但是跟過去比起來! 我終於突破了我的<困>與<囚>的生命! 這是我的<心音>

妮 姬: 鄉音<<<<<<<<<<<<<<

鄉 音: 啊! 你在遙遠的紐西蘭叫我名字唷!~~~~~~~~~~~~

妮 姬: 沒人可以< 困> 與 <囚> 妳的﹐ 只是妳想不想給<困>與<囚>。 <心> 是絕對自由的, 思想也是自由的! 明嗎﹖

鄉 音: 雖然我現在做的事, 離我的使命仍有好大一段距離, 可是我不灰心, 我相信我是個大器晚成的人! 現在, 我雖仍不自由, 但是心是自由的呀! 我讓自己的<心> 放諸四海! 我不再將自己的心捆鎖起來!

妮 姬: 我可愛的鄉音小女孩兒, 我在用心聽呢! 妳也用<心>在說﹐妮姬記好了妳的話!

鄉 音: 啊! 幾乎沒有人能跟我談得這麼深又這麼徹底的! 現在我說出了我想說的; 雖然只是生命中的一個角落! 還有許多是很難啟口的! 也就不說了! 不重要了!

妮 姬: 妳想說時﹐我會知的!

鄉 音: 是嗎? 妮姬我才真的很想好好的讀讀你呢!

妮 姬: 妳可以試﹐ 我給妳試試讀我

天空 說:你先休息吧! 不能累壞了你

妮 姬: 30mins

鄉 音: 你的意思是你還可以有三十分鐘讓我讀妳嗎?

妮 姬: 是 ! 看妳可以不可以< 讀>我!

鄉 音: 我要請妳先回答我的問題, 妳為何專門選擇要救無望的病人與小孩這個使命!?

妮 姬: 我是要妳< 讀我 >﹐不是< 問 > 啦。

鄉 音: 我因為已經先知道你的一些事情! 所以我讀你不如您來說看看, 我知道的跟你說的是不是一樣?

妮 姬: 為何選擇這個使命﹐不是己說了嗎﹖< 與生俱來 >!

鄉 音: 為了愛對不對? 但是愛也有許多方式可以選擇的呀!

妮 姬: 妳說說我知道的~~甚麼是與生俱來?

鄉 音: 我想你就是----乘願再來世上傾聽世人痛苦聲音的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妳就是 < 與生俱來 >帶著使命感而來的----菩薩!

妮 姬: 我不信甚麼神﹐我只信我自己是甚麼﹐ 可以做甚麼。我做我可以做的! 也要好好做自己

鄉 音: 可是你做的正是< 神 >才能做的工作呀!

妮 姬: 神﹐ 不信

鄉 音: 耶穌能讓人從 < 死奡_活 >呢!

妮 姬: 不信! 我是妮姬﹐只是做妮姬! 不做甚麼 < 神 >! 我死過﹐看見好多﹐也回來了! 死不可怕!

鄉 音: 是的! 我只是用神來形容你! 你當然不是神!

鄉 音: 妮姬! 你為甚麼有能力去做醫生都放棄了的救人工作? 用妳的愛與心去醫沒希望的人? 我們有時也會想, 但卻缺少了能力與能量! 你的能量哪里來? 能說嗎?

妮 姬: 要用說的嗎? 我不是己打開了<心> 給你看了嗎﹖妳沒試看﹖

鄉 音: 我都知道! 只是有些心疼妳啊!

鄉 音: 我如果完全不認識你! 我看得會準確; 我從別人口中先知道你! 所以我說出來的可能不是我的觀心與觀照!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給我機會讀妳!

妮 姬: 我要走了。 謝謝妳和我說話。

鄉 音: 好! 讓我再來用文字為你做一個 < 速寫 >吧!

妮 姬: 甚麼﹖

鄉 音:我心靈的導師, 長出一對愛的翅膀, 願飛到世界各角落去愛每一個需要愛的人! 她似人人渴望得到能量的-----充電器

鄉 音: 啊! 在我的內心又開啟了一片天空, 見到一對天鵝正在展翅飛翔-------

妮 姬: 鄉音! 妮姬會想妳的!

鄉 音: 我也是! 妮姬! 妳為了全人類! 爲為世上沒希望的人, 請妳一定要保重身體!

妮 姬: 妳要開心

鄉 音: 睡吧! 祝你好夢

妮 姬: sweet dreams~~~~~~~

鄉 音: 啊! 我這堣w是清晨五點了! 我仍清醒著

妮 姬: 去睡一下啦! 要好好對自己﹐ 知嗎﹖再見~~~~~~~~~~~~~

鄉 音: 是的! 我全身都灌滿了 ~~~~~ 電 嶂嶂嶂嶂嶂嶂嶂嶂嶂嶂嶂

鄉 音: ~~~~~~~~~~我想出發了!

 

這是虛擬的世界嗎!? 這簡直比真實的人生還要真實啊!“ 鄉音自從在網上與一燁互通了心靈之後, 她繼續在檔案文件中尋找著<網情緣 >的故事!

這些日子鄉音似乎在網上不時的找朋友談心! 她希望能遇上認識妮姬的網友! 這樣可以讓自己能多了解一些有關妮姬生前的故事! 啊! 如風! 如風上來了!-------

 

鄉音 : 如風? 你好! 今天是甚麼風把你給吹上網了呢? 我正在等你!

如風 : 哦 !?

鄉音 : 我想念妮姬!

如風 : 嗯 !

鄉音 : 想到她, 自然就會想到你! 我認識妮姬是您如風飛去紐西蘭將她接來跟我認識的呀!

如風 : 呵 ! 是啊! 她讓我感受到他的生命特別的有意義! 我感覺每個人來世上的任務都不同啊!

鄉音 : 是! 近幾個月我經常跟她在MSN的Massger中談心 !

如風 : 是! 現在她在人世的任務已達成了...現在她又有不同的新使命要去完成了

鄉音 : 沒錯! 但願就是如此!

如風 : 嗯! 可喜的是他已經擺脫了肉體上的痛苦了

鄉音 : 我感覺她仍活著! 她活在我們每一個人中間了

如風 : 嗯 !重生了 !

鄉音 : 如風! 當你幫我找她出現在我眼前時, 可說令我常非常的驚訝, 當時你如何能把她從遙遠的紐西蘭請來<世界教育教交流道>上與我談心的呢? 能說說當時的情形嗎?

如風 : 其實我只是一種直覺! 我認為妳很善良......他也是的...所以我很樂意的把你們兩個交集在一起了

鄉音 :如風, 真的很謝謝你! 你有信仰嗎 ?

如風 : 佛教! 妳呢?

鄉音 : 我有信仰, 不過我的信仰是在追尋宇宙間的奧秘與痡`的絕對真理! 很奇特的是妮姬似乎沒有信仰, 卻做了有信仰人都難以做到的事

如風 : 恩!

鄉音 : 我認為佛教解決了人類的心靈與心理的諸多問題; 安慰了無助與冤屈人的心, 給人帶來寬容與希望; 所以佛教可說是------永恆的心理學

鄉音 : 去年元旦前, 我從網友 ~ 墨言那邊得到她已歸西的消息, 心中的失落與震盪, 如風! 我是難以向您表述了

 

如風 : 妮姬去世時您在哪裡?

 

鄉音 : 當時我人在上海, 我去中國大陸北京! 又去了成都! 在上海投入希望工程, 這期間在網上跟她談過好幾次<心>, 由於我與她交往之前, 聽說她曾大病一場從死堸k生, 我顧忌他身體虛弱, 不敢經常找她; 誰知她的生命這麼快就結束了?

 

如風 : 妳知道有人不相信有妮姬這樣一個會講中國話, 又能寫中國字的外國女子嗎? 妳看看樓裡的這些人是怎麼說的?--------

**************

靜觀人: 意難忘 安!

易難忘 : 大家安安! 有誰認識妮姬?

西 陽: 嗯? 怎麼了?

Tim : 虛幻角色 ! 妮姬<==虛幻角色!

易難忘 :西陽, 你跟她熟嗎?

西 陽: 還好! 我知道這個人! 在追月樓裡聊過幾次 !

易難忘 : 我想確定這次她真走了?

靜觀人: 走??? 上哪去? 甚麼叫做真走了???

Tim :歸西! 沒生, 怎走?

C風_ : @@"" 怎麼這麼說啊!?

靜觀人: 我不管她生沒生? 我有完美的不在場的証明! 那段時間我沒來月樓, 她跟我私下交換過照片

易難忘 : 你們有她的留言嗎? 有她寫的詩嗎?

C風_ : 留言? 我沒有! 我和他還沒那麼熟, 可能要問龍鴨!

靜觀人: 最後一次是她問我是不是混血兒? 我說是! 她祇想確認, 就這樣而已! 然後交換照片, 就沒再看到她了

易難忘 : 謝謝您們提供的資訊與觀點, 我很懷念她! 所以來請問大家, 謝謝了!

靜觀人: 她是個好女孩兒!

Tim : 她應該是改名了!

靜觀人: 改名??? 看得出來她是外國人

Tim : 那倒不一定, 或許她換名去了別間聊天室

靜觀人: 說話方式與語氣很容易認的! 不過她的中文還真頂到地的!

Tim : 老外學中文的我看多了! 以前在故宮, 最少有幾十個近距離的接觸; 妳不知道可以裝嗎!? 聰明的靜觀

靜觀人: 我還是沒弄清楚 ! 剛剛是說妮姬沒來聊天室了? 還是說妮姬"走了"???

 Tim :走了<==死了! 我最不喜歡"裝神弄鬼"

靜觀人: 喔! 我明白了! 妮姬走了??????? 她好年輕的?????? 怎麼就走了???????

Tim :最好敬鬼神而遠之

靜觀人: 幾時走的??????????? 我太久沒來了! 發生了好多事情都不知道

Tim :自編自導自演一大堆虛幻故事

靜觀人: 這樣說她傳給我的照片是假的???

Tim : 有人知道她的底啦! 只是不願揭穿!

靜觀人: 我不太長記憶的! 我是粗線條的! 我不太記憶事情好多問號喔 ???????????????????????????????

Tim : 妳要是有興趣我也演一場給你看! 網路光怪陸離的事多啦!?

靜觀海海人生 : 不想了! 先想中午吃甚麼好了 !

……

鄉音 : 是! 如風! 我也略有所聞! 但是在我的想法, 無論妮姬是怎樣的人? 她卻扮演了一個<愛的天使>的腳色, 他確實用她的心喚醒世上許多失去希望的人 ! 加上我自己!

 

如風 : 是的! 她救的是連醫生都放棄了的病人, 尤其是老人與兒童, 她毫不吝嗇的用他的<愛>與<心>去跟他們談話, 將病人內在的本性喚回來, 重新拾回生命與希望, 這樣一個金髮碧眼又具愛心的妙齡女子, 縱然她現在已離人世凡間, 而她在短短的二十幾年中, 她本身雖是個孤兒, 被國家教養長大; 她尚能用她那廣披的愛心, 與生命的能量, 散發給病危的人們, 讓這些無望的病人!開啟無數封塵已久的心靈; 幫助病人點燃了活下去的信心; 她那短暫的生命不死, 精神淵遠流長啊!......

鄉音 : 如風! 妳知道妮姬醫好的最後一個病人是怎樣的一個病人嗎?

如風 : 不知道! 妳知道嗎?

鄉音: 你看看我與她最後一次的對話吧------

 

鄉音 : ……我今天在家, 妮姬! 你說妳又救了一個小男孩, 我能分享你的喜悅嗎?

 

妮 姬 : 他是由花蓮Taiwan來的﹐13歲, 好可愛的中國小孩。

 

鄉音 : 是嗎? 花蓮?

 

妮 姬 : 花蓮!

 

鄉音 : 他怎麼找到您的呢?

 

妮 姬 : 他是我們的special case

 

鄉音 : 能知道他得的是什麼病嗎?

 

我是由好多的cases 看到他的

 

他的病是醫生醫不好的病

 

鄉音 : 是嗎?

 

我好想醫他﹐我想也是因為我喜歡Taiwan。

 

鄉音 : 是的, 他就來找你了嗎?

 

不是, 有的case 要申請。不一定會accept

 

鄉音 : 啊! 妮姬! 妳真是一個天使

 

妮 姬 : 我不是啦!......

 

鄉音 : 你救孩子的生命與開啟她們的心靈; 讓她們的生命再出發; 而我呢! 是希望我能為教育點燃每個人隱藏在心底的火種與希望

 

妮 姬 : 是! 明白!

 

鄉音 : 我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參加了百年幼教大會,又飛去成都做了一場大型的觀摩教學!

 

鄉音 : 現在我在上海等希望教育工程派使命!
 

 

妮 姬 : 希望工程會給你甚麼工作﹖

 

鄉音 : 他們會 派全中國偏遠農村的校長 老師們來上海培訓, 我想跟他們談: 爲甚麼今日世界都要為教育改革而開放!?
 

 

妮 姬 : 你們要好多經費嗎﹖

 

鄉音 : 是的! 這次希望工程給我安排了兩場課題, 在等經費下來, 就能派老師們過來培訓了

 

妮 姬 :

 

雄獅沉睡已百年 , 一覺醒來聲震天!  風翻雲湧蹄不絕 , 仰望神州樂滿城!

 

鄉音 : 妮姬! 這首詩是你寫的?

 

妮 姬 : 是! 我們大家是在做好自己。我寫的是指妳會在中國的情形

 

鄉音 : 啊! 這首詩太珍貴了呀! 妮姬! 你真的比中國人還中國啊!

 

鄉音 :我希望自己真如你所說的能馬不停蹄啊!

 

妮 姬 : 鄉音! 妳也要好好愛自己!

 

 

雄獅沉睡已百年

 

一覺醒來聲震天

 

風翻雲湧蹄不絕

 

仰望神州樂滿城

 

Nikki 妮姬 作

 

2003.11.

 

Nikki !((((((((((((((((((((((((((((((((((((((((((((((((妳說的! 我們大家是為了在做好-----自己。

 



鄉音與如風說著說著, 震撼的不是別人, 而是他們自己! 此時此刻鄉音懷念妮姬的心才下眉頭, 卻因為跟如風的這段交會,卻又上心頭! 鄉音猛然的想起妮姬曾發給自己的一張個人照片, 留給自己珍藏的; 因此, 鄉音從網友們發過來的許多文件與相片中, 尋找著記憶中的妮姬!

 在鄉音的記憶, 妮姬一身牛仔式的裝扮令人覺得十足的帥氣, 帽沿下搭配著近似咖啡色的長髮披肩;一對深不見底的大眼睛與她的外表似乎不怎麼相稱, 他的確沒像一般畫報上的洋妞來得美麗動人! 她看來僅是一個極普通的異國女孩兒! 絶不虛幻而是非常的實在! 鄉音一直疑惑妮姬的相片怎麼會迷失在自己的檔案中了呢? 鄉音尋著, 找著……這才猛然的想起自己的電腦曾經中過毒, 完了! 一定是在殺毒時未來得及另外存檔, 而消失了! 但是, 妮姬與自己的一次次交流交心卻仍刻印在自己的心版上! 從未模糊過啊!

鄉音與妮姬的談話, 鄉音發現因為妮姬肯<全心的在>, 傾聽她心靈的剖白, 幫助鄉音尋回了自己內在的心音, 因而找到了一條自己該走的路! .........她不但救孩子們的生命與開啟他們的心靈; 讓她們的生命重新再出發; 而她卻為鄉音點燃了隱藏在心底的火種與希望, 自此立願做一個教育的行腳, 投入希望教育的工程; 哪婸搨n她? 她就往那堨h! 她們彼此作<愛的分享>的時候, 妮姬曾贈鄉音一首她為鄉音寫的七言絕句, 給了鄉音莫大的能量; 已成為鄉音心坎堨禱磲漱@把<萬能鑰>了!

 

 

有一天, 鄉音準備出發了! 在互相珍重的道別之後, 她們倆竟又打開了話題--------

鄉 音: 妮姬! 你還沒談過戀愛嗎?

妮 姬: 沒! 但我有好多小朋友的愛呢!

鄉 音: 我指男女的愛!

妮 姬: 我醫的小朋友好愛我! 可沒有男女的愛

妮 姬: 情人節我會有好多花﹐都是小朋友給我的

妮 姬: 去年一車子的花! 哈哈! 我的小朋友好可愛的!

妮 姬: 我可用我的< 心 >去接受他們的愛, 不用調整和放下﹐我們是純真的!

鄉 音: 將來你會不會想辦一所孤兒院? 或是養老院之類的呢?

妮 姬: 做了!

鄉 音: 你現在就在辦? 在做?

! 妮 姬: 己做了好多年了 !

妮 姬: 我年年的 bonus 也給孤兒院!

鄉 音: 你給他們的是心理建設+身理治療對嗎?

妮 姬: 只是醫好他們﹐要他們好好的

鄉 音: 你用大愛精神來回饋社會, 用不用草藥? 穴道?

妮 姬: 不啦!

鄉 音: 純精神的?

妮 姬: 對不起﹐不可以說

鄉 音: 好! 那就不問了

鄉 音: 你現在那裡是幾點了呢?

妮 姬: 6:30pm

鄉 音: 今天真安靜啊! 沒人打擾你, 除了我, 我打擾了妳, 可是聊得真過癮哪 !你聽也聽累了吧 ?

妮 姬: 不會! 沒有打擾

鄉 音: 我個人會覺得很珍貴

鄉 音: 尤其我能跟一位異國女子談如此深的人生種種問題! 何其幸福呢!?

妮 姬: 我也謝謝妳

鄉 音: 你有如此大的愛心! 我真想擁抱你! 妮姬! 我要離家了! 我要去大陸投入教育的希望工程! 把教育送上門! 寶貝! 我說完了! 最後答應我一件事

妮 姬: 請說

鄉 音: 當你跟人治病之前一定要吃飽吃營養一點行嗎?

妮 姬: 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的

鄉 音: 高蛋白粉 + 綜合維他命以及深呼吸, 讓你的身心靈先得以平衡

妮 姬: 謝謝妳

鄉 音: 這樣你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妮 姬: 你也要好好愛惜自己, 再見啦!

鄉 音: 會的! 我的高能量的電被妳充足了! 謝謝!

妮 姬: bye~~~~~~~~~~~~~~

 

如今妮姬真的走了嗎? 他的形體是不是仍存在世上? 對鄉音似乎已不那麼的重要了 , 因為鄉音已明白她的心靈已與妮姬牢牢的結合在一起, 她們都有共同的願望, 渴望能給人類開啟希望; 在人間, 鄉音是代言人,

 

妮姬卻先她一步回到大自在的空間去繼續的尋覓<迷路的羊群>;喚醒更多沉睡的心靈; 好一個金髮碧眼的妙齡女郎! 不正活在你, 我, 他的內堣F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