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的新生活

 

親愛的朋友: 收信平安 ,遙寄我對您的思念

移民加拿大, 到溫哥華定居, 已有三個多月了,一切都順利平安,家中的佈置也大致有序,鄰居也都去拜訪過了,老爺子與兒子 女兒都愛這堙A老朋友不缺,心朋友不斷,更有新鮮的空氣、美麗的景觀...... 我已擁有一間完全屬於自己的大書房,我的 "妙有居" 另闢有一小間,保持在台灣的風貌,朋友都特別喜愛我那屬於心靈交流與思考的小天地,但願我不虛此行,在此創作出偉大的作品,希望您對我有信心,我們的分離, 必須要用成績來交換連結。

住在這, 彷彿時光倒流,三十年未曾騎腳踏車了, 現在以它代步; 馬路上都有人行道,卻不見人在行走; 我在人行道上騎車,安全得到保障,每天都會騎出去逛逛,這堿搰搳A那婼鉠遄A家家有不同的景觀,沒有一棟相同的房子,也沒有一棵不是欣欣向榮的樹木; 這真是一個培養美學修養的天地,更是退休老人安度晚年的美妙地方啊!

慚愧的是我不該有此福分, 因為我還年輕,不該僅在此養老;我應該再為整個民族, 整個地球做些事,我不能因著舒適的環境而懈怠了自己的心志。這堛漱H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切慢慢來,急甚麼?在台灣一切講求時效,時間就是金錢,如今,我已被這堛漲U行各業的人所軟化,同化了!急也急不起來!急會<急死人>的呀! 這不是我們中國人早有的警言嗎? 所以在這媢L生活,或許我會多活幾年,因為急不起來呀!試著學做老莊吧!

( 嘻嘻!你看我一封信已經寫了一個月還沒完成呢!)

我的左右前後鄰居都是外國人,有從北歐來的; 有從義大利移民的; 附近也有台灣來的,大部份都是為了孩子來此讀書,先生作了空中飛人.在此讀書,的確沒有壓力,老師教學重啟發,回家不會強迫孩子做功課,有自由思考;自由閱讀;尋找資料的時間與空間. 但是台灣來的父母卻都擔心孩子太輕鬆了! 太鬆散了! 這堛瑤T是一個 <好玩兒>的地方,一到星期五, 人人的心飛向大自然, 但見海上揚帆點點; 有的駕著遊艇去度假; 有的脫光全身的束縛, 仰臥在沙灘享受著陽光浴; 打一個上午的高爾夫球只要五元(合台幣約100元; 人民幣25元 )一個下午.

常見對面鄰居的三個兒子, 進進出出的不是去釣魚,就是去打球,不時又會有不同女孩子來找!卻忙得沒一點聲音,在我廚房與餐廳, 都有一大片的玻璃窗,鄰居的大小事情,何人走過? 我均可從樓上一目了然,他們的進進出出, 成為我幽窗裡靜待的風情; 所以,我每天看啞劇,對我這個寫作之人,相當有意思!真是極佳的動態畫面,家中可以少掛兩幅畫了,也可少看一台電視,心中一時沒有孤獨寂寞之感。

老爺子極愛護他的草坪,每天跟雜草交戰,一個月下來,雜草不生了,他非常的得意.每天騎車去買世界日報,是他一定的約會,老朋友陸續不斷來幫忙,開車帶我們去買這買那的!我獨立得慢,都因為朋友太好, 太照顧我了.

老爺子學開車,緊張刺激,一開始就上大馬路,沒有專門學開車的地方,我的老二宏宏是開車老手,但因無駕照又有語言的障礙,他還不敢去考,逼得他老爸非考取不可!這一招有效,等他爸爸考取了駕照,他才要去試,宏宏總有他的想法與做法,到時,我相信他會考取的,雖然在語言上他有難題; 我知道他是個看圖會意的右腦人, 因此我對他很有信心。

宏宏在這堨肮﹛A有如魚得水之感,老朋友,新鄰居都很喜歡他,他很勤快,平時沒碰過花草,一來溫哥華,就主動的把庭園中的花草樹木修剪得清清爽爽;一棵最美的杜鵑,剛開完花, 他既然不聲不響的把它修過了頭; 修得一點枝葉也不留,全然像是已死了的枯樹一無生息; 氣得他老爸直跳腳,他卻說: 這樣明年會長得更好!沒有人會相信他說的,連我也懷疑它能存活的可能性.果然,幾星期之後,他又抽出了新芽來了!他老爸這才放了心!

沒幾天, 宏宏又主動到高聳追天的松樹下,把腳下自然幽雅的花草全給翻死了, 我急得大叫大喊,他卻說這樣花與草皮才能長得有生氣; 並要我把從松樹上落下的松針, 全清除掉,他的跋扈,自信、實在令你我哭笑不得。 兩個星期後,再看那枯黃的草地,果然又有了生機且又是另一種美了!

他的這些知識與觀念不知是從哪堥茠滿H在台灣他雖然常去釣魚,養狗、並沒種過花草,也沒學過園藝,他竟也有他的一套呢!

這堛漱H工貴的嚇人, 只要請人動手就是錢!最貴的是勞力、一張桌子一張床從樓下抬到樓上, 竟然要四十五元(合台幣九百元),移位一盞燈要三十元,新裝一盞燈要九十元,逼得老爺子與宏宏自己動手,這又發現宏宏的能力驚人,這堛漱H,肯自己動手的,才被人尊敬,每家車庫都是男人的工具房,什麼工具都有,從外買回的任何家具, 機器都是零件,買來都得自己來 自己裝,不會也得會,一懶, 你就沒床睡, 沒桌椅吃飯了呀!

我已開始寫作, 首先寫了一段我的新生活,這段描述我節錄於下, 與您分享,讓您對我們的生活環境有一個概略的認知:

我們選擇的家園,位在溫哥華南端的列治文市; 本市是溫哥華的衛星城市之一; 飛機場往南開只要十分鐘的開車路程即到我家; 列治文是菲沙河出海的沖積平原, 低於海平面一公分, 卻受到移民潮的嚮往; 許多人會選擇安居於此, 最主要它全是平原, 全市沒有高低不平的道路, 屬於條件極佳的住宅區, 安靜寬暢, 家家庭園幽雅, 綠草如茵;最適合老人居住;我們的家偏於本市的南邊, 這個定點離農業區,僅隔一條大馬路,可眺望到西 北溫哥華的遠山含笑; 散步河堤, 欣賞風雲變幻; 靜待夕陽落海; 走田野、數菜色; 採草莓、聞麥香;河邊靜觀 垂釣; 騎車 散步到公園; 在漁人碼頭買海鮮 ……等等, 都在我們足跡可及的地方. 我們的家,正安坐在坐北朝南的全方位上。

從外觀看,我們的家是用草莓醬糊成的;兼有奶油色鑲崁的門窗,座落在一片綠蔭似毯的草地上; 配以一棵棵不怕寒霜蒼勁的老松,以及四季變換開花的樹木花草; 吸引著我們做這屋子的主人,室內大部份也用奶油色配合,時時透出一股溫和、明亮的光澤,由我親手設計的系列窗簾, 每片窗猶如點綴著一顆顆甜美可口的草莓, 給我一股陶醉之感. 每當清晨醒來,陽光無聲的從顆顆草莓裡浸透進臥房來,將間間臥室釀成花蕊堛瑭翿K世界似的,那份既溫柔又幸福且幸運之感,心情為之舒暢,如同夏日沐浴在透明清涼的草莓汁堙A我彷彿幻化成草莓仙子,酥軟的躺臥在草莓派的軟床上,清晨,睜開眼簾,即見室內如此的流光變幻,真不知是自己走進了夢堙H還是剛從夢中醒來?

我鄰居的家,各有特色,我喜以西點蛋糕作為它們的名字,有的似< 魔鬼蛋糕>;有的似< 巧克力汽士蛋糕 >; 有的純然是 < 冰淇淋蛋糕 >;有的是 < 芋頭泥蛋糕 >;更有 < 薄荷蛋糕 >呢! 房屋的造型, 使我聯想到台灣的樣品屋; 又想像它們是聯合國的博展會; 惟覺遺憾的是少了中國式的房子,有可能的話,我將來到蘇州去買一些庭園的建材,和屋頂的古式鑲瓦; 添加上去; 來個中西合璧,也別有風味,不買新的,要買舊的, 復古更有復興意義 我的這些機運與福份, 真如同中了大獎?; 這幾年來,生活的變化連自己都招架不住了,回想起來太離奇啦!

今天,我會坐在天涯的另一角落裡, 在您們世界之外的天空下, 與您訴心曲,過一種夢一樣的生活,真是不可思議啊!台灣養育我四十六年,中國大陸有我老家的根源,有親 有友!我為什麼又會到這塊土地上來呢? 在移民兩年前,我是從未想過的, 也是不敢作的夢,今日卻落實在這堣F!來啦! 來了!我開放了我的眼睛與心胸,一無成見的想擁抱整個世界; 連結來自各方的族群; 一無成見的想在這塊大地上生活;用心來看,來聽,來學習不同的生活型態; 接觸各地不同的人種; 品嘗多元文化的風味; 滿足心靈中另一種渴望與需求; 感悟生命的另一種意義與價值 在家中的各角落堙A面面牆壁上,都掛著你們贈與我的溫馨回憶,您雖然沒法與我同行 同住, 但是你們的倩影,您珍貴的紀念物,都陪伴著我相看無言卻脈脈含情,倒回到相知兩不厭的往日生活; 這股觸景生情的相知力量,使我勇於在此推動文化,助我開向未來的原動力.

我親愛的朋友!當時我是多麼無情的與您分離;如今海隔天涯,日夜顛倒,不能同步的在時間的軌跡上邁向未來,相信我們彼此仍都鮮活的留在妳我的回憶堙I 這堛漕洲人真不少,有台灣、香港、新加坡!菲利賓 越南 泰國 馬來西亞……以及韓國 日本 中國大陸來的;我已認識了不少類的中國人,這種認識雖只是萍水相逢,看見黑頭髮與黃皮膚的, 還沒交談就有他鄉遇故人之喜,凡走到哪堙A都有同色的人在我四周,我們如同插上了電源似的,打從心崁裡亮了起來,如有共同的語言,就是一種交往的享受,所以,我只要一出門,就會交上一兩個朋友,一遇上困難,就逼得我跟不同語言的人比手畫腳的打交道; 也成為一種刺激與快樂鮮事.

有一天,我們買了四元的車票,帶著公車地圖; 去坐公車遊覽大溫哥華的其他衛星城市; 這張票可搭任何交通工具, 直到午夜十二時,我與兒子去探險,坐了空中巴士又坐船,上山下海把整個溫哥華瀏覽了一遍,真過癮哪!

這堛漪※吨]真不少! 我請了一些外國朋友去觀賞一場從台灣來的民族舞蹈團的舞蹈,好奇的想看看中國人是如何在國外發揚文化的?場面很大很感人啊! 另外也去觀賞了英 澳 加三國的煙火大賽,人潮如湧,尤其海灘上都擠滿了人,不亞於台灣的西子灣; 大街行人,就如上海南京西路與台北西門町的國慶日,只是煙火不如台灣國慶煙火那麼的有變化,聽說大陸的煙火也相當有看頭呢!

說實在的,您不必擔心我無事可做,來了一個多月,還沒真正的坐定在妙有居, 未與朋友談過一本書,也還沒寄過一封信,這封信陸陸續續地寫了好久好久了!總覺得未寫盡興; 希望想念又牽掛我們的您; 能多知道一點我們真實生活片段,藉此信讓我們能超越時空,如同往日一般的生活在同一個天地中。 總之, 我們的友情是超越時空的,無論我們相聚多遠,離別多久? 隨時隨地都有一顆熾熱的心, 期待著您,如果您有時間,請提筆給我寫信吧!

信, 是心靈最滋養的補品; 更是昇華友情的花朵,你曾給我的片紙隻字,都是我最珍貴的珍藏寶物; 珍藏在我的妙有之中,這次把家搬到這堙A我們沒買什麼東西,每樣帶來的東西,都緊繫著忘不了的故事,每本書都是我們的珍藏; 我把家佈置得相當雅緻;散發的是書香的氣息; 中國人的悠悠文化,不是用金錢所能堆砌成的; 一本本書如同知心朋友, 一個不少的陪伴我們人生的追尋之路; 我讓家的每個角落都能供我們學習; 由我們發現;例如:

家中的<妙有居>, 是我們與知音談心 品茗與古今中外哲學大師求教的小小天地; 也是我個人養心練字的小宇宙; 常在此體會空 無的妙有;

也有向外觀賞的<好望角> <不厭角> <阿波羅畫廊>; 以及<神來之筆>的寫作書房; <宗教研究坊>……等等, 可惜的是,到目前為止,還未遇到一個真正能進此小天地來與我交會的有緣人. 我相信我所設想, 我所行的一切,必有效力的一天!

今日與你分享我的新生活,同時我也希望知道您的情況,分享您的喜悅與豐富的心靈生活; 保持聯繫吧! 雖然一通電話萬里情; 我更喜歡讀到文情並茂且具有生命內涵的書信; 讓彼此感覺這個世界處處仍有知音與溫情; 期待著您!同時期望您不吝的把這封書信傳給移民海外的朋友們!這一切美意都蘊含在我虔誠的祈禱與祝福中了!祝福您

幸福年輕

生活充實

您遠方的朋友 談衛那 1992年8月13日 於加拿大溫哥華

後紀: 這雖是我十年前寄給台灣朋友以及大陸朋友的一封信; 這封信正好為我拉開了我在加拿大溫哥華移民生活的序幕; 讀了此書信之後; 您必然對我的移民生活有了初步的認識; 接著您會比較有概念的讀下去……

 

回目錄頁

 

回目錄頁